吳少華:中華兒女蒙難中原係列(二十六)

人氣 31

【大紀元2012年06月25日訊】

陶行知
1945年,大教育家陶行知病逝,舉世哀悼,國內悼念活動持續數月,多由中共策劃,被視為爭取知識份子的重大政治戰役,延安報章更將陶推崇為完人。1949年後,當局表示「批判地接受陶行知教育遺產」,批判武訓時也開始批判陶行知,《光明日報》表示「陶行知也是武訓那樣的反動派」,此後又展開專門的大批判。

儲安平
國共內戰時,儲安平曾撰文批評國民黨政府:「政府雖怕我們批評,而事實上我們現在連批評政府的興趣也已沒有了」。1957年,儲安平以《向毛主席和周總理提些意見》為題,批評政府已成一黨天下。此文震動朝野,導致毛澤東「幾天沒睡好」。隨後被打成右派,備受迫害。文革時遭摧殘後失蹤,至今未摘右派帽子早在四十年代,儲安平就不僅批評國民黨,也批評共產黨,他認為極端的社會主義不適行於中國,因為人民無思想言論自由,國家就沒有民主,他還提出應大量培養自由主義知識份子及中產階級,當時的在野中共則擺出從諫如流姿態。

傳奇人物張春元
林昭摯友,蘭州大學學生,1957年劃為右派,次年勞改,其間籌辦大名鼎鼎的《星火》雜誌,後因《星火》案被捕。在獄中施苦肉計,絕食吐血休克獲出外就醫機會,從醫院中逃跑,後曾去蘇州尋林昭,才知她也已被捕,因不願苟且偷生,故決定上書人民日報並主動投案,1970年被槍決,後平反。張春元得知林昭入獄後,曾以林母名義寄給她一張明信片:我們的生活,其材料之豐富、多趣是能寫一本書的……我們光明磊落、心胸坦然、敢於鬥爭,只有敢於鬥爭的人才能敢於勝利張春元在上書中寫道:說真話講實際的人都打下去了,難道不是中國政治日趨反動衰退的表現嗎?如果說我們有罪犯法,那造成這一局面的人就應該是罪魁禍首。

張東蓀
1951年7月,建黨三十年大慶,學者文人們都在報上發表回憶慶祝文章。大師張東蓀卻依舊沉默,此時他已因捲入美國特務案而倍受壓力,葉篤義勸他趁此機會寫一篇,他拒絕,表示要保持「沉默的自由」。1953年5月,他被開除出民盟。1968年,82歲的他被關入秦城監獄,後有關方面告知其家人,他於1973年6月去世張家是毛的眼中釘肉中刺,張東蓀長子北大教授、生物學家張宗炳也被關於秦城七年,被迫害至精神失常,次子張宗燧是劍橋博士,物理學家,自殺身亡,三子張宗穎夫妻雙雙自殺。兩個孫子亦遭判刑。

武文俊
湘西農村普通教師,素來膽小慎行,躲過歷次政治運動,文革快結束時(1976年4月)終忍無可忍上書國務院,批判文革、領導特權、隱瞞真相,提出民主普選、言論自由、農村經濟改革,認為「政府應是社會契約產物」,7月被捕,1977年1月槍決,後平反,1982年鑑於其家庭生活困難,給予家屬800元撫恤金他在上書中寫道,毛「竭力煽動鼓勵人們之間鬥爭,說是階級鬥爭,其實是使人們自己打自己,自己消滅自己」,「人民沒有政治地位,連買個東西也要講情面,講人熟」。

忻元華
新疆鐵路系統人員。1963年上書毛澤東批評個人崇拜,勞改三年。文革再度上書毛澤東,歷數其錯誤,指大躍進「主要是領導問題」,文革是「錯誤路線下的奇災大禍」,再次被捕,1970年槍決,僅37歲。臨刑前不准申訴不准見家屬,槍決前還判決他與妻子離婚。文革後平反,單位補發其入獄期間工資作賠償忻元華在勞改時寫過詩作《憲法呀,請到我這這裡來》:「憲法啊,憲法,我是偉大祖國的一個公民,請求你保護我這個無辜的人……用通信方式,向黨和領袖提出了我的建議,為這個竟剝奪了我神聖的權利——自由!」 忻元華批評反右是導致言者有罪,「甚至連最純樸的工人和農民也迅速地學會了在政治上說假話……我們勤勞勇敢智慧的偉大民族,竟然退化到在政治上普遍說假話的民族了」

江顯良
上海《文匯報》記者,大鳴大放時才二十多歲,提出在執政問題上,共產黨應與各黨派「互相競賽」,結果被定為極右份子,下放勞改。1964年,因女友提出只要他能摘掉右派帽子就跟他結婚,他就去領導那裏爭取,但對方對其言語羞辱,眼見日子沒盼頭,他選擇跳樓自殺,死時三十出頭,骨灰一度無人認領。

大饑荒
甘肅通渭在大饑荒時餓死總人口的近1/3,人吃人成風,中央稱為「通渭問題」。全縣死6萬人,死絕2168戶。該縣成立「萬人整社團」,到農民家搜糧食以完成虛報產量,口號是「寧欠血債,不欠糧食」,對農民實施各種酷刑:竹籤插手指、雪裡埋人等120種。來自《中央批轉甘肅省委關於通渭縣委完全變質的報告》大饑荒時,許多農民意欲逃荒尋活路,各地政府公然禁止,甚至槍決農民,使無數人餓死家中。此行為有中央文件為據,1959年3月,中央發出「關於制止農村勞動力盲目外流的緊急通知」,不許農民離鄉,安徽鳳陽考城大隊有農民控訴:「日本鬼子來了我們也沒死這麼多。那時我們還能跑,1960年我們哪都不能跑」 貴州湄潭縣在1959年11月至1960年4月餓死12萬人,並爆發大量吃人事件,《湄潭縣誌》稱此為湄潭事件。1959年,該縣糧食收3.2億斤,縣委虛報為8.4億斤,隨後開展反瞞產,逼迫群眾上繳糧食湊數,整肅不作假的幹部和因飢餓偷吃的群眾,酷刑有割手指縫嘴巴鐵絲穿耳朵、點天燈、火鉗烙嘴和活埋等,打死1324人。

註:文章所有內容根據微博文字整理而成,非原創,感謝葉克飛先生和多位學者微博資料以及他們對挖掘中國歷史真相的努力。

相關新聞
吳少華:中華兒女蒙難中原系列(十八)
【吳少華】:經濟「穩增長」背後的高層博弈
吳少華:中華兒女蒙難中原系列(十九)
吳少華:中華兒女蒙難中原係列(二十)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如何突破科技巨頭審查制度
【新聞大家談】以巴戰火 北京心驚 美擊七寸
【未解之謎】肉身成佛?慧能真身千年不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