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習近平南巡 加速改革還是剎車?

人氣 12178

【大紀元2020年10月14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0月13號星期二,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昨天的中國大陸幾乎所有媒體的頭條都在報同一條新聞:習近平赴廣東考察調研。這是習近平上台以來第3次南下廣東,而以這一次最為高調。他此行最主要目的,是出席14號舉行的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的紀念大會。

習近平此前離京外出,基本都是到達當地、甚至是在已經離開考察地點後,官方媒體才給予報導。但這一次不同,習近平還沒去,黨媒就提前發布預告,他剛到達考察廣東第一站潮州,就不戴口罩直接走上街頭,與市民互動,甚至還手拿話筒發表了一次街頭演講,顯得異常高調。

儘管官方媒體的報導用詞是「考察調研」,但大批港台媒體、包括大陸眾多受黨媒操縱的半官方媒體、微信公號等等,已經都在使用「南巡」這個詞來形容習近平此次廣東之行,也有很多媒體直接拿習近平此次南下與當年鄧小平的「南巡」做比較,似乎習近平突然之間搖身一變,從效法毛澤東大搞極權專政的總加速師,一眨眼又變成了繼承鄧小平改革開放的新版總設計師。有道是「亂花漸欲迷人眼」,習近平究竟在搞什麼花樣?他真的又要從加速轉向剎車,從只要社會主義的草,轉向也要資本主義的苗了嗎?

下面我們就來簡要討論一下這個話題。今天我想重點從政治層面來聊聊習近平的這次南下考察,他的真實意圖以及當前的險惡處境。

時間點精心挑選

習近平這次南下,時間點是經過精心挑選的。因為紀念深圳特區成立40周年的正日,應該是在8月26日,他現在才去舉行紀念,已經遲到了接近2個月。

不過,這並不是習近平的專利,查閱深圳過去逢十大慶的紀念慶典,會發現全都不是在正日舉行,比如10周年是在1990年11月26日舉行,20周年是在2000年11月14日舉行,而30周年是在2010年的9月6日舉行。這裡面既有遷就最高領導人的行程的因素,也有政治因素的考量。

習近平這次挑選的日期,剛好趕在五中全會舉行之前。我們都知道,五中全會一個最重要的主題,就是習近平要完成「十四五」規劃,同時確立他在經濟上親自部署的「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而在官方媒體宣布他南下考察廣東的前一天,也就是10月11號,由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對外發布了題為「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2020~2025年)」。

所以,我們看到這個脈絡是很清楚的,這個試點方案是中共送給深圳的一個大禮包,而這個禮包直接牽涉到習近平未來十四五規劃的經濟方向。

那麼,深圳這個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和習近平設想的中國經濟的未來,究竟是個什麼關係?這個方案的可行性究竟有多高?我會在今晚《熱點互動》的「唐靖遠快評」節目中來和大家討論。從根本上說,這是他認為自己撈到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為「改革開放」護航?實為救火

回到我們的主題,當前各界輿論最關切、也討論的最熱烈的一大問題是:這是否意味著習近平要停止左轉,重新回到鄧小平路線?

我的答案是否定的。他可能會在表面上根據需要做出一種改革姿態,但可以肯定不會回到鄧小平路線。

首先,習近平此次南下高調談改革,與其説是要繼續為「改革開放」護航,不如說是為了救火。尤其在當前國內外環境急劇惡化的大前提下,他急需設法給經濟的大幅下滑踩剎車。

從這個角度看他發出的改革聲調,更像是經濟維穩,而不是痛定思痛之後的改弦更張。這從一個側面反映出他的真實處境絕非表面上那樣好整以暇。

2012年全盤照抄鄧小平路線

其次,剛才我們已經提到了,習近平這次南下廣東,是他上台以來的第3次。第一次是在2012年12月8號,那個時候他剛剛在中共18大當選為最高領導人,之後的首次離京視察,他就選擇去了深圳。

那次視察他幾乎全盤照抄了鄧小平1992年「南巡」路線。他先到蓮花山公園向鄧小平塑像獻花,然後去走訪鄧小平去過的羅湖漁民村,最後離開時也像當年鄧小平一樣從蛇口乘軍艦去了珠海。這一系列的安排釋放了一個非常清楚的政治信號,就是表明他在把自己塑造為一個鄧小平路線繼承人的形象。

當然,最後的事實證明這是一個假象。

2018年一字不提鄧小平

2018年10月下旬,習近平第二次南下廣東,除了為港珠澳大橋開通儀式剪綵之外,也參觀了深圳和廣州等地的大學和民營企業。

那一次的南下,習近平留給外界最深刻的印象是,他除了在廣東發表一個簡短的講話之外,沒有正式的政策性宣示:

香港不置一詞;沒有參觀深圳的高科技、互聯網企業;全程隻字不提鄧小平,在深圳期間甚至避開了最具標誌性的招商局內的改革開放紀念館。

所有這一切都顯示,他已經在刻意甩開鄧小平。而與此相對應的一個非常有趣的背景是,在習近平南下前一個月,鄧小平長子鄧朴方在殘疾人聯合會代表大會上的內部講話被公開曝光,這篇講話中至少5次引用了「小平同志」的講話,敲打習近平說「要知道自己的分量,既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

我們剛才囉嗦了這麼多,其實就是想說明一點:習近平說的堅持改革,是指的習近平主導的改革,那和鄧小平主導的改革不是一回事。

早就從根本上否定鄧式改革

習近平早就從根本上否定了鄧小平式的改革,這點從習近平在深圳的時候特意去參觀一幅叫做《早春》的油畫就能看出來。這幅油畫描繪了中共高層在討論改革開放之初,在地圖上畫了一個圈的場景,只是畫圈的人,從中共官方歷來宣傳的鄧小平,變成了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

無論歷史的真相是什麼,畫圈的人究竟是誰,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習近平的「去鄧抬習」,也就是去鄧小平化的同時,抬舉習家,早在2年前就已經表現得毫不隱諱。除了公開的政治路線分歧,習家與鄧家,還存在著重判鄧家女婿吳小暉,鄧朴方死黨樊立勤貼大字報公開大罵習近平等等私人恩怨。

所以,不出意外的話,習近平無論如何強調改革開放,都不可能回到鄧小平式的跛腳鴨改革。習近平所謂的改革,是政治上左轉回歸毛澤東的極權專政體制,經濟上也要左轉為國進民退的計劃經濟為主體的模式,但會在局部地區保留適當的市場經濟和對外開放,只是這種開放必須全程都置於黨的領導或監控之下,並隨時根據黨的需要而任意調整修改。

也就是說,習近平的改革和鄧小平的改革,在初衷上有相似之處,都是中共體制遭遇嚴重生存危機的情況下,在壓力山大的背景下,為了保黨而被迫做出的調整。但二者也有很大的不同。

鄧小平改革主要特點:放權讓利

鄧小平的改革,本質上是攢錢,想盡辦法讓海外資本技術給中共體制輸血,所謂韜光養晦、悶聲發財。習近平的改革,本質上是花錢,想盡辦法向外滲透、控制,然後把海外資本、國家都變成待割的韭菜,所謂大撒幣兼大有作為。

從這個角度看,鄧小平的改革主要特點是放權讓利,有點像黑幫的坐地分贓。而習近平的特點是收權讓利,大家可以分贓,但需要的時候那「贓物」全部都得收上來,官員分的贓,用反腐收上來,民營企業分的贓,用混合改革收上來。

如果用通俗的話說,鄧小平的改革,是無論白貓黑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而習近平的改革,是無論白貓黑貓都可以抓老鼠,但最終都要交給紅貓來掌管分配。

習近平:最終交給紅貓掌管分配

這就是習近平認為自己可以成為新的毛澤東主義旗手的同時,也可以成為新的改革開放旗手的原因所在,也是習近平說的改革前後兩個30年不能相互否定的初心所在。

說白了,習近平的所謂改革,本質上是毛左為體,改革為用,就像他視為心肝寶貝的華為公司一樣,把黨領導一切的極權內核與市場經濟的外表合二為一,把極左的內核和極右的外表合二為一。

習近平認為這條路可以走得通,但我們都知道,那只是一種幻覺,原因很簡單,無論極左還是極右,內外都都走到了極端的時候,註定就沒有路了。

華為的座右銘,就是走別人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但當別人全都沒路走的時候,華為也同樣沒路可走了。這個模式,就是習近平式改革路線的縮影與宿命。

好的,今天我們就討論到這裡,謝謝大家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bit.ly/遠見快評
推特專頁: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臉書專頁:http://bit.ly/遠見快評粉絲頁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遠見快評】川普出院 左媒批評 中共恐慌
【遠見快評】蓬佩奧台海表態 習武統窗口期被廢
【遠見快評】彭斯辯論總統級 哈里斯拉票員?
【遠見快評】罷免川普 佩洛西成敗幾何?
最熱視頻
【重播】CPAC大會第三日 川普閉幕演講
【首播】專訪程曉農:拜登軟弱 中共備戰?(3)
一週軍情速遞:飛行員遇UFO 美開發新無人機
【思想領袖】蓬佩奧:中共稱霸 世界反擊須脫鉤
【思想領袖】Parler執行長:抵制封殺文化
【新聞大家談】習有備胎?遭內外合擊難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