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是否真的需要校外輔導

謝燕
font print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4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謝燕編譯報導)身為家長的讀者若擔憂孩子可能因為沒有校外輔導而學業落後的話,那麼本文可能對讀者有所幫助。本文作者艾薇麗(Nicole Avery)是流行的父母養育博客網絡編輯及作家,她簡單闡述了何為「家教」以及為何大多數學童其實不需要家教的觀點。

只要孩子在澳洲學校讀過書的家長一定發現,許多澳洲家庭中,至少有一名或多名孩童參加校外輔導。作者還聽說,有的孩童在學前班時就已經開始參加校外讀寫輔導,而許多家長在孩子入學前就已經開始尋找校外輔導老師。

澳洲校外輔導的花費數據非常驚人。2011年,澳洲校外輔導的花費是60億澳元,而且近年不斷增長,其原因澳洲人報的解釋是:「一些教育評論家聲稱校外輔導增長是對學校表現差的指責,但學校則解釋主要原因是望子成龍的家長們為孩子尋得更佳競爭優勢。」

做為一位家長一定會想,這麼多的孩子參加校外輔導,自己的孩子如果不參加會不會學業落後?孩子們已經沒有時間按照自己自然的步驟學習數學和語文。許多家長在孩子更幼年階段開始追求頂尖成績,並花錢讓孩子參加校外輔導來達到目標,如此類推,是否所有的學童都為了達到「優勢」而全部應該參加校外輔導呢?

作者不認為如此。我們讓一名學童參加輔導是因為孩子有障礙,通過評估需要語文輔導,而通過校外輔導提高後,孩子便不需要繼續進行輔導。校外輔導不是孩子教育的重要部份,「我的學校」(My School)作者潘克爾(Maralyn Parker)建議:「很多時候,校外輔導是解決孩子在學校有學習困難的最佳辦法,如遇到差老師、閱讀或數學困難、覺得學習跟不上或得不到發展。這時,家長應該先向學校尋求過幫助後,如果可負擔更多費用的話,再花錢請更好的老師輔導才是最有效的。」

然而,許多家長請輔導老師卻不是由於上述的原因。澳洲校外輔導協會(Australian Tutoring Association)聲明校外輔導老師和輔導學校通常是幫助孩童準備全國數學語文統考(NAPLAN)。很顯然,一些家長認為孩子需要額外的輔導使NAPLAN成績提高,但這是與教育專家的建議相悖的。

澳洲課程評估報告權構(Australia Curriculum Assessment Report Authority 縮寫ACARA)總裁蘭德爾(Robert Randall)表示沒有證據證明「過多的輔導和培訓」可改善成績,老師和學生應該視NAPLAN考試期間就像學校其它活動日程一樣,如游泳嘉年華或鄉村跑步比賽一樣。

校外輔導是幫助孩子解決在校學習困難或專家建議的解決問題的利器。但是,校外輔導花費孩子更多的時間和精力,而他們如今可能學習日程已經很滿了。家長決定孩子參加校外輔導的因素不應該是很多孩子參加了自己的孩子也應參加,家長應該考量孩子的潛在益處而不施予孩子額外的壓力。

責任編輯:瑞木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紀元記者伊鈴多倫多報導)有人說,這個世界只有兩樣東西不受經濟大氣候影響,一是求醫看病,二是求學受教。無論經濟多麼不景氣,人們生病就醫避免不了;無論多苦多累,孩子的教育必須繼續。社會上各種才藝獲獎秀層出不窮,於是,各種各樣文化補習班、才藝興趣班應用而生。
  • *評估學生的發展 九月份一開學,大部份的老師會給學生一份這個學期或是整個學年的課程大綱。這份大綱通常包括評估學生成績的計劃,從中可以看到孩子最終成績各個項目所佔百分比,內容涵蓋出勤和家庭作業、主要的課題或論文以及小測驗和期末測試。對於家長來說瞭解這一信息是非常有用的,這樣他們就可以幫助孩子平衡好他們學習的每一學科不同階段的側重點。任課教師通常會給學生的課題或作業寫評語。每學期末以及該課程結束時的成績報告卡通常包括學生所獲得的成績以及一個總體評價。
  • (導讀)教育從學生角度出發,將是未來教育的核心理念。學生是學習的中心人物,教師必須在充分地了解學生已有的學習方式和學習理念的基礎上制定一套有效的、創新的、個性化的課程計畫,並力求可以在輕鬆的學習氛圍中完成。
  • (大紀元記者季薇多倫多編譯報導)來自多倫多教育局的數據顯示,在過去5年裡,依賴私人家教輔助學業的多倫多學生上升了60%多。
  • 傳統閱讀教育只求讀完一本書,卻不見得深入瞭解書中內容,國家教育研究院長柯華葳建議,閱讀教育應從重視識讀,轉為重視理解。
  • (大紀元記者周月諦報導)多倫多教育局(TDSB)於7月15日表示,亞裔學生橫掃高中畢業成績前三名。TDSB的第一名與第三名都是華裔學生。約克區華生成績也不凡。
  • 隨著華裔生憑音樂技能「大器早成」或入讀常青籐名校的人數攀升,音樂教學「精英式教育」也越來越成為一些人群夢寐以求的理想教育方式,不少望子女成龍鳳的家長們都希望孩子從小就以音樂天才姿態出現,一開始就讓孩子接受各類嚴格教育。但現實卻客觀地告訴人們「精英式教育」是一把「雙面刃」——被善用可以造就英才,否則也可能埋沒天才。溫哥華安可音樂教室(Bravo Music)創辦人王俐穎校長(Li Yin Leanne Wang Ho)就親身經歷「精英式教育」的成功和教訓,在本文中為家長們提出思考……
  • 隨著華裔生憑音樂技能「大器早成」或入讀常青籐名校的人數攀升,音樂教學「精英式教育」也越來越成為一些人群夢寐以求的理想教育方式,不少望子女成龍鳳的家長們都希望孩子從小就以音樂天才姿態出現,一開始就讓孩子接受各類嚴格教育。但現實卻客觀地告訴人們「精英式教育」是一把「雙面刃」——被善用可以造就英才,否則也可能埋沒天才。溫哥華安可音樂教室(Bravo Music)創辦人王俐穎校長(Li Yin Leanne Wang Ho)就親身經歷「精英式教育」的成功和教訓,在本文中為家長們提出思考……
  • 台灣教育部推動「夏日樂學試辦計畫」,偏鄉以外地區以本土語文課程為主,教育部認為暑假輕鬆學習,成效勝過學期中的正課。
  • 「備考教育」中過多的應試準備和過高的壓力讓很多美國家長敬而遠之,不過,紐約針對亞洲移民開辦的課外輔導中心卻顧客盈門,孩子們常年在這裡補習,為考入紐約八所專業頂尖公立高中做準備,這些學校只看一項考試成績。在人口密集、高中教育資源捉襟見肘的紐約,新移民家長的學習輔導投入格外引人矚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