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晨:武漢大學教授眾籌治病引發的思考

人氣 271

【大紀元2020年10月20日訊】近日,武漢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曹亞雄因患癌症,在眾籌網站上發出求救信息,他稱自己前期已經陸陸續續花了近40萬元治療費,家裡已經傾盡所有來為他治病。現在癌細胞已經腦轉移,後續的治療費用無法想像,所以向公眾籌集治療費用。目前,曹亞雄已經完成30萬元籌款目標,幫助他的人數超過3700次。

大學教授無錢治病的消息見諸報端後,立即引發大陸網民的熱議:「武大教授眾籌看病,老百姓情何以堪?」「連一個985高校的教授都要靠眾籌來治病,那普通人又怎麼辦呢?中國還有6億月收入僅1000元的群眾,他們是不是只有認命呢?」

而海外推特網友表示:「諷刺不諷刺,研究社會主義優越性的沒錢看病。」「到底什麼是「特色社會主義?曹教授研究一輩子,終於用生命找到答案了。曹亞雄不是普通人,他是天朝知名大學的教授博導,看個病傾家蕩產。」

作為馬列教授,曹亞雄一直為中共意識形態提供理論支持,並鼓吹中共制度優越性,參與了中共在中亞的一帶一路計劃,並為中共官方在哈薩克等地的孔子學院提供教學。當他看不起病眾籌時,卻遭中共打壓。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他和家屬已不再發聲,因為中共官方介入此事,為的是避免給所謂的「敵對勢力遞刀子,讓曹亞雄親身宣傳多年的中共制度的優越性受到質疑」。

眾籌平台的求救聲

只要登陸微信,就可看到許多群裡發布水滴籌等眾籌信息,都是生病無錢醫治的。 很多人都無法想像,在這個GDP排名世界第二的厲害國,不僅有龐大的群體「因病致貧」,甚至還有難以計數的民眾「因病致死」。由於看不起病,中國大量的底層甚至以「在家鋸腿」、「離家出走」、「喝藥自殺」等極端方式來應對重病。對那些窮苦的老百姓來說,一場重病就真能逼死他們。

2018年12月,安徽省六安市一對老夫婦疑因長期患病投河自殺。據周圍村民介紹,孩子們都已結婚生子了,為了不給孩子帶來負擔,遂雙雙跳河自殺。有網友評論:「在中國,一人有病全家貧困,兩人有病全家死刑,中國成為國民因看不起病而自殺的奇葩國家。」

2018年,美國《紐約時報》報道,在中國大陸,每天約有3萬名大病患者或他們的親屬在網絡眾籌平台上發出求救呼聲。例如,一個「我要與白血病魔鬥爭到底,救救我吧」的求助呼聲獲得了5000名網友的資助,籌款12.4萬;另外一個以「女兒我的天使快點好起來」的求助帖獲得了3800網友的響應,籌款13萬多元……

報道還列舉了來自貴州省務川縣硯山村,多年在浙江餘姚打工的一名叫覃古齊的男子,因兒子患惡性腫瘤在「輕鬆籌」網絡眾籌平台上發出求助呼聲,得到1800次網友的捐助,共籌款3.6萬多元。

杭州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給覃古齊兒子做手術並取出一個雞蛋大的腫瘤。醫院估計,總醫療費至少需要80萬元。覃古齊的妻子離家出走,而為了照看罹患惡性腫瘤的兒子,他又沒法外出打工,家裡的積蓄也已全部花在救治兒子上面……

覃古齊對《紐約時報》透露,他5月份回到貴州老家向硯山村村委申請獲得農村大病醫療救助的「低保戶」,但被告知需要等到8月或9月。他還找過縣政府、鎮政府、村委會、婦聯等,但卻被每一個單位像踢皮球似的踢來踢去……覃古齊表示:「在冰冷的條條框框面前,沒關係去走後門的窮人的生命就殘如螻蟻。」無奈之下,覃古齊在病友的推薦下找到了杭州一位志願者,在其幫助下為兒子在「輕鬆籌」平台上發起了一份求助鏈接。

讓富人捐錢給窮人看病,只能說明整個國家的醫療保障已失靈,政府根本就未盡職責。在權力能被關進籠子的民主國家,居民的稅收與福利是相輔相成的。世界上90%的國家都是免費醫療,這是納稅人的正常訴求,而該中共承擔公共衛生責任的時候,它卻說「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實際上,免費醫療並不是中共的施捨與恩惠,而是納稅人的錢用之於民,只是搶掠成性的中共不願意這麼做。

61天花104萬 巨額住院單刷爆朋友圈

「心腦血管疾病61天花了104萬……」2018年12月,一張出自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的巨額住院收據在網上引發熱議。患者劉先生當時仍在醫院治療。

「104萬其實只是部分費用,劉先生從入院至今總治療費用已超過170萬元。」,中南醫院ICU副主任周醫生介紹,由於劉先生病情危重,治療過程中使用了人工心肺儀等大量先進設備,劉先生使用人工心肺儀長達9天,每2小時還要進行一次血氣功能、凝血功能監測,僅此費用每天就得2萬元左右。

劉先生的女兒把104萬元的住院收據發到微信朋友圈。她說,因為是普通工薪階級,借了不少外債付醫療費,壓力非常大,醫保雖可報銷一部分,但是具體多少還不確定。

當這張天價收據單出現在朋友圈的時候,網民議論紛紛:「看來普通老百姓只能回家等死了!」「沒錢的話,大病自我了斷。」「是真的病不起,6個錢包都在房子裡面,病不起啊。」「買不起房,養不起娃,生不起病,這就是現狀。」還有網民說:「百萬富翁和貧困戶中間只差一個醫院。」

一場感冒掏空北京中產

2018年2月,《流感下的北京中年》一文引發了很多人的焦慮。這是一名北京中產階級親身經歷的事情,擁有北京一套房子、存款百萬的中產家庭,竟被一場流感害得幾乎傾家蕩產。
1月初,作者的岳父因流感住院,病情急轉直下,1月12日,老人開始使用了人工肺。人工肺的費用是:開機費6萬,隨後每天2萬起。

文章說,一家人坐在一起算帳,家裡所有的理財、股票賣掉,再加上岳父岳母留下來養老錢,理想情況下能撐30-40天。40天之後,「老家房子短期賣不掉,賣掉也就撐個十幾天。如果在ICU要呆很長時間,只能賣掉北京的房子。」

最後岳父還是走了,從流感到去世只29天。這位作者的遭遇,引發所有人的焦慮,面對這樣的醫療現實,大多數所謂的中產階級,完全不堪一擊。有人在網上感嘆:「住進ICU,賣了兩套房」 「一朝進了ICU,十年積蓄兩月用光」「住40天醫院,花光150萬」。

據調查,重症監護室ICU一天的費用從3000到2萬。60%的中產人士年收入在30萬以下,因此中產遇上ICU也撐不了多久,就會遭遇「家庭災難性醫療支出」。在世衛組織看來,「一個家庭除基本生活費外,醫療支出超過剩餘收入的40%」,就是「災難性支出」。可見,對中國的中產們來說,重病就如同「災難」一般。

在電影《我不是藥神》裡面你會看到,疾病是怎樣迅速榨乾一個小康家庭的積蓄。「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藥就在那裡,我卻買不起!」「我賣藥這麼多年,發現世界上只有一種病:『窮病』。」

「4萬塊1瓶,我病了3年,吃了3年,為了買藥,房子沒了,家人也拖垮了,誰家還沒個病人,你能保證一輩子不生病嗎?我不想死,我想活著。」這是《我不是藥神》的經典台詞,也是殘酷現實的真實寫照。

一歲孩子需救命藥 大陸70萬一針 澳洲41元

據媒體報道,今年8月,湖南一名剛滿1歲的孩子因患罕見的脊髓性肌萎縮(SMA),需特效藥諾西那生鈉注射液。生產該藥的Biogen公司曾公開表示,一劑諾西那生鈉注射液的標價為12.5萬美元。該藥物在第一年需要注射五到六劑,此後每年還必須注射三劑,患者可能終身都需要注射。

若按照一針70萬元計算,對普通家庭來講也是巨大負擔。但在澳大利亞,諾西那生鈉注射液已於2018年6月1日被納入當地的藥品福利計劃(PBS),用於治療脊髓性肌萎縮症1型、2型和3a型的18歲以下患者。

根據PBS的規定,患者需要為計劃內的補貼藥品支付一定的金額。從2020年1月1日起,患者(持有澳大利亞醫保卡)最多只需要為大多數PBS藥物支付41澳元,如果持有優惠卡,僅需支付6.6澳元。其餘費用由澳大利亞政府支付。在中國,這樣昂貴的藥品無論如何不可能報銷。

去年9月,中共官方稱,目前農村貧困人口的大病、重病住院醫療費用報銷比例已提高到90%左右。業內人士指出:「衛健委所說的報銷90%部分,是指乙類藥品和診療項目中較基礎的藥品和最基本的醫療,在這個基本領域的一些報銷。如是罹患大病,能報銷的費用並不高,一些進口的醫療藥品和一些像靶向這樣昂貴的治療手段是肯定不會報銷的。」

天壤之別的手術費

日籍華人肖華的女兒患有嚴重的先天口唇上顎裂,孩子從半歲開始至今8歲,一共做了五次手術,最後一次是骨移植手術。

肖華說,身在外國,遭遇到這樣的事情超乎想像,開始的時候根本無法接受這個現實,在日本手術是一項不小的費用。肖華說:「但日本的醫療制度讓我完全沒有後顧之憂,孩子一次手術的費用就需要100餘萬元(約合人民幣6萬元),但是這些費用全部都是政府負責。」

根據日本的育成醫療制度,五次手術費肖華也僅花費了5萬日元(約3000元人民幣),由於小學前幼兒看病免費,孩子前兩三次的費用政府都給報銷。肖華表示,現在孩子和正常的孩子一樣,天天健康快樂地成長著。

她說,天天看到大陸網上「水滴籌」之類的信息,非常痛心,這完全是中共政府不為民著想,沒有健全醫療保障制度的結果。「我如果生活在大陸,或許我的遭遇和他們一樣,傾家蕩產也沒錢給孩子做手術。中共根本不顧底層老百姓的死活,出國多年,真正地體會到什麼才是安居樂業,快樂自由的生活。」

鑽日本醫療漏洞 中國人邀父母赴日治病

2016年,日本媒體曾報道,中國人看上了日本優良的醫療服務,並鑽日本醫療保險的漏洞,花極少的費用去日本享受優越的醫療服務。報道中講述了一位70歲以上老人,利用日本的國民健康保險,一個月以1萬8,000日元(不到1200元人民幣)就可享受治療癌症的最尖端醫藥,並得到康復的事例。這則消息在中國的社交網站廣為傳播。

另一條被廣泛轉載的消息是,一名在日本工作的中國女性,母親患有甲狀腺癌,她把母親接到日本後,加入日本的國民健康保險,在日本醫院完成了切除癌症的手術,因其母親是70歲以上的高齡,可享受高齡者醫療服務待遇,僅以10%的醫療費即解決了高難度的癌症手術。

日本為了促進國際交流,1986年開始容許滿足一定條件的外國人加入日本的國民健康保險。具體來說,外國人在日滯留期限超過90日,如果沒有特殊情況,都有資格申請加入國民健康保險。加入國民健康保險後,生孩子時,可以得到42萬日元的現金補貼。即使小孩在日本之外的國家出生也同樣能享受42萬日元的補貼。

在「百度文庫」中,有大量怎樣加入日本國民健康保險醫療制度的中文說明。上海的一家日本房地產公司工作人員稱,向中國人推薦購買日本房地產時,總會強調日本先進的醫療服務和國民健康保險的優越性,這一利點使不少中國富裕階層動心。

有人可能說,澳大利亞、日本都是發達國家,咱們中國比不了那讓我們來看看印度。不少中國人認為印度 「窮、亂、差、慢」。曾任駐印度孟買總領事、駐美國舊金山總領事、外交學院常務副院長等職的袁南生在《換個角度看印度》一文中說,上述偏見明顯不符合事實。民意測驗表明,相信有來生的印度人90%以上希望來生還是印度人。為什麼會這樣?印度的醫療和教育都非常好。印度開國時就實行全民公費醫療,這一福利甚至延伸到在印度的外國人。我在孟買時的同事、駐孟買副總領事的女兒不慎受傷,送往醫院治療完畢,分文未交,簽字就行了,因為這是一家公立醫院。這充分說明,免費醫療非富國專利。

中共可憐的醫療投入

2019年全國衛生總費用預計達65195.9億元,其中:政府衛生支出17428.5億元(占26.7%),社會衛生支出29278.0億元(占44.9%),個人衛生支出18489.5億元(占28.4%)。平均到個人,人均衛生總費用4656.7元,其中來自政府支出的部分只有1243元。而這些「個人」並非公平分配,中國醫療資源的80%是被中共850萬黨政幹部占據的,他們享受高幹病房,再高的醫療費也能報銷,所以老百姓真正享受到的非常少。

目前,中國醫療衛生支出占GDP百分比為6.6%,這一數字與中國經濟、稅收增長相比偏低,與世界大國相比也明顯偏低。美國的醫療支出占GDP15-18%,日本、德國、法國、加拿大、荷蘭、瑞士都在10%以上,而歐美國家個人的醫療支出占比在15%以下。中國社科院世界社會保障中心主任鄭秉文認為,美國人看病是很貴,但只要買保險,個人自費部分就不高。

我們再看看香港,香港2019/20年度的醫療總開支預算達886億元,當中有699億元為醫院管理局的撥款,撥款按年增12%確定。而香港的人口不超過800萬。

2016年曾有媒體報道:「中國以總稅率64.6%排名世界第19位,遠高於瑞士、加拿大等歐洲的高福利國家」。這一排名足以反映出,中國老百姓交給國庫的錢並不比發達國家人民交得少,但享受到的社會福利卻非常少,至今卻仍無法享受到人家早已推行的免費醫療。

中國人的納稅錢養活了中共,中共寄生在人民身上,還不停地榨乾百姓,這正突顯了中共的掠奪本性,因為它就是一個嗜血的邪靈。中國人只有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才能擺脫共產邪靈,才能擁有美好的未來。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翻牆必看】習近平老友批評中共
大學教授充當中共吹鼓手 患癌籌款卻遭打壓
【翻牆必看】悲劇 教授患癌籌款遭中共打壓
【網海拾貝】蓬佩奧:年底前須關閉所有孔子學院
最熱視頻
【馬克時空】MQ-9無人機可自動起降 印度台灣相繼購買
【橫河觀點】奧運場怪事:中共體育政治玩過頭
【馬克時空】SpaceX星鏈8月再升空 半年後覆蓋兩極
【珍言真語】陳寶瑩:接棒社民連主席 面對新挑戰 思考新出路
車評:跑車復刻 2021 Toyota GR Supra 2.0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