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真:以救世主自居的自大狂

——列寧罪惡的一生之:四十三

人氣 952

【大紀元2017年03月07日訊】蘇聯解體後,隨著越來越多的歷史真相浮出水面,蘇共精心編造的關於列寧的神話終於破滅了,一個真實的列寧正在被人們還原!

越來越多的事實表明,列寧根本不是什麼「全世界無產階級的偉大導師和精神領袖」,而是一個典型的馬克思式的以救世主自居的自大狂。

從青年時代起,他對現實世界就充滿了仇恨,妄想要「把俄國翻轉過來」。在列寧生活的那個時代,活躍在俄國政壇上的任何一個政治人物都不曾像他那麼狂妄自大,那麼野心勃勃——他不僅自以為是俄國乃至全世界無產階級和勞苦大眾的拯救者,而且把充當這一角色當成了他生活的唯一目標。

在列寧眼裡,他就是歷史的主人和化身,他就是這個世界的最高意志,其他所有人都得圍著他轉,聽命於他。當他說「黨是我們時代的智慧、榮譽和良心」時,他內心不便說出的真實想法其實是「我是我們時代的智慧、榮譽和良心」。

在這種畸形人格的驅動下,列寧不顧來自各方面的反對,強迫布爾什維克領導層接受了他的意見,採用陰謀手段一舉推翻了新生的俄國民主政府,親手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個極權制度和極權國家。

至於經常被列寧掛在嘴邊,一直聲稱代表了其利益的無產階級和勞苦大眾,其實只不過是他為了實現自己的政治野心,滿足自己的道德虛榮心所利用的政治工具罷了。

當他們心甘情願的為其效命時,列寧並不吝嗇對他們擺出笑臉,而一旦他們不願接受列寧用暴力強加給他們的所謂社會主義,特別是當他們奮起反抗他的極權暴政時,列寧就會毫不客氣的用刺刀和來福槍來對付他們,把他們和他們的親人送進集中營,就像他這麼對待所謂的剝削階級一樣。

談及農民時,列寧就曾惡狠狠的說過:「如果需要,我會毫不猶豫地消滅五千萬農民。我要把他們變成無產階級的新奴隸,直到他們理解了形勢並和我們一起走。」

列寧的極權統治把剛剛從沙皇專制下獲得解放的俄國送進了更加黑暗血腥的人間地獄。

誠如《列寧——災禍的根源》的作者保爾‧穆魯西在書中所說:「俄羅斯變成了一座巨大的監獄。為了保住政權,政府鎮壓自由思想的所有表達形式……這個寡頭政權認為一切獨立性的表達都是危險的,所以將其取締。這個政權將成千上萬的人投入監獄,讓他們在駭人的條件下成年累月地承受長期的折磨。」

而有著鐵石心腸的列寧對這些苦難卻完全漠然。「由於他,血的海洋流遍了全世界。但是,他沒有絲毫的道德意識,這反倒有利於革命。他一直都理直氣壯地承認:名譽,人的生命,良心,對他沒有意義。」

最後,在結束本文前讓我們把視線移到1998年7月17日。這是沙皇一家遇難日的第二天,為了專門安葬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俄國政府在彼得堡彼得保羅大教堂舉行了一個盛大的彌撒會。

俄羅斯前總統葉利欽在葬禮上發表了簡短的講話。其中說道:「我們必須終結這個世紀,對俄羅斯來說,這是一個血腥的世紀,俄國失去和諧的世紀。」

對俄羅斯來說,二十世紀確實「是一個血腥的世紀」,而這個血腥的世紀首先是和列寧的名字緊緊聯繫在一起的。

許多不明真相的人總是試圖把斯大林的極權統治與列寧的政治生涯切割開來,認為前者跟後者不是一回事,殊不知前者雖然比後者更殘暴更血腥更反人性,但卻是從後者這個母體中孕育而出的,這個母體已經包含了斯大林式極權制度的基本元素。或者說,斯大林式極權制度只不過是列寧式極權制度的升級版罷了。

正因為如此,對斯大林式極權制度乃至整個共產主義極權制度的反思和清算,當然就必須從對列寧式極權制度的反思和清算開始。(全文完)#

責任編輯:南風

 

相關新聞
裘真:「黨決定國家發展的總的前途」
裘真:「不要害怕使用斷頭臺」
裘真:「仇恨與復仇的讚美詩」
裘真:「毀滅俄國文化的罪人」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拜登及其兒子在「勾兌」?
【思想領袖】參議員柯頓:中共對美不宣而戰
【重播】川普提名巴雷特為最高法院大法官
【重播】川普賓州「讓美國再次偉大」集會演講
【新聞看點】疫情嚴峻 WHO:死亡或超二百萬
【拍案驚奇】李克強上頭版夾縫 中芯國際被制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