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赠金救友命 知恩图报一典型

作者﹕罗善
font print 人气: 77
【字号】    
   标签: tags:

海宁县举人查伊璜,名继佐,明代崇祯年间的名士。曾在一个冬雪天,信步走到门外,发现有个乞丐在屋檐下避雪,相貌奇特,喊来问他:“听说街上有一个叫铁丐的人,就是你吧?”回答说:“是的。”又问:“能喝酒么?”回答道:“能。”查伊璜便把乞丐引进屋,拿来浊酒,两个人坐下,对饮起来。

查已经喝得酩酊大醉,而那乞丐却无醉态。查伊璜拿来棉衣给他穿,他并不道谢,穿上棉衣迳直而去。

第二年,查伊璜又在西湖放鹤亭下遇到他,见他光着膀子,赤着脚,在那里游荡。问他:“棉衣哪里去了?”他说:“棉衣夏天用不着,已拿去换酒喝了。”

查又问:“你读过书、识得字吗?”回道说:“不读书识字,何至于变成乞丐?”听了这话,查感到很惊奇,给他准备热水,洗了澡,并送衣服、鞋袜,给他穿上。询问他的姓名籍贯,那乞丐回答说:“姓吴,名叫六奇,广东东部人。”查又问他何以沦为乞丐,他说:“年轻时爱好赌博,输尽了家产,因此而流落江湖。我想沿街行乞,古代的贤人也大有人在,我算什么角色,何必认为是自己的污点呢?”

听了这话,查伊璜忙站起来,握住他的手臂道:“吴生啊,你是海内奇士,我竟把你当成酒徒,差点失去你了!”

查留吴在家里住了一个月,天天痛饮,随后,重重地打发盘缠,让他回家。

吴六奇,祖籍潮阳,祖父为视察使。吴六奇因为赌博,以至沦为穷人。回到广东后,吴六奇充任驿卒,混口饭吃,因而熟识了当地各关防要塞的地理形势。碰上清军进入广东,巡逻的人抓住了他,吴六奇请求会见军中主帅,要陈述军情。见到主帅后,他详细介绍了各郡的形势。又请求给他数十份空白的官方信函,填写后,向各地豪强散发,信函所到的郡县,堡垒不攻自破。主帅为他向上请功,十年中,吴六奇的官位,做到广东水陆师提督。

查伊璜举人,住在家乡,久已把以前的事忘了。一天早上,有广东军方的牙将,登门求见,呈上吴六奇致查伊璜的问安信,送三千金为查伊璜祝寿,并邀请他赴广东一游 。查伊璜坐船,与牙将同行,走了三千里,一路供食极为丰盛。过了梅岭,吴六奇已 派儿子在道旁迎接。所过之地,吴六奇的部将属吏,都武装披挂,为他开道。到达惠 州,吴六奇亲自出来迎接,随从众多,其排场不亚于王侯。

到达军营大门,吴六奇匍匐,向查伊璜叩头触地;登堂后,又面北长跪,历历叙述往事,而无所忌讳。

晚上,为查伊璜举行了盛大的宴会,亲自敬酒布菜,宴会上,轻歌妙舞,乐声不绝,各路将领,纷纷起身,为查伊璜敬酒祝寿,直到天亮,方才散场。

吴六奇留查伊璜住了一年。临行,吴为他置办的行装价值巨万,又送三千金为他祝寿,绫罗绸缎、珍珠宝贝、珊瑚象牙之类,不知其数。

查伊璜回家数年后,碰上当地发生“私修明史”的案件,而被牵连进去。吴六奇为他向朝廷上书申辩,使查伊璜免去了灾难。

当初,查伊璜在惠州吴六奇府上时,一天游后花园,看见园中有一峰英石,高近二丈,他非常欣赏它的奇异。第二次去看时,那一峰英石已不见了。询问哪去了,人们告诉他,已派巨舰装载,送到吴中他的家里去了。如今这峰英石,还在查家保存着。

(据《续古文观止》.王士禛《吴六奇别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据《迪吉录》记载,唐朝人范县官,精通术数预测,他自我算计:来年秋天,寿禄都尽。当时,范公(即范县官)正要从京城去江西就职,他心存疑虑:也许自我预测不准确?就去访问专门占卜的人,再请他人来给自己预测一下。占卜者说:“你的大限(死期)就在来年七月,为何还远出为官?”范公回答说:“唉!我也知道我命不长,只是想要获得微薄的薪水,以备嫁女之用罢了。”
  • 太阳还未升起,但天空已经明朗起来。尹喜忽然惊叫一声,一股紫气正缓缓的向西部边疆而来。尹喜知道,今天必有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异人要过关。
  • 张文启经他人介绍,做黄姓者的女婿,女家嫁妆非常丰厚。张文启娶妻归家,仔细一看新娘,原来她就是他在山中所遇、所护之女。
  • 这宝物,水不能沾湿淹没它;火不能烧化它;风不能吹走它;太阳不能烤灼它。它的名字,就叫良心!
  • 小雅南有嘉鱼篇书画卷 Gaozong, Emperor 宋高宗
    这篇文章中,说明事情不要做得太过分、太严酷,那样一定会走向反面。同时也警示一切上级官员,都要体察民情,为下属、为百姓着想。
  • 春秋战国时代,晋平公执政的时候,有一天,晋国贮藏珍宝的库房失火了,官员们闻讯,急忙驱车策马,赶去救火,一连抢救了三天三夜,才把大火扑灭。
  • 翰宋国有个名叫曹商的人,为宋王派遣出使秦国。曹商初去时,秦王只赏给他几辆车;后来,秦王对他有了好感,又加赐了一百辆车。
  • 岑文本说:“我没有什么功勋,也不是皇上的旧臣,不恰当地蒙受这样的恩宠荣耀,责任重大,职位很高,这就是我忧愁、恐惧的原因。”
  • 如果有人再坚持自己的意见,以为它是攻不破的,那么,有智慧的人,代代都会出现,就留待后人,去评说谁是谁非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