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台灣藍鵲的首次邂逅(上)

作者:文、攝影/ 王嘉益
  人氣: 170
【字號】    
   標籤: tags: ,

7月初酷暑的周末下午,我獨自騎著十幾年的老野狼機車,慢速地朝著一個不很確定的目的地前進,目標便是找尋新聞報導中在嘉義縣竹崎鄉築巢育雛的台灣特有種藍鵲的蹤跡。

原本這個時候我應該是在嘉義公園射日塔〈忠烈祠〉前的神道旁拍攝五色鳥育雛的,可是幾日前突然發生親鳥連續三次只停在樹洞旁的樹枝上觀望,卻未進洞餵食便離開的罕見行為,且經過幾天的觀察都不見親鳥再回巢,也聽不到雛鳥的吱吱喳喳叫聲,研判可能是整巢雛鳥皆染病身亡(有攝影同好說是被盜捕了)?失望之餘突然想起一星期前聽攝影同好談起他到竹崎鄉拍攝藍鵲育雛的事情,在閒聊中曾問他到達藍鵲育雛地點的大概路線,這便是作者踏上尋找藍鵲之旅的前因。

辛苦啄洞的五色鳥這次育雛失敗。
辛苦啄洞的五色鳥這次育雛失敗。

沿著模糊印象中的路線,靠著竹崎鄉公所製作的路邊藍鵲棲息地觀光招牌,我到達了藍鵲棲息地的村落,再靠著嘴巴問路終於找到藍鵲正在育雛的那顆荔枝樹。雖然找到了目的地,但是我所擔心的事卻也隨著發生了,昏天黑地中下起了夏季南部午後超大的西北雨,趕緊撐著傘跑進荔枝樹旁的農舍屋簷下躲雨。

初來乍到,大雨中我開始打量四周環境並尋找藍鵲的蹤跡,訝異地發現荔枝樹竟然就在村中馬路和民宅聯外小道的交叉口旁,樹下平時應該都有村民來來往往的,藍鵲似乎已漸漸適應了人類的生活環境,就像嘉義公園裡的五色鳥一樣越來越不怕人了。

濛濛大雨中忽然從民宅旁的樹林裡竄出一團黑影,飛到了民宅上方的電線後穩穩地挺立著,昏暗中遠遠地望去雖然只是一團黑灰色的影子,但從下垂的長長尾羽我判斷應該是藍鵲現蹤了。趕緊從被濺濕的背包裏拿出單眼相機將焦段轉到最望遠端,然後邊撐著傘邊從相機觀景窗找尋電線上的鳥蹤,對準焦後一看果然是藍鵲無誤,只是在陰雨天色的影響下牠變成了灰黑色,一點也不藍,沒想到我們的首次邂逅竟然是在如此不愉快的環境之下。

和台灣藍鵲的首次邂逅竟是在大雨中。
和台灣藍鵲的首次邂逅竟是在大雨中。

雨中停在電線上的藍鵲偶爾會擺動身體甩掉羽毛上的水珠。
雨中停在電線上的藍鵲偶爾會擺動身體甩掉羽毛上的水珠。

首次會面的環境雖然有點令人失望且不適合拍攝鳥類照片,但是,一想到長途跋涉且時候已不早而這場大雨還不知要下到何時,於是抱著有拍到總比空手而回白跑一趟好的心態,將相機固定在三角架後猛按快門,拍了十多張不像藍鵲的黑灰鳥照片。半小時過去了,大雨持續地下著,忽然一輛小轎車停靠在不遠處,下來了兩個揹著裝備的攝影同好走到民宅的屋簷下,架好了相機後便抽著菸聊起天來。

又半小時後雨突然停了,我馬上轉移陣地到民宅的屋簷下,所謂入境隨俗菜鳥跟著老鳥做準沒錯,靜靜地聽著攝影同好的交談,研判他們應該已經來拍攝多次並有了不錯的成績。果不其然,不久便有藍鵲陸續地飛到民宅旁的草地上及枯木上活動,趕忙抓緊機會拍了不少藍鵲的美麗身影,再次從相機的液晶螢幕放大觀看時,藍鵲終於展現了牠應有的本色:紅色的嘴腳,眼睛呈虹彩黃色,頭至頸部、胸部皆為黑色,其餘部分則大致為藍色;牠的下腹羽色略淡,在飛羽的末端有白斑,尾上覆羽末端為黑色;藍鵲的身長約65公分,尾羽便占了40公分,其末端白色,除中央2根外,其他各羽中段黑色,尾下覆羽末端則是白色。

雨停後飛到草地上覓食的藍鵲終於露出牠的本色來。
雨停後飛到草地上覓食的藍鵲終於露出牠的本色來。

雨停後飛到草地上覓食的藍鵲終於露出牠的本色來。
雨停後飛到草地上覓食的藍鵲終於露出牠的本色來。

飛到枯木上的藍鵲暗藍色的羽毛沾著雨珠。
飛到枯木上的藍鵲暗藍色的羽毛沾著雨珠。

欣賞著藍鵲的豔麗風姿之餘,我也為沒有白白辛苦奔波守候一下午而感到欣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傑西很快地便來到了大溪流旁,然後他直覺地轉向靠山的上游方向飛行,他期盼在這片人跡稀少較不受汙染的水源處,能有更多找到合適配偶的機會。
  • 初為人父的喜悅並沒有維持太久,因為傑西現在開始得為一家九口的生計更加地賣力捕獵才行。隨著雛鳥逐漸地成長,翠鳥傑西在洞外拼命工作的時間也越來越長,但傑西一點也不喊累或逃避哺育的責任,因為這便是身為翠鳥的天性與宿命。
  • 幾天前作者在嘉義公園拍攝九重葛時,無意間在枝藤上發現一小撮白色模糊的物體,靠近仔細一看,竟是佛經傳說中3千年才開花一次的優曇婆羅花。
  • 「喂,妳這個懶散的迷糊鬼,為什麼還在那邊閒晃不趕快過來集合?」在大樹樹蔭下一個巨大蜂巢的出口旁,工蜂隊長正拉大嗓門對著在蜂巢頂端一隻像無頭蒼蠅般到處亂轉的蜜蜂斥喝著。聽到嚴厲的呼叫聲,那隻迷失的蜜蜂像突然找到目標一樣,很快地便飛奔到工蜂隊長面前:「工蜂1345向隊長報到。」
  • 工蜂1345和同伴們再回到龍眼樹採蜜時,卻發現整棵龍眼樹不知何時已被另一個蜂巢的一大群蜜蜂給圍住。工蜂1345從未見過這種以成千上萬的蜂群強佔整個蜜源的情形。
  • 「就是這個光!就是這個光!大伯,你們趕快看。」「偉大的神即將降臨?」小姪子突然興奮地冒出這句無厘頭的話,我好奇地問道:「小雄,你怎麼會這樣說呢?」小姪子滿懷期待地回答:「因為以前我在電視和電影裡頭好幾次看到只要天空中出現這種光,馬上就會有偉大的神佛降臨,你們趕快仔細地看清楚不要落掉了。」
  • 當我正專注地觀察一朵池裡的白色荷花時,一個小黑影突然從眼前閃過,順著黑影飛行的方向我仔細追蹤,小黑影的身軀終於清楚地顯現,竟是一隻全身漆黑但腹部上卻環繞著一圈明顯白色腰帶的蜻蜓。
  • 樹林裡,一隻粉蝶在草地上來回地飛舞著,似乎正在尋找小野花好飽餐一頓。可是,當粉蝶低飛掠過草尖時,突然一團有如鐮刀般的黃綠色物體自草叢中揮出......
  • 在澳洲沙漠的一塊大石頭上,一隻大漠石龍子正趴著享受日光浴,以便調整體內外的溫度。這時一隻體型較大的鬃獅蜥突然出現在牠眼前,也趴著享受起日光浴來,雖然同屬蜥蜴一族,但大漠石龍子卻對鬃獅蜥看不順眼,開始對鬃獅蜥的外表嘲諷起來。
  • 中華白海豚又稱為印度太平洋駝背豚,屬於哺乳綱鯨目海豚科,出生時身長約一公尺,成年後身長則約二至三公尺,體型粗壯,體重150至230公斤,其嘴喙突出狹長,背鰭矮而呈鐮刀或三角形狀,背鰭下方及後緣則呈駝峰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