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知恥近乎勇 國難當頭最高法院應有擔當

人氣 900

【大紀元2020年12月13日訊】12月11日美西時間下午4點,聯邦最高法院駁回了德州訴四搖擺州大選違規案。這激起了許多美國人的失望和憤怒,也再次削弱了聯邦最高法院自己的權威。

儘管如此,筆者以為,我們不應放棄推動聯邦最高法院直面現實的努力,相反,這更顯得重要和迫切。

為什麼?用川普總統回應聯邦最高法院裁決的話說,就是「我們剛剛開始戰鬥」。例如,我們看到,就在聯邦最高法院駁回德州訴訟3個小時之後,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大律師向聯邦最高法院提交了關於喬治亞州和密歇根州的緊急訴案,當晚11點又提交了關於亞利桑那州的緊急訴案,對威斯康星州的緊急訴訟也很快跟進。

鮑威爾的訴案獨立於德州訴案。因此,在聯邦最高法院這條戰線上的戰鬥並未結束。先期失利,並不全是壞事,這能讓我們更準確的評估形勢,知己知彼,去爭取最終的勝利。

之前,筆者在「擔起歷史責任,聯邦最高法院!」一文中就曾指出,「直面2020大選舞弊,對聯邦最高法院來說,也是有其困難的。這個困難,主要的不是因為案情的複雜,也不是來自外部,而是來自聯邦最高法院自身,即『自由派』思想對回歸美國傳統價值觀的阻擊。」

「但,正面因素可以被減損,卻從未在美國法律系統中缺席。」這次的聯邦最高法院裁決中,我們不是也看到了大法官塞繆爾‧阿利托(Samuel Alito)和克拉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提出的異議了嗎?

筆者以為,美國各界人士、美國人民對聯邦最高法院這次裁決的反應及其強度,會對聯邦最高法院的下次審案——是否受理鮑威爾緊急訴案,產生重大影響。

既然我們都知道2020大選關係著美國的命運,那麼,我們怎能將大選結果的決定權拱手相讓於聯邦最高法院的9個大法官呢?而僅僅9個大法官又怎能承擔得起這個歷史重擔呢?這副歷史重擔,應該是全體美國人民和9個大法官共同承擔。

更準確地講,用剛被川普總統特赦的弗林將軍(Lt. General Michael Flynn)12日上午在華盛頓DC最高法院前發表的熱情洋溢的演講中的話說,「法院不會決定誰是下一屆美國總統,是我們人民決定!」在「我們人民決定」的過程中,聯邦最高法院的職責,在於確保大選過程的合法性和大選結果的準確性和公正性。

因此,我們人民,有權要求聯邦最高法院履行職責,而不是逃避現實。

如何認識2020大選舞弊的現實,我們以史為鑑,且與三個歷史事件相比較。

其一,就危害性和影響性而言,2020大選舞弊事件遠遠超過1970年代的「水門事件」。「水門事件」導致尼克森1974年辭去總統職務;難道46年後的今天,我們竟然允許某人能夠通過大選舞弊上台?!

其二,2000年布什訴戈爾案,是聯邦最高法院首次介入大選。2000訴案只是對大選結果有爭議,雙方都沒有指控對方舞弊,沒有質疑選舉過程的合法性。2020大選舞弊事件則性質完全不同,這是對美國憲政秩序的挑戰,是憲政生死之戰。聯邦最高法院能夠介入2000年大選案,就更有理由受理2020年大選訴案。

其三,1857年黑人奴隸斯科特訴桑福德案,被公認為聯邦最高法院歷史上最糟糕的判決。當時,聯邦最高法院以以7:2的票數判決黑人奴隸斯科特敗訴。判決稱即便「自由的黑人」也不是美國憲法中所指的「公民」,所以斯科特無權在聯邦法院提起訴訟。這起訴訟是3年後爆發南北戰爭的一根導火索。歷史的教訓太慘痛了。

2020年大選舞弊事件表明,今日美國的危機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了,政治倫理淪喪、政治極化、社會撕裂,「深層政府」和國外勢力相勾結,社會主義因素全面滲透美國社會,美國已在危急中。包括聯邦最高法院的9位大法官在內,應該沒人希望美國再次陷入內戰,那麼,相應地,每個人包括9位大法官,都該各自承擔自己的責任,挽狂瀾於既倒。

這裡需要特別指出的是,聯邦最高法院1857年的那次判決,如果單純從法律角度看,坦尼大法官對這個問題的判決無可厚非。奴隸制雖然是南方從歷史繼承下來的一種罪惡制度,但這種制度在立國時並沒有被法律廢除。

此外,坦尼大法官雖然在法律上維護南方奴隸制,但在內心深處,他認為奴隸制是一種不道德的制度,應當以漸進性的方式逐步廢除。坦尼本人不但無償解放了自己名下的全部黑奴,而且在金錢上資助那些得到自由後因年高體弱而難以維生的奴隸。就此而論,坦尼的個人品行,無論在當時和現在都堪稱令人欽佩。

但是,如果從政治角度看,坦尼大法官的判決荒唐得令人難以置信,它宣告,奴隸制向聯邦領地和新州蔓延擴張名正言順。這個判決不僅從憲法高度維護了奴隸制,堵塞了以法律手段解決南方奴隸制問題的道路,而且堅定了南方蓄奴州依法捍衛奴隸制的決心,使1861年執政的林肯總統處於「違法亂紀」的被動地位,對南北戰爭的爆發起到推波助瀾的惡劣作用。

針對該判決,當時的人義正詞嚴地宣稱:「如果聯邦最高法院的這項決定成為法律,奴隸制度將不只是蓄奴州所稱的特有制度,而是一種聯邦制度,是所有州的共同傳統和恥辱。」

這和今天的情形何其相似!12月12日,川普總統在回應聯邦最高法院駁回德州訴案的裁決時如是說;「這是一個巨大的、可恥的司法不公。美國人民被欺騙了,我們的國家蒙受恥辱。我們甚至連上法庭的機會都沒有!」

當年那個判決,不僅使聯邦最高法院威信掃地,也使坦尼大法官的個人形象坍塌了,更促使美國掉進了內戰的陷阱裡。

歷史的教訓必須汲取,警鐘長鳴!

如今,當來自全美和世界各地的旅遊者參觀美國最高法院時,通常是先觀看一部長度約10分鐘左右的錄像短片,介紹最高法院歷史,其中特別提到1857年斯科特案判決的重大失誤,自揚家醜,警告世人。

僅此,是遠遠不夠的。

今天,歷史為聯邦最高法院提供了一次洗刷歷史恥辱的最好機會,也是挽救美國憲政的最好機會,那就是——直面2020大選舞弊!

大家知道,美國的憲政,是汲取了全世界的文化精華的。例如,在聯邦最高法院裡,就有兩處孔子像。孔子流傳千古的金玉良言中,有一句是:「好學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恥近乎勇。」願9位大法官省思之!

這次前所未有的大選舞弊,已經把美國的憲政基礎和民主自由推到了懸崖邊上。美國正面臨一場影響深遠的危機。如果最高法院不能作出正確的裁決,美國很可能再次出現分裂甚至內戰的局面。事實上,大批的美國民眾對大選舞弊充滿了憤怒,正準備為捍衛正義、捍衛憲法而戰。

川普總統已經表示,捍衛憲法是他最高的職責,並誓言挑戰2020大選舞弊,承諾「永不放棄」,因為,「如果不把2020年的大選舞弊排除,那我們就沒有國家了」。

國難當頭,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們應有同樣的擔當。亡羊補牢,為時未晚。對其它相關上訴案,希望大法官們拿出勇氣,承擔起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美聯邦最高法院前集會 民眾要求停止竊選
聯邦最高法院前集會 籲受理賓州選舉訴訟
《諸世紀》預言揭美國大選舞弊內幕和密謀者
YouTube將刪除大選舞弊指控內容 保守派譴責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王岐山處境微妙 34科企恐遭共產?
【秦鵬直播】阿里再被罰 習求助默克爾失靈?
【新聞看點】習急武統 台軍力增 美議員籲除鱷魚
【橫河觀點】中共承認疫苗效差 美軍蔑視遼寧號
【珍言真語】何良懋:中共起家至今走哪搶哪
【珍言真語】何俊仁:願付代價換港人發聲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