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家偉:日韓大選對中國民主的啟示與警示

人氣 2
標籤:

【大紀元2013年01月03日訊】就在這2012年即將過去的辭舊迎新之際,亞洲兩個重要的民主國家——日本與韓國均勝利地完成了換屆大選。而結果也都不錯。日本自由民主黨在野三年以後,在前首相安倍晉三率領下,一舉拿下眾議院過半席位,不僅能重新上台,且與公明黨結盟,據有眾議院三分之二以上的絕對多數席次,這將會使日本今後政局完全趨於穩定。與此同時在韓國的總統選舉中,主張重視美韓同盟、對北韓強硬的原執政黨——新國家黨候選人朴槿惠也戰勝了—向主張對北韓搞「綏靖」、妥協,搞什麼「陽光政策」的民主統合黨的文在寅而當選為韓國總統。她將成為大韓民國與東亞歷史上第一位女性總統。

在中國,一些為獨裁專制抬轎子、吹喇叭的人,經常愛以所謂「中國文化與西方文化的不同」作為拒絕民主憲政、為一黨獨裁「維穩」的「理論根據」。而日本與韓國同中國在文化上都是十分近似的國家。特別是日本更是如此。因此最近日、韓選舉所取得的勝利,對中國的民主轉型無疑是一個正面的鼓舞。

2009年當日本政局發生重大變化,作為中間偏左的日本民主黨在大選中戰勝執政多年的自民黨上台時,擺出了要與美國和自由世界疏遠並向中共「傾斜」的架勢。搞所謂「疏美」的獨立外交。當時日本民主黨首領鳩山由紀夫,宣稱他本人高度重視中日關係,認為日本和亞洲的發展、東亞共同體的實現都離不開中國的幫助,所以更該強化中日關係。於是北京方面認為這是瓦解美日同盟,對美日進行各個擊破,從而取代美國在亞洲地位的大好時機。當時中共為了向日本討好,還發生了—個有趣的小插曲。在中共所謂的「革命樣板戲」中有個《紅燈記》其中頭號的反派人物也叫鳩山,這是日本人的—個姓,就像中國人的張、王、李姓一樣。當時竟然在—些地方暫時停止上演《紅燈記》,以免出現反面人物鳩山的醜惡形象。據說是為了避免刺激日本人的「感情」。如此機會主義式的獻媚,真可令人笑掉大牙。結果事實證明,日本民主黨的「疏美」政策根本行不通。最後鳩山也只好黯然辭去首相職務。而民主黨執政三年政績不佳,更引起日本人民普遍不滿。

民主與專制的一個重要區別就在於,民主制度下執政黨只要政績不佳或平庸無能,雖無大錯,也得下台。不可能永遠賴在台上。更不能餓死了幾千萬人,還說自己是偉大、光榮、正確。就在這個時候又爆發了中、日釣魚島主權之爭的危機。釣魚島事件從表面上看是日本將該島收歸國有而引發。而更深層次的歷史原因,則是大陸默許、縱容—群香港的「保釣人士」乘船去該島宣示主權,日本警察執法扣押了這些人士。接著大陸便暴發了大規模反日示威,並打、砸日系汽車,攻擊在華的日本企業與日資商店。在北京甚至發生暴徒包圍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的汽車,廣州發生暴徒打砸掀翻意大利領館車輛的外交事件。受到全世界的恥笑與譴責。這些行為在大陸如無官方的默許與縱容,根本不可能出現。連上街遊行都不可能,更遑論打、砸、燒之類暴力行動。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中共已與日本達成默契擱置釣魚島主權的爭論。在簽訂中日友好條約的記者招待會上,有外國記者便提出了釣魚島主權問題,據當時中共的《參考消息》報導,頓時招待會場氣氛一下便緊張起來,但鄧小平卻笑著說「看來我們這一代人的智慧不夠了,把這個問題留給下一代人去解決吧」!當時《參考消息》引用外電對此事的評論,對鄧小平讚賞有加,稱其回答幽默靈活,遊刃有餘。卻隻字未提釣魚島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之類的話。現在中共官方媒體也稱,當年周恩來、鄧小平等老一輩領導人為顧全大局與日本在釣魚島問題上達成默契,擱置爭議。可見此事絕非空穴來風。

鄧小平當時這樣作自有他的考慮。他為了發展經濟,為了證明他主張在經濟上搞「改革開放」是正確的,急需日本的資金與技術的支持。當時日本還向中國提供長期低息與無息貸款。這都是鄧急切需要的。所以鄧小平認為不能為了釣魚島這幾平方公里的無人荒島去與日本鬧翻,甚至毀了他當時在西方世界中「溫和務實」的形象。然而時過境遷到了現在,北京認為自己不但經濟上已經崛起,GDP超過了日本,而且軍力上也自認為可壓倒日本。再看到民主黨的懦弱,國內民眾的支持率下降。於是認為時機已到,便利用香港保釣人士之力引起爭端,進而壓日本就範。中國多數民眾在中共的宣傳「教育」下,對這段歷史可能不太清楚,但日本民眾則完全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結果引發日本民眾強烈反彈。因而在這次大選中,主張在釣魚島上持強硬立場的自民黨和安倍晉三,便大獲全勝。還有更右傾的日本維新會也在議會中成為第三大黨。所以有的人說日本要復活軍國主義的說法是根本不符合事實的。當今的日本民眾並不好戰,而今民主體制下的日本,根本不能與上世紀三十年代對外擴張侵略的日本相提並論。而此次大選中所謂的「右傾」強硬派之所以獲得民眾如此高的支持,正如有人開玩笑說的:安倍的獲勝,中共是「助選」的第—「功臣」。就在日本大選投票前一天,中共空軍戰機飛臨釣魚島上空,真無異於在幫安倍「拉選票」。而1996年中共也以在台海試射導彈為李登輝高票當選總統幫了大忙。所以真正迷信武力的是中共的軍頭。但他們卻屢屢在民主憲政面前碰壁,他們不知道民主憲政下的民眾是嚇不倒的,施壓的結果只能適得其反。反而鞏固了日、美這兩個民主大國的同盟。這也是民主政治優越的體現,民眾可以及時更換執政方向錯誤或平庸的領導人,把權力交到能更好應對局面者的手中。

日本「二戰」中被以美國為首的反法西斯盟國打敗。用中共的話來說,它是徹底「亡黨亡國」了。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日本卻因禍得福。因亡國之禍得民主之福。在美國的幫助下,日本由專制帝國成功的向民主國家轉型。而且迅速煥發出民主制度下強大的活力。在短短的二、三十年裡,便在—片廢墟中真正的崛起。不但在經濟上成為名符其實的經濟大國,科技上引領世界新潮流。把戰勝國的中國大陸遠遠拋在後面。更為可貴的是,人家也沒有產生鄧式「改革開放」帶來的分配不公,兩極分化,腐敗叢生,環境污染,權貴作惡,民怨沸騰等一系列的嚴重後果。這就是因為人家有民主,有民主憲政這個好制度。縱然亡國也可以很快復興。而反觀沒有民主的中國大陸,雖然是「二戰」中的戰勝國,雖然自吹自擂「解放了」、「站起來了」,卻只能在要麼一窮二白,餓殍遍野,要麼少數人富得流油,多數人窮得流淚的權貴資本統治下呻吟。現在官方常用所謂中國的GDP超過了日本以自炫。但按人均計算的GDP中國人則只有日本人的十分之一。

而且不要忘了早在清代所謂的康乾盛世到甲午戰爭前,中國的GDP就已是當時世界第一。而抗日戰爭爆發前的1936年當時中國的GDP是日本的兩倍。現在連那一步都還未達到,沒什麼好吹的。更要看到 GDP只能反映出在一定時期內(例如一個季度或一年),在一個國家或地區內全部經濟活動中所產生出的最終產品與勞務的價值。GDP只能反映經濟活動中所產生的產品與勞務價值的數額,卻並不反映其質量的好壞。甚至無用的、有害的產品與勞務(例如中國的有毒食品、色情行業)所產生的價值也同樣一分不少的計算進去。因此GDP只能反映出這個國家或地區經濟狀況的規模,卻不能反映出其質量的好壞。而—國經濟活動的總量,不能代表一切。更重要的是—個國家的經濟結構是否完善合理,生產力和科技水平是否先進。在這方面中國大陸還遠遠落後於日本。至於政治制度那就更落後了。

今天官方的御用文人動輒便以所謂,不堅持什麼什麼就會亡黨亡國來愚弄、嚇唬民眾。實則是愚蠢的洗腦術而已。所謂「亡黨」,那是你們那個特殊利益集團的事,與民眾無關,甚至還對民眾有利。像蘇共不是「亡」了嗎?歐洲絕大多數國家以及美國的共黨不也「亡」了或名存實亡了嗎?不但地球照樣轉動,這些國家的民眾比過去生活得更好了。所以該亡則亡。至於「亡國」,也用不著拿來嚇唬人。日本就是最好的例證,人家因亡國而得民主,人民得到幸福,民眾可以選擇自己滿意的黨來執政,撤換不滿意的領導人。這就比雖未亡國卻長期無民主,民眾只能生活在極權統治的水深火熱中而別無選擇,要好—千倍了。

同樣南、北二韓也是如此。它們都在「二戰」中也加入了戰勝國之列。沒有民主的北韓人至今還生活在世襲的金家王朝統治下造成的飢餓與恐懼中,南韓民眾卻因為實現了社會的民主轉型,而過著富裕自由的生活。所以他們在這次大選中,支持重視美韓同盟,對北韓強硬的新國家黨候選人朴槿惠,而不支持要與北韓搞妥協讓步,甚至幻想用金錢和物質援助去養肥金家王朝而換來「和平」的文在寅。這都是民主政治下,人民作出的正確選擇。

日、韓大選的完美收官,再次顯示民主政治已在東方文化的亞洲深入人心得到普遍認同。尤其在美國宣佈重返亞太地區之後,亞太諸國幾乎都紛紛拋棄中共而與美國結盟。甚至連過去「同志加兄弟」的越南,也與中共疏遠,大步向美國靠近。中共在亞洲除了北韓很難找到盟友。這種國際政治空間的變化,再次對拒絕實行民主轉型的中共敲響了警鐘。頑固拒絕民主,不僅在國內危機四伏,難以「維穩」。在國際上也會失道寡助,更加孤立,而四面楚歌。新一屆的中共領導,對此應有所認識,切勿再盲目僵化的堅持什麼「理論自信,道路自信」,固步自封而錯失良機了。

轉自《民主中國》

相關新聞
嚴家偉:當今世界的民主與反民主之爭
嚴家偉:顧影自憐的「主人」與白日見鬼的「敵對勢力」
韓國大選民意調查 樸槿惠領先
嚴家偉:「帝都一夜雨。街市萬重泉」引發的感慨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公務員要過苦日子?御用專家警告
【橫河觀點】美外交抵制冬奧 北京失勢的開始
【新聞看點】暴力執法老人哭 輿情倒逼中共低頭
【方菲訪談】程翔:中共顛覆香港對國際的警示(3)
比特幣大漲大跌 傑森博士分析投資風險
【新聞大家談】冬奧會遭抵制 中共尷尬大變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