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弘揚傳統文化」徵文大賽參賽作品

【徵文】今昭:法輪功 五千年文明送給世界的禮物

只有理解了聖人所講的內涵,按照聖人所說的去做去修,才能真正體會到這種在一瞬間洗滌所有邪心俗念、重塑自身光明的力量。(pixabay))
人氣: 65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08日訊】這篇文章的起因,是幾年前偶然一次去當地大學的法輪大法社團迎新活動幫忙,遇到一位中國留學生。恰巧他對關於宗教信仰的話題頗有興趣,便很自然地同我們攀談起來。

他看起來不過二十四五,可能是從國內交換過來的研究生。一副黑框眼鏡,典型的理工科男生的氣質。在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裡,這來自中土神州的少年,目光如炬,向我暢談各種信仰的起源。我們聊到很久,他走後,我環顧四周發現其它的社團都早已收攤了,驀然間竟有種「不知東方之既白」的感覺。

這次交談中,他說出的讓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話是這樣的:「照你這麼說,法輪功豈不是中國五千年文化送給世界的禮物?」

我至今無以言狀這句話帶給我的震蕩,在當時,它更是如同繞梁餘音,久久縈迴在心頭;而當我在大組學法與其他同修分享這段經歷時,他們也深感觸動。因為其實在法輪大法的著作中,作者不止一次地談到過大法與中國傳統文化的關係,而那男孩貌似不經意間脫口而出的這句話,已經非常接近事情的真相。

筆者生於中國大陸的一個普通家庭,家中從祖父一輩起就是國文老師。雖不敢說是書香世家,倒也頗受了些子曰詩雲的薰陶。因為家庭影響,我自小愛好中國歷史、詩詞。家母也很早就開始探索國學辦學的方向,算是傳統文化的堅定追隨者。但是她多年來遍訪諸家,從王財貴到蔡禮旭,從雲南的今日學堂到廣州的多聞公司,從當年在大陸國學熱中頗有聲勢的大方學校到兩湖鄉村的小私塾小書院……卻發現國學傳統的復興之路是那樣艱難,發現當今中國大陸的道統早已斷絕,發現儒釋道三家的文化精髓用無神論思維根本解釋不通……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她與一眾同仁一直不知國學教育的出路何在,而對此產生了深深的無力感。

因緣際會,當數年後母親得以認識幾位法輪佛法的修煉者,並自己親身走入佛法修煉後,才逐漸找到解開這一切疑團的鑰匙。彼時中共當局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發動多年,《九評共產黨》這本奇書也早已出版。母親和我通讀全書,在強烈的心痛和憤慨中,終於從現實層面了解了共產黨的本性,明白了為何在無神論的土壤上追尋傳統文化是如此費盡,所有民間私辦的學堂又維持得那樣艱辛——因為中共當局根本就是害怕民眾重拾傳統,一直在直接或變相地打壓所有民間個人和團體在這方面所作的努力。與母親熟識的一位支持傳統文化的家長在幫助辦學過程中被警方和教育部約談時,警察就開門見山地警告:「你們不要碰傳統文化!」

時至今日,雖然近年來中共表面上也喊些恢復傳統的口號,實則是裝點門面、為其統治塗脂抹粉:就像大陸熱播的宮鬥劇一樣,打著歷史傳統的門面輸送共產黨的鬥爭文化,是對傳統文化更隱蔽、更難識別的破壞。(這一部分在《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多次談及,此處不作贅述。)

我更想在本文論及的,則是我個人走入修煉後對傳統文化的一些全新認識。當我通讀法輪佛法的全部經書,再回頭看儒釋道經典的作品,一時間真有高屋建瓴、醍醐灌頂之感:不只是對中國傳統文化中三家的思想要旨漸能一脈貫通,對典籍中的許多具體細節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思考。在此僅列出一些個人的感悟,權作拋磚引玉之用。

法輪大法是佛家高德大法,雖未走入宗教的形式,但是通過修煉證得果位、出世圓滿的目標和歷史上的佛道兩家是一樣的,自然與這二家有相通點。而大法不脫離常人社會修煉的特徵,也讓我在讀《論語》時感到其與儒家入世哲學的一些近似之處。

我最直觀的感受是:儒釋道三家窮盡千萬卷經書論述的道理,法輪功師父李洪志先生用最淺白易懂的現代漢語講了出來。

這裡且不論李老師在講法中直接提到過的傳統經典裡的句子,如「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大學》)、「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金剛經》)、「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道德經》)等等,單只說我個人在閱讀時的一些聯想。

「煉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為善,處處事事都這樣要求自己」(1)這豈不是「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中庸》)和「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論語》)的最佳開示?而「執著心去真無為」(2),又豈不將道家「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無為而無不為」(《道德經》)的哲理一語道破?「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景德傳燈錄》),說破了不正是「你再往高上一上」(3)?「試問禪關,參求無數,往往到頭虛老」(《西遊記》)的因由根底,也在《轉法輪》看似簡簡單單的幾句話中揭示殆盡。

讀懂了德(白色物質)與業(黑色物質)、根基與悟性的關係(4),再看莊子所說的「嗜慾深者天機淺」,怎不心領神會地一笑?深深體悟「理性的對待情」(5)、「平和狀態才是善的,實際那才是真正人的狀態。平和中也有高潮起伏,是完全理性的,平和中也有輝煌的展現啊,可是是以平和為基礎的」(6),再讀「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中庸》),又怎不有融會貫通、豁然開朗之妙思?

另外,老師也講出了一些傳統經典中人們耳熟能詳的句子的更深層意思,如「朝聞道,夕死可矣」(《論語》)、「相由心生」(《無常經》)等等。

修煉後,我發現漢語中的許多詞語、成語本就和修煉文化有關,如:「成功」、「功成圓滿」、方言中的「造業」(指可憐、受罪);對俗語、諺語的理解也翻新一層,如:「禍福無門,惟人自招」、「公門裡面好修行」。如果德、業、功這些我們原本認為只存在於人精神領域的東西都是實實在在決定人幸福和痛苦與否的物質存在,那麼它們就再不是先民們「科學不發達時期」的自我安慰,而是溶於我們日常生活點點滴滴的道德標尺,時時衡量著每個人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

以前看傳統和歷史,猶如擺在櫥窗裡的漂亮展品:雖典雅美好,卻「只可遠觀」,從未想過能拿到自己的生活中應用。而修煉後,在許多個瞬間驚喜地發現原來古書裡的話,竟不只是常人層面的說教和勸善,而是真實不虛的道理、是天日昭昭的明鑒。「人間私語,天聞若雷;暗室欺心,神目如電」、「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有時無意中拿起一本古書,信手翻開一頁,撲入眼簾的,就是來自歷史和古人鮮明的提醒。

某天我在教室自習,正煩躁於永遠趕不完的作業和卷子。一抬頭,猛然間看見走廊牆上一塊蒙塵許久、無人注目的格言牌:

「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

—— 孔子」

很難描述我當時看到這句話的心情,和從中受到的感動。就像出國後,一次參加當地義工活動,我在教堂門口看到了刻在牆上的這句話:

「All you who are weary and burdened, come to me.

—— Jesus」

(所有疲累和不堪重負的人,到我身邊來。

—— 耶穌)

只有聖人的話才有這種在一瞬間震蕩心扉的力量。而只有理解了聖人所講的內涵,按照聖人所說的去做去修,才能真正體會到這種在一瞬間洗滌所有邪心俗念、重塑自身光明的力量。

還有中華典籍中浩如煙海的詩詞,我有時甚至覺得它們簡直是專為今日修煉人作註解而設的。

「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法輪佛法自一九九二年五月傳出後,短短幾年時間遍傳中華大地,而後更是弘傳歐、美、澳、亞、非五大洲。一本《轉法輪》,初看覺理白言明,實則蘊含了極深的內涵,視閱讀者的修為層次和誠心大小,向其展現不同境界的佛法真理。

筆者就不止一次地體會過個中神奇。一次,當我讀到「釋迦牟尼也好,觀音菩薩也好,如果歷史上確有其人的話,大家想想,他修煉的時候,他是不是也是煉功人呢?」(7)腦海中極自然地冒出八仙故事的開場詩:

「神仙本是凡人煉,只怕凡人心不堅。」

不由慨嘆:為現世風塵迷住眼睛的人們所看不清的簡單道理,卻被最古老的歌謠一語道破。

還有一次,在背誦《轉法輪》時,我背到「那功都是佛體形狀的,非常漂亮,坐在蓮花上,每個小微粒上都是」(8)一句,腦子裡如電光石火,剎那間閃過一首古詩:

「苦海迷途去未因,東方過此幾微塵。

何當百億蓮花上,一一蓮花見佛身?」

那一瞬間我的驚奇和讚歎實難言喻,只能向長天俯首合十,表達對造物向我展示這精微玄妙法理的深深謝意。

與此相仿,不是在正法中精進實修的修行者,怎能領悟「誓將掛冠去,覺道資無窮」的深遠意味?若非看透塵世險惡的道中人,又怎能體會「偶開天眼覷紅塵,可憐身是眼中人」的深切悲涼?那是生命在三界的泥沼中不斷輪回直至毀滅、永無超脫自救之法的萬古沈痛呵!

而每當在修煉中明白一層法理、突破一重難關的時候,那種「萬一禪關砉然破,美人如玉劍如虹」的豁然開朗,何以為外人道?守住自己心性,以更高的標準看待事情時,近乎「道人不是悲秋客,一任晚山相對愁」的超脫自在,也絕非執迷世間情慾的常人可以體察。「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的精謹持守;「看取蓮花淨,應知不染心」的清正無雜;「識破機關歸去也,十洲三島任意游」的放達暢意…… 凡此種種,不一而足,「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

如此多觸類旁通之處,究其根本,是因為今天的法輪功修煉人秉承的信念,與中華傳統價值觀一脈相承。當人接受的是以重德行善、敬天畏命為原則的傳統教育,他們才能真正理解中國古人的生命觀、世界觀、宇宙觀;才能真正懂得古人的詩文、抱負、氣概。僅以筆者自己來說,有一天偶然翻到方孝孺的《深慮論》,一讀之下,大為吃驚:通篇論調,與愚意何其相似!那文字中對天命的虔誠敬畏、對人力在上蒼意旨前不值一提的清醒認知、對敬天修德才是朝代長治久安之法的智慧識見,都源於華夏民族血脈裡對「天道無親,常與善人」的虔誠信仰,不禁感嘆:千載之下,竟為知己。

傳統文化和道德的重要性,在法輪佛法的書籍中一再被提及。「走回傳統路通天」(9),近年來風靡全球的神韻演出,便是這一點的最佳明證。當岳飛、楊家將、王寶釧、諸葛亮這些代表著忠貞、孝悌、仁義禮智信等等傳統價值觀的人物形象出現在世界級的舞台上,多少炎黃子孫有生以來第一次為自己身為華人感到驕傲!縱觀今日中國大陸,傳統凋零、文化頹廢,卻有一群自身正在遭受嚴重迫害的修煉人仍在做著復興傳統的努力,正可謂是「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

如此看來,答案其實早就有了。中國古稱「神州」;中國的文化,也被認為是眾神諸天賜予華夏子民的福祉。與其說法輪功是脫胎於中華五千年文化的禮物,實則有可能這五千年文明都是在為今天而鋪墊而演繹;甚至更久遠以降的史前文明,都焉知不是為了今日大法傳世而做的準備呢?佛經曾預言法輪聖王的降臨,將傳一種不脫離世俗即可修煉的法門;聖經啓示錄也預言彌賽亞的到來,以及最後天上地下無有生靈可逃的大審判。遍覽書史,梅花詩、推背圖、諸世紀、格庵遺錄、瑪雅預言…… 古今中外的各種預言全都指向今天、指向現在、指向此時此刻,那片古老的神州大地上正在發生的一樁樁一幕幕。

但是,那個中國男孩說的又興許沒錯。如同蚌殼歷經磨難、去粗存精,孕育出光彩奪目的珍珠來,對比法輪大法和傳統文化的世人,可能會驚喜地發現:這群人,如同耶穌基督講過的義人,更是先師孔子畢生推崇的志士仁人。他們不僅秉承中華傳統的美德,努力踐行真誠、善良、寛忍的普世價值,同時也慈悲無私地將這美好帶給世界上所有人,無論民族、無論信仰、無論階層地位,甚至對殘酷迫害他們的中共警察,也在化解仇恨中一視同仁。

曾有朋友問我:能理解法輪功學員對信仰自由和停止迫害的呼籲,但不明白為什麼他們經常會說「法輪大法好」。彼時的我尚不能用言語組織出一個令自己滿意的答案來回復他,直到後來某天無意中看到一個同修的文字:她修煉多年,自覺這世間沒有什麼字比「好」更能形容大法,才豁然有如遭棒喝之悟:

法輪大法,起源於中土神州之地,盛行於末法亂世之時,在當今道統幾近斷絕的中共治下,正如同這五千年燦爛文明演出到最後的輝煌謝幕。呈獻給世界的,是最簡明、最直白、也最本質的內涵:那是三家思想、五千年歷史、無數志士忠良全部凝結成「真」、「善」、「忍」三字,是遍尋所有語句辭海,找不到另外一個字比「好」更能形容。然則千年輪轉,歷史的大戲演了一出復一出,到最終恢宏無比的謝幕之前,您,那許多位曾像我一樣踟躕輾轉於中華歷史長河、又依依戀慕著中國傳統文化的您,是否一直堅信了所有造化呈現出的正念和慈悲?是否也已洞見,這歷史長河在今天所指的方向——法輪功呢?

注:

(1)《轉法輪》<第三講>
(2)《洪吟》<無為>
(3)《轉法輪》<第二講>
(4)《轉法輪》<第九講>
(5)《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6)《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
(7)《轉法輪》<第五講>
(8)《轉法輪》<第三講>
(9)《再造》

作者加註:法輪大法的修煉中不同層次有不同體悟,大法經書也絕不限於傳統經典的內涵。(如《轉法輪》中講到的「向內找」的涵義就不同於一般生活中所說的反省。)本文只是略述個人感悟以作啓發,管窺蠡測,決不敢給經書中的任何一句話下定義。讀者若想理解更多深層內涵,不妨通讀法輪佛法書籍,在自身實修中體悟。

 (點閱「弘揚傳統文化」徵文)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6-08 1: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