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

網文:我願意生活在「舊社會」(修訂稿)

人氣: 22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06月12日訊】拿到這個題目,我真是非常驚慌,說出真心話需要勇氣,這畢竟是一個說真話需要代價的時期,特別是高考,毀的可是一生一世…

湯因比願意出生在公元一世紀;涵娜願意生在一世紀以前;伊雷娜寧可生在未來的世紀裡。他們都是真話。

我願意生活在舊社會,就是那個教科書上常說的「萬惡的舊社會」,就是魯迅所指的那個「夜正長路也正長」的舊中國

我願意當舊社會的一個公民,雙手可以自由地創造財富、雙腳可以自由遷徙、嘴巴可以自由說話、眼睛耳朵可以自由接收信息、頭腦可以自由思維。黨庫不通國庫,我只交國稅不交黨稅。

我願意當舊社會的一個農民,不必因錢多錢少論階級,不必斗別人和被別人鬥。田多我顧人,田少我幫傭。山青水秀,在小水溝裡摸魚蝦、摘把野菜當美味,不擔心三聚氰胺牛奶、瘦肉精豬肉、蘇丹紅雞蛋、轉基因豆腐、激素黃瓜、化學豆漿、神農丹姜、地溝油、毒韭菜、毒大米、毒水源。現在大河斷流,小河枯竭,水溝已成平地,野菜和野生小魚蝦成了特供產品,叫我空自回味。

我願意當舊社會的一個工人,想跳槽就跳槽,想罷-工就罷-工,就算如「省港大罷-工」、「二七大罷-工」那樣擾亂社會秩序、破壞國家經濟、用實際行動支持了後來的倭寇侵-略,仍然可以寫入教科書,只讓後人敬仰不讓後人學習。

我願意當舊社會的一個軍人,「願提十萬虎狼旅,躍馬揚刀入東京」,何等威武,就算犧牲於衛國戰場,也無尚榮幸。俺不願在內戰中取勝,自己人打自己人,勝了猶恥。俺只當國軍,不當黨軍,只赴國難,不參黨爭。一旦黨派利益與國家人民利益衝突時,俺毫不猶豫地踹開黨派保衛國家。絕不會開著坦克碾和平靜坐的學生成肉泥。誰讓我把槍對準百姓,我就把槍對準他。

我願意當舊社會的一個學生,不必在幼兒園時就發毒誓:為自己所不明白的並且大人也不相信的主義奮鬥終身;不必被對同胞的仇恨(階級仇恨)灌入心靈;不必被自相殘殺的鬥爭哲學所洗腦;俺只相信「家和萬事興」的道理;吃得飽飽還可以打出「反飢餓、反迫害、反內戰」的旗幟遊行,就算不幸成了劉和真君被馮玉祥的部下所殺,也有總統哭倒在地,並終身吃素以自罰。不是說「十三億人共一哭,縱做鬼,也幸福」嘛。不似後來,只是要求改革,反對腐敗,也就是反腐倡廉,就在世界上最大的廣場上被碾成肉泥,至今還被冠以「暴徒」、「動亂」之名。

我願意當舊社會的一個知識份子,想辦報就辦報,就如《文匯報》、《大公報》等等…想評誰就評誰。想寫書就寫書,不必甚麼顧忌。不怕劃為右派,被陽謀所誘斃,也不會被污蔑成「臭老九」接受農民的再教育。不像後來,媒體全部被控制,成了黨的喉蛇(舌),說話的權利全被收起,只能入作鞋(協)喊萬歲才能活命,作鞋真賤啊,既被別人踩還得踩別人。看著言論自由的狗,自歎華人沒法比。

我願意當舊社會的一個市民,想競選縣長就競選,不像現在想見縣長被成了「纏訪戶」,看守所和精神病院被進進出出。想生幾個小孩就生幾個,不像現在「還是一個好啊!」的吆喝聲中,兩戶絕一戶,這是計劃殺-戮,是民族滅-絕。看著自由生仔的豬,我們華人只能羨慕而已。

我願意生在1912年元旦,死於三十八年九月卅日,哪怕是子彈相送、肝腦塗地、粉身碎骨也含笑九天。我重歸天庭,眾神簇擁歡迎,羨慕我幸運無比…..

哪怕跳海東遊,爬不上海豚島,淹死也願意。

很不幸我活得太久太久,跨入了新社會。

在「中國人站起來了」的吆喝聲中我跪了下去。兄長耳背動作稍慢被成了反革命立即槍斃。

族兄勤儉持家、經營有道,攢了些家財,被成了地主,連跪的機會都沒有便遭謀財害命。他的兒子兒媳,不堪多年同村同宗批鬥,於七十年代一同自縊。屈原尚能長歌當哭,我哭不敢,歌無詞,只能蒙頭嗚咽在被窩裡。一馬不行百馬哀,白髮人不敢送黑髮人,其苦誰知?

小弟多才耿直跪得不夠標準被成了右派,中了「陽謀」埋骨夾邊溝野地。小弟常說:「君子憂道不憂貧」、「壯士見義忘身」、「豈余身之憚殃兮,恐皇輿之敗績」、「青山處處埋忠骨,何須馬革裹屍還」,不幸一言成讖,應了他的豪言壯語。夾邊溝路遙地僻,魂招不歸,家祭莫及。多少次驚夢中,只見孤身單衣的小弟,在冰天雪地裡哭泣,思念故鄉的父母兄弟,還有他那嬌兒賢妻。年輕美麗的弟妹不肯再嫁,她說:「兒女債,兩人共負一人完。能為英雄生育後代是我的榮幸和使命。芸芸眾生多鼠輩,小女子何德何能,得隨英雄行半道,上天對我不薄啊!」。聞罷此語,我淚與天齊,家門何幸,得英雄與聖女齊聚。「可憐夾邊溝裡骨,猶是香閨夢裡人」。每次運動來了,她都要被拉出來鬥一鬥批一批。她加入了新社會的賤民群體。

在「農民翻身作主人」的鑼鼓聲中我被劃成了農村戶口,被成了二等公民,農民地位處境低城市人一等。么女由於戶口問題,被男方父母棒打鴛鴦,癡憤成狂。我們農民被捆綁於土地,至今苦活累活髒活危險活都是我們農民工干的。農民注定最貧窮、最沒知識、最沒關係、地位最低,中國農民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弱勢群體。

在「解放了」的歡天喜地中,我自由創造財富的雙手被綁了起來、自由遷徙的雙腳被綁了起來、自由說話的嘴巴被綁了起來、自由接收信息的眼睛耳朵被綁了起來、自由思維的頭腦被綁了起來,七巧綁了五巧,被成了後天殘民,只有兩個鼻孔自由地呼吸著污染了的空氣。

大躍進跑步進入共產主義,水稻被吹成了畝產20萬斤,大煉鋼把千年古樹砍掉、把家裏的鍋煉成廢鐵如泥,大饑荒,年邁的父母在我眼前被活活餓死,那是永遠不忘的1961。

蒼蒼蒸民,誰無父母?提攜捧負,畏其不壽。誰無兄弟,如足如手?誰無夫婦,如賓如友?誰無兒女,如瑰如寶?生也何恩,殺之何咎?

文字改革時,當時流傳著諷刺:「親不見,愛無心,產不生,廠空空」,就是說文字改革實際把中國社會改成「親不見_骨肉分離;愛無心_缺乏愛心;產不生_不許生仔(即計劃生育);廠空空_貪官污吏把工廠掏空」。幾十年後的社會現實,正是當年文字改革者的精心設計。

文革開始,看著劉打手和武大郎栽了,暗自歡喜,正數著周太監的日子,鬼打鬼總比鬼打人好吧。不料風向突變,紅衛兵自己打自己,然後殺向地富反壞右,又是多少無辜家庭被連根拔起。

破四舊中,心愛的文物被紅衛兵燒燬,我心急如焚,恨不得獻身以替。八國聯軍、小日本鬼子都沒這麼狠啊!紅衛兵是狗娘養的嗎?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玉皇大帝啊、真主啊、上帝啊、佛祖啊,誰來拯救我們這個自毀的民族?你們的信眾已被惡-勢力所操弄,如此重任如何扛得起?

聽說蔣公自九一八後,從故宮搬幾十萬件文物,從北平到上海到長沙到重慶,到南京,最後到台灣。雖然兵荒馬亂,烽火連天,時日綿長、道路艱險,十幾年間沒有一件遺失,沒有一件損壞。我心裏莫名感激,沒有他,想看中國古董只能到大英博物館裡。

好不容易挨到了改革開放,大孫上大學一陣子歡喜,他卻無知,提甚麼「老爺你袍子髒了,脫下來洗一洗」的意見,在廣場上靜坐也算不上犯法啊,卻被坦克碾成肉泥。白髮人送黑髮人,其苦誰知?至今我不明白,廣場不是戰場,坦克好端端開上去幹甚麼呢?

在「一部份人先富起來」的招牌下,富起來的卻是太-子-黨和當官的,把當年搶地主資本家的財富和今天我們普通人的錢,都刮到他們的口袋,並掏空國庫。他們把錢存到外國銀行,全家移民國外,而媒體還在忽悠著我們等待這些裸官裸商帶領致富。媒體真是喉蛇啊——毒!

如今我世代耕種的土地被強征、四世同堂的房子被強拆。鄰居烈火焚身也保不住他的房子。熊熊烈火,照天耀地,演繹生命的最後絢麗。得到是幾聲嬉戲:「快點吧,我要收無主之地」。我勸兒孫不可效仿,人員平安已是萬幸,「正當權益需要用不正當的手段來爭取」,在如此「先進」的制度裡,還求甚麼呢?「哀莫大於心死」,幾十年來我已是走肉行屍。可憐一家人保不住祖宗的一點點基業,如何有面目見祖宗?「穩定壓倒一切」不是秦始皇用過的政策嗎,為何現在還用?老拆房子能穩定嗎?社會不公能穩定能和諧嗎?為何不提「公平壓倒一切」,只有公平的社會才會有穩定,才有資格有穩定。「以正治國,以奇用兵」,為何不懂如此顯淺的道理?

「悲劇就是將美好的東西毀滅給人看」,我深深地、不斷重複地體味著這句話的深意。不提起便罷,一提起淚滿江河。

苦痛家國傷心地,國難家難了無期。中華輝煌五千載,難道現遭眾神棄?

有人說「人事淒涼喜命長」,我是嫌命長。很不幸我加入了長壽行列,耳不聾眼不瞎老不猢塗地活到了網絡時代。政府搞起金盾工程,拿納稅人的錢封網,封納稅人的耳目和口——封民五巧嘛,「拿人錢財與人生災」嘛,還要人歌功頌德;黑社會也只是「拿人錢財與人消災」和「讓人敢怒不敢言」而已,為甚麼不向黑社會學習?

國家是一個村,政府是村長,無論是票箱子選出來的還是當流氓用槍桿子打出來的,都只是村長而已。財產屬於全體村民,村長霸佔是違-法的,村長只有管理權,沒有所屬權。為何要歪曲如此淺白的道理?俺還實在不明白:你們天天罵美國,你們的妻子兒女為何偏偏爭當美國公民呢?為何不當「先進制度」的朝鮮國民呢?

更不幸的是金盾是豆腐-渣工程,網沒封嚴,以前所堅信的,一覺醒來全部坍塌:

頑固派原來是抗日衛國的中堅力量;

凶狠的劊-子手戴笠原來是衛國英雄;

人民公敵蔣原來卻是民族救星;

座山雕如果投共肯定是抗日英雄;

日本兵是無產階級的隊伍——由日本的工人、農民和小知識份子組成。「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實際就是與日本兵勾結,是賣國口號;

抗日戰爭是一場反革命戰爭——反對別的民族革掉我們中華民族命的戰爭,準確應該叫做衛國戰爭,是正義的;

天安門廣場人民英雄紀念碑裡沒有衛國(抗日)英雄的位置,不予承認與紀念;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一場革命行為,是用無產階級文化革掉中華民族文化的革命行為,反對文化大革命者都是反革命;

「向日寇最後一戰」實際是內戰的號令;

重慶談判談出了一個「四化」: 政治民主化、言論自由化、政黨平等化、軍隊國家化。在中華民國政府所控制的地區早已實現,在大陸,到現在都看不到一點點實現其中一條的意願;

1948年兵圍長春餓殺30萬,慘過南京大屠-殺;

美軍強姦北大女學生,原來是地下黨女學生誘奸美國大兵的遊戲;

打贏內戰靠欺騙和臥底;

四大家族清廉無比;

國家是調和的機構,不是「階級壓迫階級的機器」;

消滅階級是是群-體滅-絕罪;階級鬥爭是分-裂民族的詭計;

家和萬事興,矛盾與鬥爭是事物毀滅的動力;

辯證法荒謬無比,三大規律都不能成立;

唯物主義與唯心主義都不是真理,世界是精神與物質的統一,物質是精神的載體,精神是物質的主人,物質第二,精神第一;

所有的物質都可以用金錢來計價,所以唯物主義就是唯金主義,唯金主義就是拜金主義。中國人這麼墮落這麼拜金,就是唯物主義指導的;

精心策劃的大饑荒最少餓死6288萬,說「自然災害」,那是用口放屁;

由於稅款使用不當,中國人不應該納稅。中國人也不願納稅,寧與貪官,不予政府;

在歷史上美國多次把中國救起;

中國社會主義的特色——正當權益需要用不正當的手段來爭取;

生產資料公有制是社會主義的本質特徵和根本原則,現在中國走的道路不是社會主義,而是修正主義或者修反主義;

人大和政協是治理國家的機構,裡面卻充斥著戲子、歌女和金牌機器人,他們根本沒有治國的能力;

馬克思講「法律代表統治階級的利益與意志總和」,美國的法律並不代表資產階級的利益與意志,所以美國不是資本主義;

馬克思講「劃分階級的唯一標準是經濟標準」。中國號稱無產階級專政、無產階級當家作主的國家,事實上始終被專政的卻是真正的無產階級——乞丐、盲流、三無人員與囚徒,還有半無產階級——小販;

中共讓它的專政對象、敵對階級——資本家入黨,中共的黨已經不屬於無產階級;

封建就是「封土建國」。中國沒有奴隸社會,秦始皇結束了中國的封建制度;

中共對真理的定義是「真理是人們對於客觀事物及其規律的正確反映」,這是錯誤的。真理是客觀事物及其規律。真理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真理是永恆的,世界上根本沒有相對真理;

實踐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不信請用實踐來證明「如果N不等於∞,那麼N+1也不等於∞;

中國的動物國寶熊貓,它是熊不是貓,應該叫貓熊,它原本叫貓熊,應該恢復原名;

中國的國家機密是外國人可以知道,只有中國人無權知道的秘密;

人口是否過多應以人口密度來計算,中國人口密度世界排名76,中國人並不多。總人口越多,個人負擔越輕,社會效率越高;人口密度越高,社會效率也越高。計劃生育理論荒唐無比;

英明領袖原來是昏君、毒君加淫棍;

專政是獨-裁加上了暴力;
……
辛辛苦苦六十年,不如一覺睡回解放前。幾十年所堅信的事實全是假的,我所生活的大陸原來是大鹵之地,是被汗水淚水血水謊言所醃鹵的大鹵之地,是淪陷區,我是大鹵之民、是遺民!「遺民淚盡匪塵裡,東望王師又一天」。小馬也是熟讀「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的啊,怎麼就忘了呢?「一國一制統一中國」為何不提?

我曾經向人類最大的劊-子手、禍害人間最深的妖孽高喊萬歲,現在羞愧交加,情何以堪?死不敢見古人,生不敢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企盼》:三昧天火寢寐求,地獄偽國一燒休。中華民族火鳳凰,浴火重生燿全球。

我願意生在1912年元旦,死於三十八年九月卅日,不見第二天的太陽,哪怕是子彈相送、肝腦塗地、粉身碎骨也含笑九天。我重歸天庭,眾神簇擁歡迎,羨慕我幸運無比…..

很不幸我活得太久太久……

有詩為證:

《終身誤》:它道是先進制度,俺只念辛亥我朝。空對著,偽國文武儘是鬼;終不忘,天上仙人中正公。歎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縱然是福壽齊天,到底意難平。

注1:廣東省2012年的高考題目:

醉心於古文化研究的英國歷史學家湯因比曾經說過,如果可以選擇出生的時代與地點,他願意出生在公元一世紀的中國新疆、因為當時那裏處於佛教文化、印度文化、希臘文化、波斯文化和中國文化等多種文化的交匯地帶。居里夫人在寫給外甥女涵娜的信上:「你寫信對我說,你願意生在一世紀以前……。伊雷娜則對我肯定地說過,她寧可生得晚些,生在未來的世紀裡。我以為,人們在每一個時期都可以過有趣而有用的生活。」上面的材料引發了你怎樣的思考?請結合自己的體驗與感悟,寫一篇文章。

注2:《高考零分作文:我願意生活在舊社會》出來後受到大家的熱捧,短時間內轉貼很多。當時由於受篇幅時間等制約,意猶未盡,並有所保留,又有錯漏。現在該文的基礎上補充整理完善,不計篇幅,時間充裕,寫得更加無遮攔。寫時悲苦異常,眼淚不可自持,多少次撂筆長哭。希望讀者多轉貼。

評論
2013-06-13 3: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