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WHO應對疫情舉措 專家:向中共「彎腰」

世界衛生組織(WHO)應對新型冠狀病毒的作為,遭國際公衛專家批評是在「向中共彎腰」。圖為世界衛生組織負責人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攝於2020年1月30日。(Fabrice COFFRINI / AFP)
人氣: 1296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2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吳英編譯報導)世界衛生組織(WHO)應對新型冠狀病毒的作為,遭國際公衛專家批評是在「向中共彎腰」。

WHO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1月30日宣布新冠病毒為「國際關注的緊急公共衛生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簡稱PHEIC)時,稱中共應對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做了「非凡」的努力,「樹立了新標準」。然而,另一方面他敦促其它國家「不要限制旅行」。

多個國家基於保護其國人的生命及健康,並未採納譚德塞的建議。1月31日,美國宣布實施嚴格的旅行限制,隨後數個國家跟進,包括中共的盟友俄羅斯。部分國家的航空公司甚且在WHO宣布前即已暫停中國航線。

對於譚德塞「稱讚中共」的動作,多位國際公共衛生專家不敢苟同,批評他向北京「打躬作揖」,在「讚揚」中共當局隔離6,000多萬人口的同時,卻呼籲其它國家不要中斷與中國的貿易往來。許多專家認為,中共採取封城隔離措施,違反WHO相關預防流行病的指南。

譚德塞週三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否認WHO屈服於中共壓力。

WHO討好中共 傳遞混淆信息

美國喬治敦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全球衛生法教授,同時也是WHO諮詢顧問的勞倫斯・戈斯汀(Lawrence Gostin)告訴《華爾街日報》:「顯而易見,譚德塞博士和WHO正處於極為困難的處境,必須在科學決策及強國間做出抉擇。」

新冠病毒給WHO帶來的另一個難題是,考驗其應對全球大流行病的決策能力。

WHO的主要功能是:提出重大流行病的全球應對措施;維護各國已同意遵守的國際衛生法規;根據現有最佳科學做出決策和建議。因此,WHO有時難免會挑戰面臨持續性公共衛生威脅的各國政府。

過去在與流行病奮鬥的數十年經驗中,WHO甚少需要與當今的中共政權打交道。現在WHO必須與北京合作,以預防全面的大流行,這可能不是最後一次。問題是,WHO如何駕馭中共。

《華日》引述多名前任及現任WHO官員的話報導說,WHO於1月下旬沒有儘早宣布該疫情為PHEIC,且過分強調中方的考慮,及誇獎中共的應對措施,這個舉動不僅破壞了WHO應對流行病的規範,及削弱其領導全球公共衛生事務的權威形象,同時也向其它國家傳遞了錯誤信息。

依據WHO的《國際衛生條例》(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各國應儘可能採取最小的侵入性措施,並對移動自由及其他人權事務提供強有力的保護。

加拿大西蒙弗雷澤大學(Simon Fraser University)教授凱利・李(Kelley Lee)說:「WHO給外界的信息是「不要」,也就是不要讓任何人感到恐慌,要保持旅行順暢及邊界開放,然後回過頭來又說他們支持中國(中共)政府的(大規模封城)舉措。這樣的信息是矛盾的。」

李教授此前參與建立「WHO全球變化與健康合作中心」(WHO Collaborating Centre on Global Change and Health)的工作。

「然而一個關鍵問題是,當我們爆發這些疾病時,我們可以信任誰?」,她說,「應該是WHO。」

譚德塞曾表示,只要各國採取與其所面臨問題相對稱的措施,就可以進行隔離,但是,「我認為應該尊重人權」。

全球衛生專家:中共的做法非常危險

傳染病專家約翰・麥肯齊(John Mackenzie)認為,WHO現在的難題是「必須讓中國(中共)支持WHO」,因為過去中共是「為所欲為的」,不遵守WHO的規範。

麥肯齊是澳大利亞科廷大學(Curtin University)的名譽教授,也是WHO緊急委員會的成員。

如同其他多位專家,麥肯齊博士質疑中共當局在1月上旬延遲報告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增加的數據。許多專家認為,新冠肺炎早期迅速爆發及傳播,部分原因是武漢當局試圖掩蓋,包括訓誡試圖預警的醫生,以及延遲宣布這種疾病會人傳人的信息。

「中國(中共)當然是一個重要的參與者,WHO必須牢記這一點」,麥肯齊博士說,但是與此同時,WHO可能又做得「太過度熱情了」。

有些衛生專家說,被隔離的湖北省是人類史上最大的隔離區,幾乎沒有科學證據證明大規模的隔離措施是有效的。過去,類似的隔離措施反而導致居民設法逃生、生病時不向當局報告,以及對醫護人員產生敵意。此外,中共大規模的隔離舉措驚動了其它外國政府,緊急自隔離區撤離本國公民。

愛丁堡大學(University of Edinburgh)全球衛生專家戴維・斯里達哈爾(Devi Sridhar)說:「這是一個非常極端的措施,隔離效果有限。」

「他們(中共)的做法非常危險,因為這將開始削弱人民對政府的信任」,斯里達哈爾說,政府應該要做的事是「要讓人民走出來告訴政府,他們感到身體不適」。

知情人:中共參與WHO 是為了阻止台灣成為觀察員

《華日》引述了解WHO運作內幕的知情人士的話報導說,中共在2003年薩斯(SARS)疫情後,變得更加活躍地參與WHO事務的其中一個原因是,要確保台灣不會成為WHO的觀察員。

北京支持香港前衛生總監陳馮富珍(Margaret Chan)在2006年至2017年出任WHO總幹事。自2017年以來,中共更是積極地阻止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加WHO的年度世界衛生大會。

譚德塞博士迎合中共的舉措並未換來中共的配合。

譚德塞說,他於1月28日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了「非常坦率的會晤」並取得共識,包括共享數據以及WHO派國際專家小組前往中國提供協助。

「在我們訪問期間,我們告訴他們(中共)需要加快速度,時間很寶貴。」他說。

儘管如此,WHO還是花了將近兩個星期的時間才獲得中共的批准,WHO國際專家小組直到週一(2月10日)才抵達北京。

責任編輯:林妍 #

 

評論
2020-02-13 9: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