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年的毒笑話《笑得好》選譯

笑得好起死回生 剝皮貪官

作者:允嘉徽
  人氣: 34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古人諷刺貪官索取無度。怎麼貪法?看牛夫人、剝地皮即可知一、二。

牛夫人

有個地方官生日壽誕,鄉里人民聽說他生肖屬鼠,因此,大家一起出資湊買黃金,鑄造一金鼠呈送給他祝壽。

這個地方官,見了「金鼠」,大喜!

他立即告訴眾鄉人民說:「你們可知道我夫人的生日?就快到了,千萬記著夫人是屬牛的,但牛像肚裡,千萬不可鑄空呀!」

石老諷說,那時的妓女家,慣常藉口說做生日來哄人,藉此諷刺官人的「牛夫人」頗真有乃風。

剝地皮移動江山

有一官員為官甚貪,任滿返歸家中,看見家屬中多了一個老叟。

官員就問老叟:「你是什麼人?」

老叟回答說:「我就是你當官的某縣土地。」

問他因何到這裡來?

老叟回答說:「那地方上的地皮都被你剝來了,教我如何不隨著過來呢?」

以前有這樣的一首諷刺某地方官員搜刮的詩:「來如獵犬去如風,收搭州衙大半空,只有江山移不動,也將描入畫圖中。」

 *度世金針《笑得好》原作者石成金簡介:

清代乾隆年間江蘇揚州人石成金,字天基,號惺庵愚人,留下中國十八世紀的笑話集《笑得好》,謔稱「毒笑話」。石成金是清代的醫家,他不僅診斷個體的病情,更是洞察了整體社會­善性佚失的病情,進而開出了「笑話」為藥方、為針砭,願以「笑話」作為提振世道、回復人心善性的「度世金針」。他在〈自序〉中這樣說:「人以笑話為笑,我以笑話醒人;雖然游戲三昧,可稱度世金針。」

石成金是醫家,也學佛、向佛,認為人性本善。然而,在近三百年前,石老已經意識到:物慾橫流昏蔽了善性、風氣敗壞墮落了人心,腐蝕敗壞的世道人心已經走入沉痾痼疾,不下猛藥已經救不了了!

石老在〈自序〉中說:「予謂沉痾痼疾,非用猛藥,何能起死回生」?所以,他以「毒笑話」醍醐灌頂。在將近三百年後的今天回顧《笑得好》,竟然世道人心的墮落那麼的似曾相識,惟今天的人間道更加下流了。看《笑得好》果若入耳發笑,而且入耳警心,這就「笑得好」,悟得了「度世金針」三昧!@*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看笑話怎樣《笑得好》?表面看笑話,內蘊看世道、看人心,清代醫家石成金的本心是讓人找回「好心」--善心。以下為現代讀者選譯《笑得好》,看一看近三百年前的「毒笑話」,同時,比一比、較一較今昔,願天下都能「笑得好」,找回人之初的善性、善心。笑點:黑齒妓閉口藏齒說,白齒妓呲口露齒說。
  • 富翁對債戶說:「你們如果家裡什麼東西都沒有還不了債,可對我罰誓……。」一個大債戶說:「我願來生變成你的父親還債。」富翁大怒說:「你欠我許多銀子,不僅不償還,反而要占我便宜,這有道理嗎?」正要打罵……。那大債戶說:「聽我說實話:我欠你的債太多,不是作牛作馬,就可以還得完的……」。
  • 僧人發奇言,「吃過又吃」,到底是讓誰「引以為戒」?《笑得好》笑點:齋蚊蟲 笑吃過又吃的。
  • 常見「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說法,這兩則笑話都以「醫」為象,如何諷刺推諉不任事的?笑裡藏淚。
  • 花木蘭的故事被記載在南北朝時代流傳下的民歌中,花木蘭本是閨中少女,適逢亂世徵兵,木蘭可憐父親年邁,於是女扮男裝,替父從軍,奔赴戰場。2009年,神韻以純正純美的中國古典舞藝術形式將這一深入人心的故事生動再現在舞台上,舞劇《木蘭從軍》獲得全世界觀眾的讚賞。
  • 中國古典舞是五千年龐大中華文化基奠中,藝術體系裡面的一支肢體表演形式。幾千年來,它在民間、宮廷以及傳統的戲劇中世代相傳,歷經各朝文化的基奠和淬煉,最終發展成為世界上最完整、龐大的舞蹈體系之一。
  • 「飛天」一詞是跟隨佛教一起傳入中國的,「飛天」在佛教中的含義是天上掌管音樂和舞蹈的神,每當天上舉行盛大的佛會時,她們就凌空飛舞,以舞蹈、音樂和鮮花禮讚神明。在敦煌壁畫的創作過程中,她們的形象被虔誠的工匠親眼目睹並描摹、雕刻、記錄下來流傳後世。
  • 藝術是人類文明的智慧結晶,追溯歷史,藝術的起源往往與信仰有關。當人們的某種思想感情太過強烈時,就會將其表達出來,用歌聲、用圖畫、用舞蹈。在上古時期,人們對神明的敬仰之心、虔誠之意超越於其它的任何一種感情,因此,在任何一種人類藝術的濫觴階段,我們最常看見的就是描繪天國神佛的作品。
  • 仁政可以改變人心,地方上的猛獸野禽,比如老虎也能感應到官員的仁政高德嗎?東漢的劉昆和宋均在史上都留下了「渡虎」奇蹟──老虎自動渡河離去的奇蹟,這些奇蹟真的發生了!
  • 在中國古典舞中,人們常常會發現許多與武術類似的動作,如「弓箭步、大射雁、大刀花、飛腳」等動作,這些動作只聽名字就充滿了武打的意味。其實中國古典舞的身法的確是來源於武術,舞蹈與武術同宗同源,舞蹈武用是武術,武術文用是舞蹈。舞蹈採納了許多武術的身法,然後將肢體動作拉長放緩,變成富有美感、韻律感的觀賞性表演,完全沒有了武術強硬的特質,反而會以美的形式喚起人們的崇慕之心。歷史上,許多智者發現了武舞相通的特性,並將用於兩軍對戰的武術化為觀賞性的舞蹈,如商湯的《大濩》、周武王的《大武》、南北朝的《蘭陵王入陣曲》等,而歷史上最著名的武舞當屬唐太宗時的《秦王破陣樂》。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