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虎宇:2億人三退的數據模型分析

惠虎宇

人氣 21

【大紀元2015年05月09日訊】2015年4月中旬,在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的網站上聲明退出中共組織的人數已經達到2億人,這是一個歷史的里程碑。

從2005年初,中國的大地上出現了退出中共黨團隊(又稱「三退」)的社會運動,至今10年已經過去了,這2億人的三退數字正是這個社會運動在十年間結出的碩果。
但是,對於這個2億人的三退數字,也有很多持懷疑態度的人,覺得這麼高的數字,好像不太可能吧? 對於這個問題,如果我們用一些簡單的數據模型來分析一下,就會發現,這個數字其實並不高。

一、三退的義工人數

眾所周知,三退運動是由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發起的一項來自民間底層的社會運動,勸說中國民眾三退的義工也絕大部份都是法輪功學員(還包括一些社會正義人士)。在中共打壓之前,據中共官方媒體報導,中國當時有7千萬法輪功學員。自從中共1999年7月20日開始打壓和迫害法輪功以後,一部份當時的法輪功學員出於恐懼的理由,在中共的脅迫下,放棄了修煉。但是依然有很多法輪功學員不懼打壓,繼續修煉,堅定的踐行自己的信仰,這部份法輪功學員以及後來在迫害過程中不斷走入法輪功修煉的新學員,成為三退大潮的主要推動者。這部份人數量有多少呢?

據明慧網發佈的資料,在1999年中共發動迫害後的十幾年時間裏,在中國大陸,加上新入門的學員,一共大約有4000萬法輪功學員仍然在堅定的修煉。有了這個參考數據,我們就可以做一些簡單的數據分析了。

二、三退義工與三退總人數的關係

首先補充說明一點,從事三退的義工也包括分佈在全球各地的海外法輪功學員,但是海外的法輪功學員數量與大陸相比,可以忽略不計,我們就認為全球範圍內從事三退的義工總數就是4000萬。
假如這4000萬義工每人每年勸退一個中國人。那麼4000萬人每年可以勸退4000萬中國人,10年就應該有4億人三退。但目前只有2億人三退,這說明4000萬義工平均每人每2年才能勸退一個人。由此可見,與這數量巨大的義工群體比較起來,10年內2億人的三退數字不但不多,反而顯得有點少。這也從另一個角度揭示了,勸說中國人民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是一項多麼難度巨大的挑戰性工作,10年的三退運動,能夠取得現在這樣的成果,法輪功學員在期間的付出真是難以想像。

如此看來,以4000萬的義工來計算,三退人數顯得有點太少。那麼問題在哪裏呢?也就是說,直接從事退黨服務的義工人數可能並沒有達到4000萬,這裡面可能有以下原因:一方面是因為法輪功學員在大陸遭受迫害,這4000萬的修煉者中,有很多正在遭受牢獄之災,沒有人身自由;有的人因為迫害的原因而失去了生命;有的學員被家人監視著,不能隨便外出交往;有的人長期生活在固定的小村莊,接觸外人的機會較少;也有一些人由於性格的原因不善於和人打交道從事勸說這類工作,這些學員可能分工從事著做資料,發資料的工作。另一方面,勸說別人退出中共組織,這也需要一些社會技能和常識,從社會學角度來看,也算是一門專項的社會工作,可能需要具有特定能力的人員來做。

我們可以用一個公司的銷售部門做業務的數據來做一番類比研究。
從一個做銷售的朋友手中,我得到了這樣一些數據,一個成熟的銷售員每個月大概可以約見10個客戶,可以成功簽約3個客戶。這些銷售人員每天的工作就是打電話,與客戶約見面的機會,然後談商業合作,最後與談妥的客戶簽訂合同。我們可以把義工勸說中國人民三退的過程與這些銷售開發客戶的過程做一個類比。

如果一個成熟的義工每個月也可以通過各種接觸方式,包括面談或者電話通話的方式,成功勸退三個人,那麼一年就是36個人,10年是360人。用2億除以360,結果約等於56萬。也就是說,如果一個勸退技能熟練的義工一年可以勸退36人的話,那麼只需56萬這樣的義工群體,10年就可以達到2億人三退的數量。在4000萬法輪功學員中,56萬也只是1.4%而已。一個囊括了中國社會各個階層各個行業的4000萬的群體中,挑出大約1%的業務精英,達成這樣一個目標,恐怕並不是甚麼難事。這也從另一個角度證明,2億人的三退數字是真實可靠的。

以筆者自己為例,不過得先聲明一下,筆者不敢說自己是甚麼業務精英,筆者所接觸到的義工幾乎個個都比筆者在勸人三退方面做的好,一個人勸退數千人的例子比比皆是。筆者在2005年三退大潮開始時,也並不是一名法輪功學員,但是這10年來,筆者在中國大陸期間,也算是幾千萬三退義工中的普通一員。那麼十年間,筆者自己勸退了多少中國人呢?筆者有個習慣,每退一個人,都會把三退的證書號(義工中也俗稱密碼)和三退者的名字代碼記載在一個記事本裡保存,這樣筆者自己的三退數字就是一個很確定的數字,大概是200多人。算少一點,就算200人吧,平均每年20人。如果以筆者的這個勸退數字作為平均數來計算,那麼需要義工100萬就可以達到目前2億人的三退數量。100萬也就是4000萬中的2.5%,這個比例依然是非常低的,在4000萬的群體中,找出這100萬人來不是甚麼難事。當然,以上的所有推算都不能說明4000萬人中大部份人不努力,而僅僅只是為了從數據上證明一個結論,那就是在4000萬義工群體支持的社會背景下,10年間達成2億人三退的目標並不是一件不可相信的事情。

三、勸人三退的難度

其實,勸說一個人退出中共黨團隊也是非常艱難的一件事情,從某些方面來講,比銷售做業務可能還要難一些。一方面是義工存在著人身安全的問題,有很多義工因為在勸人三退的過程中遭受到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而被非法抓捕,有的人甚至失去了生命。另一方面,中國民眾也存在著接受與不接受的問題。那麼,勸說一個中國人三退需要經歷甚麼樣的過程呢?

中共迫害法輪功首先是從媒體的抹黑造謠污蔑開始的,特別是江澤民一夥導演的天安門自焚偽火,使當時的大多數國人對法輪功學員產生了相當壞的印象。法輪功學員在面對中國大陸民眾時,第一個需要突破的就是澄清法輪功真相,消除中共惡意污蔑所造成的人與人之間的隔閡,與中國民眾恢復原本信任和睦的關係。其次,法輪功學員需要讓中國民眾瞭解中共的邪惡本質,需要澄清很多中共所宣傳的假歷史,破除中共偉光正的虛假形象。第三,法輪功學員需要破除中共顛倒是非的思維方式,讓民眾從中共所灌輸的判斷好壞的價值觀中清醒過來,認清真正的好與真正的壞。第四,法輪功學員還得讓民眾恢復自古以來中國社會對善惡有報的天理的認同,破除中共所宣傳的無神論觀念,讓民眾接受做了壞事會遭報應,從而願意遠離壞事做絕的中共。大概這樣四個階段做下來,一個中國民眾才有可能願意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也有很多民眾經歷了49年之後的各種政治運動,遭受過中共的迫害,本身對中共的邪惡行徑已經有所洞察,這部份民眾一經義工勸說,立即就三退,根本不用費事。這部份民眾數量也不在少數。所以,整體的考察來看,以社會正常部門的銷售人員做業務的正常難度作為平均值,來推算三退過程是比較合理的一種參考模型和研究角度。

為了讓中國民眾能自願退出中共組織,10年來,法輪功學員做了大量的講真相的鋪墊工作,除了國內的法輪功學員長期堅持在一線發放真相資料、面對面講真相以外,海外的法輪功學員還創辦了全球性的大媒體,如大紀元、新唐人等,開發了可以突破中共網絡封鎖的各類翻牆軟件,以及在海外向中國大陸的民眾打電話講真相,通過這些途徑,十多年來,越來越多的中國民眾乃至官員瞭解了法輪功真相,在這個基礎上,才使2億人做出了退出中共組織的良知的選擇。

四、三退數字的誤差率計算

一個自發的民間社會運動,沒有組織性的社會活動,在操作上自然會產生一些不可避免的誤差。三退數字的誤差主要來源於兩個方面,一是重複登記,二是錯誤登記。經過抽樣統計,這兩方面產生的誤差總比率不會超過3%。

重複登記的情況是這樣的,有的民眾也願意退出中共的這些組織,所以當遇到第一個義工時,他答應願意三退,但是等他遇到第2個義工時,這位民眾並不知道已經三退了就應該說已經退過了,還是很爽快的對第2位義工表示願意三退,這樣就產生了重複登記。這種情況是存在的,但是比例非常少,筆者也只遇到過1位這樣的民眾,筆者告訴他以後再遇到有人問你三退沒有,你一定明確的說已經退過了。事實上,絕大多數情況下,義工都會告訴被勸退的民眾,以後再遇到有人勸你三退時,你就說已經退過了。在從事勸退的過程中,義工們遇到民眾表示自己已經退過了的情況也是很常見的一種現象。那麼,以筆者的三退數字200人為例,這位民眾總共產生大約3~4次的重複登記情況,在200個三退數字中占的比例是2%。筆者隨機訪問了一些三退義工,這些義工的三退數字都在幾千以上,他們接觸的民眾多,遇到的這種重複登記的情況也比筆者多了幾例,統計這些重複登記的數量與義工的三退數字的比率,都是不足1%。。綜合起來說,算多一點,總體上,重複登記的誤差也不會超過2%。

錯誤登記的情況是這樣的,一些人之前還沒有表示願意三退,但是他的親人已經自作主張的替他發表了三退聲明。比如筆者的一位朋友,在瞭解了三退可以保平安後,自己願意三退,在網站上自己去發表了聲明,但是同時也替他的父母等親人都發表了聲明。這樣就產生了錯誤登記。這種情況基本發生在民眾自己三退的過程中,因為三退義工都知道三退一定得對方同意,才能替他(她)發表聲明,因為這是給神看,需要神的認可,才能達到保平安的目地。而普通民眾並不瞭解這個意義,所以可能會有替親人一起三退的行動。這部份比例也是相當低,因為絕大部份三退聲明都是來自4000萬的義工群體,他們基本不會發生錯誤登記,因為在中國大陸,眾所周知,法輪功學員是真正信仰神佛的一個最顯著的群體,在三退問題上,他們是不會亂來的。

那麼錯誤登記的比例大概是多少呢?筆者遇到的這位朋友總共(算多一點)大概替10位親人發表了三退聲明。在筆者200人的三退數字中,占的比例是5%。但是訪問其他義工,基本沒有遇到這種情況。如果筆者訪問的義工中隨機取4人,都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那麼5%乘以1/5等於1%。如果受訪義工超過4人都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那麼錯誤登記的最終誤差就少於1%。事實上筆者訪問的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的義工遠不止4人。所以,這個數字實際上是非常小的,甚至可以忽略不計。我們就以不足1%來衡量,同時,即使還有一些其它可能沒有想到的誤差,也可以包含在這不足1%的內容之中。

綜上所述,將以上兩項誤差相加,在考察這個社會運動的統計數據的誤差問題上,我們可以粗略的估計,2億人三退的誤差應該不會超過3%。也就是說,至少1億9400萬人三退是比較真實可靠的數字。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大陸觀光客新趣向 聽真相聲明退黨
皇甫容:登上救命的方舟
美國中文教師:致中國人心靈的一封信
陳思敏:退黨證書需求大增折射全球滅共潮正興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習防失控?美科技聯盟阻擊中共
【拍案驚奇】緬軍屠城 川普:未來不能中共主宰
【秦鵬直播】競選2024?川普推出四大措施
【橫河觀點】川普談願景 共和黨如何奪兩院白宮
【有冇搞錯】未來水戰爭 中共在西藏進行大規劃
【十字路口】鳳梨之亂藏詭計 打壓港台為稱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