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然:中共的罌粟花與北京暴雨作秀

瞭然

人氣 4

【大紀元2012年08月04日訊】今年七月二十一日北京下特大暴雨,許多百姓因此遭難。這本來是一個需要緊急救助和令人揪心的事兒,可是中共惡黨的各級領導竟然利用天災的條件為自己搞起「秀」來。七月二十三日,北京房山公安局某副局長抬屍作秀的視頻傳到了網上,本來是為了歌頌這位副局長如何在危難關頭搶險的,可是被本網友發現了破綻:原來他的所謂抬屍是經過策劃的,這從他脫衣服以及其在鏡頭前的表現可以明確看出來。此視頻被國內很多網站轉載。

還有一段視頻更叫人痛心。七月三十一日,一段視頻《暴雨中的無助者:生死訣別廣渠門》上傳於網路。視頻說的是,兒童刊物《阿阿熊》編輯部主任丁志健駕車下班,在途經廣渠門時遭遇暴雨,丁志建的車沉沒在深達四米的水裡。視頻中,丁志建的妻子邱豔表示,七月二十一日十九時四十分左右,她接到丈夫的呼救電話:「我的車門打不開,打110打不通,你趕緊來救救我!」

邱豔拿起家裡的錘子,叫上鄰居迅速趕往廣渠門。二十時十分左右,邱豔趕到現場。到了現場的邱豔一片茫然,高聲呼喊丈夫的名字。邱豔看到一名警察,哀求道:「求求你,裡面有人!」警察說:「不歸我管,你得找消防。」邱豔看見旁邊有輛消防車,便去找消防。她告訴消防人員「裡面有人」,對方說了句「好」便開始了長時間的等待。邱豔再三和他們強調「裡面有人」,可是他們只是往輔路上下人,下到水裡面,卻泡在那裡不動。

邱豔焦急的告訴他們,人不在那裡,在主路上,並不斷地哀求會游泳的人救救自己的丈夫。邱豔說:「消防說『我在救援啊,你看那不有人嗎?這不有人嗎?』……有個小兵過來說:『某某某領導來了。』然後,他們真正開始『救援』了。這就是一個很明顯的作秀行為。很快,真的很快,真正開始救援很快,十分鐘兩輛車都(拉)上來了。

十分鐘就能完成的救險卻因為等領導來「作秀」,足足等了兩個半小時。什麼人能在水裡悶上兩個半小時?丁志建就這樣去世了。

這是一個悲哀的事件,一個編輯成了領導「作秀」的道具。然而這樣的作秀還有多少?看慣了「新聞聯播」前幾分鐘中共領導都很忙碌的中國人應該有所感觸吧。這樣的秀是從來是為了對中共領導進行歌功頌德。

還有一種秀是從所謂的反面對中共所打擊的事物進行栽贓的,例如中共搞的超級栽贓秀——天安門自焚偽案。

天安門自焚偽案發生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一日,也是那一年的農曆大年除夕。參與作秀的雖只有五人,可是卻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工人,有教師,有學生,有打工女。整個作秀的片段加起來也不過就兩分鐘的時間,可是抓拍的鏡頭卻有詳有略,既有狂喊的口號,又有痛苦的呻吟,特寫鏡頭可謂完整而詳盡。

可是冷靜理智地思考一下便會看出破綻:天安門當天下午是被戒嚴的,這幾個人怎麼進的廣場?那麼短的時間內武警從哪裡變出來那麼多滅火器?技術精湛的攝影師怎麼那麼巧就碰上了這伙自焚的人?自焚者之一的王進東雙腿間用來盛汽油的雪碧瓶在烈火中怎麼就燒不破?是誰重擊了劉春玲的頭部使她當場喪命?天安門周圍的交警在自焚前所接到的道路管制的指令來自於哪裡?為何自焚剛剛發生新華社就迫不及待地對外公佈了這起事件?並且血口咬定自焚者就是法輪功學員?失去了母親的小思影在切開氣管的情況下怎麼會唱歌?她又怎麼在已經脫離了危險期的情況下突然死去?……種種疑點告訴人們,這是一場有意編排的罪惡的秀,它的目的就是為了栽贓法輪功。

反觀中共的歷史,無不充斥著其邪惡陰險的作秀行為。走投無路的中共苟安於延安時期,為了獲得更多的金錢購買軍火,竟然種起了鴉片。可是中共在對這段歷史進行包裝時,卻將它歌頌成什麼「大生產」。改編的民歌《南泥彎》唱遍大江南北,當人們聽到「花籃的花兒香」這撩人的歌聲時,怎麼也想像不到那花卻是罌粟花,中共用花香掩蓋的卻是罪惡的鴉片。

如今的中共已到了日薄西山的地步。這從民眾日益覺醒的意思中也能看出來。有人將揭露官員作秀的錄像傳到了網上,可是很快就被刪帖。然而刪貼不久,又有網友將這段視頻上傳於網路。揭露天安門自焚偽案的電影《偽火》在被海外廣泛所知的情況下,中共也不得不將天安門自焚的造假錄像撤掉。可是法輪功學員卻將《偽火》製成了光碟向中國民眾廣為散發。

中共的罌粟花再妖冶,可是當中國人看清它的本質後,也會將它連根拔除。

轉自《明慧網》

相關新聞
北京暴雨天怒人怨  中國人「翻牆」「三退」中共
北京雨災被「看奧運」轉移 官方改稱死亡77人
廣渠門喪生者妻子曝真相:領導來了才施救(視頻)
【玉清心】:郭金龍不計較GDP的背後玄機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川普4線捷報 密談遭惡意洩露
【財商天下】傳馬雲被邊控 旗下蛋殼公寓出事
【薇羽看世間】一場大重構和大覺醒的戰爭
【欺世大觀】為中共立功的特務 個個難逃厄運
【直播預告】制止竊選 美各州週末挺川集會
【新聞看點】鮑威爾或炸翻喬州 Dominion被深度曝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