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大陸時評家為何被迫告別推特?

人氣 1013

【大紀元2018年11月19日訊】「做為一個實名寫作的時評人,過去十五年留下四千多篇時評,可是現在,為了自己能夠苟活下去,不得不放棄艱苦的寫作,不得不告別海內外千千萬萬讀者朋友,我不知道什麼時候還能在第一時間把最及時最準確的時評發出來,但願這個時間不會太長,但願黑夜快快過去。」11月11日,大陸最知名的時評家之一蔡慎坤在推特上如此向讀者道別。

作為蜚聲大陸網路的時評家蔡慎坤身兼公知、學者、投資專家等多重身分,曾先後在政府、媒體、企業供職,著有《誰來拯救中國股市》《股民辭典》等書。他的時評不僅以面廣量大著稱,而且立足普世價值,緊跟社會熱點,觀點鮮明,論據充實,分析透徹,一針見血,敢言人不敢言之言,猶如一把把刺破中共謊言的利劍,在揭示真相喚醒民眾方面起到了他人不可替代的巨大作用,產生了廣泛的社會影響。也正因為如此,中共宣傳管控部門對他十分頭疼,必欲除之而後快。

不過,中共要除去的這回遠不止是蔡慎坤一人。據海外媒體報導,近日,不少使用海外推特的大陸網民,被中共有關部門約談要求關閉帳號刪除推特內容,甚至有人因發送推文而遭到拘留、逮捕。海外政論雜誌《北京之春》消息稱,推特內容被中共當局刪除的人士包括,學者高瑜、陳永苗、記者文濤、律師覃永沛、網路觀察員古河、劉強本、維權人士何德普等人。而拒絕配合中共當局刪除推特內容的人權活動人士中,重慶劉繼春已被逮捕,居住福建廈門市的潘細佃已被公安局扣押。在這場清網行動中受衝擊的人數,目前還在不斷增多。

對於大陸的自媒體,中共一向可以說是想封就封,想封殺多少就封殺多少,想什麼時候封殺就什麼時候封殺,可對於推特這樣的國外社交媒體就沒法這麼幹了。但中共並未因此就善罷甘休。凡是像蔡慎坤這種用實名在推特上註冊的大陸網民,中共可以在國內對其施加各種各樣的壓力,迫使他們自己關閉帳戶,或刪除推特內容,事實上中共也正是這麼幹的。我們不知道蔡慎坤在被迫關閉自己的推特帳戶之前遇到了來自中共的怎樣的壓力,中共為了在推特上封住他的嘴又施展了何種手段,但從蔡慎坤在推特上發布的「現在,為了自己能夠苟活下去,不得不放棄艱苦的寫作,不得不告別海內外千千萬萬讀者朋友」這段告白來看,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蔡慎坤受到的壓力很大,而且是他從事時評寫作15年來從來沒有遇到過的。

留心大陸時局的讀者不難發現,對蔡慎坤們的打壓不過是近期中共新一輪網路清剿的一個環節。據中共官媒報導,從10月20日,中共網信辦等有關部門,對自媒體帳號開展了集中清理整治專項行動。近期已全網處置(關閉)9,800多個自媒體帳號。11月12日,網信辦又約談騰訊微信、新浪微博等自媒體平台並提出嚴重警告。

如果說中共以往的網路清剿僅限於大陸,那麼這回對推特的清網則意味著中共它對網路輿論的鉗制已經跨出了國門。換句話說,中共不僅要管大陸網民在大陸網路的言論,連大陸網民在國外社交媒體上的發言也要管。由此可見中共對自由言論的恐懼已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即使你在海外發聲,即使這些聲音對大陸影響有限,也會嚇得他們寢食不安,必欲除之而後快。

試想,什麼樣的政權才會對自由言論恐懼到這種地步?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祕書鮑彤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的好:如果中共都不敢讓老百姓講話,那說明這個政府知道它不能代表人民。「政府如果認為人民是不可靠的,那麼這個政府自己一定是靠不住的。」也就是說只有不代表人民,人民靠不住的政府才會對人民的聲音如此恐懼!

換一個角度看,一個政權恐懼到草木皆兵的地步,往往是它快要滅亡的前兆。正如藝術家追魂呐喊的那樣:「為什麼你要封殺微信號,因為你恐懼,為什麼恐懼?因為你要完了啊……!」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蔡慎坤:從初夏到初冬誰來為民伸冤?
蔡慎坤:可以平心靜氣說說民意嗎?
蔡慎坤:遲來的審判是正義還是恥辱?
蔡慎坤:誰在煽動台海再打一場內戰?
最熱視頻
【全球新聞】中共頂級核武機構使用美國芯片
【環球直擊】胡鑫宇遺體被發現 民眾要真相
【中國禁聞】知名人權活動家:李大師揭真相救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