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鄭義:人民不會永遠忍受生態掠奪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01月03日訊】歲月的腳步終於穿越2012年「世界末日」的迷霧跨進了新年的門檻。

新的一年到來,春夏秋冬又開始了新一輪循環,每個人的生命又要迎接一個新的春天。本來值得慶賀的,但就生態環境這個話題,恐怕我們中國人尚看不到任何綠色的希望。盤點剛剛過去的2012年,沒有任何跡象表明環境惡化的趨勢得到有力遏制,仍然是大規模群體事件頻仍,官民衝突日益加劇。儘管各級政府都加強了所謂執政力度,但壓下去的並不是污染與破壞,而是民眾的一次次反抗。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政府敢於像中國政府這樣從環境與資源中超強度地搾取不義之財,世界上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人民能像中國人這樣逆來順受,在駭人聽聞的污染和一次又一次絕望中保持克制。讓我們試想這些嚴重的環境事件發生在其他國家,尤其是民主國家,地方政府甚至中央政府都不知道跨了幾次台。在一個民主與法制的社會裡,警察和法庭是對付製造污染的企業與公司的。在中國,事情就反過來了,被制裁的成了受害的老百姓。為什麼會這樣?答桉很簡單,因為他們手裡面有槍。把裝甲車和武裝警察放出籠去,再大的亂子也能平息。他們太迷信暴力了。這實在不好,玩火者自焚。刺刀可以延遲而不可以解決危機。延遲的結果只能是大爆發、總爆發。這一點,最高當局心裡很清楚,他們玩的「擊鼓傳花」並不是花而是炸彈。

我無數次說生態環境問題本質上並不是什麼宣傳教育或者道德問題,而是一個政治經濟學問題。而這個問題的核心或要害是產權問題。在一個典型的產權私有(民有)社會裡,每一塊土地、山林、水源地、湖泊都會受到產權明確的主人的守護,即便是個人無法擁有的大的湖泊森林河流,其產權也是明確的,也受到民選政府的守護。唯獨所謂改革開放以來的中國,創造了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模煳的產權制度。在這個奇特的制度下,土地、山林甚至你住宅的地基都不是你的,而是國家的。在實行委任制而不是普選制的中國,這個產權國有實際上就成了官員私有。官員私有也不錯,至少產權明確。比方縣長就是這個縣土地、森林、河流的主人,法律和百姓都承認,還有合法的產權證書,這樣,他一定會拚死保護這塊巨大的可以傳之子孫的財產,而不容任何破壞性、掠奪性開發。可惜這只是一種假設,老百姓不答應,具有中國特色的這個「官員私有」不僅違反了自然法也違反了中共自己的憲法,於是,在這種非法佔有的情況下,官員們當然只能是瘋狂地變賣、掠奪,反正是一座無主的金山。只要不解決這個政治經濟學問題,所有的所謂改革、制度創新,鎮壓維穩都不過是抱著炸彈「擊鼓傳花」,只求不在自己手裡爆炸。

過去的2012年中,飽受環境破壞的湖南漣源青樹村村民提出了一個明確的政治性訴求:「要求政府最高決策層在政策和制度層面作出調整」。人民是不可能永遠忍受下去的。等到警察軍隊坦克裝甲車都壓制不住那一天,逃跑都來不及了。就算少數人僥倖逃出國境,新政府也會像猶太人追緝德國納粹那樣不放過他們。

新的一年,人們總希望有新的變化。立即、馬上實行制度性變革,是避免社會與環境危機總爆發的唯一途徑。最好的前景是和平過渡,至少也可以保住自己一條性命。機會不可能永遠存在,滿清一朝崩解之前還提出了憲政時間表呢。可惜太晚了。這就是我給我的同齡執政者們的誠實的新年贈言。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評論
2013-01-04 3: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