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健:對中關村二小的校園欺凌說NO

人氣 290
標籤:

【大紀元2016年12月12日訊】近日一北京家長爆料,四年級的兒子被同學扔「廁所垃圾筐」在頭上,尿和擦過屎的紙灑一身,孩子因此患中度焦慮、重度抑鬱。家長還稱,老師定性此事為「開了一個過分的玩笑」,對方家長覺得就是所小孩兒淘氣,學校和教育部門尚未回應。(《京華時報》2016年12月10日)

《新華字典》把學生解釋為在學校學習的人,顯然教育不只是讀書考試那麼簡單。「學」是學習的意思,「生」是指生活、生涯、生命,也就是學校應該給孩子的是關於「生活、生涯、生命」的教育。生活教育,是教育孩子怎麼做人,告訴孩子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當然,很多學校也會說自己有生活教育,甚至還專門為孩子配備了德育老師。只是,教育不是說教,是言傳身教,簡單粗暴地對孩子說「好與壞」,並不是對孩子的教育,而是對孩子的精神奴役。

孩子缺乏「好與壞」的是非教育,「校園欺凌」在中關村二小這樣的「名校」發生也沒有什麼奇怪的。暴力與欺凌和家庭收入、受教育層度沒有聯繫,而是因為這個社會迷信權力和鈔票,缺少人與人之間的相互尊重。即便是學校在處理「校園欺凌」事件,老師和家長都缺少對孩子的尊重,沒有認真傾聽孩子講述事件的過程,並和孩子一起溝通和討論,對「好與壞」的區分達成共識。

從家長的爆料中看到,所有的參與者都是從大人的視角來分析、觀察、判斷這個事情,整個過程沒有兒童的視角。老師和家長急於下結論的批評,很容易讓孩子養成爭功諉過,忙著撇清自己責任的習慣。孩子也是人,是人就可能犯錯誤,如果在教育中,我們不尊重孩子辯解的權利,最終培養出來的就是一群「用謊言來逃避責任」的人。

為什麼我們在電視里看到那麼多犯罪份子在道歉時,鼻涕與淚水齊下,這除了有「用謊言來逃避責任」的成分,還有就是在孩子成長的教育中,家長或老師直接而生硬地要求犯錯誤的孩子道歉,其結果是把這些孩子培養成了「善於道歉的違紀者」。

在「中關村二小孩子遭校園霸凌事件」中,「名校」的老師在面對責任的時候,其倫理水平之低劣,讓人覺得不可思議。面對孩子之間的欺凌,學校用的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維穩」思路,完全沒有「教育」孩子哪些事情是可以做的,哪些事情是不可以做的,甚至,在整個事件中,連起碼的責任和權利都沒有公正的劃分。

四年級的孩子向同學扔廁所垃圾筐、尿和擦過屎的紙,肯定不是輕描淡寫地說一句「開了一個過分的玩笑」,然後訓誡孩子今後不可以這麼做,讓「施暴者」之一說一句「下次我會阻止他扔垃圾筐」這樣的謊言了結。正確的處理辦法,起碼應該讓犯錯的孩子陳述自己這麼做的理由,繼而檢討自己的錯誤。

那個堵廁所門的大個子學生家長在解決糾紛中說:「老師可是聽清楚了,我兒子說那都是他後桌先招的他,他才上課打回去的」,家長這樣護短的教育非常「中國式」,其結果很容易讓孩子變得自私自利,凡事只考慮自己的委屈,遇到問題就找別人的原因,這樣的人,長大成人後,大多數都會成為在單位一事無成的「啃老族」。

西方人教育孩子的時候,從小就會給孩子去建立社會規則感,孩子長大以後四處遊走,父母也沒有什麼擔心的;中國人教育孩子的時候,從小就喜歡護短,稍好一點的家長也是在小事上講規則,在大事上護短,以至於孩子長大以後,父母都擔心孩子在外面吃虧受氣。

中國孩子長大進入社會,家長都會叮囑孩子「在外面不要惹事,惹事會吃虧的」。在中國家長這裡,不惹事不是為了遵守社會規則,而是為了「不吃虧」。不懂得遵守社會規則的孩子,長大以後做事就很難有「底線」,他們的「底線」都是建立在自己會不會「吃虧」之上。他們的「底線」都會隨著自己社會權力的擴張,越來越向下「滑落」。

譬如,最近民生銀行那個對女員工說「要麼上床,要麼下崗」的副總,他敢這麼做,就是覺得自己是一個副總,他要是一個普通員工,就知道不能這麼幹,這就是隨著權利增加,而「底線」在向下「滑落」的例子。

學校和家長的共同任務是讓孩子知道,在這個世界上,人與人相處就會有合作、有衝突,無論是對合作方、還是對衝突的一方,彼此都應該相互尊重。在中關村二小,那個孩子「向同學扔廁所里的垃圾筐」就是對同學的不尊重,而這個不尊重的代價,就是這兩個施暴的孩子必須在全班面前被宣布為「欺凌者」,讓所有的孩子知道「欺凌他人」是錯誤的行為。

關於「校園欺凌」事件,這些年層出不窮,教育部等九部門也聯合下發《關於防治中小學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導意見》文件。不容樂觀的是「向校園霸凌說NO」這個事情,從社會、媒體、學校和家長等多個層面看,卻越來越落入口號和形式之中。除了譴責和批評,在教育上,大家很少認真聽孩子對「校園欺凌」的意見,孩子們也沒有機會從不同角度來表達,自己在處理同學人際關係中的困難。

在「中關村二小孩子遭校園霸凌事件」中,處理這個事情,不應該僅僅是「欺凌者」和「被欺凌者」之間的問題,而是學校里所有的孩子都應該了解這個事情,讓孩子在不同的環境中來展開討論,並樹立正確的是非觀。如果老師和家長僅僅界定「欺凌者」和「被欺凌者」之間的對和錯,對孩子、對學校杜絕「校園欺凌」不是產生真正的作用。而在現實中,老師和家長往往把注意力集中在考試和成績上,而沒有安排足夠的時間來處理「校園欺凌」的問題。

12月10日中午,中關村二小對此事發表了一份「官樣十足」的回應,主要內容是「針對近期網絡上出現的關於我校以及相關事件的不實言論,我校將保留通過法律途徑維護學生及學校聲譽,並追究相關主體責任的權利。」這樣的回應,實在是有辱「名校」二字,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也不是教育工作者處理「校園欺凌」事件應有的態度。

這份霸氣十足的回應,正如以「權力」主導的社會現實,既然中關村二小如此認同「權力」,也就不要吐槽學生家長找各種關係來「欺壓」學校。今天,我們的學校就是看人下菜碟的勢利眼,根據學生家長的「權力」大小來處理學生之間的衝突,如果學校兩邊家長都不敢「得罪」,那就「葫蘆僧亂判葫蘆案」,讓兩邊家長自行「PK」。

據家長爆料,中關村二小讓「被欺凌」和「欺凌」的兩個孩子互動玩耍,並拍下照片發到班級群里,以示「和諧」。「不能讓兒童做戲,絕對不能要求兒童扮演任何不是他們自己的故事」,這是在《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兒童權利與媒體》、《新聞工作者的指導原則》、《兒童報道的新聞道德規範》等無數兒童權益相關文件中聲明的最重要的兒童權益,身為「名校」的中關村二小竟然如此作為,其行為實在寧人髮指,完全夠格成為中國在兒童權益保護方面的「國際案例」。

「因為接到了區教委了解情況的電話,學校就惱羞成怒,不是配合上級處理問題,而是怒罵家長」,中關村二小校領導、老師這樣的工作辦法,這樣的教育心態,將來一定會教育出對社會冷漠、對朋友無情,一切只管自己,自私自利的「共產主義的接班人」。為什麼一個良善而樂於助人的社會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有時候,不良教育帶來的後遺症,遠遠要超過制度性帶來的不公。

「校園欺凌」事件層出不窮,和以「錢」為導向的市場化社會環境、教師職業化之下的社會尊重降低有直接關係。學校應該是非營利性組織,教育應該是帶著志願性質的工作,而不該是一個普通的職業,凡是與學生有關的事情老師都應該注意,言傳身教遠遠重於知識教育,「校園欺凌」絕對不單單是德育老師的事情,而是每一個教師的責任。

無論在什麼時候,當孩子與同學發生衝突的時候,老師首先應該站出來為孩子主持公道。老師應該是公正的第三者,這是老師應該責任,同樣,老師在學校也應該有這樣的權 威。我上學的時候,也經常和同學打架、起衝突,遇到這種事情,老師總是把我們叫到一起批評,彼此很快握手言和。

現在呢?為了維護學生權益,很多學校搞了家長委員會,有不少「錢多手錶准」的家長,總是以自己的立場和觀點來干預學校的教學和學生事務處理,動不動就鬧到教委去,弄得學校的老師人人怕事,不敢公正處理學生之間的衝突。

總之,「校園欺凌」發展到今天這個樣子,有社會的原因,也有學校的原因,其核心還是老師寒心了,對孩子不敢管。說實話,去中關村二小上學的孩子,各個家長都是多多少少有點兒背景的人,只是強者之中有強者,總是有人要「吃虧」。

我也和不少「名校」的老師聊過天,他們大多數剛畢業的時候,還是對教育一腔熱情,後來因為各種原因,也只能自保為上。想想中關村二小「被欺凌」家長在文章中寫的那個書記,就知道我們的學校都是什麼樣的人在主事,教育無公正,社會那裡來的正義呢?今天,我們看到的是「校園欺凌」,將來就是社會的欺凌,這個未來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想像。

文章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顏丹:中國小學生的求學之殤
紀虹飛:中國校園暴力的根源
專家呼籲校園欺凌現象不容輕視
家庭第一黨籲南澳家長抵制「校園安全計劃」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美制裁林鄭 北京求和 五毛噤聲
違背原著的查抄榮國府
【紀元播報】傳任志強堅持自辯 全攬下涉案人刑責
【紀元播報】王赫:反制中共三絕招 川普或不戰而勝
【重播】川普8·8發布會:簽署4項救助令
【薇羽看世間】 制裁中港官員 推倒中共防火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