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秀才挨板

作者︰陸真
font print 人氣: 239
【字號】    
   標籤: tags: ,

江西南昌地方,有一個姓裘的秀才,夏日炎熱,他到土地廟內乘涼。秀才見廟中寂靜無人,就把衣服脫得精光,漸漸的入睡了。

醒來後,回到家中便大病了一場。裘秀才的妻子認為丈夫的病是裸睡寺廟,侮辱了土地神所致,便買了酒肉、香紙,前往廟中供奉,向神明謝罪。之後,裘秀才的病果然就好了。

裘秀才平時為人獨斷專橫,聽妻子這麼一講,不僅不感謝妻子為自己向神謝罪除疾,反而罵妻子多事。

他憤然寫了一篇文章,狀告土地神詐騙酒食致人以病,並把這篇文章,到城隍廟燒化,向城隍神告發土地神。過了十天,寂然無聲。裘秀才覺得毫無反響,這是城隍神不理會他。

裘秀才更加生氣,又寫了第二篇文章,指責城隍神不負責任,縱容下級官員貪贓枉法。他把這篇文章,又拿到城隍廟裡燒化了。

當天夜晚,裘秀才做了一個夢,夢見城隍廟的牆上,貼了他寫的第二篇文章,城隍神在他的文章後面批示道:「社公詐人酒食,有玷官箴,著革職。裘某不敬神明,多事好訟,發新建縣責打三十板。」

裘秀才醒了以後,心中疑惑,以為自己是南昌縣人,縱然受責罰,也不會到新建縣去挨板子。這個夢,未必靈驗。

過了兩、三天,忽然下雨,雷聲隆隆,一個炸雷真把那個土地廟炸毀了。裘秀才這時心裡也害怕起來了,他下定決心不遠行,堅決不到新建縣以免挨板子。

有一天,江西巡撫的阿公到廟裡進香,被仇人打傷了額頭。於是,眾官齊集,嚴查兇手。裘秀才聽說了這事兒十分好奇,急往廟裡看熱鬧。江西新建縣令見到他,喝問:「你是何人?」裘秀才一時慌張,變得很口吃,講不出一個字來。新建縣令更加生氣,立即下令:「當街責打三十板!」打完後,逐走了事。

(事據袁枚《新齊諧》)

——轉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王書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思兢生在武則天當政時期,為人聰明精細,有勇有謀。有一年,一個仇家控告崔思兢的堂兄崔宣謀反,這個罪名可不輕,一經查實就會滿門抄斬。朝廷收到控告狀後,委派御史張行岌主持審理這件案子。張行岌接手後,先派人把崔宣看押起來,準備著手進行調查。
  • 有農村的人來賣糧,或城市的人來買糧,李玨都是把升、斗交給顧客,讓他們自己量米,他從不計較當時糧價的貴賤...........
  • 人們的道德水準下滑,無所顧忌的追名逐利、貪圖私慾,殺、打、偷、搶、奸詐、妒嫉、亂倫之事層出不窮。人人自危,人人為敵,失去....
  • 簪珥瓔珞之類的傳統首飾,總是佩戴於醒目位置,或為容顏增添風采,或應禮制彰顯身分。腕飾,則掩其形於廣袖之中,振其聲於金玉之間。其形態和精美程度,更不因隱蔽性而有半分敷衍,就像一位與世無爭的君子,懷抱凌雲高遠之志。佩戴時,它總是輕輕觸碰著臂腕,聆聽聲聲脈動,更像一位體貼的密友,讓人感到平靜而熨帖。
  • 以當今的眼光看,各類珠寶首飾中,戒指應當是最具儀式感的一款配飾。無論是貴重的求婚鑽戒、婚禮上互換的對戒,或是老夫老妻日常配戴的戒指,都默默傳遞出婚姻聖潔與幸福的意味。這些源自西方的戒指文化,已經佔據我們的內心多年。
  • 「一簪一珥,便可相伴一生。」簪指綰髮或妝點的頭飾,珥指或簡約或繁麗的耳飾。精煉的語言,描摹出古代女子的妝飾風華,以及那份沉靜懷舊的繾綣心曲。時光流轉,簪釵等頭飾,到如今已不多見。唯有耳畔點點珠翠光華,仍然熠熠生輝,真正成為不可或缺的閨中良伴。
  • 《乙巳占》是唐代預言大師李淳風的天象預言大作,然而《乙巳占》日蝕占對應於現代社會,還具有感應力嗎?本文作者同時運用現代科學數據,補充了一個新觀點。
  • 齊國強大開明的大國氣象,孕育了稷下學宮群星閃耀的盛景。在齊國最強盛大的時期,稷下學宮學者雲集,從者數千,是天下學子最嚮往的文化聖地。大約在齊宣王晚年時,一個十五歲的少年,風塵僕僕從趙國來到了高門大屋的學宮外。
  • 大儒孟子之後,稷下學宮突然出了一位奇人,帶來一套高深莫測的學說。他常常向人們闡述弘大不經、怪誕離奇的觀點:「開天闢地以來,社會按照五行相勝的關係更替、循環,比如虞屬土德,夏屬木德,商屬金德,周屬火德。每當一個朝代將要興起,上天會降下祥瑞昭示於人。」
  • 小小樓閣,典藏萬卷書籍;方寸天地,包羅千載文明。藏書樓,即古代文人珍藏圖書典籍的地方。在塵世間某處安靜的角落,它默默地存放著浩如煙海的累累書冊,見證了中華文明的著作之富和詩文之盛。它更是富有生命力的,孕育了一個個書香世家,以及歷史上數不盡的風流雅士。書中自有黃金屋,家有萬卷藏書者,便擁有了人生最寶貴的精神財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