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我的老領導劉麗英一家文革蒙難記

人氣 514

【大紀元2020年12月28日訊】前中紀委副書記劉麗英,是我的老領導。2008年7月至2013年7月,我因為在法輪功問題上講真話,被中共非法判刑5年。此前,我曾長時間給13位退休的前中共政治局和中紀委監察部領導寄掛號信講真相,其中之一就是劉麗英。

劉麗英曾參與過對毛澤東妻子江青的審判,跟江青打過3年交道。江青後來被判死緩,最後上吊自殺。文革中被割喉處死的張志新案的材料,就是經劉麗英之手,送交中紀委領導的。值得一提的是,遼寧省文革中像張志新一樣,被割喉處死的有30多人!

1979年1月中紀委恢復重建後,劉麗英調到中紀委工作。直到退休,在中紀委工作24年。曾參與查辦原河北省委書記程維高的祕書李真貪腐案等大案要案。李真後來被判死刑。李真案帶出了程維高的第一任祕書吳慶伍。吳慶伍後來被判死緩。

到中紀委工作前,劉麗英一直在遼寧省瀋陽市公安局工作。在十年文革中,劉麗英有三位親人——她的父親、母親和丈夫都被迫害致死。

毛澤東提出「砸爛公、檢、法」

毛澤東之所以發動文革,就是擔心蘇共領導人斯大林晚年的事在他的身上重演。斯大林死後不久,斯大林的繼承人赫魯曉夫在蘇共二十大上作了一個祕密報告,對斯大林進行批判。毛澤東擔心他的身邊也有赫魯曉夫似的人物,整天疑神疑鬼。最後,鎖定當時中共第二號人物——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主席劉少奇,就是他身邊的「赫魯曉夫」。

文革中,毛澤東要打倒的頭號「政敵」就是劉少奇。劉少奇後來被當成「中共黨內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打倒,被當成「叛徒、內奸、工賊」,被永遠開除出黨,最後被整死。文革爆發前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中,劉少奇是分管政法工作的常委。

文革中打倒的第一個反黨集團,是所謂「彭、羅、陸、楊反黨集團」。當時,彭真是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北京市委第一書記。在當時的中共政治局中,彭真是分管政法工作的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小組組長。羅瑞卿是第一任公安部長,任職長達10年。

毛澤東當時最擔心的事,是有人搞政變。能搞政變的人,一個掌握軍權即「槍桿子」的人,一個是掌握政法即「刀把子」的人。劉少奇、彭真、羅瑞卿都曾是管「刀把子」的人。在毛澤東看來,打倒這3個人,解除政變威脅,必須砸爛公、檢、法。

1967年8月7日,公安部長謝富治在公安部鬥爭羅瑞卿大會上說:「砸爛公、檢、法,毛主席當我的面講過沒有十次也有八次」,「還沒有發現哪一個地方的公、檢、法是支持無產階級革命派的」。他斷言:大城市的公安機關和縣公安局的八成以上,都是支持保守派的。這是因為17年來毛澤東思想在公安系統沒有占到統治地位。

如何砸爛公、檢、法?毛澤東的辦法是,用「槍桿子」整「刀把子」,派軍隊對公安機關實行軍管。從公安部到北京市公安局,再到全國各地公安機關,都是如此。軍管的結果是:公安部8個副部長中的7個,49個正副局長中的43個,166個正副處長中的63個,都被打成叛徒、特務、反革命、死不改悔的走資派。據不完全統計,文革中,各地(除西藏外)挨整的公安幹警達34481人,其中,被打死逼死的1257人。

「我家是瀋陽市公安局的『重災區』」

劉麗英出生於哈爾濱市一個普通城市貧民家庭。1948年7月,初中剛畢業的劉麗英,就被選調到公安總局幹部學校學習,隨後參加了對瀋陽市公安局的接管工作。劉麗英在瀋陽市公安局長期負責幹部人事工作。十年文革中,劉麗英對一些造反派的胡作非為進行了抗爭,結果,遭到殘酷的打擊報復。劉麗英回憶說:「在這場浩劫中,遼寧省是全國的『重災區』,瀋陽市公安局是遼寧省的『重災區』,我家是瀋陽市公安局的『重災區』。」

瀋陽市公安局被軍管

1967年2月20日,瀋陽市公安局被軍管。1968年6月,軍管會將全市公安機關4500多名警官集中起來,辦「清理階級隊伍學習班」,大搞「逼、供、信」,拼湊出了一個所謂的76人「特務網」。先後有813名幹警被揪鬥,13人被整死,53被被打成傷殘,384人受到各種處分和處理。公安局主要領導都被扣上「叛徒」、「特務」、「反革命」的罪名,長期受到「軍事監護」審查。

在1969年的「鬥、批、改」運動中,軍管會先將大批幹警發配到「五七幹校」勞動。之後,把他們掃地出門,2389名幹警被趕出公安機關,到工廠當工人;430多名副科級和19級以上幹警連同全家趕到農村插隊落戶。

劉麗英大聲質問造反派

由於受到公安部長謝富治從軍隊抽調到瀋陽市公安局的文革辦主任的壓制,從1966年11月18日起,劉麗英接連貼了《到底是誰打擊陷害誰》等3張大字報,揭發批判那位極左的文革辦主任,得到許多幹警的支持。不久,這個「文革辦主任」及其所屬的群眾組織垮台。

但是,到了1967年2月6日,在全國「一月奪權」風暴的影響下,這位「文革辦主任」一派再次崛起,奪了瀋陽市公安局領導的權,並發出第一號命令,稱其對立的群眾組織是「在一小撮反革命壞分子把持下的右派組織」。3月24日,劉麗英等6人被抓捕,次日,在大會上被批鬥,之後,被關押58天。直到中央117號文件頒發後才被釋放。然後,在「清理階級隊伍」和「清查『五一六』集團」運動中,遭受更殘酷的迫害。

劉麗英的父親被逼死了

造反派以查找「黑材料」為名,先後3次抄了劉麗英的家。他們還三天兩頭到家裡威逼、追問她74歲的老父親。一個造反派骨幹橫眉怒目地對她父親高喊:「李文彬、劉麗英都是反革命,你要揭發、交代他們的罪行。」劉麗英的老父親回答說:「我只知道他們都是中共黨員,不知道他們是什麼反革命,更不知道他們有什麼反革命罪行。」由於找不到造反派想要的所謂「黑材料」,他們經常到劉麗英家裡威逼、折磨兩位老人。

劉麗英和她的丈夫李文彬被關押在遼寧省丹東市通遠堡的「學習班」之後,一直沒回過家。她的老父親對他們的情況一無所知,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一直擔心女兒、女婿有個三長兩短。她的老父親本來就有高血壓,加上造反派接連不斷的威逼、恐嚇,終於一病不起,幾個月後,含恨去世。

造反派在老人死後,才通知劉麗英說:「你父親有病了,你回去看看吧。」只給了兩天假,劉麗英被造反派押回瀋陽。當時,劉麗英在「學習班」被審查、批鬥半年多,以為病中的父親在家裡盼著她回來呢,走到家附近的一家商店時,還特地給父親買了兩斤蛋糕。

剛一進門,看見父親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劉麗英一下子撲到父親的遺體上,抱著父親的頭,大哭起來。回想起文革以來家裡的重重磨難,又聽妹妹說了父親的情況,真是悲痛欲絕。

劉麗英的丈夫被整死了

劉麗英的丈夫李文彬出身貧苦,從18歲起,就跟著共產黨「鬧革命」,一直在公安機關工作,當過瀋陽市公安局刑警大隊的大隊長。文革開始後,李文彬被打成「走資派」,後在通遠堡的「學習班」上,被誣陷為所謂「爆炸、暗殺」案的成員。李文彬性格倔犟,不是事實的東西,他寧死也不會承認。造反派便上去揪住他的脖領,按住他的頭,逼他交代。在得不到他們所需要的「口供」的情況下,造反派一次又一次毒打李文彬,把他打得死去活來,臀部皮開肉綻,鮮血止不住的流,直到被打得站不起來為止。

在長達兩年多的時間裡,李文彬被折磨得遍體鱗傷。在高燒40度的情況下,仍被批鬥,被強迫下水田幹活、抬木頭等。1969年9月12日,李文彬的病情開始加重,高燒幾天不退。造反派只給了幾片頭痛片,他吃了也不管用,病情越來越危急。直到這時,他們才在路上攔了一台拖拉機,把他拉到火車站,然後乘火車到錦州市醫院。當劉麗英趕到錦州市醫院時,李文彬已被轉到傳染病院。劉麗英急急忙忙找到傳染病院時,李文彬已不省人事。1969年9月19日傍晚,李文彬停止了呼吸。

雖然劉麗英和李文彬被關在同一個「學習班」,同一所「幹校」,被「專政」長達15個月之久,但是,造反派沒讓他們倆見過一次面,說過一句話,通過一次信,他就這樣被迫害死了。看到李文彬身上的道道傷痕,被褥和衣服上的斑斑血跡,劉麗英泣不成聲,淚水止不住的流。劉麗英動情地說:「我問蒼天,蒼天無語。我問大地,大地無聲。他究竟有什麼罪?犯了哪條法?」

劉麗英的母親含恨而死

父親死了,丈夫死了,劉麗英的厄運並沒有到頭。不久,劉麗英也病倒了。軍管代表和造反派骨幹在她床前宣布,只要她在「處分」決定上簽字表示同意,她和她的家人可以免於被趕到偏遠農村插隊的命運。但是,劉麗英說:我沒有這些錯誤,我不能簽字。不簽字就走人。劉麗英被趕到鄉下插隊,她的母親也跟著她到了農村,不久也含恨去世了。

擺脫「假、惡、鬥」方可得新生

劉麗英一家人在文革中挨整的經歷,是中共最高層殘酷政治鬥爭的具體反映。十年文革結束至今已經44年了,中共殘酷的政治鬥爭仍在持續。

鄧小平當政時,搞掉了三任中共黨魁——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江澤民當政後,搞掉了楊尚昆、楊白冰、陳希同等「政治對手」,並以他的親信——徐才厚、郭伯雄兩位軍委副主席,加上另一親信——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架空時任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人胡錦濤,然後,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習近平上台至今,也一直在鬥、鬥、鬥,鬥個不停。去年9月3日,習在中央黨校講話。新華社發表的通稿中,習談到「鬥爭」達58次之多!

根本原因在於:中共的理論源頭——馬列主義,其本質特徵就是「假、惡、鬥」,這個根本屬性一直沒有變。

1966年,毛澤東發動文革,最擔心的是政法機關搞政變。2020年,習近平發動政法大清洗,也是擔心政法機關搞政變。只要中共堅持馬列主義,中共將一直這麼你死我活地鬥下去,直到最後徹底解體。

唯有正本清源,徹底拋棄從德國,從蘇聯,遊蕩到中國的「共產主義幽靈」,回歸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回歸人類的普世價值,中國才能從根本上防止劉麗英一家人文革中的悲劇重演。

2015年1月22日,我從北京飛抵美國,轉眼將近6年過去了。隔著浩瀚的太平洋,遙望故國,遙望北京,看到中南海仍在一如既往地拚命內鬥,心裡很不是滋味。

唯願我的老領導劉麗英,以及其他良知尚存的老領導,能夠從中共文革內鬥到今日內鬥中,認清中共「假、惡、鬥」的本質,從思想源頭上,斬斷與馬列邪說的關係,在當今世界大變局中,有一個光明美好的未來。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友群:中共高級特工王超北被中共關押17年
王友群:中監委高官王世英被迫害致死之謎
王友群:毛澤東誇獎的「大作家」被關秦城監獄7年
王友群:北京大學文革中第一個自殺的教授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俄烏衝突 普京會開戰?四大關鍵點
【百年真相】親歷兩場「政變」的華國鋒
【新聞看點】蔡鄂生涉經濟政變?中紀委罕見措辭
【秦鵬直播】蔡英文讚蔣經國反共保台 引發熱議
【軍事熱點】美日航母迄今最強力量展示
【探索時分】大和神盾 日本最新雷達有多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