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贈金救友命 知恩圖報一典型

作者﹕羅善
font print 人氣: 77
【字號】    
   標籤: tags:

海寧縣舉人查伊璜,名繼佐,明代崇禎年間的名士。曾在一個冬雪天,信步走到門外,發現有個乞丐在屋簷下避雪,相貌奇特,喊來問他:「聽說街上有一個叫鐵丐的人,就是你吧?」回答說:「是的。」又問:「能喝酒麼?」回答道:「能。」查伊璜便把乞丐引進屋,拿來濁酒,兩個人坐下,對飲起來。

查已經喝得酩酊大醉,而那乞丐卻無醉態。查伊璜拿來棉衣給他穿,他並不道謝,穿上棉衣逕直而去。

第二年,查伊璜又在西湖放鶴亭下遇到他,見他光著膀子,赤著腳,在那裏遊蕩。問他:「棉衣哪裏去了?」他說:「棉衣夏天用不著,已拿去換酒喝了。」

查又問:「你讀過書、識得字嗎?」回道說:「不讀書識字,何至於變成乞丐?」聽了這話,查感到很驚奇,給他準備熱水,洗了澡,並送衣服、鞋襪,給他穿上。詢問他的姓名籍貫,那乞丐回答說:「姓吳,名叫六奇,廣東東部人。」查又問他何以淪為乞丐,他說:「年輕時愛好賭博,輸盡了家產,因此而流落江湖。我想沿街行乞,古代的賢人也大有人在,我算甚麼角色,何必認為是自己的污點呢?」

聽了這話,查伊璜忙站起來,握住他的手臂道:「吳生啊,你是海內奇士,我竟把你當成酒徒,差點失去你了!」

查留吳在家裏住了一個月,天天痛飲,隨後,重重地打發盤纏,讓他回家。

吳六奇,祖籍潮陽,祖父為視察使。吳六奇因為賭博,以至淪為窮人。回到廣東後,吳六奇充任驛卒,混口飯吃,因而熟識了當地各關防要塞的地理形勢。碰上清軍進入廣東,巡邏的人抓住了他,吳六奇請求會見軍中主帥,要陳述軍情。見到主帥後,他詳細介紹了各郡的形勢。又請求給他數十份空白的官方信函,填寫後,向各地豪強散發,信函所到的郡縣,堡壘不攻自破。主帥為他向上請功,十年中,吳六奇的官位,做到廣東水陸師提督。

查伊璜舉人,住在家鄉,久已把以前的事忘了。一天早上,有廣東軍方的牙將,登門求見,呈上吳六奇致查伊璜的問安信,送三千金為查伊璜祝壽,並邀請他赴廣東一遊 。查伊璜坐船,與牙將同行,走了三千里,一路供食極為豐盛。過了梅嶺,吳六奇已 派兒子在道旁迎接。所過之地,吳六奇的部將屬吏,都武裝披掛,為他開道。到達惠 州,吳六奇親自出來迎接,隨從眾多,其排場不亞於王侯。

到達軍營大門,吳六奇匍匐,向查伊璜叩頭觸地;登堂後,又面北長跪,歷歷敘述往事,而無所忌諱。

晚上,為查伊璜舉行了盛大的宴會,親自敬酒佈菜,宴會上,輕歌妙舞,樂聲不絕,各路將領,紛紛起身,為查伊璜敬酒祝壽,直到天亮,方纔散場。

吳六奇留查伊璜住了一年。臨行,吳為他置辦的行裝價值巨萬,又送三千金為他祝壽,綾羅綢緞、珍珠寶貝、珊瑚象牙之類,不知其數。

查伊璜回家數年後,碰上當地發生「私修明史」的案件,而被牽連進去。吳六奇為他向朝廷上書申辯,使查伊璜免去了災難。

當初,查伊璜在惠州吳六奇府上時,一天游後花園,看見園中有一峰英石,高近二丈,他非常欣賞它的奇異。第二次去看時,那一峰英石已不見了。詢問哪去了,人們告訴他,已派巨艦裝載,送到吳中他的家裏去了。如今這峰英石,還在查家保存著。

(據《續古文觀止》.王士禛《吳六奇別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據《迪吉錄》記載,唐朝人范縣官,精通術數預測,他自我算計:來年秋天,壽祿都盡。當時,范公(即范縣官)正要從京城去江西就職,他心存疑慮:也許自我預測不準確?就去訪問專門占卜的人,再請他人來給自己預測一下。占卜者說:「你的大限(死期)就在來年七月,為何還遠出為官?」范公回答說:「唉!我也知道我命不長,只是想要獲得微薄的薪水,以備嫁女之用罷了。」
  • 太陽還未升起,但天空已經明朗起來。尹喜忽然驚叫一聲,一股紫氣正緩緩的向西部邊疆而來。尹喜知道,今天必有一位非常了不起的異人要過關。
  • 張文啟經他人介紹,做黃姓者的女婿,女家嫁妝非常豐厚。張文啟娶妻歸家,仔細一看新娘,原來她就是他在山中所遇、所護之女。
  • 這寶物,水不能沾濕淹沒它;火不能燒化它;風不能吹走它;太陽不能烤灼它。它的名字,就叫良心!
  • 小雅南有嘉魚篇書畫卷 Gaozong, Emperor 宋高宗
    這篇文章中,說明事情不要做得太過份、太嚴酷,那樣一定會走向反面。同時也警示一切上級官員,都要體察民情,為下屬、為百姓著想。
  • 春秋戰國時代,晉平公執政的時候,有一天,晉國貯藏珍寶的庫房失火了,官員們聞訊,急忙驅車策馬,趕去救火,一連搶救了三天三夜,才把大火撲滅。
  • 翰宋國有個名叫曹商的人,為宋王派遣出使秦國。曹商初去時,秦王只賞給他幾輛車;後來,秦王對他有了好感,又加賜了一百輛車。
  • 岑文本說:「我沒有甚麼功勳,也不是皇上的舊臣,不恰當地蒙受這樣的恩寵榮耀,責任重大,職位很高,這就是我憂愁、恐懼的原因。」
  • 如果有人再堅持自己的意見,以為它是攻不破的,那麼,有智慧的人,代代都會出現,就留待後人,去評說誰是誰非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