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華民國衛國戰爭歷次大會戰紀實

衛國戰爭之淞滬大會戰 12:鐵拳行動

原作(大陸)徐志耕  編輯(大陸)黃原真
  人氣: 109
【字號】    
   標籤: tags: ,

鐵拳行動
 
前仆後繼的攻堅戰,從江灣到楊樹浦一線全面展開。以第87師、88師兩支德式裝備的精銳部隊,在炮兵、空軍等部隊配合下,與強大而頑固的日軍進行著殊死的搏鬥。

自從8月13日開戰以來,這一地區的兩軍攻防,一時一刻沒有停止過。中國軍隊本想以多於日軍數倍的兵力,一鼓作氣將5000日軍掃進黃浦江。然而。日軍堅固的工事和優勢的裝備以及武士道的頑強意志使中國軍隊的攻擊收效甚微。

八字橋、愛國女校、海軍俱樂部和海軍操場這些據點,已經屢次攻佔,又屢次被反攻,國土已經浸透烈士的鮮血。

對於指揮這個戰役的雙方將領來說,每一位指揮官都心急如焚。面對大量的戰鬥減員,日方在縮小陣地後咬緊牙關拼命死守。他們在急切地等待大批援軍的到來,只要增援部隊一到,他們就能以守為攻。而仗著人多勢眾的中國軍隊,面對久攻不下的日軍據點,長官們束手無策。他們最擔心的是大批日軍登陸增援,一旦大隊日艦開到,整個戰場形勢就會改變。對中國軍隊來說,必須抓緊每一分鐘時間攻擊日軍。在大隊日軍來到之前發起猛攻,一舉摧毀日軍據點,這是取勝的唯一辦法。從這個意義上說,時間就是勝利。

等待,雙方都在急切地等待,等待有利的戰機。

擔任右翼攻擊的第88師孫元良部,從八字橋自衛還擊、攻擊海軍司令部到奇襲「出雲」號,雖然每一次攻擊都給日軍以不同程度的打擊,但始終沒有實質性的突破。

派駐第88師的德國軍事顧問分析了戰場形勢後,提出了一個叫做「鐵拳計劃」的行動方案,他認為,日軍的陣地從匯山碼頭經吳淞路、北四川路到江灣中路,蜿蜒曲折如一條長蛇,應給這條長蛇攔腰一刀──選擇一個要點,集中猛力的兵力發動突然襲擊,使其首尾不能相顧然後再攻其心臟,這樣日軍就會土崩瓦解。這個「鐵拳計劃又稱「閃電戰術」,當時的德軍在歐洲戰場採用時曾戰果累累。

在中國軍隊中聘請德國顧問,這是北伐後蔣介石的決策。他認為,中國軍隊的戰術、武器以及素質都需要向西方學習。當時的軍事顧問,全是德國寶刀不老的退役軍人。

1936年8月,親華的南德國軍區司令長官萊辛勞將軍,代表德國國防軍訪問中國。威儀赫赫的萊辛勞帶領全副戎裝的隨從副官,來到南京黃浦路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晉見委員長蔣介石。萊辛勞行了一個標準的德國軍禮後,雙手獻上一把榮譽指揮刀,並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致詞。

這是一次歷史性的會見。萊辛勞將軍肩負著神聖而正義的使命,他受反日親華的德國「國防軍之父」賽克特上將和「國防經濟署」署長托瑪斯中將以及經濟部長兼「國家銀行」總裁沙赫特的重托,商談援華建軍的計劃綱要。

這看上去似乎有點不可思議。法西斯陣營的高級將領怎麼可能叛變他們的立場和宗旨,與反法西斯的中國站在同一條戰線上呢?歷史上許多事情就是這樣難以捉摸。可是,當我們撩開歷史的紗幕,細心而具體地研究一下來龍去脈,那麼,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也就可以理解了。

1936年的德國,納粹執政才三個年頭,希特勒陰謀對國防軍的奪權時機尚未成熟,他不得不對陸軍將領們曲意拉攏。

賽克特上將因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建立了十萬軍官為基礎的新軍而頗受希特勒的重視。他曾作為訪華團的總顧問到中國進行友好訪問,並與蔣介石研討了抵抗日軍策略。賽克特出於人道和正義的立場同情中國的抗戰。

自然:他還有更加深遠的意圖。希特勒的狂暴反常和納粹黨的橫行不法最終將自取滅亡,只有把西方的法西斯和東方的法西斯隔離並打擊野心勃勃的日本帝國,世界才能和平。

賽克特上將的援華建議不知為什麼得到了希特勒原則上的同意。於是,「作為貢獻中華民國與偉大領袖的友情禮物」,賽克特派萊辛勞來華向蔣介石當面提出建軍和建設國防工業的書面建議。具體內容即由德國國防部派遣現役軍官代替原有的非現役軍官的顧問,並為中國訓練40個師的新軍,以教導總隊為基幹,一切裝備、編制完全仿照德軍,派遣的軍事顧問兩年一換。中國軍隊的槍炮彈藥,由德國國防部在長期貸款下以記賬的方式源源不斷地保證供應,直至中國能夠以自己的兵工廠生產為止。

因為日本駐德大使大島浩及希特勒的阻攔,這個援華計劃沒有完全實現。但一億金馬克的無息貸款使中國購買了防空的高射炮、探照燈、指彈炮,快艇以及鋼盔等等裝備,為中國的抗戰提供了一定的物質條件。

這時,日本已佔領了中國的東北、熱河和冀東,並準備發動更大規模的進攻。
賽克特等幾十位德國軍事顧問應希特勒之命,即將被召回國。臨行。他向蔣介石表示,可以留下少數顧問為中國最後效力。於是富肯豪森等人便留了下來。

按照德國顧問的意見,必須挑選一支精壯勇敢的500人的突擊隊。攜帶輕便武器,以虯江路為突擊目標。在突擊隊發起攻擊前,集中全師的炮火轟擊目標地區。發起攻擊時,炮火進行掩護,另配相當數量的自動火器直接支援。

每一個士兵都挺身要求參加突擊隊,他們把擔任突擊隊員看作是無尚的光榮。面對日軍的侵略暴行,每一位國民革命軍軍人都願意赴湯蹈火。

28歲的劉宏深少校營長為突擊隊長。500名精壯士兵雄赳赳地集合了。炮火支援由炮兵營長王潔中校負責,預定拂曉前開始行動。因為突擊目標在262旅陣地的正面,262旅配合實施。

夜。出奇地靜。偶爾有幾聲槍聲清脆地劃破黎明前的安寧。但突然之間,排山倒海的炮火開始傾瀉在與北四川路交叉的虯江路上。這條東西向的馬路是聯結閘北和虹口的幹道,又是日本海軍陸戰隊司令部的前沿防線。轉眼之間,敵營一片火海,煙焰衝天。乘著煙幕未散,身輕如燕的劉宏深,率領500猛虎般的突擊隊員衝進了敵陣,他們大聲呼喊著,手中的輕重武器一齊開火,來不及逃命和抵抗的日軍紛紛被擊斃,擊傷。沿著粵東中學、愛國女校。日本墳山……他們一路衝鋒,一路掃蕩,挾風踏雷,給街巷留下的是一片日軍的屍體……

不幸的是,深入敵陣的劉宏深少校,被日軍的槍彈擊倒了。突擊的勇士們,面對強大的日軍火力,又失去了指揮,不得不撤退下來。

熱血染紅了軍衣,新婚三月的劉宏深,為了民族的獨立獻出了年輕的生命。佔領虯江路的日軍騎兵分隊繼續向中國軍隊襲擊。上海保安總團第2團與日軍對峙著,1中隊已經傷亡了15個人。中隊長吳羽軍發現一家木炭店裏有許多空的竹簍子,頓時計上心來。此時天剛剛黑,他指揮士兵把炭簍子全部搬到門口的馬路上,一隻一隻用繩子拴起來,派4挺機槍在附近伏擊。

一個班的士兵邊打槍邊呼喊,一會兒就引來了日軍的騎兵隊,佯作敗退的中國兵忽然間隱伏進了路邊的小巷,衝殺過來的馬隊一下子進入了炭簍陣,踏進炭簍的馬蹄掙脫不了,於是人仰馬翻,亂喊亂跳。3排長一聲令下,4挺機槍同時吼叫。潛藏在小巷中的一班人立時衝出來殺了一個回馬槍,日本騎兵隊全軍覆滅,除了4名俘虜,其餘全部斃命。這場速決戰只用了20多分鐘。

擔任左路攻擊的第87師,也組織了一支突擊隊,受命的521團從吳淞趕到葉家花園集中。

團長陳頤鼎個子不高,胖胖的圓臉上掛滿了汗水。他率領的突擊隊由兩個輕裝步兵營、一個工兵爆破隊、一個37加農炮連和一個通訊班組成,可謂精兵強將,步炮協同。他們作好了一切準備,每人還帶兩天的乾糧,一旦攻擊成功,就是後續部隊受阻,他們也決心孤軍死守。

陳頤鼎很有信心,他所在的521團是87師的主力,連長、營長配有步機槍,加上路線熟悉,而且設計了種種方案,如果遇到日軍的火力點,準備穿墻破壁通過,力求隱蔽接敵,一舉攻克。

天濛濛亮,突擊隊就出發了。37平射炮和工兵爆破隊大顯神威,炸藥和炮火摧毀了大約十個地堡,日軍地堡裏的機槍全啞了。龜縮在堅固工事裏的日軍嚇得頭也不敢伸出來一下,只是盲目地掃射了一陣機槍。槍聲中,一位穿短衣短褲的中年男子跑過來為突擊隊帶路。他說,北四川路東邊的一條小路上沒有守備的日軍,可以直到東江灣路。突擊隊跟著他在夜色中前進。這一天,第87師佔領了海軍操場與海軍俱樂部。

自北向南,突擊隊的另一部,也是所向無敵,一口氣殺到了黃浦江邊。
抓乾糧充饑的勇士們,連夜發起了新的進攻。可是,平射炮和炸藥都轟不動鋼筋水泥的堅固據點。特別是公大紗廠,突擊隊圍攻了兩天,仍然未能奏效。攻擊了兩天的突擊隊只好乘著夜色奉命乘著夜色撤退。撤退的隊伍中,不知什麼人希裏嘩啦地手提著一串藍底白字的門牌號碼。
「要這個幹什麼?」有人問。
「這是上級規定,攻下一個據點,必須撬下門牌作證明。」那個人說。
……

所有的中國人都在關注著上海這場戰事。軍政部長何應欽為攻擊受阻而焦急,不是缺少兵力,不是缺乏勇敢,也不是情況不明,令人憂慮的,是沒有重火器可以攻克日軍的重要據點。
何應欽想到組建不久的化學兵總隊。被稱為現代武器的拋射炮不知能不能摧毀堅固的日軍工事?他要試一試。

一紙手諭命令,12門拋射炮組成的聯隊立即開赴上海。拋射炮是法國人李文斯發明的。它沒有炮架,只有一個圓形底座,發射時一大半炮身埋進工事,炮與炮用電線連接,計算好目標方位,電鈕一開,12門炮可同時發射。

沒有經過實彈發射的化學兵參加了實戰。12門炮有200多人的編制。二、三百人在淞滬鐵路西面的五卅公墓待命。聯隊長李忍濤從前線作戰指揮部回來了。他立即召集班排長傳達命令:兩小時內作好一切攻擊準備,務必摧毀虹口公園前面江灣路上的日軍司令部。

有圍墻的一幢花園洋房成了聯隊的陣地。經過偵察,立即構築工事,安置炮位。準備完畢,剛好命令下達。隨著兄弟部隊的炮火,拋射炮點火了,因為是第一次實彈發射,火龍般的炮彈沒有命中目標。在修正了距離方位之後,再按電鈕,轟隆隆的炮聲中,黃磷燃燒彈和爆炸彈飛越了300多米後,準確地穿入了日本海軍陸戰隊的第四層墻壁。

聯隊長李忍濤從觀測鏡中看到,敵方陣地上一片紅光,濃煙翻滾。他大聲地高喊:「好!再放!再放!」

連續三次齊放,36枚拋射彈全部傾瀉在日軍司令部內。乘著日軍火力被壓制的時候,中國軍隊發起了衝鋒。

第二天,上海各大報紙紛紛在顯著位置刊出《日軍司令部殘破》、《敵司令部爆炸燃燒》等目擊報道。《申報》記載:「本報記者昨日(8月18日)下午曾繞道至八字橋一帶前線視察,目睹中國軍隊構築陣地之堅固與奮勇,推進之神速,極感興奮。敵自昨晨起全力反攻,旋進旋退者5次,日軍損失奇重。記者在該處遙望日海軍陸戰隊司令部,已殘破不全,屋頂太陽旗早已撤除,第四層大樓因遭我方猛烈炮擊,早已一片瓦礫,不能應用。而各層樓之玻璃,完全震碎,宛如蜂房。其中負隅死守之日軍,利用坦克車鐵甲車等利器,不時出動。該司令部四周之防禦工事,極為堅固,不易擊破……」

《泰晤士報》同日發布新聞,題為《華軍驍勇善戰》:「17日下午楊樹浦全區有肉搏之戰鬥,華軍奮勇衝鋒,深入日軍陣線,日守軍未及集合抵禦,被迫退至韜明路之後,該陣線直達寶山路,華軍遂由陣線裂處衝入,直至深夜,華軍猶奮力進攻。」@(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鐵拳行動 前仆後繼的攻堅戰,從江灣到楊樹浦一線全面展開。以第87師、88師兩支德式裝備的精銳部隊,在炮兵、空軍等部隊配合下,與強大而頑固的日軍進行著殊死的搏鬥。德國軍事顧問分析了戰場形勢後,提出了一個叫做「鐵拳計劃」的作戰行動方案…按照德國顧問的意見,必須挑選一支精壯勇敢的500人的突擊隊。28歲的劉宏深少校營長為突擊隊長。…熱血染紅了軍衣,新婚三月的劉宏深,為了民族的獨立獻出了年輕的生命。
  • 無名勇士 擁有308艘艦艇共1204132噸排水量和1220架飛機的日本海軍,對只有57艘艦船44038噸排水量的中國海軍不屑一顧。但以「縱有犧牲,亦在所不辭」為抗戰訓令的中國海軍,把拒降就義的抗清名將史可法和留取丹心的南宋忠臣文天祥作為自己的榜樣,他們效法先賢,發誓要為中華民族爭一口氣。
  • 長天大捷 參加抗戰的中國空軍,不僅有高昂的殺敵志氣,而且大多是中央航空學校的高才生。中央航空學校是1921年由孫中山先生創建的,是中國空軍的搖籃。這裏集中了滿懷報國激情的熱血青年,造就了中國第一代的天之驕子。…可爾脫機槍噴出一條火龍,敵機化作了千萬片碎散的煙火!中國空軍史上的第一聲驚雷,寫下了輝煌的第一頁;也記載了一個英雄的名字──高志航。
  • B>寸土必爭1931年創立的中央航空學校,培養了一大批年輕的空軍英雄,他們在淞滬大會戰中,搏擊長天,殲滅日機,為國爭光……。
  • 山東人梁鴻雲平時不太喜歡說話,他喜讀史書。「九﹒一八」事變後,19歲的梁鴻雲投筆從戎進入航校,他立志為苦難的民族英勇殺敵。懷孕的妻子和幼小的女兒正等著他勝利的消息,而戰雲密布的嚴峻形勢卻告訴他,必須隨時準備犧牲。
  • 二、血與火的搏殺 堅韌意志蔣介石決心以武力抗擊日本的挑釁;隆隆炮聲中,淞滬前線的最高指揮官在調兵遣將;前仆後繼的攻堅戰,從江灣到楊樹浦一線全面展開;每一寸土地地都浸透了鮮血。  
  • 調兵遣將震驚世界的淞滬抗戰就要開始了。… 從廬山回到南京,蔣介石鬥志昂揚。…聽說北伐名將白崇禧到達南京,消息靈通的日本記者立即發出電訊:「戰神到了南京,中日戰爭不可避免!」
  • 計謀和陰謀 對於日本這個惹不起也躲不過的鄰國,蔣介石憂心忡忡。中國人抵禦侵略的傳統法寶是萬里長城。從1934年開始,國民政府動員了相當數量的人力物力,大規模地構築防禦陣地,僅三年多時間,從內陸到沿海,從北方到南國,修築了比萬里長城還要長的防線。
  • 劍拔弩張 對於日本朝野來說,1937年8月13日這一天,是一個吉凶難測的日子。這一天,日本內閣會議作出決定,派遣第3師團和第11師團參加上海作戰。
  • (shown)滬寧急電   這一夜,蔣介石徹夜不眠。夜深了,蔣介石仍然沒有睡意,他在日記本上記下了對淞滬抗戰的作戰方針及指導思想:「對倭作戰應以戰術補武器之不足,以戰略彌武力之缺點,使敵處處陷於被動地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