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微草堂筆記》故事精選:

酌古鑒今:殘酷整人遭奇報

作者:羅義

酌古鑒今。(小玉/大紀元)

  人氣: 840
【字號】    
   標籤: tags: , ,

清代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中有這樣幾個故事:

殘酷整人遭奇報

東光縣人霍從占說:有個富戶人家的女兒,在五六歲的時候晚間出門看戲,不幸被壞人拐騙到遠處賣了。又過了五六年,拐賣她的人案發敗露,供認當年曾用藥迷了這個女孩才將她拐賣。當地官府發公文到女孩家鄉詢問,她的父母才把她認領回來。

回家之後,她的家人察看她的身上,只見鞭抽的傷痕、杖打的傷痕、剪刀刺的傷痕、錐子扎的傷痕、烙鐵烙的傷痕、沸水燙的傷痕、指甲抓的傷痕、牙齒咬的傷痕,真可謂遍體鱗傷,交錯如刻畫。她母親心疼如割,抱著她哭了好幾天。每當提起她女兒的慘狀,她都哭得淚濕衣裳。

這位被拐賣的女孩說:她被賣給這家的女主人,殘暴到沒有一點人性。那時候她年紀小,面對那個兇神惡煞,不知如何是好,整天戰戰慄慄地等死而已。後來漸漸長大,更加忍受不了這種虐待的苦楚,就想自殺一死了之。有一天夜裡,夢見一位老人對她說:「你不要自尋短見,你只要經受再烙兩次,打一百鞭子,你的業報就滿了。」果然有一天,她又被綁在樹上受鞭撻,剛打滿一百,縣裡官差就手持文書趕到,把她解救了。

原來,這位女孩的母親對待家裡的奴婢也是極其殘酷的。奴婢們站在她面前無不渾身顫抖,沒有一個身上不帶傷痕。她只要回頭一瞥,奴婢們便個個嚇得面無人色。所以神靈就顯示報應在她自己的女兒身上。這種間接報應很奇特。但她竟然怙惡不悛,不思悔改。後來,她脖子上生了惡瘡,終於毒發身亡。她的子孫也從此衰敗下來。

烏鴉叫引抓逃犯

我(紀曉嵐)在烏魯木齊的時候,聽驍騎校(官職名)薩音綽克圖(人名)說:過去他曾駐守在紅山口的關卡哨所裡。有一天,天剛濛濛亮,便有幾隻烏鴉,對著他的哨所,呱呱地亂叫起來。薩音綽克圖忌惡這種叫聲不吉利,便引弓搭箭,向它們射去。那烏鴉哇哇地一聲怪叫,從一頭乳牛背上飛掠而去。奶牛受驚嚇,朝哨所外狂奔。薩音綽克圖急忙帶幾個士兵去追趕。牛跑進一個山坳裡,遇見兩個正在耕地的農夫,牛將其中一位農夫撞倒。士兵們把他扶起來,傷勢不重,只是腳拐了一點走不了路。聽農夫說他家離這兒不遠,士兵們就攙扶他回家。進了這位農夫家還未坐定,就聽一個小孩連聲呼叫:「有賊!有賊!」眾士兵急忙出來追捕,認出是遣送邊疆服刑的潛逃犯韓雲。韓雲潛逃後到處流竄,此時正感饑餓,就跳過牆來偷瓜吃,結果被捕獲了。

假如烏鴉不是大清早就對門啼叫,薩音綽克圖就不會去射它們。薩音綽克圖不射烏鴉,乳牛就不會被烏鴉的怪叫聲驚跑。乳牛不驚跑,就不會撞倒農夫。農夫不被牛觸傷,則士兵們就不會送他回家。士兵不來到農夫家,只憑一個小孩見人盜瓜,其勢必不能捉住韓雲。只因輾轉相引,才使韓雲被捕伏誅。可見此烏鴉之聒噪聲,就是鬼神憑藉它來引導抓捕逃犯韓雲的!

健牛上門報夙冤

小僕人玉保說:在特納格爾(地名)有一家農戶,這天,忽然有一頭牛闖入他家的牛群。這頭牛膘肥健壯。但很久時間都沒有人來尋找,農家四處詢問,也沒有人來認領。農戶便把它當作自家的牛來飼養。

這家農戶有個十三四歲的女兒,有一天,她偶然騎著這頭牛去串親戚。走到半路上,這頭牛忽然不順著道路走,卻馱著那女兒狂奔亂跑,竄嶺越澗,進入亂山之中。那山坡兩邊都是懸崖陡壁,只消稍有閃失,就會墮入萬丈深淵,摔個粉身碎骨。那女兒只有死抱著牛脖子,拚命呼號而已。

那些砍柴的、放牧的,聞聲都瞪大眼睛,追逐叫喊,但見那牛馱著女孩已登上萬峰之頂,漸漸湮沒在煙雲霧海之中。想來此女不是被虎狼果腹,就得葬身於坑壑,這就不得而知了。此後,大家都埋怨她父親不該貪便宜,留下這頭健牛,致使女兒遭此禍害。

我(紀曉嵐)認為:這頭牛與這位女孩,可能是上輩子有冤仇,即使當時把它驅走,以後他也必定會以其他方式,來尋仇人施報復的。欠錢還錢,欠命還命。從長遠的觀點看問題,誰也別想佔便宜,誰也佔不到便宜;誰也別怕吃虧,誰也吃不到虧。@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