闞神州:打開塵封的冤案

人氣 173

【大紀元2015年11月08日訊】前不久得知,山東沂蒙山區的一位年邁的老母親,在控告江澤民的刑事訴狀上鄭重的按上了自己的手印,向最高檢察院傳遞了自己的訴求:她要為十二年前冤死的女兒討個公道。

這位老人家住山東蒙陰縣舊寨鄉謝莊村,她的女兒叫張德珍是蒙陰縣舊寨中學一名生物教師。一九九七年三月份,她在沂水師範學校查體時發現患有乙肝病,四處求治無效,最後在親戚的引導下修煉了法輪功才得以痊癒,生命因此得到延續,她因此對法輪功感恩不盡。但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的滅絕運動後,張德珍遭到了當地惡徒們強加的數次非人摧殘。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日左右,張德珍在蒙陰縣岱崮鄉又一次被縣國保大隊惡警強行囚禁在看守所近四個月。遭到惡警鮑西同、田列剛等的拳打腳踢、警棍輪番毒打、十多次野蠻灌食、侮辱摧殘。最後在610惡徒類延成、看守所長惡警孫克海和中醫院長幫凶郭興寶的密謀下,獄醫王春曉與中醫院醫生強行給張德珍多次注射了不明毒藥,終致張德珍於新年前一天即二零零三年一月三十一日(陰曆二零零二年臘月二十九日),含冤離開了人間,時年三十八歲。

惡徒們怕罪行暴露,便連夜製造假證和偽證,謊報縣委說張系自殺,對張的家人說其死於心臟病,並威脅、暴打張德珍的哥哥張德文,強制他在火化書上簽字後,匆匆將屍體火化,又派惡徒竄至張德珍的家鄉,抄了其哥哥張德文的家,搶走了張德珍生前部份照片,企圖做死無對證的假相。張德珍的親朋好友在悲憤之餘,強烈要求蒙陰縣司法機關懲治凶手,始終沒得到回應和答覆,而凶手們仍逍遙法外。使這個慘案被塵封了十二年之多。

十多年來,張德珍的老母親每當想起女兒的悲苦冤屈,寢食難安,眼淚都已經哭干了,但這位堅強的老人家心中抱定了一個誓願:一定要在有生之年為女兒討回公道。然而這一等就是十二年之多。當她聽說現在全球驟然突起訴江大潮,這位老母親立即整理好了控告罪魁禍首江澤民的訴狀,鄭重按上手印,發向了最高檢察院,並被高檢簽收,終於傳遞了自己一份久等的誓願,雖然不知何時立案,甚至現在沒有回應,可對於這位老母親來說,等待了十二多年才盼到這一天,其心也苦,其情也悲。

然而中華大地上,像張德珍這樣被塵封的冤案命案慘案,在江澤民無端發動的迫害法輪功運動中,何其多。如果回顧逝去的歲月,人們會發現,在那些不計其數的冤案命案慘案裡面,是一曲曲永遠不老的悲歌。

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副市長汪亞軒的為官標準是:一心向善為百姓。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中共召開高層官員會議秘密傳達迫害指令,赤峰市就派汪亞軒去參加。當時汪亞軒坦言法輪功的美好,講述修煉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之後,中共代表找汪亞軒談話,要求以「黨性原則」為重,都被一心說真話的汪亞軒給回絕了。迫害開始後,汪亞軒以市長身份一直在赤峰市抵制中共迫害,公開保護法輪功學員,並到處為法輪功說話,使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政策在赤峰市一時難以推進。為了讓汪亞軒銷聲,一九九九年八、九月的一個公休日,汪亞軒被暗中殺害,時年53歲。為了掩蓋真相,當局製造了汪亞軒到紅山遊玩,不慎跌落山下身亡的假現場。之後,赤峰市成為了內蒙古迫害最嚴重的地區,內蒙古42%的死亡案例都出自赤峰市。

齊金勝,男,時二十七歲,原籍河南。一九九六年到盤錦市人壽保險公司做營銷工作。由於他為人忠厚、誠實,工作認真、負責,贏得了眾多客戶對他的信任,他的業務技能在公司也得到了同事們的認可。然而他的人生之路卻只有短暫的二十七個春秋。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一日,齊金勝隻身一人到北京為法輪大法討公道。兩天後的十一月三日,北京公安局把電話打到他所在的公司通知他已死亡的消息。這突如其來的消息,使他的家人悲痛欲絕。他的姐姐到北京時在太平間裡見到弟弟遺體,發現他的身上多處是電棍電擊留下的痕跡。他的死因只憑警方編造,未經任何法醫鑑定,最後警察還逼家人火化遺體。家人明知道是冤屈,但迫於壓力,申訴無門,只好含淚把他的骨灰送回老家。

曹陽,原重慶市南川市東勝火電廠車間主任。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二日早上六時許,南川市公安局惡警以複印法輪功傳單為由將曹陽綁架。南川市法院於二零零一年二月非法將他判刑三年半。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六日曹陽被劫持至墊江東部勞改農場嚴管隊,後分到墊江勞改一中隊。六月十七日,曹陽被劫持至嚴管隊「集訓」,飽受折磨。他在所謂揭批會上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遭到獄警瘋狂的摧殘。當種種跡象表明惡警要置他於死地時,曹陽用牙咬破手指在監獄的牆上用鮮血寫下「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八月二十六日晚九時許,曹陽死於嚴管隊洗手間,年僅三十歲。曹陽的妻子趕往勞改農場,也未能親眼見到解剖遺體。最後僅由法醫向親人宣佈曹陽為「自殺」。幾天之後,勞改農場與南川公安局警察逼迫家屬簽字同意曹陽是自殺身亡,否則,家屬和親人全部下崗。

湖北省麻城宋埠鎮何行宗(男,五十五歲),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八日早上,他在本村大路旁電線桿上張貼法輪功標語,被宋埠派出所警察發現,在路邊活活被打死。警察為了掩蓋真相,把他拖走扔在公路旁,並將派出所之前撕下的100多張法輪功標語傳單揣到他衣袋裡,而後請來法醫進行人身鑑定,謊稱死者身上沒有傷痕,是貼傳單時意外而死。但何行宗家人在料理他的後事時,發現何行宗脖子上有兩個深凹進去用手掐出來的深印,後腦杓有重傷,下身睪丸被捏破。村裡的群眾見何行宗這樣被警察活活掐死,堅決要找派出所為何行宗討個公道,但派出所卻威脅說:這個事情你們不要找我們,我們也不找你們,他是張貼傳單而死。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廣東農墾建設實業總公司設計室規劃工程師羅織湘和丈夫黃國華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在海珠區出租房被抓,夫妻倆被送海珠區看守所。因羅織湘被查出已有3個多月的身孕,即被610劫持去黃埔戒毒所洗腦班進行洗腦「轉化」。羅織湘在戒毒所洗腦班絕食7天,抵制迫害,隨後被4名戒毒所派去的保安押送去天河中醫院,十一月三十日不知何故羅織湘從三樓摔下致使頭部受傷,又轉送暨大華僑醫院治療,十二月四日含冤離世,年僅二十九歲。黃國華隨後被送花都赤坭一所非法勞教。羅織湘的公公、婆婆從老家山東臨朐縣五井鎮茹家村趕到廣州討說法。興華街610歹徒撕下偽善的面孔,召集了60餘人並打110恐嚇。

北京懷柔區的彭俊光,男,時年五十五歲,堅定信仰多次被綁架關押,送洗腦班強制洗腦轉化,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八日再次被綁架,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五日從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轉團河勞教所三大隊,當時的大隊長是凶殘而偽善的趙江。一月二十二日勞教所升血旗時,彭俊光喊「法輪大法好」,被劫持到集訓隊迫害。一月二十六日,司法人員到彭家謊稱彭病死了,並威脅說:「只要你們不追究死因,你們可以挑骨灰盒及墓地,政府出一萬五千元喪葬費,如不服從政府的安排,叫你們全家失業破產,無以生存。」在彭的遺體火化時,有人看到彭俊光的頭部和身體被打成黑紫色,臉上有電棍傷痕跡,肢體有骨頭折斷。惡人對彭俊光實施了甚麼惡行,外人無從知曉。

史永清(女,時三十五歲),河北省安國市祁州鎮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迫害發生後,她多次去北京為法輪功請願,在二零零一年被當地惡徒投進保定勞教所加害,勞教釋放後,祁州鎮曹書記強行將她拐賣到定縣丁村,甚至還把她戶口也強制遷走。史永清在丁村遭隨意打罵和強暴,出入沒有自由。史永清忍無可忍,以拐賣婦女、兒童罪上告祁州鎮時任曹書記,結果反被勞教,勞教到期後又被綁架到涿州洗腦班繼續迫害,直到生命垂危時,當局趁她家人不在時把她偷偷送回扔進她家院子一走了之,二零零四年一月九日史永清含冤離世。

賀秀玲(女,時五十二歲),山東省煙台市芝罘區幸福十村民,因拒絕「轉化」被煙台市南郊看守所迫害得奄奄一息,於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送到煙台市毓璜頂醫院(又叫專區醫院)。三月十一日早晨7點多鐘,煙台市芝罘區610辦公室主任李某電話通知賀秀玲丈夫徐承本趕緊去醫院,說人已死了。徐承本通知了附近幾個家屬,一起來到醫院太平間時,一看她還活著,經醫生測試,賀秀玲的心臟還在跳動,由於惡徒不予任何搶救,導致賀秀玲不久含冤離世。徐承本後來知道妻子被活摘了腎臟,送入停屍房,於是將妻子屍體保存起來持續上告。在網上發文質疑妻子被活摘器官,第二天即被惡警抓捕,後被毒殺,賀秀玲的遺體也旋即被強行火化。

楊立創(男,時三十七歲),原為甘肅省會寧縣土木鄉政府財政所幹部,從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先後四次被非法關押,第一次被勞教一年,第二次被勞教一年六個月。但楊立創兩次勞教釋放後仍經常向人們講真相,發資料,當地派出所所長揚言以後抓住弄死他。二零零五年七月一日前後,在縣黨校保先時,楊立創被單位領導以清理遺留手續為名騙回單位,當晚將其迫害致死後拋屍水窖。其單位欺騙家屬:本人領了三個月工資後外逃,發現其辦公室有真相資料,要親屬勸其回單位上班。大約一週後,當地百姓發現了窖中屍體,真相才逐漸浮出水面。

河北省石家莊市深澤縣深澤鎮奇秀飯莊老闆娘賈榮娟,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大法一個月,多種疾病神奇般的康復,全家四代十二人走入修煉。然而,在江澤民對法輪功的群體滅絕迫害中,賈榮娟先後五次被非法拘禁,被非法勞教、屢遭酷刑折磨;石家莊勞教所非法關小號、甚至被關到男隊五樓禁閉近半年;在高陽勞教所特殊隔音封閉的房間,遭六根電棍電擊(包括陰部)、探照燈直射眼睛、野蠻灌食……車輪戰電擊迫害、不讓睡覺。迫害中,賈榮娟家八人:弟弟賈振傑、母親、公婆二老、弟妹王麗敏、姐姐賈榮芬、丈夫何志勇、大嫂玉國芬先後含冤離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時為中共頭目江澤民利用中共發動了迫害法輪功的滅絕運動,至今不休,數百萬人被非法勞教、判刑、虐殺,成千上萬的善良人被活摘器官焚屍滅跡,江澤民製造了無數的冤案命案慘案,對善良民眾犯下了大罪,為了逃脫罪責,江氏流氓集團控制喉舌媒體輿論散佈謊言,極力封鎖迫害真相,掩蓋血腥罪惡,同時操控公檢法司對受害人及其家屬威脅或連續加害,致使受害人及家人投訴無門,難以伸冤,悲憤之際,他們不得不無奈的將冤案暫時擱置起來,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中原大地上,那一個個的冤案命案慘案似乎被塵封遺忘。

但是,這個世界始終沒有把受害者淡忘,他們的親人經常懷念他們曾經全家團圓的時光;他們的同修時常回憶起與他們一同修煉的美好歲月;周圍的人們常常談起他們那一個個感人的故事;善良的人們為他們經受的無端苦難而落淚;正義的人們正在世界各地為他們的冤屈奔走訴說;鄉親們都在盼望著他們何時能平冤昭雪。

歷史更沒有把他們淡忘,在訴江大潮中,那些被塵封的冤案將被一個個披露打開,打開塵封的冤案,人們再次看到的是善良人的音容笑貌和慈悲堅強的畫面;打開塵封的冤案,修煉者遭受的酷刑凌辱與堅強不屈會再次一幕幕映入眼簾;打開塵封的冤案,人們會難以抑制內心悲痛而淚水漣漣;打開塵封的冤案,我們看到的是漢奸江澤民和共匪的驚天罪惡與流氓嘴臉;打開塵封的冤案,展現在世人面前的是至今未了的民族血淚;打開塵封的冤案,我們會情不自禁的向司法機構大聲呼喊:起訴江澤民,我們鐵證如山!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尚一

相關新聞
心融:法律成了法官的絆腳石?
玉清心:法官說無罪無錯 為何被判刑?
他山:這些案例說明甚麼?
浙法院非法審判 法輪功學員律師聯合控告
最熱視頻
【百年真相】公安局長揚帆被失蹤 25年音信全無
【新聞大家談】騰訊App暫停更新 微信也出事?
吳明德:台企遠東被「開刀」具示範作用
【新聞看點】所羅門爆衝突 中國城遭搶劫探因
【財商天下】多國釋戰備儲油 油價或不跌反升
【未解之謎】漆黑太空背後的宇宙祕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