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祕檔】一諜臥底弄乾坤 內戰中的共諜

郭汝瑰(公有領域)

人氣: 621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7月31日訊】編者按:中共宣傳孟良崮戰役是「偉大勇敢的殲滅戰傑作」,但張靈甫到底為甚麼會慘死?徐蚌會戰為甚麼國軍會慘敗?中共歷史都有意忽略最重要的一個細節,就是國民黨國防部中將作戰廳長郭汝瑰是中共間諜。他將制定好的作戰方案報送蔣介石的同時,也複製了一份轉給中共。

如果彰顯郭汝瑰為中共提供情報的作用,「解放戰爭」中,「偉大領袖決勝千里」的光榮形象也就敗露了。

在整個三年內戰期間,郭汝瑰傳遞重要軍事情報100多次,將他能搞到的蔣介石作戰的最高機密都及時洩漏給共黨。經常是作戰廳開會一結束,作戰方案就被送到毛澤東手裡。毛澤東「胸中自有雄兵百萬」的節節勝利,直到把蔣介石趕到台灣,郭汝瑰「功不可沒」。

1949年後,郭汝瑰待遇按投誠將官處理,中共沒有公開郭汝瑰的身分,只給了他一個相當於副局幹部的職位,黨員身分也沒有恢復。「肅反」中,郭汝瑰被懷疑為國民黨潛伏特務,遭關押審查,此後各種政治運動迫害,都沒有放過郭汝瑰……

郭汝瑰,四川銅梁人,畢業於黃埔五期。1928年,經中共地下黨員袁鏡銘介紹,郭汝瑰秘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30年4月,蔣介石調郭汝瑰部到湖北駐防,郭汝瑰暗中籌劃組織兵變,因聯絡差錯,郭汝瑰控制的三營被紅軍消滅大半,郭汝瑰身負重傷。蔣介石因此起了疑心,命令郭汝棟徹底「清共」。郭汝瑰逃往日本,與中共組織失去聯繫,進入日本士官學校進行系統的軍事訓練。

淞滬會戰國民革命軍的一個機槍陣地(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淞滬會戰國民革命軍的一個機槍陣地(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抗戰爆發後,郭汝瑰參加淞滬大會戰,作為42旅代旅長,他在數十架日機狂轟濫炸下,率部堅守陣地。每當士氣不振,他就衝出掩護部督戰,戰局臨危,他留下遺書,親臨84團指揮作戰。該旅與日軍衝殺七天七夜,保住了陣地,8,000多人只剩2,000餘人,自此郭汝瑰名揚軍界。戰後不久即被陳誠任命為54軍參謀長。在武漢會戰中,郭汝瑰提出的保衛武漢、又不戰於武漢的全新防禦方案,更是獲陳誠賞識。

1945年一個偶然的機會,漸漸躋身國民黨軍政高層的郭汝瑰,意外和中共特工任廉儒重逢。在任廉儒的安排下,郭汝瑰與董必武秘密會面。郭汝瑰希望重新回到共黨,董必武勸說郭汝瑰繼續潛伏,為共黨提供情報。此後每遇到一些重要戰役,郭汝瑰就會將制定好的作戰方案報送蔣介石的同時,同時複製一份交給任廉儒。

1946年9月,郭汝瑰先任國防部第五廳副廳長主管部隊編制,旋升任陳誠的總參辦公廳主任,不久復任五廳廳長;1947年3月,又任作戰廳廳長。這樣,郭汝瑰利用他的身分,為中共搞到更多情報。

1947年5月12日下午5時,郭汝瑰接到蔣介石侍從室主任俞濟時的電話:「今晚8時30分,請到總裁官邸出席晚宴並匯報。」郭汝瑰與二廳(主管情報)廳長侯騰同時到了蔣介石官邸。剛剛坐定,陳誠與劉斐也先後來到。此時,山東軍情緊急。郭汝瑰同侯騰分別匯報戰地形勢。歸納眾將的意見之後,蔣介石作指示,以湯恩伯兵團攻營城、沂水,以歐震兵團攻南麻,王敬久兵團攻博山。郭汝瑰將此一一記下。回到家,迅速把當晚的作戰部署重新抄錄一份。剛抄完,任廉儒就來了。他把作戰部署交給任,並再三囑咐:「張靈甫的整編74師,全部美式裝備,要特別當心。」

郭汝瑰的情報起了巨大作用。在孟良崮戰役中,解放軍因為知己知彼,僅僅4天之後,全殲74師,擊斃師長張靈甫。郭汝瑰所起的作用不亞於十萬雄兵。

1948年10月,淮海戰役前夕,何應欽責成郭汝瑰制定作戰方案,送蔣介石審批。方案尚未下達到國民黨軍隊,就被郭汝瑰報送給解放軍指揮機關。以後,徐州剿總決定堅守蚌埠,郭汝瑰又誘使蔣介石改在徐州外圍作戰,增加蔣軍在移動中被解放軍分割圍殲的機會。日後原徐州剿總副司令長官杜聿明在《淮海戰役始末》一文中說:「這時,我心忐忑不安,覺得上了蔣介石的當,並認為蔣介石、顧祝同是完全聽信郭汝瑰這個小鬼的擺佈,才造成這種糟糕局面……」

遼瀋、淮海、平津三大戰役以後,蔣介石几百萬精銳部隊已喪失殆盡。郭汝瑰決定引咎辭職,準備到解放區去。但共黨仍叫他留下來繼續搞垮國民黨,叫他掌握一支部隊,待解放軍進軍大西南時舉行起義。蔣介石不久即任命郭汝瑰為72軍軍長,要他重建部隊開往四川。郭汝瑰很快就招滿兩個師的兵員,加上同為陳誠派系的羅廣文撥給的一個師,72軍就擁有了三個師一個團,成為四川境內的四個機動主力軍之一。郭汝瑰回四川組建72軍的同時,單線聯繫指揮郭汝瑰的任廉儒也以重慶川鹽銀行高級職員的公開身分來到四川秘密會見他,並帶來解放軍二野聯絡部的趙力鈞。為便於進行活動,郭汝瑰委任趙力鈞為72軍重慶辦事處的辦事員。

解放軍進入湘西準備向四川進軍時,蔣介石飛抵重慶,親自召見郭汝瑰,詢問他的部隊作戰有無把握。當得悉解放軍已經進入貴州,由貴入川時,蔣介石又叫國防部電令郭汝瑰為第22兵團司令,直接指揮21軍、44軍、72軍和三個獨立師,作為防堵解放軍進入四川的前哨兵團;並要求72軍在長江、沱江佈防,以便蔣介石將其主力集中於成都附近,與解放軍決戰。

而此時,郭汝瑰已經剪除72軍中所有擁蔣人員,解放軍剛一入川,郭汝瑰就在宜賓地區通電起義,破壞蔣介石固守大西南的計畫。

蔣介石到台灣後,曾經十分痛心地說:「沒有想到郭汝瑰是最大的共諜。」當時台灣有報紙寫道「一諜臥底弄乾坤,兩軍勝負已先分」。 蔣介石肯定也沒想到,還有更大的共諜隨他到了台灣!

郭汝瑰背叛蔣介石,冒著生命危險,把國軍對共軍作戰的最高機密都給了毛澤東,使毛成功竊政,為中共取天下立了豐功。

中共建權後,郭汝瑰沒有軍銜,僅得到川南行署交通廳長一職,相當於一個副局幹部。

1956年,在肅反運動中,一個教員編造假坦白材料,誣陷郭汝瑰是「特務」, 於是郭汝瑰成了「國民黨潛伏特務」,被關押審查。郭汝瑰認為「肅反」無法無天,在一份材料中他寫道:「一些無恥之徒希圖過關,假坦白,攀誣好人。一時滿城風雨,鬼影憧憧,逼得懸樑的懸樑,投水的投水。」後來郭汝瑰討得一命,遭關押審查,肅反後當教員。

1957年整風,郭汝瑰在一次座談會上說:「劉邦入關,約法三章;李世民尊賢納諫,從善入流,所以才能將政權鞏固幾百年。我們要力行民主法制才能長治久安。」為此他被定成右派,發配到農場被監督勞動改造。

郭汝瑰也沒有躲過「文化大革命」,作為「學術權威」, 他被拉出來批鬥,抄家遊街,備嚐屈辱。

 肅反、反右、文革等運動,郭汝瑰一次也沒落下,勞動改造、文革批鬥、抄家遊街等是家常便飯。(網絡圖片)
肅反、反右、文革等運動,郭汝瑰一次也沒落下,勞動改造、文革批鬥、抄家遊街等是家常便飯。(網絡圖片)

郭汝瑰在回憶錄中曾寫道:「我日坐愁城,萬念俱灰,想到八年抗戰,懷著馬革裹屍的雄心,出入槍林彈雨沒有皺過眉頭,解放戰爭時期,沒有留戀國民黨的高官厚祿,毅然投入革命陣營,沒想到反落得一身不白之冤!」

1978 年,71歲的郭汝瑰終於討得了一個說法:他不是國民黨特務,組織同意其加入中共。

郭汝瑰在北京參加全國政協會議時,國家主席楊尚昆請他和鄧兆祥吃飯,郭汝瑰毫不客氣地說:「我們的部隊無論如何不能經商。國民黨軍隊就是因為軍官斂財,喪失了戰鬥力。」

晚年郭汝瑰無錢無權,但他聯絡當年各方戰友,編寫了兩本600餘萬字的巨著《中國軍事史》和《中國抗日戰爭正面作戰戰記》,道出了一個與中共宣傳不一樣的歷史事實:自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之間,中華民國政府軍發動大型會戰22次,重要戰鬥1,117次,小型戰鬥28,931次。陸軍陣亡、負傷、失蹤321萬1,419人。空軍陣亡4,321人,毀機2,468架。國民黨是抗日的,蔣介石先生是抗日的。其中的潛台詞不言而喻。

1997年,郭汝瑰遭遇車禍橫死。那一年他說過這樣一句話:「不為國家、民族利益著想,而徒談忠義,只會助長專制獨裁,阻礙社會進步。」內中涵義讓人不勝感慨。

評述:

作為「黨和人民作出巨大貢獻」的紅色間諜,郭汝瑰的遭遇並不是特例。

1949年後,大批前地下黨員被查、被抓,尤其是打入國民黨內部、為中共立下過所謂「汗馬功勞」的大特務,幾乎都遭到殘酷整肅,沒完沒了地批鬥、寫檢討交代,被以各種名義抓捕關押,淒慘離世。潘漢年死後竟不可以用自己的姓名立碑;趙榮聲被宣布為「反黨分子」,後來被補劃為「右派份子」,全家被下放到山東整整18年……

這些人的遭遇都是因為中央內部一個秘而不宣的政策:即中央對地下潛伏黨員的處理方針是「降級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這鮮為人知的十六字方針 ,對於那些出生入死,要把自己一輩子都獻給中共的特工來說都是難以置信的。

潛伏在美國情報機構長達37年的金無怠,是被周恩來1944年就吸收的中共間諜。 1985年,金無怠被捕後,承認向中共傳送尼克松總統希望與中國建交的機密文件。他呼籲中共與美國談判,讓他獲釋回國。但中共拒絕承認金無怠是其屬下特工,導致金無怠完全絕望後自殺。@*#

(編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紀元特約作者從中共黨史機密檔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無法一一註明出處。大紀元將在適當時機公布信息來源。)

責任編輯:謝秀捷

評論
2017-07-31 2: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