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泰:「白人至上」的起伏與真正推手

人氣 885

【大紀元2020年10月10日訊】形形色色的「白人至上」團體中最著名的就是三K黨。三K黨經歷了三個高峰:一是1865年內戰之後的重建時期,三K黨初試身手,背景是當時剛剛解放的黑奴開始任公職並擁有土地;二是上個世紀20年代,三K黨迎來黃金時期,會員超過百萬,背景是大量移民來到美國,反移民成為刺激三K黨擴展的巨大動力;三是上個世紀60年代,背景是黑人民權運動達到高潮。

三K黨的起起落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發生在一個社會運動威脅到白人的主導地位的時候。隨著威脅的到來,三K黨也開始發展,隨著威脅的消失,三K黨也就衰落了。

我們今天正在經歷「白人至上」的第四個時期,就是極左思潮泛濫並開始主導美國走向的時期。

如果說極左派是作用力,那麼「白人至上」不過是極左運動的反作用力。這也是「白人至上」被稱為極右勢力的原因。越是推行極左政策,「白人至上」就越有滋生的土壤,越能推波助瀾激發更多的白人參與進來。作為華人,我們想看到什麼樣的結局呢?是川普連任後「白人至上」安分守己,還是拜登上台後走極左路線導致「白人至上」烽火燎原?這是值得大家思考的問題。

「白人至上」的核心價值觀,就是「愛國」,愛原滋原味的那個美國,那個以白人為主體的國家,以基督教文化立國的國家,所以非常排外。「白人至上」是愛國主義、基督教情懷和白人優越感的雜合體。他們反對的東西很多,包括反黑人,反猶太人,反移民,反天主教,反同性戀,反共產主義,反吸毒,反婚前婚外性行為等等。人們總是說,美國是個移民國家,美國是個文化大熔爐,「白人至上」應該算是美國的一股暗流吧。

「白人至上」認為極左是在嚴重威脅白人的主導地位。極左派的「開放邊境」(Open Border),容許大量中南美洲的非法移民來到美國,中南美洲是天主教國家,這些非法移民的到來,既稀釋了白人總數,也是對基督教的一種衝擊,還要考慮到白人生育率的不斷下降,更是讓他們對移民抱有警惕。極左派倡導的大麻合法化,同性戀婚姻等等,是「白人至上」反對的。左派持的是共產主義理念,講的是「工人階級無祖國」,要犧牲美國來貢獻世界,與「愛國主義」更是背道而馳,這都是「白人至上」不能認可的。

「白人至上」也在與時俱進。三K黨過時了,一些新的組織不斷被極左派催生出來,比如新納粹(neo-nazi)。2017年8月11日至12日,在弗吉利亞大學有一個「團結右翼集會」(Unite the Right Rally),就是多個類似組織的聯合行動。集會上發生一名白人右翼青年駕車衝進抗議人群,造成一名參加抗議的女子死亡,這名受害者不是黑人,而是白人。華人圈裡喜歡用一個詞「白左」(是不是帶有歧視意味?),左派的主力是白人。可見,「白人至上」不再只是白人對黑人如何了,也是「白人」與「白人」之間的鬥爭,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前三次的廢奴、移民、民權,都是具有正義性的,我們是站在「白人至上」的對立面的,而這一次,反對極左,卻讓我們華人一不小心同「白人至上」站在了同一戰壕裡。所謂極左,我們中國人理解得很徹底,就是共產主義那一套,打著平等的旗號,操縱和劫持種族、性別、收入不均等社會問題,製造階級鬥爭和社會動盪。中國人認可「機會平等」,結果要看各人的付出。讓努力的和不努力的得到同樣的東西,中國人最不吃左派的「結果平等」這一套了。

當然,這不是說我們就支持「白人至上」。「白人至上」之所以招人詬病,就是因其有暴力傾向。其實極左組織也是非常暴力的,甚至更暴力,更無法無天,看看那些打砸搶燒,如同巴黎公社那幫暴徒一樣,本來左派共產主義就崇尚暴力,崇尚階級鬥爭。現在很多華人開始買槍,裝監視器,他們是在防誰呢?這是個有趣的問題。但是大多數媒體本來就是左派的,對左派的暴力行為視而不見,只把眼睛盯在「白人至上」那些極右翼組織上。

「白人至上」的暴力傳統據說源自最早到北美闖世界那些殖民者的邊疆開拓精神。這種精神中包含了一個東西,所謂的「邊疆正義」(Frontier Justice)。那時還沒有建立起配套的公檢法,都是私底下用暴力解決分歧和爭議,包括對人進行懲罰。西部牛仔電影裡就有對這種現象的描繪。這種個人化的快意恩仇的江湖模式,就一直在一些白人的血脈中傳承著。在後來加入三K黨的成員中,很多人都是被這種動機所驅使而加入其中的,特別是那些窮人和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人。這些人也會自願去扮演「社區保安」的角色,在執法部門不作為的時候,以暴制暴,該出手時就出手。顯然,這與美國的法治精神格格不入,我們必須要旗幟鮮明地加以反對。

川普對這些極右翼有過態度,說「讓執法部門或者國民衛隊來進行他們的工作,你們就一邊歇著吧。」不過呢,今年「黑命貴」(BLM)、「安提法」(ANTIFA)在很多城市搞打砸搶燒,鼓動無政府主義,很多民主黨領導的州、縣政府不作為,不讓警察或者國民衛隊來終結騷亂,放任極左派,這就正好落到了「邊疆正義」的邏輯裡。既然政府不作為,那些「白人至上」(極右翼)的組織就會「挺身而出」來解決問題了。衝突就是這麼發生的。

媒體炒作川普同情「白人至上」,應該這麼說,是「白人至上」利用了川普的「讓美國再次強大」的愛國主義情操。這讓「白人至上」者找到了共鳴,所以大多支持川普,這反而給川普帶來了負面效應。

川普最有爭議的就是說了這麼一句話「(極左、極右)兩邊都有好人」。這話從理論上看並沒有問題,但是就被媒體說成川普支持「白人至上」。川普每次被人問到要不要譴責「白人至上」的時候,總是拖泥帶水,沒有給予堅定徹底的回答。川普可能對於「白人至上」出來對抗極左還是有點惺惺相惜的。當然,每次事後川普又來進行修補,說自己是反對「白人至上」的。問題出在被人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那個氛圍讓川普不願直接回答「是」還是「不是」,因為對方只問「白人至上」的暴力行為,不問「極左」的打砸搶,如果川普直接回答,就好像是在為極左站台。川普在這方面的態度需要更加果斷決絕,與其說兩邊都有好人,不如說兩邊都有壞人,對壞人對暴力都加以譴責,這樣左媒就無話可說了。

事實上,川普做的事很多也是「白人至上」不喜歡的,也遭到「白人至上」團體的批判。比如,「白人至上」反對所有移民,川普反對的只是非法移民,第一夫人梅拉尼婭本身就是移民;「白人至上」反猶太人,川普親善以色列和猶太人,把駐以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到了耶路撒冷,川普的女婿就是猶太人,女兒伊萬卡也轉信猶太教,外孫女當然也是猶太血統了;「白人至上」反天主教,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就是羅馬天主教徒,2017年她訪問梵蒂岡時,就是以天主教徒身分出現的,能說川普反天主教嗎?所以,川普是可以和「白人至上」劃清界限的。

相反,拜登卻有更明顯的白人優越感。他在1977年曾抱怨白人黑人混在一起上學會造成不良後果,主張「隔離」,這是「白人至上」的典型信條。再看看他最近說的,「黑人就應該投我的票,不然就不是黑人」,難道黑人是他的從屬物?「你們西班牙裔跟他們黑人不一樣,黑人社區沒有什麼多樣性」,好像黑人的大腦都被人控制了一樣。這些不經意說出來的話,才是拜登的內心獨白。他對黑人帶有滿滿的優越感。他當然不會承認,反而站在了道德的制高點上標榜自己是在為黑人戰鬥。

值得一提的是,「安提法」、「黑命貴」本身就是共產主義的外圍組織。「黑命貴」的發起人卡洛斯(Patrisse Cullors)在2015年的一個專訪中說她和她的幾個組織者都是受過訓練的馬克思主義者(「trained Marxists」)。最近還曝光出「黑命貴」後面的金主居然是一個被中共統戰的華人組織。多麼可怕!這才是給華人找苦頭吃呢。

我們華人,特別是從中國大陸中共極權統治之下移民到美國的,逃離的就是共產主義,對於美國社會的極左潮流並無好感,應該說大部分華人都是反對極左政策的。如果我們認識到這些極左思潮恰恰是「白人至上」的催化劑,我們就明白了到底哪個候選人才是「白人至上」的真正推手。

同三K黨的三次大起大落一樣,我們相信隨著極左禍亂美國,「白人至上」的第四次高潮也會愈演愈烈;隨著極左的退潮,「白人至上」也會隨風飄去。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萊克騰瓦德:美國正經歷文革
川普手握聖經 誓言結束騷亂
【拍案驚奇】拜登辯論兩敗筆 紅二代對習四不滿
【拍案驚奇】拜登辯論作弊?蓬佩奧會訪台嗎
最熱視頻
【橫河直播】賓州案上訴最高法 林鮑聯手戰喬州
【重播】朱利安尼參加密歇根眾院聽證會
【思想領袖】斯伯丁:中共如何顛覆美國
【新聞看點】美戒嚴?司法部發聲 習危機感超強
【拍案驚奇】中共爆華爾街叛國 周庭生日遭判監
【遠見快評】左媒露陷 巴爾想說什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