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錢多多麻煩多 「割富豪」時代到來

人氣 28964

【大紀元2020年11月20日訊】距離2020年的結束,還有一個多月,但對於大陸的一些企業家來說,邁向2021年的跨年步履並不輕鬆。當然,首當其衝的是馬雲,螞蟻上市臨門一腳被任性叫停,這讓無數看官明白,在黨的江湖,一個螞蟻帝國不過只是一隻小小的螞蟻。之後,大陸的企業家們成為了年末大戲的一個又一個主角,有人被拘捕,有人被追砍……一時間,頗有種風聲鶴唳,人人自危的態勢。在中共治下,昔日的「錢多多」們,如今變的是危險多多、麻煩多多,一場「收割富豪」的風暴正在上演中。

作為帝國蟻王,馬雲在螞蟻上市被叫停後,至今沒有公開對叫停做過任何的評論,就在人們對背後的故事仍然好奇地想探出個究竟的時候,又有一件事,因為和馬雲沾了邊,而成了人們茶餘飯後談論的熱點。14日凌晨,馬雲的好友,外號「錢多多」的大陸富豪錢峰雷在香港灣仔遇襲。錢峰雷和他的助理在回家路途中被三位凶徒持刀追斬,錢峰雷大腿中刀,而他的助理傷勢嚴重。

「錢多多」被砍 驚動黑白兩道

錢峰雷,寧波人,是阿里巴巴的股東,也是環球國際控股(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長,曾經賣過冰棍、西瓜,做過裝修工和房產銷售代理。大約在2006年,錢峰雷突然發達以富豪現身,有人說這跟馬雲有關,因為錢峰雷後來當過馬雲同學。也有消息說,錢峰雷是螞蟻金服的間接股東。

傳說錢峰雷有個座右銘,「跟對人跟進中南海,跟錯人跟到阿富汗」,這雖然是錢峰雷的個人感悟,但也似乎是中國商人們的一個人生寫照。

浙江商界有種說法,馬雲身邊有三個寧波人,錢峰雷是其中之一。但錢峰雷究竟如何暴富,以及是否和馬雲有關,外界並不知曉。

因為有馬雲之事在前,所以關於這一次的錢峰雷遇襲,有人認為這是在殺雞儆猴,警告馬雲。那是誰在警告馬雲呢?難道是習書記?但他身為習一尊,軍、警、特工,各種資源多的是,用得著走這種喊打喊殺的江湖路線嗎?

對於這件事,香港實業家袁弓夷認為,「錢多多」被砍事件與中共的權鬥並無關係,也不涉及政治,主要還是「錢」的事情。他表示,因為錢峰雷是馬雲的好友,他可以拿到螞蟻集團上市的IPO股份,所以可能是他承諾過一些人可以拿到螞蟻IPO,卻沒想到,螞蟻上市被喊停了,他答應了卻沒做到,可能因此遭到報復。

當然,這也是一家之言,因為螞蟻叫停上市也不是錢峰雷能左右的,所以可能還有內情。

我們看到的消息還有,錢峰雷遇襲後,15日晚上8時左右,他在微博上發文懸賞1,000萬港元緝凶。

隨後,澳門的大佬尹國駒(崩牙駒)通過「14K」,香港的向華強通過新義安,分別向江湖上發出了「江湖追查令」,要求江湖上各幫派全力協助警方破案和緝凶。有評論人士說,這是黑道「大幫主」在用這種方式澄清:「事情不是我幹的!」

外界報導說,尹國駒和向華強均是錢峰雷的好友,早年錢峰雷在澳門賭場時就和「崩牙駒」結識,二人也曾有過業務往來。錢峰雷和向華強則是在馬雲的社交圈子裡認識,後來也成為了親密的朋友和商業夥伴。

17日,曾擔任過香港衛視副總裁兼執行台長的媒體人楊錦麟在他的「老楊到處說」節目中說:錢峰雷背景不簡單,案子驚動了黑白兩道,傳聞向華強與澳門大佬尹國駒都要求江湖兄弟全力協助警方破案,恐怕也屬於破不了案的那一類。他說,錢峰雷自己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當然道上兄弟也知道,而警方可能是裝作不知道。

但是令人關注的是,錢峰雷最後一次更新個人微博是在7月份,也就是螞蟻叫停之前,他在7月時的這次微博更新中說:「這世上沒有奇蹟,有的是偶然和必然,還有誰做了什麼而已……金錢和利益永遠是人性的照妖鏡……」。

看來,關於金錢和利益的思考,應該在螞蟻叫停上市前,就已經困擾到錢峰雷了,其實還不止是讓錢峰雷困擾,相信很多中國企業家都或多或少的被這個問題所困擾。

馬雲:後悔創立阿里巴巴

螞蟻上市喊停之後,馬雲沉默至今,此前10月,馬雲還曾高調炮轟中國金融沒有系統,而據說還有所謂內部人士傳出的消息說,螞蟻集團這次翻車,是因為之前馬雲私下辱罵過習書記,被告密了。不管真相如何,有一點也許馬雲體會到了,言多必失,沉默是金。

作為一名成功的企業家,馬雲和其他的中國商人相比,看上去似乎更有活力,說出的話也總能引發關注。

2019年初,馬雲在參加南非一個網絡企業家的會議上談到,當初在創建支付寶時,就做好了坐牢的準備。

但是此一時彼一時,剛剛創建支付寶時的馬雲,當年的財富和現在的富可敵國顯然無法相比,而隨著螞蟻帝國的崛起,想必身在財富中心的馬雲也已是身不由已。

在2016年第二十屆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上,當主持人問馬雲「人生最大的錯誤是什麼」時,馬雲說:「你想聽實話嗎?我人生中最大的錯誤是創立了阿里巴巴!」

2018年7月,時任海航董事長王健在法國離奇墜亡,同年4月他曾主動接受《中國經濟周刊》的專訪,在專訪中,他公開透露「有人要搶走海航」。

而在此後,馬雲開始逐步退出他的阿里帝國。2018年7月27日,阿里巴巴向美國證交會(SEC)提交年報披露,要將阿里VIE股權從馬雲和謝世煌手中,向合夥人形式轉移。

2019年9月10日,馬雲在阿里集團成立20周年的時候,含淚辭去阿里巴巴董事長職務。之後不到兩個月,11月8日,馬雲在烏克蘭國際經濟論壇上表示,如果再給自己一次機會,會儘量不把公司做這麼大,並再一次提到後悔創立了阿里巴巴。

11月2日,馬雲控股的螞蟻集團的IPO被勒令叫停,這可能是馬雲與中共政府多年來緊張關係的一次總爆發。螞蟻集團執行董事長井賢棟11月3日當晚召開集團緊急會議,他說:「過去的這幾天是螞蟻集團和阿里歷史上最黑暗、最艱難的日子。」

企業家們步入危機高發的多事之秋

雖然螞蟻叫停事件,有傳聞說馬雲捲入了高層內鬥,但在近期,一些民間的企業家也遭到打擊。

11月11日,被稱為良心企業家的66歲的中國商人孫大午被抓,同時被抓的還有他的兒子、兒媳、公司高管、村幹部等30多人。高碑店市公安局在通報中說,孫大午等人涉嫌「尋釁滋事」、「破壞生產經營」等違法行為。

孫大午以承包土地、養雞養豬發達,後來發展成知名企業大午集團,年收入超過億元人民幣,而他本人也一度被稱為河北首富。發達後的孫大午,不但開辦免費的農民技校,還專門培訓養殖戶,後來還辦起大午醫院、大午中學、平民醫院、平民中學,也因此有了「中國企業家良心」的稱號。

據說孫大午和一些敢言的學者走的比較近,也有接觸過孫大午的大陸律師表示,孫大午是個理想主義者,橫衝直撞,破壞潛規則,所以也得罪了不少人。

不僅如此,孫大午不久前在「大午集團」還推行「三權分立」的說法,即所有權、決策權、經營權相分離,三項權力不能互相兼容,擁有所有權就不能決策,也不能調動自己的資產,而擁有決策權就沒有所有權和執行權。這實際上是要在制度層面解決權力制約的問題,而這種思想豈能是中共國所能容忍的。

有網民說,像孫大午這樣的企業家,放在任何正常的國家,都是一筆巨大的財富,而在中共國,這樣的企業家卻被抓了。

在孫大午被抓後,沒幾天,11月17日,南京前首富楊宗義也曝出了被立案調查的消息,罪名是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

而在大約十天前,11月7日,也就是孫大午被抓前,中國民營企業家,有「中國矽王」之稱的晶澳科技董事長兼總經理靳保芳,也被當地公安立案調查。

看來,中國企業家們已經步入了危機高發的多事之秋了。自由亞洲的一篇評論說,中國民營企業家們已經心如死灰,因為中共當局是說一套做一套,任憑公權力任性氾濫。中共的政治盤算更是讓企業家們心寒。中共擔心民企一旦力量壯大就會尋求政治上的角色,甚至挑戰到中共政權,因此用「新共產風」來稀釋並控制民間經濟力量。

經濟學家與政治評論家夏業良教授也評論說,在共產中國,其他的巨型民營企業家,將一個個逐步喪失存身之地,更不可能再出現馬雲這樣的通天巨富了,那是一個短暫時代的特殊產物。

權貴「白手套」頂尖富豪們的下場

除了這些民營企業家處境堪憂外,一直向黨表忠心、給中共權貴各大家族充當「白手套」的那些富豪們,看似極為風光的人生,事實上,是一幫走在刀尖上的人。從很多人的例子上看,他們的日子更不好過。

我們來看看最近的一個大新聞,10月時,《紐約郵報》的一篇報導曝出了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兒子的一則消息,從拜登的次子亨特(Hunter Biden)的電腦中,發現拜登家族和中國華信集團的老闆葉簡明有「交易」。

根據媒體消息,2018年2月時,葉簡明被帶走調查,至今再無消息,而據說調查命令是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直接下達的。

對於為何習近平會拘捕葉簡明,中國時政專家、曾給中紀委書記尉健行擔任祕書的王友群博士分析認為,中共金融長期掌控在江、曾手中,走的正是「投機賭博的歪路」,「金融泡沫自我循環的歧路」,「龐氏騙局的邪路」。明天集團的肖建華,安邦集團的吳小暉,華融集團的賴小民,數字王國的車峰,華信集團的葉簡明等,這些江、曾在金融市場圈錢的「白手套」,都是靠走歪路、歧路、邪路,在極短時間內暴富的。2015年6月的股災,被認為是江、曾的這些「白手套」聯手搞的「金融政變」。葉簡明正是在金融領域走「歪路」、「歧路」、「邪路」的典型代表之一。

看明白的趕快跑 潘石屹追隨李嘉誠

在中共當局主導的「國進民退」的趨勢下,站隊、跟黨走的富豪們失蹤的失蹤,判刑的判刑,而也有看明白的富豪早已開始清倉大陸資產,中國地產大亨潘石屹就是其中的一位。

根據陸媒報導,從2011年開始,潘石屹就曾通過家族信託投資了大量海外資產。在2013年李嘉誠出售了上海的東方匯經中心後,潘石屹也加速了清倉中國資產的步伐。根據曝光的信息來看,從2012年開始,SOHO中國出售地產累計金額已經超過了300億元人民幣。

儘管一些大陸媒體也曾高喊「別讓潘石屹跑了」,但絲毫沒有影響到潘石屹奔跑的速度。看明白中共套路的大小民企老闆們,能跑的,都在跑。不然,下一個被「割韭菜」的就是自己。

據《2019年全球財富遷移報告》顯示,2017年選擇移民海外的中國富豪人數有1萬人,到了2018年飆升到1.5萬人。

而那些對中共仍存有幻想,還不想跑路的富豪們,就不得不思考一個嚴峻的問題——如何平安落地?

馬雲在支付寶創建之初時曾說:「我可以隨時把支付寶獻給國家」,或許馬雲的這句話給出了答案。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尉然
撰文:李曉彤、財商經濟研究所
財商天下: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So5dawJ61r39w1eqiwLEggD-WT0Rjh8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恆大回歸A股無果 經濟「潰而不崩」
【財商天下】恆大危機曝光中共龐氏騙局
【財商天下】永煤債務違約 「國家信譽」恐崩潰
【財商天下】打RCEP虛牌 北京另有企圖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深圳萬人瘋搶剛需房 房價秒殺東北
【有冇搞錯】美國大選 決定人類未來之戰
【新聞大家談】亞利桑那見聞 紐時爆民主黨全輸
【十字路口】左派科技竊權 天才博士駁拜登勝選
【重播】密歇根就大選計票問題舉行聽證會
【重播】三名爆料人現身揭郵寄選票舞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