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司法部監察長發現了什麼

人氣 780

【大紀元2019年12月22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Brian Cates/原泉編譯)司法部監察長邁克爾‧霍洛維茨(Michael E. Horowitz)針對通俄門調查始末的報告已經發布了一個多星期。

一直在爭論的兩方對「斯蒂爾檔案」(Steele Dossier)以及卡特‧佩奇(Carter Page)是否是俄羅斯特工都宣稱報告證明自己是正確的並開始慶祝勝利。

但是,任何看過報告實際內容的理智讀者都很清楚,其中一方不過是竭力掩飾。

霍洛維茨在這份備受期待的報告中究竟揭示了什麼?

1﹑如果沒有斯蒂爾檔案,聯邦調查局將無法從外國情報監視法庭(FISA)獲得針對川普前競選顧問卡特‧佩奇(Carter Page)的監聽許可。甚至連前英國間諜克里斯托弗‧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的唯一消息來源與檔案中的一些關鍵指稱都相互矛盾。

2﹑聯邦調查局Crossfire Hurricane小組(編註:聯邦調查局通俄門調查的代號)接連發現開脫性證據,證明卡特‧佩奇﹑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中將,喬治‧帕帕多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和保羅‧馬納福(Paul Manafort )不是俄羅斯間諜。盡管如此﹐聯邦調查局在三次提交延長監聽的申請時,刻意不向外國情報監視法庭出示這些開脫性證據。

3﹑報告中最能揭示聯邦調查局過錯的是,為了隱藏卡特‧佩奇不是俄羅斯特工的證據,該機構篡改了一封來自中央情報局、稱「卡特‧佩奇是中央情報局長期線人」的電子郵件。改動後的郵件與其原始內容完全相反。

4﹑為了使監聽佩奇的許可得到外國情報監視法庭的批准,聯邦調查局不僅故意隱瞞無罪證據,同時添加虛假證據。這種行為貫穿在整個監聽許可申請延期的過程中。

仍在延燒的間諜門醜聞之所以發生,是因為聯邦執法機構接受了一名政治掮客的虛假指控,對四名無辜的美國人開始進行反間諜調查,並針對其中一人申請了監聽令。

越來越明顯的是,如果聯邦調查局切實遵循規則和程序,則間諜門醜聞中的一切都不會發生。

霍洛維茨的報告清楚地表明,針對卡特‧佩奇的FISA監聽令中含虛假信息,沒有經過必要的伍茲核實程序(Woods verification procedures)。制定這一重要程序耗費了大量心血﹐目的正是為了防止此類事情的發生。

儘管採取了多種預防措施來防止這種情況的發生,在聯邦調查局正式提交的監聽申請中出現了虛假和未經證實的指控,而外國情報監視法庭隨後批准了該申請。在超過兩年半的時間裡媒體上充斥著對卡特‧佩奇監聽許可的報導,現在被揭露是錯誤的。但這樣的解釋對媒體太過寬大了。

毫無疑問,在2017年1月第一次申請延長監聽許可時,Crossfire Hurricane團隊隱藏了兩個爆炸性的證據。如果他們遵循正確的程序並在更新申請中加入那些證據,整個調查的基礎就會被摧毀。

Crossfire Hurricane團隊不但不承認在使用斯蒂爾檔案之前沒有去證實檔案中的指控這一尷尬的事實,反而決定繼續向法院隱瞞開脫性證據並向前推進。

如果他們承認知道佩吉是中央情報局的線人以及斯蒂爾的主要消息來源對斯蒂爾檔案中的某些指控提出異議,這意味著他們將不會從FISA獲得新的監聽許可。

如果FISA拒絕更新他們的許可,他們就失去了監視當時已經入主白宮的川普總統電子通信的窗口。看上去他們氣急敗壞,不惜一切代價讓那個監視窗口保持開放。

*他們為什麼如此迫切希望繼續監視?

為什麼這些前任聯邦調查局官員如此迫切地希望電子監視窗口不被關閉?以下是我個人的看法。

他們需要該窗口保持開放狀態,以便他們可以繼續監視川普及其高層人員,因為他們沒抓到任何把柄。

你看,他們滿心指望川普能與前任總統們一樣腐敗,如果不是更腐敗。

他們監視川普過渡團隊中每個人的所有電子通訊以及隨後的川普政府長達三個月。令他們驚訝的是,他們一無所獲。

他們所期望的出售法官和大使職位的所有電子郵件﹑電話和短信在哪兒?錢權交易在哪裡?他們為什麼找不到任何這類對話?

他們最終徒勞地希望如果繼續監聽川普和川普政府高級官員的所有電子通訊,最後一定會發現可以用來對付川普的信息。

*川普知道自己被監視

看看這個可能性﹕川普上任前就很清楚他和他的整個團隊都受到監視,他們的所有通訊都被監聽﹑攔截﹑抄錄,做成報告,然後在奧巴馬政府的最高層傳閱。

許多人認為,在2017年3月美國眾議員德文‧努涅斯(Devin Nunes)召開新聞發布會時﹐川普對監聽活動不知情。但這種論點忽略了一個事實:2016年11月底,當時的國家安全局局長(NSA)局長海軍上將邁克‧羅傑斯(Mike Rogers)造訪了川普大廈(Trump Tower);就在同一天,川普突然宣布將其過渡團隊從川普大廈轉移到他位於新澤西州貝德明斯特的高爾夫度假村。

這些間諜門策劃者們沒有發現任何把柄,因為根本沒有。不僅川普沒有竊聽者所期望的那種腐敗交易,而且即將上任的川普政府中的每個人都知道他們受到了監視。

他們找不到川普腐敗的任何證據,因為川普和他的團隊沒有腐敗,這對有些人來說難以置信。

聯邦調查局的監聽一直持續到2017年7月﹐監聽令到當年9月才到期。他們在那段時間裡一無所獲。我敢肯定,他們對此感到震驚。

最終,經過近11個月的監聽,他們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交給特別檢察官穆勒。後者於2017年6月啟動了通俄門的調查。

如果所有的電子監視以及所有的攔截﹑公開名字和轉錄真的發現了川普的腐敗行為,那麼人們早就看到了。

就在當下,我們正在目睹國會上演的這場彈劾鬧劇。因為他們找不到任何可以使川普下臺的實際罪行,因此他們為了達到目的而被迫捏造虛假罪行以防止川普再次當選。

但這不會奏效的。

布萊恩‧卡茨(Brian Cates)是南德克薩斯州的專欄作家,他出版過專欄書籍:《沒人問過我的意見……但無論如何我還是說了!》(Nobody Asked For My Opinion…But Here It Is Anyway!)。讀者可以通過Twitter @drawandstrike與他聯系。

本文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的觀點。◇

責任編輯:田園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中美之間正爆發新的冷戰嗎?
【名家專欄】「富人稅」是在「劫富濟貧」?
【名家專欄】彈劾川普決議條款「蒼白無力」
【名家專欄】破除「間諜門」陰謀的三步曲
最熱視頻
【現場視頻】吉林白城現沙塵暴 天空瞬間黑暗
【直播回放】4.3疫情追蹤:全球確診逾百萬
【十字路口】中共急尋20萬屍袋 多少冤魂亡?
【拍案驚奇】疫情中心或回東亞?紅二代談倒習
【直播回放】4.3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確診破10萬
【現場視頻】武漢死者家屬建群 警察上門騷擾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