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2020中國經濟灰犀牛與黑天鵝

人氣 3939

【大紀元2020年01月15日訊】邁入2020,中國經濟並不樂觀。新年伊始就傳出互聯網行業大量裁員的消息。外界分析2020中國經濟將面對成群的灰犀牛(可預知但被忽視的風險)及黑天鵝(不可預知的危機)。

坊間流傳一句話:「2019年是過去10年最糟糕的一年,卻可能是未來10年最好的一年。」真會是這樣嗎?

嘉賓:時事評論員 Jason;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謝田
主持:方菲

熱點互動】2020中國經濟灰犀牛黑天鵝;2019或是未來10年最好的一年?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月13日,星期一。本期節目我們來談一談中國經濟;邁入2020中國經濟並不樂觀,新年伊始就傳來了互聯網行業大量裁員的消息,外界認為中國經濟2020年會應對成群的「黑犀牛」與「黑天鵝」。坊間流傳一句話,2019年是過去10年最糟糕的一年,卻可能是未來10年最好的一年,真的會是這樣嗎?

今晚我們請來兩位嘉賓一起來展望一下2020年的中國經濟,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傑森你好。

傑森:你好,觀眾好。

主持人:那麼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習教授謝田教授,謝田教授您好。

謝田:好,各位觀眾大家好。

互聯網行業為何開始遭遇寒冬?

主持人:好的,謝謝。觀眾朋友,我們也歡迎您在節目中間跟我們互動,您可以發手機簡訊,或者在YouTube上觀看我們的直播。傑森我想先請您來談一談,在談「灰犀牛」和「黑天鵝」之前,先談一談最近爆出的互聯網行業的裁員的事件,而且這個事件在網上流傳很廣是馬雲的一句話,他說,最藝術說法,說「向社會輸送人才」。

傑森:對。

主持人:所以這個互聯網行業其實可以說是過去一直高歌猛進的這麼一個行業,為什麼突然之間也遭遇寒冬?這個原因是什麼,跟我們談談。

傑森:它主要是互聯網這個行業的人群在互聯網上聲音大,因為他們畢竟是互聯網行業嘛,你要是農民工失業都去回家務農,基本上可能在網上發聲音的機會很少,互聯網的人員他一旦沒工作,他就是在網上發音。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說他其實裁員並不嚴重,只不過⋯⋯

傑森:他裁員是存在,而且是蠻嚴重的,但是他並不比其它的行業更嚴重,我是這個意思。但是我覺得互聯網聲音大,當然馬雲說話的幽默也使得整個互聯網人員失業這個問題進入一個藝術領域。馬雲說什麼每年給社會輸送1千個有10年工作以上經驗的人,這個是特流氓一句話。中國互聯網這個行業目前是個高薪工作,也是大家只要是你進入大的互聯網公司,你就是穩穩的中國的中層以上的階層,可能說是中國最快進入中產甚至富有階層的一個軌道。

那麼在過去,特別大概是在2016年以前,互聯網幾乎是在各種熱錢的推動下,無窮多的高歌猛進的項目,很多它叫做「萌」,直接是那種屬於異想天開的那種項目。你比如說百度要搞無人駕駛汽車,各個公司都去開發巨大的人工智能、機器學習等等這樣的領域。那麼一旦經濟不好,一旦資金短缺的時候,那基本上就開始這些剛開始它叫做moonshot(登月計劃,意思是瘋狂的想法或者不大可能實現的項目)……

主持人:就這種項目。

傑森:這種屬於那種特別超前的項目,賺不了錢的項目就會被卡掉。所以說你就可以看到比如說百度,它就把自動駕駛汽車的這個行業就搞了。然後騰訊就把什麼平台和內容整個開發這個項目也要裁員30%。

主持人:就是不在你核心業務,(在)之外的。

傑森:之外的它都裁。另外的話,整體2019年跟消費(有關的)開始有點降級了,因為畢竟中國的個人債務比例提高得很多,另外再加上其它的一些勞動型產業,就比如說我們聽不到聲音的那些農民工,他們失業以後其實也會影響整體的消費。那麼你可以看到直接跟消費相關,而且是高端消費相關的,可不進行的消費相關的,那麼受影響就很多。你比如說旅遊業,像旅遊業不管是出租車,滴滴打的(滴滴出行),還是像叫……是叫馬蜂窩這種旅遊的網上公司。

主持人:還有什麼美團外賣。

傑森:就類似於像這樣子的,它也都會受影響。你可以看到大面積的這種互聯網的企業造成失業的情況,它是整體經濟面的一個反映。它的聲音比較大,感謝馬雲,也感謝互聯網本身這個人群,他們在社會上網上發聲的聲音大,所以我們都看到了。但是整個中國經濟的蕭條其實遠遠不只互聯網,就看到南方很多人在網上放的視頻,以前極端繁華的地方,因為整個產業鏈外移,已經變成蕭條得不得了了。

所說整個中國失業問題,它不光是互聯網,如果僅僅是互聯網,李克強也不會特殊地發一個信(文件),說我們要嚴格防範大規模性的失業問題。因為互聯網的人都是這種弱書生,你就是把他裁員30%,他也只能在家裡哭,他不可能出現這種大規模的集會。主要還是針對那種一招就上萬人的這種工廠,然後這樣的一垮,那這種人很可能會造成社會的穩定問題,所以這才是李克強說話的真正的原因。總結來說的話,互聯網的問題不是核心失業問題,但是是一個聽得見的問題。

主持人:那我想問問謝田教授,因為我們知道一直過去在節目中我們也談到,像美中貿易戰它對中國造成了經濟的影響,很多供應鏈產業鏈的外移,影響到製造業。但是現在因為互聯網行業這其實屬於高科技的行業,為什麼也影響到這種高科技的行業?這方面也請您談談您的看法。

謝田:首先在我看來,互聯網行業事實上是依附於經濟的主體,這些實業和產業界,那我們知道事實上中國最大的實業事實上是在製造業。中國這個世界工廠現在不復存在,基本上這些公司老闆、工廠都開始紛紛地撤資,或者轉移到其它國家去。其實有一些中共不讓它轉,繼續留在中國,但是他們有另外的方法。比方這個公司在中國的工廠把訂單減少,它還仍然保留這個工廠,但是減少產量,把主要的訂單產量移到其它國家去。這種事實上雖然公司沒有倒閉關掉,但是實際上那個產能已經沒有了,產量也削減。所以製造業的失業和中國整體經濟的放緩,這個事實上是最大的失業。隨著產能過剩,這些工業界還有建築行業,它們現在事實上都面臨這個問題。現在很多建築行業現在不能夠繼續原來那種高速的成長,那些農民工都回家了。但是農民工也確實是這樣,農民工回家的時候,可能是上百萬地,甚至上千萬地回家,但是人們並沒引起太多的關注。

像傑森剛才也提到這個,就是說互聯網一般人們認為是高科技嘛,是最先進的,最先進的生產力的代表。他們應該說是不應該失業,被裁員的,而他們被裁員就讓很多人感到更震驚,感到奇怪。但這些互聯網企業,你比方那些電子商業,他們都是服務於這些實業的,實體的製造業的。如果製造業產量下降,或者人民消費者購買下降的話,那這些電子產業,電子互聯網產業,服務業的產業他們也會跟著下降。

倘若這些主體的收入,主體經濟的收入減少的時候,人們去旅遊啊,去訂外餐啊,訂高檔商品這些慾望都減低的話,那這些互聯網企業也就要受到衝擊了。但人們一般把它們作為這種,互聯網企業看做是最高薪、最高檔、最受頂禮膜拜的這種產業,所以它們裁員會讓人感覺到特別的震驚。事實上我們知道,你看有一些中國互聯網企業,事實上它連研發都裁掉了,這個事實上正好說明中國這些互聯網企業,並沒有真正自己的技術。因為這個企業真正研發的部門,應該是最後裁員的部門,現在肯定是它偷來的技術不能繼續獲取,自己又開發不出來,市場需求下降,它們就會開始裁員。事實上,在製造業的裁員的規模,我想也是不遜於互聯網的裁員。

2020年中國經濟面對的主要「灰犀牛」風險是什麼?

主持人:所以其實也說明中國經濟,整體的主體經濟下行到一定程度,開始波及到高科技行業了。那傑森博士我們來談一談,今天談到2020的中國經濟,您前幾天的時候有過一期快評,有分析說2019年的「灰犀牛」和「黑天鵝」,先跟我們簡單介紹一下,2019年這是什麼形勢?然後2020年在您看來,最大的灰犀牛的風險,也就是可預見、但是被忽略的風險會是什麼?

傑森:我的那一集節目主要是在2019年底、2020年初的時候,回想我在2018年底、2019年初的時候,當時想像大概有哪些是「灰犀牛」(比喻大概率且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哪些是「黑天鵝」(比喻小概率而影響巨大的事件)?當然,黑天鵝我當時沒有講,因為黑天鵝是不可預測的。灰犀牛的話,當時我們都知道,當時面臨中國到底是不是整個GDP要快速下跌的問題,這個是應驗了,整個最後一個季度GDP跌到6%,中國的GDP增長速度6%,是30年最低的,雖然沒有特別厲害,但是對6%這個數字,大家是有質疑的。

另外的話,當然我們也提到了債務問題,其實債務也真的是越來越嚴重,而且出現了幾個前所未有的,或者說是幾乎前所未有的違約的案例。比如說,有關違約的量,幾乎是超過歷史上最高,比2018年還高出很多,甚至出現美元違約,甚至出現官方的企業,就是國營企業、國企違約。這些概念基本上我們當時都預測到了,也真實發生了,就是灰犀牛沒跑丟一個。當然黑天鵝我們就是後來總結,香港問題是一個非常明顯的黑天鵝事件;另外的話,沒想到豬瘟也造成了一個黑天鵝,沒想到居然一個非洲豬瘟殺了中國60%的豬,造成整個CPI(消費者物價指數)在年底的時候變成4.25%。

主持人:真是無法預測。

傑森:這是根本想像不到的。另外的話,比如其它的一些事件,包括中美貿易戰,在2018年底的時候覺得這事很快過去了,結果它們(中共)一個毀棋,整個2019年波瀾壯闊的貿易戰,最後人民幣貶超過7,這些東西都算是黑天鵝的事件,沒有預測到的。到此時此刻,我們感覺到黑天鵝事件逐漸都變成灰犀牛事件。

主持人:至少貿易戰是變成灰犀牛了。

傑森:對,貿易戰有一點放鬆一些了。畢竟,此時此刻我不相信它會接著成為黑天鵝,再有驚詫的事情發生。但是,比如說經濟下滑它不是保7的問題了,是保6的問題了,它(中共)非常清楚如果GDP增長速度不能超過5.3的話,有13%的銀行體系會出現問題,就是銀行會出現問題。這個就是說保GDP,怎麼樣防止GDP迅速下跌,造成它整個金融系統出問題,這是一個灰犀牛。

另外再有就是,比如說債務這個問題,2020年面臨大量的地方政府的債務,當然它準備了很多應對措施,賣掉美元債務,很多企業要還美元,將近500億的美元債務等等,這些也會面臨這些企業怎麼應對的問題。

再一個就是人口問題,2019年非常驚訝地出現了整個出生人口只有1000萬,幾乎跟死亡人口差不多了,如果這兩個數字真的是這個樣的話,2019年就進入了中國所有人口總體人口不再增長的階段,如果真的是這樣,最後總結數據是這樣,那這個是劃時代的事。

主持人:人口問題為什麼您覺得是經濟方面的灰犀牛呢?

傑森:其實推動經濟發展的一個核心問題是人口。因為,哪怕就是老年人,他也是創造就業的一個機會;年輕人當然了,他不斷是創造就業還創造財富。所以整個來說,中國在過去二十多年迅速發展一個很大的原因,特別是把整個世界的製造業搬到中國,很大的原因它叫做人口紅利,就是每年有大量的、新增的勞動力人口。這個問題在勞動力人口的增加,大概在2012年就已經到頂峰了;那麼下一個問題就是說,什麼時候整個總體人口進入頂峰?這個就牽扯到2019年就很可能成為這一年,而2020年幾乎可能比較篤定的會是中國人口持平,或者是進入拐點的一年。它就會(是)持續地影響中國整體經濟一個巨大的動力的問題。

再有一個就是說,中國牽扯到其它消費、房地產等等這樣的行業,就是說整個中國房地產也有可能會成為灰犀牛事件,整個你可以看到就是,我們此時此刻面對的2018年底看到的灰犀牛一個都沒跑丟,2019年進入的灰犀牛而且也奔馳而來,包括香港問題、金融問題、債務問題等等,確實有一群犀牛過來。

主持人:您剛才談到失業,規模性的失業潮算不算是個灰犀牛呢?

傑森:它算,但是整體來說的話,它會有一個緩衝。因為我剛才談到了,在勞動力人口2012年就進入頂峰了。所以在2012年、2014年都會出現勞工荒的問題,此時此刻製造業搬走一些的話,它有一個互補的概念。當然,技術不是完全互補的,就是說,你以前是在流水線上焊接電子板的,你不可能立刻就到建築工地去。

主持人:所以就是有的行業它如果缺人,它可能依然會有缺人的現象?

傑森:就是說它可能還會缺人,但是整體來說,因為中國人口特別是勞動力人口,某種程度上來講是在減少,當然還牽扯到本身農村人口還有一個儲備量的問題。就是它經常會把農民移到城市工作,城裡頭沒工作了就鼓勵你回農村,最近出的有一個叫李子柒,可能以後很多農民要辦YouTube網站了等等這樣子的。

主持人:不是那麼容易吧?!

傑森:東北其實經濟一直很爛,現在好多網上的VIDEO視頻都是來自於東北,所以說有的時候中共會搞一些這樣子,緩解一下它的農民工失業的問題。

中共垮台是最大灰犀牛?

主持人:好的。我想也問一下謝田教授您怎麼看2020年的灰犀牛;最主要的、可預見的風險會是哪些?

謝田:最主要的灰犀牛,灰犀牛就是比方很容易發生,很可能發生顯而易見但是人們會容易忽略,影響會很大的一種危機。雖然我認為在中國現在基本可以說這個房間裡滿屋子都是灰犀牛,就是說隨處危機四伏就在這裡,中共確實危機四伏坐在火山口上。但你要說哪一頭灰犀牛是最大的話,我倒認為是中共垮台是最大的灰犀牛。當然有人會說這個不是經濟問題是吧?這是個政治問題。對!在中國的話經濟問題就是政治問題,而政治問題也跟經濟問題聯繫在一起。所以實際上,我認為中共垮台應該是一個最大的灰犀牛,其它那些比較重要的、主要的灰犀牛,我認為最大的就是信貸違約的危機,違約危機會造成信用破產,然後銀行擠兌、大規模擠兌的發生,這個我們已經看到從遼寧營口沿海銀行到河南洛陽已經出現幾次的銀行擠兌。

主持人:對,中小型銀行。

謝田:中小型銀行,對。事實上在中共的做法就是迅速地堆了一大筆錢,像一個牆一樣,人民幣的牆放在那來安撫人心。但如果安撫一個、兩個銀行都可以,或十個、二十個都可以,如果這是上百個銀行、上千個銀行出現(擠兌)的話呢,它就安撫不過來了。而銀行擠兌在開始的時候往往是跟大規模失業,因為這個你說中國每個犀牛其實我們很難把它分開來單獨看待,它實際上都是連結再一起的。債務違約的話,是因為不良資產,不良資產又跟房地產泡沫連繫在一起,房地產泡沫破滅的話這是另外一個犀牛,還會帶動銀行破產,銀行信用破產又帶動銀行擠兌;銀行擠兌老百姓去銀行提錢提不出來,再加上大規模的失業就會造成民眾造反,或民眾大規模抗議事件,這些都可能造成中共的垮台。

如果說還有其它次要的話,我甚至認為美中貿易戰,雖然現在這是個灰犀牛,但是還有可能成為一個黑天鵝。因為這個貿易戰很有可能會升級,下一步升級的話,我想可能直接涉及到貨幣和金融戰,那可能就是一個黑天鵝了。還有一個,科技戰也會升級,這可能是黑天鵝也可能是灰犀牛,看什麼人來看了。再下面,我覺得灰犀牛裡面,中國經濟惡化可能會讓中共鋌而走險,或者讓它再度誤判,甚至去打破台海的和平,尤其是在現在台灣剛剛總統大選出現了中共非常不願意看到的景象,所以中共可能用戰爭來轉移注意力,這是它慣用的手法。

它甚至可能在南海的東海跟美國發生衝突,或者現在看來中共想利用伊朗來分散美國注意力,或者是減輕自己的壓力,現在看有點失望,有點不work,下一步可能會繼續到朝鮮半島來凸顯問題。所以這些問題雖然有些是政治軍事問題,但是對中國來說,想解決經濟問題……因為朝鮮的制裁和為什麼它(中共)現在逼著它(朝鮮)作出很多突兀的舉動,比如像伊朗出現大規模的抗議,實際上都跟經濟有關,畢竟這兩個國家的經濟也都跟中共的經濟有關。中國經濟如果越來越陷入衰退進一步惡化,我不認為中國經濟(GDP增長)有5%、6%這些,這些都是中共的數字,都是騙人的數字,我認為中國經濟一定是進入衰退的時候,這個時候就是一個衰退的程度有多少?一旦這些信用破滅的話,大規模失業,那就從衰退就變成depression,變成蕭條了,這個是會導致中共垮台的。

中國房地產泡沫還會持續多久?

主持人:是,所以您剛剛提到確實在中國環境下,經濟問題更依附於政治。但如果單純從經濟問題談,我還想很快問您一個問題,因為您剛才提到房地產泡沫,很多人都關心這個問題。在前一陣子大紀元及新唐人舉辦一個論壇上,有觀眾提出這樣的問題,他說:中國大陸的房地產泡沫還會持續多久?如果這個泡沫破滅是否意味著共產黨經濟徹底崩潰?這個問題您怎麼看呢?

謝田:就像我剛才講的,有房地產泡沫,我想這個已經出現苗頭了,現在在一線城市、二線城市都有大規模的降價;現在中共政府在支撐著房地產,但是老百姓的訊息現在開始越來越少了,所以中共為什麼對封鎖訊息特別的在意,不管各種各樣的訊息(都封鎖),因為現在房地產最後可能還能殘存一點,還能騙得老百姓繼續往裡投錢,那就是中國經濟可能還是好的那種假象;還有房地產會繼續漲價,中國還會繼續有錢,但如果這一點點(製造假象的)訊息沒有的話,(房地產泡沫)破滅很可能會非常迅速地發生。

我們看到現在慢慢的、一點點的在某些地方開始有大規模的降價,但是一旦真正的降價,就是破滅開始的時候,我覺得就像日本2000年的時候,那個時候的房地產破滅一樣,會非常非常迅速地發生;而一旦那樣迅速地發生的話,中國老百姓財富一下就等於一夜之間就被抹掉,財富被抹掉但是他還欠著一些房貸,還欠那些貸款,那他們怎麼辦?這實際上就會導致,一定對政權形成非常大的衝擊,所以確實是會導致共產黨的經濟徹底崩潰。剛才也提到了,它(中共)跟銀行信貸的危機,銀行債務的危機,事實上都是連在一起的。

主持人:好的。傑森您怎麼看房地產的問題?

傑森:對,房地產是一個核心問題,中國很多問題都聚焦在房地產上,比如說GDP,中國GDP的30%是靠房地產在推動的。另外個人消費,中國人目前的財富感主要來自於它對自己房產的財富感,中國大概70%的財富來自於他現在擁有房子,但是房價是一個虛擬概念。比如說他覺得我這個房子值一百萬,我這個房子值兩百萬,為啥呢?是因為前幾年有一個人賣了,或者甚至幾年前有個中介讓他用這個價錢賣,他沒賣,他覺得是那個價錢。但事實上房地產是一個非常瞬息萬變的概念,當然本身來說,中共在一定時候,經濟問題就變成了一個訊息問題。比如說前一段時間,2018年、2019年有個別幾個房地產開發公司,比如有個叫「碧桂園集團」的,它看到了在很多城市供已經大於求了,在這樣的情況下,所有的房地產公司都拿著房子不賣,大家都在撐著,它就採用了降價銷售。我先降價,降價以後,反正只有一百個買戶,我這有90套房子,我就把這一百個買家就給包了,我一降價都解決問題。結果老百姓砸售房樓,然後地方政府嚴令不許降價,而且這個相關消息很快被封鎖。

所有這些概念,最後結論到一點,因為房地產影響地方政府的收入。很多地方政府的債務是以地產做抵押的,如果房地產賣不出去,地賣不出去,地方政府的債務就會壞死。所以(房地產)跟地方債務有相關,跟銀行的金融是相關的,所以它幾乎是所有的問題都是一個核心的概念。

主持人:但是這個泡沫難道不會破嗎?

傑森:其實現在問題在哪?是明白的人有多少。現在中國處於一個非常對房地產(爭議)的概念,你問10個人,有10個不同的回答;還有一群人努力地還想去買房子,有個別的人已經開始賣房子了。但是我感覺,如果明白事的人開始多起來了,賣房子的人如果真能達到三分之一,甚至一半,房地產就在那一瞬間垮掉。就是說誰是明白人?比如說誰手裡還有三套房子,開始琢磨把一套賣掉的那個人,他會比較沾光,但是到最後奪門而出的時候,幾乎全部都會互相踐踏,沒有辦法。

主持人:所以是信心的問題。

傑森:因為中國人口已經幾乎到了頂峰了,2019年如果沒達到,2020年就會達到,整個年輕這一代的人數逐年在減少。房地產在2020年幾乎所有的統計數據,所新建的房子的供一定大於求,全國範圍,各別地區我不說,房地產有地區差異。而且,北京的房價在過去的兩年,特別是二手房一直在跌,甚至據說已經跌了將近20%了。所有這個概念擺在你面前,你仔細想一想,我反覆跟國內的人說,你的房子你租利的錢可能回報一年是1%,如果這個房子漲不了一年漲不了3%、4%,你的損失就是幾十萬,因為那個都是幾百萬、上千萬的房子。

如果它漲不了3%、4%,你就不如把錢拿出來去買一些最基本的理財,4%、5%的理財,這是一個很正常的理財,而你等於每年損失4%、5%的錢;這個錢一千萬就是四十萬。所以對於很多地方只要不漲,它就是跌,而再別說北京這地方已經跌了百分之十幾、百分之二十,對於很多人損失已經是數百萬這樣的損失。在幾年前我們就說了,如果幾年前,比如2017年、2018年賣二手房的人,他如果那個時候能把他的錢換成美元,甚至投資一點美國的東西,他的財富和現在是在數百萬這個數量級的差別的,而這樣認識的人群會越來越多。

所以整個房地產,中共事實上是在跟老百姓拚訊息,換句話說,中國的經濟問題有時候不光是經濟問題,是因為它跟政治相關,跟言論自由相關,跟老百姓的開化程度相關,各方面都是結合在一起的。

主持人:所以您覺得它是有爆的一天,但現在誰都不知道它是什麼時候爆,什麼方式。

傑森:你就看要嘛是還急著買房子的三分之一、四分之一的人群逐漸在減少,要嘛是賣房子的現在比如說是十分之一、九分之一的人增加成三分之一,這兩端不管是哪一端事情發生了,中國房地產就差不多。

「唱衰中國經濟」有道理嗎?

主持人:這也有一個問題,我想問一下謝田教授,因為中國經濟整體也有這個問題:很多時候人們分析不看好中國經濟的時候,有很多人就說,你在唱衰中國經濟,而中國經濟過去十幾、二三十年都有人唱衰,你看中國經濟不是一直挺好嗎?就像房地產這樣的,很多人說它泡沫會破,但是它一直沒有破。我看到有一個分析,當然我覺得是一個比較合理的解釋,他說確實是這樣,但是他說唱衰中國經濟的人,今年還是會唱衰,因為中國經濟很多隱患依然存在,而且不僅存在還擴大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分析人士依然會唱衰中國經濟。您怎麼看這個觀點?

謝田:是這樣的,我認同這個說法。實際上我們說所謂唱衰,首先中國經濟現在是一種你可以說是混合體經濟,有中共國家主導所謂計劃經濟的成分,也有一部分市場經濟的成分。中國之前完全是計劃經濟的時候,當時的中國經濟實際上也在文革後期,中共自己講已經到崩潰的邊緣;你在外界看來,實際上就是崩潰。但是中共當年是用政治上的高壓手段,比方把所有的年輕人都趕了上山下鄉,趕到鄉下去,大學生、中學生趕到鄉下去,用這個方式解決就業問題。解決就業問題就減少了造成經濟崩潰的一個巨大的因素,而它(中共)就殘活過來。現在中國有一些部分市場經濟的因素,我們現在知道中國的經濟實際上是一種是裙帶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你要用完全市場經濟來分析,我看大部分的分析都是對的,因為按著如果這是一個不是共產黨統治,也不是個有這種計劃經濟部分的人,在任何國家這種中國經濟早就崩潰了。

主持人:早崩潰好幾次了。

謝田:崩潰好幾次了,但是它那個確實因為它有這種計劃經濟。可能在中共看來,它可能是個所謂的優越性,它可以防止這個崩潰。所以現在看來就是說,我們每次看來中共都僥倖地混過去了。但事實上這些唱衰中國經濟的人,現在唱得是更衰了,因為這些導致經濟出現問題的東西,就是經濟結構上的弊端,現在實際上越演越烈。還加上中共「國進民退」,中共這個利益政權現在基本上是明強,從國企搶錢、撈錢,現在也從私企、民企業撈錢。所以它這種巧取豪奪,也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這個時候,所有導致這個經濟崩潰的因素:你看從通貨膨脹、濫印鈔票貨幣,到財富分化、貧富差距加大,再到這些銀行壞帳增加、銀行擠兌的發生,這些在一般正常國家都會發生(經濟崩潰)的事情,它們現在都在發生,並且發生的規模和破壞力越來越大。中共可能用這種強制的高壓手段,用計劃經濟的力量,事實上在它們看來是成功地拖延了這個經濟泡沫的破滅,整個經濟的崩潰。但實際上就像一個引爆的炸彈一樣,雖然好像暫時不讓它引爆,但實際上它那個彈藥它的容體積越來越大,實際上威脅性越來越大。這些分析上是對的,這個中國經濟還是會出現這個巨大的問題,但是時間確實是很難預料的,這是為什麼我們說它是個灰犀牛,也可能是個黑天鵝就是這樣。

主持人:傑森博士這方面您有什麼補充?

傑森:對,其實我的感覺是這樣子的,我是相信經濟就跟自然界一樣,如果是一個不被控制的經濟。經濟本身是一個生命體,那麼它就會有盛有衰,就像一年四季一樣,有夏天的炎熱,有冬天的寒冷。

主持人:有它的規律。

傑森:其實就是說,比如說任何一個經濟,它都是有漲有衰,因為啥呢?在衰的過程中就是淘汰的過程,它把一些低效的,或者是技術失敗的、陳舊的這些行業企業逐漸地淘汰掉,才給這個市場帶來一個生物增長的機會。就像森林裡頭,大的樹枯死了,然後小樹才有再生長的空間,這事實上是一個自然規律。但是中國的經濟它不是一實實在在的,它的經濟不是一個獨立的生命體,它是政治經濟,它後面有一個這個政治的手在控制。

主持人:被操縱、被控制的。

傑森:換句話說,被操縱被控制,它可以努力地逆著整個經濟規律在走。使得好像大家預測說,2008年經濟快不行了,結果走過來了。《紐約時報》有個諾貝爾得主克魯格曼(Paul Robin Krugman)他2011年預測中國經濟快不行,結果中共好像又挺過來。結果2019年他又預測了,他說:我怎麼看它(中共)的經濟都是有問題的,但它好像就不出問題。

其實不是它不出問題,它的問題大家預測的都對。就是剛才你說的,都在。它只是把單獨的問題變成系統化的問題。有時候我想要舉個例子就像這樣子:本來就是比如說一群牛,在這個懸崖邊上,一個牛快掉下去了,很悽慘的事嘛,那個牛要掉下去了,別的牛就開始抓。中共就是整個提,一個牛抓兩個牛,最後是一群牛;現在一群牛都在懸崖邊上掛著。沒有一個人掉下去,這是真的,但是再掉下去就是整個牛群全部掉下去。而且在拔拉的過程中,它(中共)會發現懸崖土越拔越鬆了,快撐不住了。但是整個過程會是系統性的崩潰,這就是中共它把一些沒有生命力的央企,它讓它變成一個僵屍企業。

主持人:非要把它注入到經濟中去。

傑森:然後讓那個銀行成為它(殭屍企業)那個債務的承擔者。除了完成地方政府的任務以外,還要推動經濟,有GDP這樣一個任務,那麼整個地方政府就有一個債務問題,越累積越多。然後同時這個房地產的行業,是讓個人住的,不是說讓人炒的,結果它硬是把它變成中國經濟的一個中流砥柱,百分之三十的GDP來自於房地產,最後又變成綁架全中國人的財富的一個機構。中國是不適合發展汽車的行業,硬是在中國搞出三億多輛汽車。整個一個龐大的汽車行業,這個行業造成中國80%的原油靠進口,整個完全依賴於全球。

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比如說這次伊朗真的中東有戰爭,因為中東提供給中共40%的原油,這個就是中國潛在的一個黑天鵝事件。如果中國的原油整個暴漲,你說整個中國的經濟是不是整個垮下去了?所以說它為了維持個別的經濟不垮下去,把整個經濟從政府、到個人、到企業、到銀行體系,各方面全部綑在一起。然後呢任何一個黑天鵝事件,預料不到的黑天鵝事件都可能造成這個系統性的崩潰。這就是為什麼大家一直說要崩潰,好像大家都沒有預測對。可是這個問題實際上是越來越嚴重,越來越系統化。

中國民眾如何應對經濟低迷帶來的衝擊和風險?

主持人:那您覺得中國老百姓應該怎麼應對呢?因為我們觀眾現在給我們提出的這個問題說,你們不要老提問題,你也給點解決方案啊?

傑森:我的感覺是這樣,就是看個人資產的狀況。如果你目前就是維持個人生活,那你還真的只能維持個人生活,因為你沒有靈活調配的資源。如果你真的有一些資源的話呢,這是唯一規避風險的方法,就是多元化。多元化投資,就是在幣種上你不要所有的資金都在人民幣上,你要想辦法換一些其它的貨幣外幣。在那個整個就是說資金財富的分配上,別70%都在房地產上。如果你真的有三套房子,我早在2017年的時候就說了,你有三套房子一定要賣一套。賣一套然後把這個錢換成外幣,如果你2017年這麼做了,你現在就是笑的人。但是整個來說,我反覆說了不要再買房子了,千萬不要再買房子。股票慎入,中國的股市總是漲的時間短,跌的時間長,股票這個行業千萬不要去了。個別很保險的理財你們要買一些也可以,但是千萬不要貪利。再有就是個人理財的問題,個人就業的問題,年紀越大,在中國被歧視得越厲害,像這樣的情況下,個人的未來的發展一定要多存錢。

主持人:謝田教授還有一分多鐘,也請您很快談一下。就是應對中國經濟下行,每個人自己他能有什麼應對方案?您給建議一下。

謝田:如果是二、三年前的話,我們也建議過。比方說讓他賣房子換現金啊、換美金、換黃金這些。現在這些其實都做不到,現在的房子基本上就是有價無市,比如說它賣不出去,這是第一。就是你能賣掉一點,你換美金、換外幣,外匯現在基本上都斷絕。

主持人:更困難,反正是很困難。

謝田:非常困難,基本上很難做到。我認為你如果還能夠可以脫手房子的話,我認為這些老百姓可以把房子換成物資。就是生活資料、生產資料,物資這些東西,要屯積一些物質型的東西。也許在鄉下找個地方,老家買塊地。真是要把一些生活性的東西,就是備不時之需的,或是生活上的必需品多添購一些。還有一點我想這個,當然我是修佛的人了,我們相信這個很多事情就天註定。所以如果你在這種困頓的情況下,你如果能夠修心講真相的,修心恢復一些道德的生活的話,實際上對你整個身心健康是有好處的。所以呢我們可以求天、求地、求那個創世神來保佑,可能是最好的辦法。

主持人:保持善念,就是善有善報。非常感謝二位,因為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又要到了,那我們就只能先談到這裡,。我們也感謝朋友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新唐人《熱點互動》製作組  #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特稿】多抓江派貪官 有助中國經濟發展
中共黨校教授揭中國經濟低迷的一個深層原因
吳敬璉:根治腐敗 中國經濟才能發展
何清漣:中國經濟堡壘戰 保衛外匯儲備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袁斌:2020庚子年中國為何異象頻現?
【思想領袖】司徒文:對華關係三錯 美低估台灣
【拍案驚奇】江西大潰堤唐山又震!回顧1976
【珍言真語】關慧貞:港人需救援 促加國急庇護
【直播】白宮媒體簡報會:疫情致死率低
【直播】川普舉行「執法受益者」圓桌會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