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位加拿大生物學家無止境的神奇之路

作者:喬恩‧波特

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佛家修炼法門,使人身心受益。圖為海外法輪功修煉者在法國集體煉功。(明慧網)

人氣: 195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3月29日訊】《大西洋月刊》網站設立了一個專欄《什麼是你最大的宗教選擇》,邀請讀者分享他們的個人故事和思考,以及生命中最重要的決定。2016年9月,一名加拿大生物學家喬恩‧波特講述了自己罹患罕見疾病、邂逅法輪功、身心得到救贖的經歷。

以下是這篇文章的摘錄:

我在青少年時,就摒棄了一切宗教,將科學作為我的世界觀。在大學時,我發現自己對生態學、進化和自然保護特別有興趣,於是選擇了生物學作為專業。我獲得了豐厚的研究獎學金;在自己的專業領域建立了良好的關係和合作;找到了理想的野外研究場地;並且開始為博士課題在馬達加斯加進行實地調研……一切都在朝我希望的方向發展——我的願望是成為教授。

罹患重病

可是,命運女神並沒有繼續青睞於我——從馬達加斯加回來之後,我開始感到虛弱、抑鬱,一段時間後,我做簡單事情的能力也逐步退化,連使用微型實驗室工具也變得越來越困難。我以為是過度勞累,但是睡覺沒有多少幫助。

情況繼續惡化,有一天,我過馬路時突然發現雙腿不能正常地動了,差一點都不能過馬路了。我知道這不是過度勞累的問題,於是去學校的醫院做了檢查。

我被診斷出患有格林-巴利綜合症(GBS)。它是一種因免疫系統損害周圍神經系統,而導致的急性肌肉癱瘓疾病。從維基百科上我查到,患病的初期會感到下肢無力、麻木,之後上肢和臉部肌肉也會出現症狀,最後吞咽和呼吸困難,直至危及生命。

艱難地過了6個月之後,我對醫院的治療已經不抱希望了,我知道,我曾經相信的科學已經救不了我。同時壓向我的還有職業生涯的瓦解,已經開發的學術合作關係的蒸發,教書變得越來越不可能,感情問題也受到波及……

我回到家鄉,在那裡母親鼓勵我去嘗試「另類療法」。我照做了,但沒有見效。於是我又回到大學城。在那裡,我碰到了一位老熟人,他曾經探索過很多東方修煉功法。他給了我一張DVD盤,告訴我說,那裡面的內容幫助他治癒了慢性疲勞綜合症。

命運轉折

我永遠不會忘記第一次觀看那個錄像的情形。那是一個教授法輪功打坐煉功的錄像,我試著緩慢地模仿錄像中的煉功動作,半小時後,我頭一次感覺身體開始好轉。這是一種說不出的喜悅,我的心臟、身體和心靈都在歌唱。

我讀了一本法輪大法的著作,看到裡面有很多中國傳統文化的東西,起初雖然有點難以理解,但我每天堅持看,並堅持煉功,我感覺越來越好。終於有一天,我意識到我的反射恢復了(反射喪失被現代醫學認為是格林-巴利綜合症的常見症狀)。反射恢復意味著我曾患有的格林 – 巴利綜合症在煉功後神奇地消失了。

這樣堅持了幾個月後,我回到神經科醫生那裡做體檢。我永遠不會忘記醫生的話:「恭喜你!你完全緩解了。我解釋不了,但不論你在做什麼,請繼續做。」

還有,開始煉功大約一星期,我開始討厭香菸的味道;一段時間後,酒精的味道我也受不了了。事實上,《轉法輪》(法輪大法的主要著作)裡描述了這兩種狀況,只是我之前沒有預料到真會發生這樣的事。就這樣,我戒了菸酒。

心靈癒合

一天晚上,我在打坐煉功時,眼前展現的似乎是一部電影,內容是我整個的一生。我看到了我人生的描述,一步接一步,從早年開始。而且,所有情節都是從我母親的視角展現出來的。我曾經讀到過這樣的事,以為那是一種特異功能,但這種功能發生在自己身上時,那種震驚和對心靈的觸動無以言表,我哭了好幾個小時。

我和我母親之間有種複雜的關係。我們彼此愛對方,但是不能在同一房間裡待15分鐘以上而相安無事。有了這次經歷,我平生第一次能真正理解她,明白了她的良苦用心和內心深處的痛。

我也知道了如何去修補。再次回家時,開始了對我們之間關係的修補,雖然還不夠完美,但是我們的關係變得完全不一樣了——充滿愛與尊重。

神奇之路

隨著修煉的深入,我明白了,修煉就是不斷地去除執著,更加寬廣、更加包容和善良地看待這個世界。就我而言,我首先獲得了身體的康復,而現在,我發現自己越來越有能力去克服自己性格上的弱點,修正自己以前的行為模式。

我在法輪功裡看到了純粹的信仰:收錢?等級?全無。我看到自己一天天變得更加真實,富有同情心和寬容。我知道,這不僅是一條身心癒合之道,更是一條讓自己不斷昇華,使自己變得更好的無止境的神奇之路。#

文章來源:明慧網

責任編輯:李潔思

 

評論
2018-03-30 9: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