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朱虞夫書法:文天祥的【正氣歌】

人氣: 40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7月02日訊】

編者黃慈萍注:

我們浙江,山清水秀,人傑地靈。富饒的土地,優越的生活條件,並沒有消弱人們的意志與向上的精神。浙江的才子文人,是中華文明的傑出代表,這其中包括眾多的浙江民主黨人。1998年6月25日,王有才、王東海、林輝向浙江省民政廳公開申請註冊,成立中國民主黨,試圖衝破黨禁,首啟中國大陸合法且公開的組黨運動。二十年來,他們不懼壓迫,堅持理念,前赴後繼,英勇不屈,可歌可泣。

我自1990年參加組織中國在海外的第一個反對黨並當選其中央的委員以來,始終相信成立反對黨是與中共對抗並在中國最終實現民主政治體制的首要條件。為此,我深知付出沉痛個人與家庭的代價時的艱難與痛苦。也正因此,我更崇敬國內那些在更加艱巨的環境中努力的同道們的勇敢與犧牲。在今天這個中共建黨周年的日子,我們介紹的就是承受多年牢獄之災卻理念不滅,堅持不懈的優秀的浙江民主黨人朱虞夫先生,及他在獄中的書法作品:文天祥的【正氣歌】。

正氣歌】是文天祥在獄中所作。文天祥年僅21歲就考取了狀元。他精通天文地理,還是一個優秀的棋手和詩人。他書法出眾,官拜丞相。他的能力甚至為他的敵人所欣賞。面臨強大的蒙古軍隊的侵犯,他捐出全部家財作軍費,組織了一支以農民為主、知識份子為輔的軍隊抗禦侵略。然而,1278年,國破家亡且妻離子散的文天祥還是被俘了。敵人採用各種軟硬兼施的手段想征服他,元軍的元帥要求被囚中文天祥給其它的抵抗部隊寫招降書,被文天祥斷然拒絕。1283年1月9日,上萬人聚集街道兩旁,見證了文天祥的英勇無畏。行刑前,監斬官問:」丞相有什麼話要說?回奏尚可免死。」文天祥卻不再說話,從容就義。文天祥傳給後人的不僅僅是他能文能武的優秀才能,更是他威武不屈的高尚品格。他是中國文人中學位最高卻結局最為慘烈之人。他更是現代中國知識份子應當學習的榜樣。

朱虞夫先生在獄中書寫文天祥的獄中【正氣歌】明志,跨越時空七百多年。時代雖不同,但正義的氣慨與不屈的精神卻是相同的。

__  __  __

關於本篇的書法家朱虞夫先生:

朱虞夫(金將),字癡翁,出生於1953年2月13日,是浙江杭州人,1998年中國民主黨創辦者之一。
1971年6月,朱虞夫先生畢業於杭州教育學院中文系,被分配到杭州植物園工作。他自學美工,是著名書法家沙夢海先生的入室弟子。朱虞夫青年時擅長油畫和雕塑,曾參與繪製《城市綠化樹種選擇》一書、參加西湖風景區的雕塑工作。

1978年底,朱虞夫投身杭州民主牆運動,為發起人之一。1979年,他組建杭州主要民刊《四五月刊》社並當選為負責人。此後被當局多次傳喚和抄家。1989年,朱虞夫聲援學運再次被傳喚。1998年6月,他積極投入民主黨的籌備工作。朱虞夫於1999年6月19日被拘留,9月15日正式逮捕。因顛覆國家政權罪,他被判有期徒刑七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

2007年5月18日,朱虞夫再次被捕。7月10日,杭州市上城區法院以妨害公務罪判處他有期徒刑二年。2011年3月5日,朱虞夫因公開支持中國茉莉花革命又被捕,4月11日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2012年2月10日,杭州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朱虞夫有期徒刑7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最後一次七年的服刑期間,監獄嚴禁朱虞夫走出監室,經過抗爭後獄方終於允許他在監室練字。

附:以下為文天祥【正氣歌】的內容

餘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廣八尺,深可四尋。單扉低小,白間短窄,汙下而幽暗。當此夏日,諸氣萃然:雨潦四集,浮動床幾,時則為水氣;塗泥半朝,蒸漚曆瀾,時則為土氣;乍晴暴熱,風道四塞,時則為日氣;簷陰薪爨,助長炎虐,時則為火氣;倉腐寄頓,陳陳逼人,時則為米氣;駢肩雜遝,腥臊汗垢,時則為人氣;或圊溷、或毀屍、或腐鼠,惡氣雜出,時則為穢氣。疊是數氣,當之者鮮不為厲。而予以孱弱,俯仰其間,於茲二年矣,幸而無恙,是殆有養致然爾。然亦安知所養何哉?孟子曰:’吾善養吾浩然之氣。’彼氣有七,吾氣有一,以一敵七,吾何患焉!況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氣也,作正氣歌一首。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
皇路當清夷,含和吐明庭。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
在秦張良椎,在漢蘇武節。為嚴將軍頭,為嵇侍中血。為張睢陽齒,為顏常山舌。
或為遼東帽,清操厲冰雪。或為出師表,鬼神泣壯烈。或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或為擊賊笏,逆豎頭破裂。是氣所磅礡,凜烈萬古存。當其貫日月,生死安足論。
地維賴以立,天柱賴以尊。三綱實繫命,道義為之根。嗟予遘陽九,隸也實不力。
楚囚纓其冠,傳車送窮北。鼎鑊甘如飴,求之不可得。陰房闃鬼火,春院閟天黑。
牛驥同一皁,雞棲鳳凰食。一朝蒙霧露,分作溝中瘠。如此再寒暑,百沴自辟易。
嗟哉沮洳場,為我安樂國。豈有他繆巧,陰陽不能賊。顧此耿耿在,仰視浮雲白。
悠悠我心悲,蒼天曷有極。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風簷展書讀,古道照顏色。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7-02 9: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