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菁:武漢疫情中的院士 中國的學術江湖

人氣 1809

【大紀元2020年02月18日訊】近日,中央黨校教授王海光撰文題為《臭不可聞的中國學術江湖》,文中指出:「學術江湖者,雖學問皮毛,文墨粗通,卻絕非等閒之輩。他們大都是聰明過人,不學而有術,有趨炎的敏銳,附勢的機靈,投機的精明,功利的勤勉,善於自吹自擂,慣於魚目混珠,長於以假亂真,以大量製造學術垃圾為生存之道」。

另一篇南京大學社會學院成伯清的文章認為:當前,專家已經異化,專家就是政府權力的專業化傳聲筒,在權力已經既定發言腳本後,找一個或多個專家根據腳本內容,用專業化的語言表達給公眾,甚至利用專家的公眾形象代替政府權力發言。在社會公眾面前達到政府想達到的目的。

這樣的專家,在此次疫情過程中,並不鮮見。

鍾南山「廉頗老矣」

中國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1月20日在媒體稱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已經有14位醫生和護士感染」,人們終於知道了中共肺炎可以「人傳人」。

基於2003年鍾南山在SARS疫情時做出的突出貢獻,此次成為首位正式對中共肺炎做出警示的院士,得到了大家的一致稱讚。

但鍾南山院士後續的一些言論,隨著時間的推移,經過時間的驗證後,逐漸被發現並非如此。

如其在1月23日曾說:「我確認武漢和廣東省的病患數量沒有任何隱瞞,整個過程非常公開透明」,「我們有信心不會重演SARS疫情」。

但事實恰好相反,到2月11日,中共公布出來的官方數據是4萬多例,中共隱瞞疫情及感染人數,證據確鑿無疑;而這次席捲全球的中共肺炎疫情,目前已被公認超過了2003年的SARS疫情的嚴重程度。

而1月 28日,鍾院士曾否認武漢肺炎(中共肺炎)有「超級傳播者」。因為疫情發展過程中,如果出現超級傳播者,就意味著病毒在不斷傳播中已通過變異適應人體,從而導致病毒感染能力大增。

後發現江西新余市第四醫院員工黃某曾感染15人,其中13人為醫護人員;江蘇寧波女子胡某曾先後傳染25人;江蘇徐州出現1人感染10人案例。證明鍾院士的說法有誤。

鍾院士1月28日公開稱,一週或10天會出現拐點,「只要措施做到位,正月十五之前(2月8日)很可能會出現疫情拐點,不會再大規模增加了。」

但鍾南山2月7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不得不承認,目前疫情並未到達拐點,估計還要多觀察幾天。

這個「幾天」究竟是幾天呢?2月9日,鍾南山領銜的「中國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臨床特徵」研究論文在預印本網站medRxiv上發表,鍾南山等人對1099例(截至1月29日)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確診患者的臨床特徵進行了回顧性研究,論文中稱,研究發現,中共肺炎的中位潛伏期為3天,最長可達24天。

對此有網友說,像鍾南山這種中共體制內的專家們,在很大程度上要受到中共政府的操控,他們有時候說話必須配合中共官方維穩的需要,並不能完全按照他們的專業素養去做出判斷。

這位84歲的老人最近的講話,被指都是配合中共的意圖,以院士、SARS「功臣」的身分,試圖對中國人維穩。

李蘭娟「內舉不避親」

2月1日下午,國家衛建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工程院院士李蘭娟和她的團隊在杭州舉行出征儀式,被媒體評為「國士出征」,引得諸多讚譽。

記者在武漢採訪李蘭娟時,其團隊成員說「李院士每天只睡3個小時」。讓網友感慨73歲的老太太太讓人心疼了,但希望媒體不要攀比誰睡得少。

2月4日下午,李蘭娟團隊在武漢宣布發現「阿比多爾」、「達蘆那韋」在體外實驗中對新冠病毒有抑制作用,並向國家衛健委推薦,引起大量關注。

時代週報新媒體記者發現,「阿比朵爾」和「達蘆那韋」2個藥物是杭州華卓信息科技等機構的研究成果;杭州華卓公司董事長為鄭傑、李蘭娟為董事。

李蘭娟與鄭樹森為中國工程院院士伉儷,兩人育有一子鄭傑,李蘭娟與鄭傑也確實都在杭州華卓、樹蘭醫療等多家公司中擔任著法定代表人、股東或者高管等要職。

媒體發問:這是一個「內舉不避親」的故事,還是另一個版本的「雙黃連」事件?

一篇題為《新冠病毒檢測試紙待批上市,後台很硬》的評論文章指出,1月29日,多家大陸媒體報導,浙江紹興同創醫療器械有限公司(同創醫療)宣布研製出可以快速篩查冠狀病毒的篩查檢測試紙,「只需10分鐘」即可出結果。

這種檢測方法受到了普遍質疑,有檢測專家表示,這種方法的敏感度和特異性會較核酸檢測更弱,即誤診率會更高。

但另外一個信息卻透露出,同創醫療由浙江同創越誠健康科技公司100%持股,後者有兩位股東,分別是持股90%的上海樹蘭投資有限公司,以及持股10%的紹興市越城區科技投資有限公司(紹興市越城區建設投資公司持股65%,紹興市越城區財政局持股35%)。

上海樹蘭投資有限公司是鄭樹森李蘭娟夫妻檔的公司,而鄭樹森、李蘭娟、鄭傑三人名下共計有95家公司,形成一個龐大的「樹蘭系」商業體系。

鄭樹森除擔任中國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學外科學教授、博士生導師,浙大附屬第一醫院院長、衛生部多器官聯合移植研究重點實驗室主任等專業職務外,還擔任浙江省「反X教協會」的理事長。

李蘭娟於1998年3月-2008年3月,曾擔任浙江省衛生廳廳長、黨組書記,為中共正廳級官員。

《臭不可聞的中國學術江湖》文中稱有一種最厲害的角色,那便是學、官、商三棲人物。他們行走於學、官、商三界之中,混跡於學術江湖之內,於官場是學者,於學界是官員,懂得如何才能最有效地整合三界資源,用學名求利祿,用權力造學名,循環利用,最大化地升值自己。

李蘭娟、鄭樹森兩院士便是屬於這種遊走於學界、官場、商界的三棲厲害角色。

因此,有理由相信,推薦試紙也好、推薦藥物也罷,具備如此龐大資源的「樹蘭系」如果在此次大型疫病時刻沒有些許作為,不能從中找到一點發財的方法,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高福「論文報國」

高福,中科院院士,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副主任,同時還具有以下頭銜: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美國微生物科學院院士,歐洲分子生物學組織外籍院士,美國科學促進會會士,愛丁堡皇家學會外籍院士,非洲科學院院士。

高院士是一位論文高產的作者,發表SCI共計450篇,僅從高福院士的發表SCI頻率來看,讓人嘆為觀止。儘管這些論文第一作者基本不是高院士。

作為衛健委專家組負責人,高福於12月31日首批到達武漢調研病毒現象,一直到1月19日,卻仍然堅持「有限人傳人」、「兒童不易感染」等輕率結論。

1月29日,高福又捷足先登發表關於冠狀病毒的論文,這篇題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國武漢的初期傳播動力學》的論文稱,通過數據分析得出結論:「自2019年12月中旬以來,密切接觸者之間發生了人傳人」。

論文面世即遭到了公眾的炮轟,明明早就知道「人傳人「的存在,為什麼身為中國CDC的一把手,要撒謊欺騙全國人民,導致疫情如此嚴重,卻厚著臉皮拿這樣的論文去國外發表。

面對公眾的憤怒聲討,高福院士回應,「這是一篇回顧性分析!12月中旬還不知道是什麼病,病原不清,都是調查四百多例流行病學的推論!Onset(發病)的日子都是推測,這個大家沒有看明白!把流行病學調查和臨床診斷混在一起「

網上一片譁然:「疾控中心的所作所為,讓人啼笑皆非,自己打臉!」;「犯罪!!!」;「他的行為已構成刑事犯罪了!」

「科學的發展最終是造福人類,高院士為了一己之利,毫不顧忌武漢人民在病魔面前痛苦的掙扎,這樣的院士要有何用!」

「院士,在我們心裡面是崇高的,國士無雙呀!您們有最全面的數據與信息,還是出一本疾病防控的普及本小冊子,人人看得懂用得上,才是本職工作呀!身在其位,權力有多大,責任也有多大。學術有多高大上,也是為了最基本的人和事服務的,多想一下國家和人民需要什麼。」

南京大學社會學院成伯清發文稱:「論文是一面鏡子,在這場全民抗疫的大考中,不僅能照見研究者的學養和格局,還能照出中國學術的癥結「。

文中還指出當前國內存在專業研究者的「論文報國」行為,學術的「懸浮化」傾向,使得「學術研究懸浮於整個社會之上,學界越來越脫離社會現實,學者越來越缺乏現實感,學問越來越不能直指世道人心。「

網友戲稱高院士為「懸浮院士「,其實,毫無實踐經驗而僅憑論文而存在的「懸浮院士」折射的是中共體制的扭曲和社會道德的墮落。使得本來應該用客觀中立的研究推動社會發展、增進人類福祉的專家學者、科學家們,卻利用公眾對學術頭銜的信任,出賣良心,助惡為虐。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老久:從工程院院士的跳樓看中共活摘器官的黑幕
中共院士鄭樹森是醫生還是政治工具(4)
李彥宏等企業高管候選工程院院士引爭議
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兆申多篇論文涉嫌抄襲
最熱視頻
【馬克時空】AIM-260導彈 射程遠超霹靂-15
【十字路口】中共整肅台商 恐自吞三毒箭
【財商天下】出口增長見頂 互聯網行業「過冬」
【軍事熱點】英意航母 F-35戰鬥機交互登艦
【橫河觀點】美小城基諾沙判決 拷問社會和法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