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京:事非偶然 惡報有因

人氣 13

【大紀元2015年04月05日訊】俗話說:公門裡面好修行。做善事,得福報;行惡事,遭惡報。任何事都是有前因後果的,人間沒有無緣無故的事。

杖刑官心地忠厚 子孫有福

吳興縣(湖州)有一位大中丞(巡撫),他的先父曾經當過郡府的刑杖手。工作雖屬卑賤,但心地忠厚,常懷濟人危難之念。他經常對同行們說:「公門裡面好修行!咱們在公門不做善事,就像走進寶山空手而回一樣。」

因此,每遇鄉民諍訟告狀,他總是多方調解勸慰,平息下去。見到家貧而理直的人,特別著力保護。每天晚上,都把打人的刑杖浸泡在尿桶裡,因為小便可以化瘀生肌,浸泡久了用它打人,雖打得皮開肉綻,血肉狼藉,也不致化膿糜爛。

當時有一位鄧太守,生性嚴酷,打人不見血不罷休。老先生用這種辦法救活了很多人的命。同事們都受到他的感化,多指責太守又貪又暴戾。

老先生有個兒子,從小就聰明,悟性好,愛讀書。有一次從塾館放學回家,不小心衝撞了太守的官道,被轎前開道的衙役抓住。太守看他年幼,訓了幾句放了他。

他回到家裏,發憤說:「我就不信將來當不上太守!」他父親聽了,笑著說:「真是個不懂事的癡兒。我是他手下的一名役隸,你能應考做太守嗎!」

兒子雖不敢反駁,但讀書更加勤奮了。長大以後,文名很盛,都說他學問好。郡內的鄉紳名士很愛重他。老先生是出名的忠厚長者,平日又對有學問的人極其敬重。因此三學諸學子,非但不與他們為難,反而爭相勸說老先生讓他兒子去參加考試。老先生不得已就聽從了。

一考,就被錄取為正式官塾學生。後中甲榜,作官至郡守,數次遷升,當了大中丞,他的弟弟也當了藩台。至今族裡不斷有人作官,已成當地有名望的世族了。(資料來源清代汪道鼎《坐華志果》)

受賄枉法 巡撫終受懲處

湖南某巡撫,平時敬奉關老爺,每逢正月初一,他必到關老爺廟裡進香,拜神求籤,預卜一年之內的禍福。他的占卜,總是很靈驗。

乾隆三二年正月初一,他到關老爺廟裡敬香求籤,求得的簽上卻有「十八灘頭說與君」的句子,引起了他的戒心。這一年,他外出即使是涉淺水、有近路,也總是不乘船,寧可坐轎走陸路、走遠路,以避開水灘。

這一年的秋天,為了審理「侯七」的案子,皇上特派欽差大臣,巡視湖南,途中要經過某湖。走水路,路近而快速;走陸路,就要起早摸黑,路遠而緩慢。欽差大臣,要乘船走水路,而他(指某巡撫,下文同此)卻竭力主張走陸路,並把「十八灘頭說與君」的簽語,背誦給欽差大臣聽。欽差大臣,雖然勉強依從了他,但是心裏很不高興。

不久,貴州鉛廠貪污案發,有人揭發他在貴州巡撫任上受賄,他卻矢口否認。而當時在貴州巡撫衙門看門的奴才李某,也牽進了這個案子。李某一口咬定銀子是轉交給這位巡撫老爺的,自己只是按主子的意思行事,並沒有招搖撞騙。當時李某已受了重刑,兩腿癱瘓。主子和奴才,兩人正爭辯得面紅耳赤,吵個不停。這時,欽差大臣指著巡撫,厲聲喝道:「你不必爭辯了!『十八灘頭說與君』這個神簽已經應驗了!你這個奴才姓李,『李』字的上半部,就是『十八』,這個奴才雙腿已經癱瘓,就是『灘』;『說與君』,就是這個奴才(李某)所說的銀子,都給你了。關老爺早就知道你會犯法,你還有甚麼好辯解的!」

巡撫聽了,啞口無言,一時猶如巨雷轟頂,六神無主,只得承認受賄枉法之事。終於受到了嚴厲的懲處。(資料來源清代袁枚《子不語》)

迫害法輪功修煉者 公檢法部門惡報頻頻

人在世間,天理才是衡量標準,順應天理而行的福報,逆天理而行遭惡報,從古至今都沒有改變。身在公門,也要順應天理而為,逆天理者同樣會惡報加身,只是時間早晚而已。

當今的中國大陸,公、檢、法、司、國安、武警、政法委等部門遭惡報的事例非常多,習慣於黨文化思維的人不知所以,還認為是中共內部權斗的結果,實際上是作惡的報應。

明慧網有篇文章《迫害好人 上海提籃橋監獄惡報頻頻》,曝光了惡人集中遭惡報。文中說:二零一四年,上海提籃橋監獄七監區查出癌症的有獄警張科達和池勇。另一獄警孫勇明,曾經負責迫害長期絕食的法輪功學員熊文旗,孫勇明查出胃癌後,不到一個星期即死亡。七監區獄警的惡行也殃及到家人:二零一三年,獄警孫苗俊的父親突然中風;獄警吳國強放縱犯人折磨法輪功學員,其獨生子突然暈倒在海邊,被海水窒息而死。

在這個七監區,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人也頻遭惡報。犯人徐文林,毆打法輪功學員後,兩手臂抬起來很困難;犯人李一,與徐文林一起打法輪功學員周斌,得了心臟病;殺人分屍犯沈建新迫害法輪功學員後,身體長出一個雞蛋大小的包塊,查不出原因;醫務犯陳勇明,迫害法輪功學員後,肛門腸道裡生東西,流膿及血,相當痛苦。

七監區還有一個判死緩的犯人,他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被釋放前一個月,他突然吃不下飯,吃啥吐啥,後被查出胃癌,一個星期即死亡。更巧的是,該法輪功學員堂堂正正跨出監獄的當天,該犯的家人及大批七監區獄警卻同時在上海火葬場為該惡犯開追悼會。

法院本事依法辦事,伸張正義的最後一道關口,昧著良心枉法誤判法輪功學員,拒絕法輪功真相的同樣遭惡報。

陳援朝,全國第一個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的法官(海南海口市),他因此被記所謂的「二等功」。陳援朝明知法輪功學員無罪,卻強行定罪。兩年後,陳援朝身患肺癌,二零零三年九月在萬箭穿心般的煎熬中死去,時年五十一歲。

明慧網上也不斷的報導法官遭報的事例:張文,遼寧省瀋陽市沈北新區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副院長,二零零九年二月中旬,突發腦部怪病,在去北京醫治途中死亡。此前,他剛剛參與對四名無辜的法輪功修煉者非法判重刑(王素梅十年,奚常海十一年,孫玉書八年,霍德福六年)。

鄂安福,瀋陽市沈北新區法院法官,四十五歲,於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腦出血,歷經近兩個月的搶救後身亡。鄂安福在二零零一年非法秘密判處了五名法輪功學員三年至八年重刑,其中女教師王敏,是他的昔日同事,竟被他送進遼寧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據悉,鄂安福在臨終前,也許是對報應的恐懼,也許是內心深處在懊悔,不斷叮囑家屬:「快去找煉法輪功的!」並向法輪功學員懺悔自己的罪行。

河南魯山縣法院楊東昇、朱新政、陳東洋追隨中共的迫害,至少對本地九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重刑。法輪功學員向他們講真相,這些法官們拒不聽勸,聲言「不管甚麼信仰不信仰,法律不法律,要跟黨保持一致,對法輪功決不手軟」。二零一一年八月,魯山縣法院載有八個庭長及副庭長的警車,在河南鄭堯高速公路發生慘烈車禍,三個庭長楊東昇、朱新政、陳東洋當場死亡,另外七人不同程度受傷。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日,遼寧省瀋陽市沈北新區法院副院長柳曄,與同事外出辦案,走著走著突然就不行了,腦出血死亡,時年五十六歲。柳曄是該法院第三個因腦部疾病死亡的法官,他生前多次參與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和判刑。

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不管中共鼓吹無神論,否定神佛的存在,然而,善惡有報的天理不以個人或團體的意志為轉移。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當今中國大陸出現的中共高官落馬潮,就是善惡有報天理的體現。那些遭報應的高官們都是江氏流氓集團的成員,為了高官厚祿,為了過上荒淫無恥的糜爛生活,追隨執行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一系列密令,特別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惡,慘絕人寰,人神共憤。被黨文化洗腦的人,都會認為中共是他(她)們的保護傘,中共存在一天,誰也不會奈何他(她)們。

然而,人間畢竟不是中共能夠為所欲為的地方,善惡有報的天理在制約著人類社會。人算不如天算,江氏流氓集團的如意算盤打得再好,計劃的如何周密,重慶市的公安局長王立軍夜闖美領館,撕開了江氏流氓集團內高官遭報應的序幕。

事非偶然,惡報有因。那些還在對中共邪黨抱幻想的人真的該清醒了。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了二點七億歲的「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斷面內驚現六個排列整齊的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其中那個「亡」字特別的大。「天滅中共」,這就是上天給這個作惡多端的中共下達的死刑判決書。天意不可違。在法輪功真相面前,至今已經有一億九千多萬人選擇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在大是大非、大善大惡面前,為自己及家人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萬古機緣不可錯過,等到報應加身,後悔也晚了。為了自己及家人的未來,順應天意而為吧!

文章來源:明慧網

責任編輯:尚一

相關新聞
不法官員和警察遭惡報部份案例
違法判刑法輪功 中共法官惡報摘選
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 大陸法官惡報頻發
又一四川米易縣執法官員遭報早逝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疫情下的中國經濟 面臨五大危機
【紀元播報】美政府派發救濟金 哪些人受益
【紀元播報】武漢檢測數據中的監獄無名氏
【直播】3·29美國疫情發布會 確診近14萬
【思想領袖】極左分子如何將美國制度極端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