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卻滄溟:「律師造謠」被「嚴懲」後會怎樣

人氣 75

【大紀元2016年07月15日訊】「律師造謠」立被「嚴懲」後會帶來怎樣弊絕風清的」法治」好局面是個無需懸揣的問題。單是「律師造謠」本身帶來的「積極」意義則立現矣一一這國於驟間冒出一片寶愛「法治」的慣匪。先是黑幫公安部大叫「律師造謠必須嚴懲」,緊接著是全隊匪徒齊上陣,各地「公安」部門同聲喊打。霎時間旌旗翳天,全隊慣匪敵愾心大熾,彷彿抓了個「造謠」的律師,正於黑暗裡下墮著的中國終於有救了,黑幫們乞待久時的萬喙息聲,天下蔚然太平的酣夢立時就得成真似的。

於驟起的妖嘶鬼和局面背後,明眼人悉可讀懂的是又一次「在公安部統一部署下」的群丑顯形耳。

何至於雀躍如斯?去年同一天不就抓了數百名「任全牛」,終於的局面怎樣?雖則抓人又選在「709」這一天,恐嚇及抱復惡意昭然,可究竟也只能是一個抓捕一名律師的局面耳。各方都清,這實在不是因著他們不想再抓比去年還要多的多的律師。

「君王城頭豎降旗,妾在宮中安有知。四十萬人齊卸甲,更無一個是男兒。」這是前幾天看了一幅使人作嘔的畫面時想起見過的花蕊夫人的一首詩。

南京一共匪女「領導同志」在市區汪洋洪水裡的橡皮舟上弄姿「擺拍」,七名特警馴良地淌水伴侍。

中共的「特警」,在全世界眼裡幾於基地組織、lSlS組織成員同義。這幅畫蘊藉了極豐富卻極簡單釋義一一這些東西於權力主子胯下的柔媚馴良及對人民凶悍暴虐的對比是何其的強烈。

其實我是不大認可,中國今天令全世界目瞪口呆的暴虐人類法治文明的黑暗局面是任全牛律師造成的。由是也不大相信抓了他便能迎來慣匪們想要的「穩定」好世界。

細細琢磨來,總覺得任全牛被抓之前,這國壞局面好像非止於「律師造謠」這一樁。

我就敢肯定,「六·四」屠殺,鎮壓「法輪功」、昧滅天良的冷血強拆這些毀滅人類聲譽的反法治暴行當不是任全牛幹下的。這似乎是扯遠了點。就單說新近你們「公安」系統幹出的那些於法治野蠻反動的罪惡,一時也還不大好推到任全牛身上的。

據我所得的信息,惡警槍殺徐純合就不是任全牛的主意。最近安徽匪警暴打教師,湖南惡警暴力搶奪被強拆者冷血活埋者屍體、北京、重慶、江蘇、甘肅等多地惡警殺死「雷洋」們時任全牛也不在現場的。

任何譴責你們不知羞恥的文字組織都盡顯無力感。世間百業中,唯「律師造謠必須嚴懲」?你們的愚蠢實在是在你們的無恥以下。似乎於律師纏鬥成了你們的專愛。於律師纏鬥專愛的生成必是你們終於覆滅的歷史性前兆,這絕非聳言聽聞。

韓國和台灣前獨裁政權在滅亡前均有過於律師的大規模纏鬥,結果你們知道的。

在中國,迄至2005年起,你們邪靈附體般的踏上了最後的死亡之旅一-開始了大規模的於律師的纏鬥暴行。十一年過去了,局面你們更是心知肚明的!

「領導同志」周永康在北京公安系統最兇殘冷酷的打手之一於泓源,竟被直接由秘密警察頭子拔擢為管律師的北京司法局長,人們盡可想像律師會有怎樣的命運臨到,但這只是問題的一面。

我給過於泓源一回空前敬意的。緣起於他在拉開惡政權與律師纏鬥歷史性序幕前下決心時的認識心理過程。

他與我談話時「領導特供」中華煙一支接一支吸,我指出這種生話方式近乎野蠻,不料觸起他一串憤憤然。按他的說法,他原是不吸煙的,但在2006年8月14日夜,就是否對高智晟動手的問題大領導(指周永康)竟破例地推給由他來決定。他和公安部「領導同志」苦思了一整夜,兩個從來不吸煙的人竟不知不覺吸完了幾包煙。他坦言,說抓中央政治局委員也沒有過如此艱難的心理過程。說要麼是,高智晟我們都敢壓他,其他律師就會從此老老實實的;要麼就怕會從此出現揮之不去的麻煩局面。

實在是於他們不幸的很,臨到的正是於他們最可怕的夢魘。「709」大抓捕律師事件,「709」一週年之際還得抓捕「造謠」的律師,便是這種夢魘繼續著的實證。然而,悍匪們是在作最愚蠢的自拓死途事。

抓了高智晟卻沒能兌現讓中國律師們變得」從此老老實實的」酣夢,沒有能徹底解決他們認為的問題。顯然得出的昏昧認識是只抓頂級的刺頭律師不足以震懾後來,於是便又有了十年後震驚世界的「709」反動暴行,而又是一年往去後,還有「造謠」的律師任全牛需要抓。不特如此,昨天就聽說有幾十名律師竟又抱團堅立於任全牛一邊,這一時就不大能安靜下來矣。大略上是匪首們的又一個始料不及。

極權主義是專制政治的最高境界,是獨夫們至境的好世界。但極權政治顯然是有著「水準」差異的。「理想」的極權體制裡,「流氓和殺人犯」們的邪惡力量及無恥氣魄,足資他們在一國內恣肆妄為,蕩滅任何於他們不合意的存在,可以消滅任何他們不喜歡的行業,諸如毛澤東的中國時期一一扼死了律師行業那來的律師麻煩?今天朝鮮的金三胖安得能攤上律師鬧心這種糗事。

便是強盜,總還是實在點的「好」。並無總有怕人罵他是強盜和不義的苦惱。明明是強盜,偏要在背上插上花裡胡哨的義旗,腆臉挺肚混跡於文明人群中而生怕人指認出,雖則也不含糊地備著一套凶悍的應對手法一一誰指認便暴跳潑罵,但總還有不識相者。王毅最近在加拿大便吃過一回虧,彼本能性地祭出了剎手鐧一一暴跳怒斥,可究竟還是被人指認出是強盜的。

世間任何事物盡在變化中,唯一不變的是變化本身。極本主義同樣不能例外的。有些變化已是實在地發生了的,無論昏昧的獨裁者是否喜歡和承認!

人類社會中總有些可視作是神秘的現象,它常不以人們的意志而改變,也常與人們實在看到的情形大相逕庭的。

十年多前中共恐怖組織陝西的-名頭目見我劈頭便罵,說「在我們百萬鐵甲面前你不是束手無策嗎?」我因應著他的話也來了一句「你們的百萬鐵甲在我面前不也是束手無策嗎?」這還實在不是彼時信口胡謅的。我當時就問他,既然百萬鐵甲無堅不摧而所向披靡,何以不驅策「百萬鐵甲」來解決我的問題?他被問的瞠目結舌,顯然,這位人格假貨一一「領導同志」是沒有想過種問題的。

十年前如是,十年後更復如是。這世間許多東西並不總依循物理常識來演化,並不簡單是些純技術問題。就以今天的中國律師業為例。單從物理及技術角度論,中共恐怖組織定能在一天內毀滅律師業百千次。可現實終於是,儘管他們有著日毀這個行業百千次的物質基礎,更有著敵愾心大熾的切齒仇恨,今天我敢絕對地再鄙視他們一回--他們已絕對沒有了能徹底毀滅掉中國律師業的能力,否則,何至於拿下一個全牛君,全隊匪警相率歡顏而競相雀躍。

無力消滅律師業既是顯明了的局面,為什麼不嘗試著在你們剩下不多的時間裡於他們相處呢?儘管你們很不喜歡他們一一單是為你們各自的將來盤算亦當如是!

律師是不大被許多人喜愛的,尤其是偵察及控審人員。「正義無疑是一種重要的職業美德,但不足以成為一般律師所信奉的理想。」律師業在中國之艱超過蜀道之履。野蠻專制是其森嚴堡壘的死敵,個中苦楚,雖親身經歷,仍常懷疑是這人間的經驗。踩法律於朝靴底下的權力黑規矩更是數不清的無物之陣,是能吞噬所有事實、法律、道義及人類感情的黑洞。而律師職業本身固有的一些特點也常使律師不堪其苦。輸了官司永遠是律師的錯,嬴了總被認為本當如斯或是還應羸取更多才對。我初涉此道時向一位老律師討教於當事人相處之法,彼卻脫口道:「當事人,當事人;當事的時候才是人,」雖不免有偏激嫌忌,但他們總將最大的不滿和怨憤無節制的發洩在律師身上而忽視顯見的司法黑暗。而刑事辯護則更其不堪的艱難。一方面,誰都知道,絕大多數情形裡律師是為有罪者服務。沒有多少人會理性的認知這種工作是現代司法文明不可或缺的組成。律師職業天性決定著,律師的目標就是贏得戰鬥,不能是去幫助偵、控方發現事實;是設法使當事人贏得一切東西而不是去衡平公正,常不免面對許多的誤會甚至危險。

然而,於森嚴堡壘裡,於荊棘叢立中,在中國的今天與明天之際,中國律師一路走來一-踴現出像唐荊陵、李和平、王全璋、任全牛等數不清優秀分子;他們於困厄裡負起了民族命運歷史性改變的重軛,在無底線誣衊裡,在兇殘擊打中奮力前行,拓通著這民族無限的希望之途,也正拓通著一條通往無限榮耀法律人價值的時代之途!

2016年7月12日。

--原載《民主中國》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劉青:中共央視為何只能造謠惑眾
天津楊宏夫婦遭非法庭審 律師要求無罪釋放
劉愷威楊冪屢被離婚 將追究造謠者法律責任
雷洋案律師遇禁言三步曲:禁轉,屏蔽,限發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中美激光武器差距有多大
【財商天下】兩次「封島」 北京賠慘!
【秦鵬直播】FBI突襲海湖莊園 川普反擊
【橫河觀點】環台軍演洩密 美關注武統時間表
【十字路口】富豪喊抗共 北京對台戰略藏詭計
【軍事熱點】精確打擊導彈使海瑪斯如虎添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