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時:中國的高校思想控制新招

人氣 36

【大紀元2015年02月17日訊】我接到在國內教書的朋友給我寄來的一份中共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一塊印發的一個文件。這個文件的題目是『關於進一步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高校宣傳思想工作的意見』。報告分七個部分。

我只講一兩個特殊之處。比如說它第一條就是講的『加強和改造高校宣傳思想工作是一項重大而迫切的戰略任務』。這是它開頭的第一條。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第三條『切實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進教材、進課堂同時也要進頭腦』。換句話說就是共產黨那套意識形態要放到教室裡面去,不但要進教材進課堂而且還要進人的頭腦,要灌輸到每個學生的腦子裡面去。

第四條是講要『提高高校教師隊伍思想改造的素質』這更可以想到它的政治性之重。所以現在共產黨的基本工作就是把高等教育當成一個思想鬥爭的武器。它認為現在進行高等教育就是進行思想鬥爭。這個所謂的思想鬥爭就是要把一黨專政這個觀念貫徹下去。所謂一黨專政的觀念就是共產黨所謂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不但是馬克思主義而已而是黨控制,黨怎麼解釋就怎麼接受。要把這套觀念變成人人腦子裡都能接受的東西,尤其在大學部分。所以這是一個很重大的發展。

最近共產黨的教育部長叫做袁貴仁的。他一個新的政策,這個政策是值得注意的。他召集各大學的頭面人物在北京開會。開會的時候他正式宣佈這個文件。這個文件基本上是集中在所謂外文教材上面。因為我們知道共產黨現在,自從所謂改革開放以來,尤其是對外文教材是非常重視的。英文教材不但是自然科學用的英文原本,而且在經濟、法律、新聞報導學還有一且社會科學幾乎都用的是原來的西方的教科書,因為自從80年代以後中國學生想對自己前途有點幫助的話必須留學,而留學要先打好基礎。

打好基礎要先在國內念大學的時候就讀英文原文教科書。通過這些教科書然後再進到美國各大學就沒有什麼隔閡了。所以在這個整個的風氣之下。幾十年都沒有斷過。所以要想斷絕西方的教科書、外文教材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不但不可能,就是現在的幾所中國的大學也是翻譯美國的教科書,比如說清華大學,北京的人民大學,都有許多關於法律、關於經濟、關於社會科學等各方面的原文。不但有原文還有翻譯。到底有多少價值進入中國人的頭腦我們現在不敢判斷也不必判斷。

可是中國確實有一批我們叫做自由思想派,就是自由派的人,是接受西方的價值。不是所有的價值,是西方價值中大家認為是有普遍意義的普世價值。比如說民主、比如說法治,比如說人權、比如說公民社會。這些都不僅僅是西方的,中國從前也有過類似的觀念,慢慢發展出來就是要對人要尊重,統治階級並不是一個特權階級,而是要聽老百姓的話,老百姓要怎麼樣就怎麼樣就是中國人所講的民心。要怎麼樣獲得民心,就是人民需要什麼你就做什麼,這樣的話最好的方式就是人民把心裡的話,不滿意的現狀都投訴出來,這樣的政治才有改進的可能,所以就是在中國的舊的原則之下,所謂政通人和,政要通,人要接受,地下來老百姓不接受的一個政權是遲早要亡的。

這是中國歷代所相信的一個觀念。這個觀唸到現在就發展得就是所謂民主、自由、人權這套東西,而這套東西就在西方的教科書中間,在中國已經傳了幾十年。到今天如何把它從教材裡完全消滅掉?這是極大的困難,但是教育部長已經下了決心要這樣做。他提出的做法當然相當可笑。第一個是說你可以用外國的教科書,但不能把西方價值聯繫到中國來,所以怎樣能夠做到這一點?完全要控制思想,這是共產黨現在要做的工作。從北京大學來講,最近賀衛方教授是法學教授,提出一個很有趣的問題,他怎麼說呢?他說我們最早的一代對西方法律觀念有所知的這個貢獻最大的人之一就是現在的總理李克強。李克強曾經翻譯過一本重要的英文書是關於法律的,叫做《Dueprocessoflaw》,就是《法律的正當程序》。

我們講法治一定要講法律的正當程序。這個正當程序是西方法治的一個核心的東西。這是一本有名的書,是當時80年代的李克強翻譯的。而且今天還存在。所以如果說是對黨的統治不利,那李克強看來就要負很大的責任。現在通過李克強跟其他人的努力,中國許多關於西方所謂有關基本價值的,尤其關於法律法治方面的基本價值傳到了中國。

所以賀衛方提出一個有趣的建議,要開一個會議,當然開不成了。這個會議就是檢討李克強對於傳播西方法律價值方面的貢獻跟影響。所以這可以說是將了一軍了,在位的總理就是當時傳播西方價值的人之一,而且是處於領導地位。那麼現在怎麼樣能夠在高校裡面消滅所有的這些觀念?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問題。所以關於思想控制所引起的波動是非常大的。

我們知道在實踐方面,比如說廣州的中山大學已經實行一種辦法,就是在課堂上老師在講課的時候就有人在底下照像錄音下來,如果你發了牢騷,說了對黨不利的話,說了任何對一黨專政有牴觸的話或者對領導人,像習近平之類的有所批評的話就都照下來了,照下來以後當然就有很嚴重的後果。所以在這個情況之下,當然課堂上先生們就不敢發牢騷了。這就是它的強制方法之一。

袁貴仁的政策是很成問題的。如果執行不嚴就成了一個空洞的文字遊戲而已。事實上是不發生作用的。而且在課堂上講話誰也不能完全控制住自己。所以說在課堂上完全不出現西方價值觀念,因為西方價值觀念本身就是一個非常模糊的想法,到底什麼是西方價值?什麼是人類基本價值?這些共產黨都沒有嚴格地一一說出來。如果這樣沒有一一說出啦的話在課堂上就沒有辦法控制了。

同時說思想控制相併而行的我們最近看到就是虛擬網絡各大消息,各種方面,科技的發展。做生意方面有什麼新的進展,甚至於你向外國申請大學都可以通過虛擬的互聯網專用網絡向外國直接申請,那是很快的,現在不行了。1月31號還有一篇專門的社論,討論中國是自我毀滅的一種技術打壓,防止任何對共產黨的政治上的批評,他們不惜任何代價,就是你對西方的科技的吸收會受影響、你做的生意會受影響、很快通過網絡申請入學也受到影響,所以現在影響非常之大。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責任編輯:南風

相關新聞
中共加強外文報刊管理 鞏固思想控制
外媒:大學禁止慶祝聖誕節 中共反西方價值觀
鑒恆:應該抵制中共 而不是聖誕節
中共越加強思想控制港人越反彈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美國如何對抗中共對世界的威脅
【微視頻】上海國安資料庫10億條數據大泄露
【未解之謎】通行靈界的科學家之五:外星球上的居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