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之塔

邱旭伶

標籤: , ,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1月9日訊】 站在高的底端,瞇著兩眼遠遠地望高塔的頂端,是許多旅人曾經有過的經驗;偶爾在陽光的折射下,甚至看不出塔的頂端何在,此時遙不可及的尖塔,常讓矗立原地的旅人備感渺小。
  站上高的塔頂,在萬里無雲的晴空下遠遠眺望,放眼所及是火柴盒大小的房子,火柴棒高度的辦公大樓,旅人的地位似乎也因為視線的寬廣而提昇,甚至覺得自己可以領會「睥睨」四方的快感。
  摩天大樓的興建一直是人類挑戰極致的古老夢想,早期人類多只重視高聳建築的實用價值,尤其是肩負著偵測敵人的觀測高塔,總是遠遠地突出於一般建築的高度。那時候站在高塔上的士兵,並不覺得特別興奮,只是一心盯著遠方的敵人動靜。
  至今,旅人對於現代化高塔的仰視與俯瞰,在距離的情感牽扯之外,多少也帶著點崇拜的情結,這是高塔衍生出來的附加價值,也是高塔一再吸引大批觀光客造訪的原因之一。

現代化城市的象徵
  解決地狹人稠的問題,是很多都市區為了增加生活空間、商業機能而興建高塔的初衷;實用價值之外,高塔在時間的淬煉與建築科技的躍升之後,已成為許多城市建築師挑戰自我的方式,於是每一座新完工的高塔,都很自然地被視為該城市的地標,也是現代化城市的一種精神象徵。
  西元一九三0年代以後,受到建築材料、設備與營建技術突飛猛進的影響,城市企業家更是競相興建摩天樓,不僅滿足鶴立雞群的心理,同時還能在該城市裡留下象徵企業精神的高塔,其意義自然不凡。
在世界各國競相興建高塔的情況下,每一個城市若能擁有一座高度傲人之塔,躋身世界「塔林」之列,也就標示著該國特有的國力與經濟實力,這種約定俗成的想法,更讓城市主宰者,積極在人口薈萃的市中心興建高塔。

CN Tower世界最高
  搭上北美最快的電梯,只要四十秒就可以直抵芝加哥市四百四十三點六公尺高的漢考克中心(The John Hancock Center),這座綜合建築類的世界第一高塔。而搭乘快速電梯直上高塔的行動,也讓原本靜態的高塔景觀呈現不同的趣味性。
  速度的快感,常在旅人的一陣暈眩中度過,平均一秒大約要經歷二點五個樓層,這樣的速度偶爾還會引起耳膜裡的一陣模糊,甚至身體不適,很多旅人卻堅持透過這種速度,「知覺」到高塔的高與速度,所營造的特殊體驗,而暈眩的快感自然就成為旅人在旅途中找尋的刺激之一。
  造訪加拿大多倫多的旅人,如果錯過五百三十三點三三米,世界最高無支架建築─加拿大國家塔(CN Tower),就不是「可惜」兩個字可以形容。

  很難想像許多旅人在接近加拿大國家高塔頂樓的透明地板之後,竟然是兩腳跪倒在地;勇敢一點的旅人只要瞇著兩眼往下看,就有種頭皮發麻、兩腳發軟的情緒發生,這種向下探視的觀景地板,增加了高塔的刺激感,而穿越雲霧往下探視的角度似乎讓人聯想到上帝關照人間的視野。
  完工於西元一九七0年的漢考克中心,和許多城市裡的摩天大樓一樣,本身兼具辦公大樓、觀景台、酒吧及觀景餐廳的功能,白天時間正經八百地聚集大批的上班族及永無止盡的訪客。

燈光點燃迷幻夜色
  黃昏時刻,上班族急著收拾行李回家時,摩天大樓的觀景塔台上,卻在夕陽的輝映下蛻變為一片橙紅,而站在塔台上觀賞的旅人也變得詩意,此時兩相依偎的情人早已陶醉在無聲勝有聲的情境裡。
  夜幕低垂之後,原本漆黑的摩天大樓,在燈光設計師的巧手安排下,總能瀰漫著一股迷幻的夜燈,改變高塔在日照下的生硬角色,而成為柔美的夜間地標。
  這時候,大批的中產階級,總會穿出西裝與豪服出入其中,有時是豪情地與友人相互乾杯,有時卻又一語不發,只是翹著二郎腿,無聊地看著遠方的燦爛燈火,讓天空吸納人生一切的苦悶。(自由時報)


美國˙芝加哥馬利納城市大樓 (記者凌美雪/攝)


日本˙岩手縣紀念碑 (記者周幸叡/攝)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首家太空旅館2027年開幕 90分鐘繞地球一圈
阿馬爾菲海岸線美景美食(11)蜿蜒曲折的海岸公路
美俄兩個小島相隔幾公里 時差卻多達21小時
228連假遊雲林秘境 賞花看燈 啖美食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港共暴政下相約 照片中只剩她
【時事軍事】囂張的轟-6 實戰中將淪為笑柄
【有冇搞錯】為香港默哀
一週軍情速遞:台產教練機試飛 美伊衝突不斷
【橫河直播】佛州德州拒言論審查 波蘭也受夠了
【財商天下】外星經濟產物?比特幣身世之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