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鑒恆:告別2015——一塊最昂貴的巧克力

人氣: 281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12月31日訊】12月28日,甘肅省金昌市永昌鎮七中初一女生趙某,和往常一樣中午回家吃飯,只見飯桌上空空的,只有幾塊錢。給爸爸打電話,爸爸正在廣場上爆米花呢,那是一家人的生計。爸爸說:「媽媽去人家幫忙去了,桌上有錢,你自己買飯吃」。不一會,孩子來到廣場給忙碌的爸爸買來一碗牛肉麵,自己說不餓,喝點水就行。爸爸叮囑她還是吃點飯又塞給她幾塊錢,疼愛地目送女兒離開。

快到新年了,大街上熙熙攘攘,沒有人能想到這裡將要發生甚麼。在一切看似無序的生活洪流中,有些事情來的毫無商量卻足以顛覆尋常。中午1點左右,趙某被強行扣壓在華東超市,瑟縮成一團。服務員指證她偷拿了貨架上的巧克力。一邊被罰站,一邊被無休止地審問:「說!叫啥名?哪個學校的?你家長名字?電話?」剛滿13歲的孩子嚇懵了,一時間甚麼也答不上來。於是,老闆、服務員對她羞辱、推搡、威脅……

旁邊幾個顧客看不下去了,說:「差不多行了吧,一個孩子,東西也還給你們了。看嚇得,批評也批評了,讓她上學去吧」。超市人員還是凶煞惡神般叫囂:「不說出電話就報警了,快點!」。

終於,媽媽來了。老闆對媽媽一頓劈頭蓋臉的訓斥後,開口要150元罰款,否則不放人。媽媽兜裡只有10塊錢,百般央告,說能不能先讓孩子去上課。老闆不幹。無奈媽媽只能暫時離開超市,離開被扣押的女兒,找到爆米花攤上的爸爸。爸爸掏盡全身,兩個人也只湊了95元錢。拿著95元媽媽奔回超市,一眼看到女兒在顫抖,媽媽忙不迭地遞上錢,老闆一臉嫌棄,說:不夠。趕快湊夠數,不然拍照片公示,找學校找警察了!媽媽哭出來說,實在就這些了。正在交涉中,一扭臉,孩子已不見蹤影。

此時已是下午2點半。媽媽到處找女兒,電話得知她並沒有去學校。慌亂中,家裏人全都分頭去找。當跌跌撞撞的母親找到廣場,那裏圍著一群人,說是一個小女孩剛從廣場高樓17層上跳下來了,當場身亡……

一個來自農村的少女,13歲,花樣年華還未完全綻放,就這樣離開了這個世界。她知道爆米花的香甜,更知道父親餓著幹活不易,她自己空著肚子給父親買來牛肉麵,卻不知怎麼一念之差偷拿了超市的巧克力。她瑟瑟發抖忍受了成年人的羞辱威脅,卻在母親低三下四的眼淚中跑開。這就是她生前的最後一天。

一塊巧克力,市價多少錢?大陸商家牆上經常貼著:偷一罰十。老闆要罰150元,有甚麼法律依據?150元,在有些人來說九牛一毛,在一對貧賤夫妻突來的大難之際,終成了一道邁不過的坎。這塊巧克力之昂貴,豈止150元,因為它的導火索,逝去了一個鮮活的生命,無法標價,無法計算,慘痛至極。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歲末多少人忙著大包小包刷卡淘寶,清倉甩賣之時,一個貧困家庭兒因為一塊沒嚐到滋味的巧克力告別了2015,卻永遠迎不來新年。

29日下午死者家屬討要說法,超市門前聚集近千人圍觀。30日事態升級,上萬民眾聚集超市鼓樓,打砸警車,與持盾的層層武警對峙。到達現場的金昌市市長也被人打得額頭淌血。30日據當地網友在微博爆料說:「省委下達的文件 ,明天如果不散,定性暴亂,封鎖現場,已經開始調集特警防暴隊了。」網友@惠民利眾說: 「今天,永昌縣公安局,武警中隊,出動警力580人,下午4點金昌市市長、金昌市公安局(出動)、武警總隊支援警力1000人余,下午6點,武威市公安局,武警總隊,支援2800人,今夜9點,蘭州軍區支援3000武警,正連夜趕往永昌」。

一塊巧克力,由150元、到一條命、到最終引發萬人群體事件。小女孩一家、超市、金昌市市長、公安局、防暴警察,拉「還我孩子」等橫幅的民眾,正好構成了大陸當下「官商警民」的關係,反映出民間維權抗暴事件的概貌。

據中共《社會藍皮書:2014年中國社會形勢分析與預測》透露,大陸群體事件每年以30%驚人比例遞增。1993年中國發生群體性事件約為0.87萬起,2003年則達到6萬起,2006年超過9萬起,至2008年以前超過12萬起。有消息指出目前中國每年群體性事件多達20餘萬起。

與此同時,中共當局的維穩經費亦逐年上漲,甚至高於軍費開支。據此前中共公佈的數據顯示,2013年維穩經費為7691億元,超過軍費近300億元。

縱觀2015年群體事件,無論由於PX項目等環境污染所引發的群體抗暴,還是投資受害、工人討薪、抗強拆遷、貧富不均、草菅人命等引發的群體維權都是大陸民眾為爭取最基本的生存權所進行的抗爭。

中共的獨裁體制,高壓政治,腐敗腐爛,對民眾覺醒的恐懼,使得各地方在處理社會群體事件時,動輒使用大規模暴力,這樣不但可以申請維穩經費和編製、裝備,也能迅速壓下事態,但這進一步激化了官民矛盾,整個社會蓄積著暴戾之氣,仇恨的種子處處埋下,中共在群體事件的摩擦中,失盡民心,隨時面臨崩潰。也許是一塊巧克力,也許是一個廠的欠薪,任何事情都可能成為壓垮中共的最後一根稻草。

長期以來,中共利益集團作惡殆盡,欺壓百姓,打壓良心或有信仰人士,使社會道德底線無存,金錢至上。如果,小女孩的家庭不是那麼貧困,掙扎在社會底層,農村戶口也能多一些就業機會,也許孩子不至於去偷巧克力;如果超市老闆不是經歷那麼多苛捐雜稅、勒拿索要的經營壓力,也許他們能對一個犯錯誤的孩子多一點寬容;如果,旁觀的顧客們和孩子父母多一些法律意識,不允許超市人員私自體罰、人身羞辱一個敏感期的少女、如果學校多一些珍惜生命、正確對待挫折的教育……一切可能會不一樣。

然而,所有的假設在這個千瘡百孔,擠壓著太多缺陷的社會面前顯得那麼無力。女孩逝去的寶貴生命成為永遠的遺憾,圍繞那塊最昂貴的巧克力能不能有更多的人深思反省?但願真相不要再在官方報導中被塗抹歪曲。但願告別2015,迎來一個全民覺醒,摒棄中共毒害,尊重生命、尊重人權的時代。#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5-12-31 8: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