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軾:重溫洛克名言「財產不可公有」

人氣 1179

【大紀元2016年11月24日訊】300年前英國哲學家約翰.洛克就說過:財產不可公有,權力不可私有。300年後的今天我們重溫這句話,深感他的思想深刻。這句話所發出的光輝,至今還能照耀人類社會,幫助許多人覺醒。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是社會不平等最生動的描述。古今中外有無數仁人志士為減少不平等思考、奮鬥。社會中總有慈善家用各種辦法救濟窮人,緩解他們的痛苦。但是最徹底的辦法是財產的公有化,以完全消滅貧富造成的不平等。這就是財產的公有制。這些思想中影響最大的無疑就是100多年前馬克思的共產主義設想。他的學說具有巨大的吸引力,百年來成千上萬的人為此奮鬥,甚至犧牲了生命。

到現在,轟轟烈烈的時代已經過去。冷靜下來後,大多數人逐漸認識到這個主義的毛病,依然信奉共產主義的人越來越少了。但是仍然會有人問,財產共有的其他方式是不是還有開發探索的可能。在這種情況下,重溫洛克的這段話,也許能幫助我們理清一些思路。

是甚麼人讚成財產的公有制?未必是願意把自己的財產拿出來給大家享受的人,恰恰相反,是那些希望通過財產公有制分享他人財產的人。公有制實際上是分享他人財產的制度,是用各種似是而非的道理分享別人的財產,明搶暗奪他人財產的制度。

中國實行公有制,這是在憲法第6條裡十分明確地申明了的。憲法進一步在第12和13條中規定:公共財產神聖不可侵犯;國家保護公民的合法收入。比較這兩條的敘述,可以理解為:公共財產不論是否合法,統統神聖不可侵犯;而私人財產只保護合法的收入。這可不是咬文嚼字,而是被實實在在強制執行的。解放初農村的土改就是強制剝奪了地主的財產,分給了貧下中農。1956年的公私合營,也是基於強權的化私為公,沒有商量餘地的。嚴格講,這些都是受保護的非法公有財產,雖然非法,但是「神聖不可侵犯」。

財產的所有權並不是空洞的,是有實質性內容的。財產的主人有權支配自己的財產,或者用於消費,或者用於投資。消費或投資也有多種選擇。這些選擇的決定權在所有者的手中。對於公有財產來說,誰有權對選擇做決定?如果公眾都是所有者,該誰說了算?實際上誰說了也不算。所以公有制是一種無法實行的制度,是一種欺騙人的制度,在現實中是由公眾委託的代理人來執行所有者的權利。因此公有制在實行中是代理人所有,也就是官員所有。於是,公有制變成了官家所有的官有制。

由於公有制,國家建立了許多公有企業,稱之為國企。國企應該是全民所有,但是事實上,中國公民絕大多數沒有品嚐過當國企主人的滋味。名義上國企是委託給國有資產管理部門去管理,但實際上幾乎變成這些管理者的私產,也就是說,把人民創造的財富通過公有化,變成了少數國企管理者的私產。證據是,國企的利潤不用上交,全部留作自用。一直到前三年,才規定國企利潤上交,但是比例很低,只要求上交利潤的10%,到2020年上交的比例才會達到30%。

其實,最初國企利潤是全部上交的,但是這樣一來,管理者就沒有了創造利潤的積極性,所以規定可以不上交,用以鼓勵國企管理者的積極性。這說明,國企已經私有化了。國企的所有者管不了管理者,只能用私有化激勵管理者的積極性。某種意義上,國企是通過公有制輸送公有資產給私人的管道。近年來的反貪運動發現大國企普遍存在貪污腐化問題,而私企就沒有這些問題,這更說明國企是輸送公有財產給私人的管道。

比較國企和私企,私企的資產是屬於某個個人的。對私企財產的侵犯,就是對某個私人財產的侵犯,而誰也不會允許自己的財產無緣無故地被侵犯。所以貪污分子想在私企裡作案很難得逞。但在國企裡,情況就完全不同了。國企資產的主人是全國人民,它實際上一定是缺位的。事實上起監管作用的是主管國企的政府官員。他們是代理者,不是真正的主人。沒有任何一種機制能夠確保代理者盡心盡責,所以國企必定是問題叢生,貪污腐化,防不勝防。最終國企必定會變成把公共利益輸送給私人的管道,成為在公有制下化公為私的管道。

私有財產的安全性,在公有制社會裏和私有制社會裏非常不同。前面已經分析了,公有制社會是一個明搶暗奪他人財產的社會。在中國,從土改分土地,公私合營分資本,到文革全國範圍內抄家,都是在公有制的環境中發生的。文革時的抄家相當於在城市搞了一次土改,把中產階級(相當於農村的富農)的個人家庭資產沒收充公。本來搶別人的財產屬於非法,但是在公有制下是非完全顛倒了:搶財產是光明正大的,被搶的人反而被視為沒有公心,道德低下。他們想保護自己財產的權利,被公有制剝奪了。近幾年中國大批企業家移民去發達國家,那裏對私有財產的保護遠比在中國有效,這個現象進一步說明了公有制中財產權的混亂狀況。

公有制的不可取不但由中國的近代史得到證明,在國際上也有許多例證。世界上以公有制為主的社會寥寥可數,而且除中國外,都是很窮的國家,或者是由富變窮的國家。朝鮮和古巴是比較典型的公有制國家,它們共同的特點就是極端貧困,只能勉強維持起碼的生活所需,而且經濟極其脆弱,經不起國內外意外事端的風吹浪打。

另外有幾個由私有制轉變為公有制的國家。比較典型的有委內瑞拉和津巴布韋。委內瑞拉本來是很富裕的國家,石油儲量豐富,由於迷信公有制,由前總統查韋斯發起、現總統馬杜羅繼承的公有化,把國家搞得面目全非,通脹膨脹率超過1000%,商品全面短缺,犯罪率上升近十倍,淪為全世界「悲慘指數」排名第一的國家。津巴布韋在南部非洲本來是最富有、最有秩序的國家,但是在1980年代末,執政者穆加貝沒收了白人的農莊分給革命老戰士,破壞了私有制,後來經濟走向崩潰,津幣的通脹率達上億倍,成為廢紙,不得不用外幣取代津幣在市場上流通。

——轉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蕭明

相關新聞
春遊三星鄉 洛克馬文創商品大放送
三星氣球搖搖洛克馬與小朋友歡度兒童節
三星鄉洛克馬重生 歡慶兒童節
奧運體操單項第一天 英國惠洛克1小時獲雙金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國人再訪台灣 中共「失意」軍演
【遠見快評】孫春蘭暗示習近平北戴河讓步?
【秦鵬直播】東南亞曝活摘煉獄 中國主犯泰國落網
【軍事熱點】美下一代驅逐艦即將走出困境 在西太平洋威懾中共
【十字路口】美管制令升級 中共半導體「芯」碎
【橫河觀點】中共制裁台灣7朝野人士 統戰失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