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清心: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還在「活摘」

人氣 24
標籤: ,

【大紀元2015年06月07日訊】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是中國大陸器官移植界大戶,主任沈中陽一人就做了7000多例肝移植。2005年12月30日,他接受記者專訪時稱,16~30日的近兩週內就做了53例肝移植手術。有患者家屬披露,該移植中心一天之內最多做過24例肝臟和腎臟移植。中心對外網站在2006年4月宣稱,該中心器官移植的平均等待時間是兩個星期。

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大樓的拔起,與其器官移植數量的暴漲,是在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開始鎮壓法輪功群體後發生的。

追查國際於2014年9月27日發表報告,公佈了第一批中國大陸228家醫院共1814名涉嫌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務人員的追查名單。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和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的36名醫生在名單上。追查國際表示,將對這些參與器官切取或移植的相關醫務人員進行全面追查取證。

4月9日~11日,海外大紀元記者以患者親友身份,對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名單上的三名醫生做了電話調查。下面是三醫生的電話內容。

潘澄,是器官移植中心主任醫師,在36人名單中排在第4位。2004年1月~2008年8月間,他參與實施的1600例供肝切取,供體男1591例,女9例,平均年齡34.5歲。2015年4月11日,記者打通了值班電話,值班護士喊潘澄來接電話。

記者:我問一下,肝移植手術還做嗎?
潘澄:您是哪裏啊?
記者:我是廣東的。

潘澄:噢。甚麼情況呢?
記者:肝功能衰竭。
潘澄:甚麼血型?
記者:B型。
潘澄:B型血啊,反正我們這裡病人比較多,就要等的時間長一點。
記者:大概等多長時間?
潘澄:二、三個月吧。一般人得過來住院,我可以先給你排一個號,但是沒甚麼意義。我把手機號告訴你吧,你把他的血型、姓名、性別、年齡、甚麼病都寫清楚。
…… ……

田大治,器官移植中心主治醫師,在36人名單中排在第13位。2015年4月9日,記者撥通了他的手機。

記者: 我想介紹病人,你們還能不能做肝移植?
田大治:你是哪裏啊?
記者: 北京的。
田大治:你是北京的,你的號怎麼顯示是國外的呢?
記者: 我用的是網絡電話打的。
田大治:噢,那讓他來吧。

記者: 等待時間怎麼樣?長嗎?
田大治:這個不一定,看甚麼血型的了。
記者: 就是說,你們那還能接納病人,是吧?
田大治:主要是看甚麼血型的,你讓病人過來就行了。
記者: B型的。
田大治:要是B型的,應該快,一般一個月左右吧。
記者: 噢,一個月左右。今年黃潔夫一講周永康涉及器官利益鏈,禁用死刑犯器官,好像現在各醫院供體都少了……我想你們的醫院大嘛,做了很多,其它醫院沒法比,所以來找你們。
田大治:你是哪個醫院?
記者: 我是部隊醫院。
田大治:行啊,您最好是拿座機,或者拿手機打,網絡電話比較麻煩……

記者: 我想問一下,價格怎麼樣?
田大治:價格大約70萬左右。
記者: 70萬一個肝移植,是吧?好吧,我和病人說一下,讓病人抓緊時間過去一下。
田大治:行行行行,讓他給我打電話就行。
記者: 就打這個電話吧?
田大治:就打這個電話,最好用手機。
…… ……

孫紀三,器官移植中心主治醫師,在36人名單中排在第22位。2015年4月10日,記者撥通了他的手機。

記者:您是孫紀三大夫嗎?我的一個病人想做肝移植手術,你們那裏能做嗎?
孫紀三: 你是北京哪個醫院啊?
記者:北京部隊醫院。
孫紀三: 我的電話顯示的是國外的號?
記者:我用的是網絡電話。

孫紀三: 噢……那您的病人是甚麼情況啊?
記者:肝硬化晚期,B型血液。
孫紀三: 他有肝炎是嗎?
記者:乙肝。
孫紀三: 年齡呢,多大歲數?
記者:四十多。
孫紀三: 是您的病人,還是跟您認識,病人跟您甚麼關係?
記者:曾經在我這就診過。
孫紀三: 把我的電話給他,讓他直接給我打電話。

記者:他想要我問一下,在你們這做肝移植得等多長時間?
孫紀三: 這個說不好,要根據病人的情況。
記者:大概吧,你給我個大概時間,我好給他說一下。
孫紀三: 大概的時間……一般來講,1個月到3個月。有的快的可能不到一個月,有的慢的可能需要一個月。說不好,根據情況。
記者:急的話,不到一個月就可以做,是嗎?
孫紀三: 對,根據病人情況,還有供體情況。

記者:那您能告訴我,做一個肝移植大體多少錢嗎?
孫紀三: 這個大概……這個說不好,每個人都不一樣。
記者:大概的平均價格吧,你給我說一下。
孫紀三: 沒有平均的。
記者:五十萬?
孫紀三: 跟您說的差不多吧,比您說的稍微多一點。
記者:你說七八十萬嗎?
孫紀三: 沒有,沒有,五六十萬。
記者:那好吧,我把你說的情況和他說一下,讓他自己和你聯繫吧。

孫紀三: 您是哪個醫院的醫生啊?
記者:我是……
孫紀三: 噢……您貴姓?
記者:你們那的沈中陽還做手術嗎?
孫紀三: 會做。並不是每個都做。
記者:我們去那能不能挑選醫生呢?
孫紀三: 也可以,我可以幫你聯繫。
…… ……

從以上三名移植醫生的電話內容,不難聽出透露出的如下信息:第一,對肝移植患者來者不拒,表明醫院在照舊「換肝」;第二,都沒說「供體不足」,表明他們有穩定的器官來源,關押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庫是唯一的可能;第三,等待肝移植的時間是一個月,「有的快的可能不到一個月,有的慢的可能需要一個月」。等待肝供體只需一個月?這是有人體器官庫能迅速配型活摘的特徵。第四,都對海外電話號碼敏感害怕,一再叮囑對方用座機、手機給他們打電話。這是做賊心虛的表現,他們害怕打來的真相電話,更怕有人做「活摘」調查。第五,儘管對打來的電話半信半疑,小心翼翼,但是為不失去客戶,不得不吞吞吐吐說點實話,冒險招攬生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所牟取的暴利,在令他們繼續鋌而走險。

今年3月15日,黃潔夫在媒體上指證了周永康操控中共活摘器官利益鏈,令海內外震驚。周永康早已落馬,而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的」白衣天使「們,依舊操刀麻木不仁地幹着魔鬼勾當。這群喝了江澤民迷魂湯不甦醒的醫生們,在活摘器官這條血腥的利益鏈上向罪惡的深淵越滾越深。令人憤慨的是,東方器官移植中心這個備受海內外譴責的虎狼之窩,至今還在肆無忌憚地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可見江澤民國家恐怖主義犯罪集團的黑幕之深、罪惡之邪,超出了正常人的想像。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可能涉嫌大量使用法輪功學員活體器官
澳政府關注中共活摘器官
喬高:新發現 天津醫院85%器官賣往海外
玉清心:從傅彪的兩次肝移植說起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港共暴政下相約 照片中只剩她
【時事軍事】囂張的轟-6 實戰中將淪為笑柄
一週軍情速遞:台產教練機試飛 美伊衝突不斷
【橫河直播】佛州德州拒言論審查 波蘭也受夠了
【財商天下】外星經濟產物?比特幣身世之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