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開迷霧.命運天定

【命理】五年間大發大破 絞盡腦汁防劫不如天算

作者:泰源
財來財去,人算不如天算。 (pixabay)
  人氣: 4557
【字號】    
   標籤: tags: , ,

近代命理學前輩尤達人先生在他的《達人知命四十年》一書中,講述了一件三十年代為友人評命的真實故事——一個五年前後經歷大發財、大破財的命例。

真實故事:

一九三六年(丙子年),尤達人先生的朋友蔡先生在汕頭附近的一個市鎮辦了一所私立小學,私立學校只靠學生的學費收入來支持,所以生活是辛苦平淡的。一天,尤先生和另外幾個朋友,到學校聊天。大家忽然把話題談到命理上去,當時有一位丘先生,是在汕頭做生意的,有一位徐先生,是做布業的,他們都懂得命理,一時興起談八字命運,看這個,看那個。

這位辦小學的蔡先生,看見大家談得興高采烈,亦就把他的出生時日說出來,讓大家共同研究。於是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各有各的看法。最後蔡先生請尤達人先生發表他的觀點。尤先生分析了他的八字後說:「將來乙運必發,發得不小。丑運必破,破得精光。」

蔡先生忽然發笑,他說:「一個淸寒的敎書先生,怎樣會發財?而且發得不小。既然發了財,怎樣會破?而且破得精光。」他表示這發得不小和破得精光兩件事,都沒有這種可能性。丘先生和徐先生也認為尤先生說的有道理,於是尤先生就再解釋這兩句評語的理由。

不久,東北燃起了戰火,起初還以為遠隔千里,安之若素。丁丑、戊寅年(1937、1938年),漸漸地蔓延到廣東,已卯年(1939年),潮汕淪陷了,學校不能開。敵人占領之區,風聲鶴唳,草木皆兵,蔡先生日處愁城,想到不如跑到大後方去,或者生活較有辦法。他記起了尤先生說他乙運會發財,而且發得不小的那句話,於是跑來見尤先生,問此說當眞?尤先生告訴他,現在時候雖然未到,但環境迫著你另闢蹊徑,希望會由此而直達康莊。再鄭重地告訴他:「乙運是必定會發的,而且發得不小。」

山城 (pixabay)

於是他就攜眷搬到大後方的縣份去,他們夫婦倆被安置在公立小學當教員,孩子們在那邊就學,清茶淡飯挨過了淡泊的幾年。

就在蔡先生將入乙運前一年,即癸未年(1943年)的冬天,那裡的山城更換了縣長,新縣長姓朱,亦是潮州人。有同鄉向朱縣長提及蔡先生的事,也有介紹函引薦蔡先生,就這樣蔡面見了朱縣長,朱縣長委派蔡先生為田賦分處主任。

那時處於戰時的特殊情形,那地方又是一個特殊環境,糧價不斷地暴漲,貨幣不斷地貶值,蔡先生在此漲貶之間操作,不到幾年間,就賺了數逾百萬港幣的財富。這正是他行「乙」運的時候,十多年前他被批命「乙運必發,發得不小」的話,果然應驗了。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乙酉年(1945年)日軍投降。丁亥年(1947年)尤先生因公事到山城去,蔡先生很高興地與他杯酒歡敘。蔡對他十多年前的預言十分佩服,一個窮敎員居然能夠因緣時會而變成百萬富翁,他連做夢亦不會想到。於是追間他究竟未來的丑運如何?尤先生仍是說「丑」運要破得精光。蔡先生自忖平生不做投資冒險的生意,夫婦倆沒有什麼不良嗜好,兒女們尙屬年少而在求學時期,實在想不出有什麼會破財而且破得精光的可能。

他把這些意思向尤先生說了,尤先生告訴他:「照命運的趨勢,是有破得精光的可能,究竟如何破法,如何精光法,我亦不知道。只是巳酉丑會成『劫局』,是一種『劫奪』的意思。」

於是他開始防「劫」,處事十分保守。他防賊,防借貸放息而遭人倒債,防同事眼紅而多生枝節,防上司眼紅而要敲他竹槓,他為了要保泰持盈,甚至辭去了主任的職,滿載榮歸地回返他的家鄉,很小心地把那些財產作十分安全的處置,任它劫也劫不去。

戊子年(1948年)大陸的紅流汜濫,倏忽侵進了華南。己丑年(1949年)的冬月,潮汕亦淪於赤禍,這時他已交進了丑運。突變之來,使得他手足無措。他眼看情形不對,決定跑到香港來。但是,水路的交通已經斷絕,不得已,由陸路輾轉而來,當然不可能攜帶什麼錢財。還幸好當時內地和香港都未有怎樣嚴密的限制,結果於庚寅年(1950年)的正月十五日抵達香港。

庚寅年干頭透「劫」,地支寅申逢沖(申中的藏庚亦是劫),大運在丑,巳酉丑會成「劫局」,四面楚歌聲,兄弟被抓去了,大屋被充公去了,財產通通被清算劫走了,妻兒被趕出祖屋,亦循著陸路跑到香港來。僅三個多月的時間,有如風捲殘雲般地把他全部的財產「劫」得精光,不僅劫去他「乙運」所賺來的錢財,連他祖上遺下的田產以及古老大屋亦劫奪淨盡,就只留得幾口人赤手空拳地逃難到香港來,這一場大劫運,可說是「僅以身免」。十多年前所評斷的「丑運必破,破得精光」的話,不幸而言中了,而精光的程度,竟然遠超過了估計。

五年長夜迢迢的丑運,僅在惡運開始的短短時間,已如十號風暴的猛襲,狂風掃落葉,使人吃不消,未來的三四年,仍在丑運的範圍之內,如何度過這漫長的黑夜。結果,只有一家人通力合作去尋求生計,庚寅、辛卯兩年(1950、1951年)最艱難,壬辰、癸巳(1952、1953年)有水以泄金氣,才找到了一份工廠職員的職位,勉強地度過了丑運。

為何蔡先生「乙運必發,丑運又必破」呢?現在從八字中分析來看一下,蔡先生八字是戊申年、辛酉月、辛巳日、癸巳時。

(大紀元製圖)

論命以出生日上面的天干代表自己,此命出生日是辛巳日,上面的辛金就是自己,即屬辛金命。生在八月(酉金月),正是金旺之時。要知道十二地支中,有二個是木,二個是火,二個是金,二個是水,四個是土。二個金是酉金和申金,所以金命的人,生在屬金的月份,當時金就旺了。再看年支也是申金,這就是說十二地支中兩個金都被命主占據了,就旺上加旺。還不止這些,月干辛金透出,年干戊土可生金(土能生金),就相當於此人已經吃飽了,還要硬給他吃一隻雞(酉屬雞,內藏辛金),一隻狗(戌屬狗,內藏戊土),結果吃得太飽,撐得很難受,怎麼辦?

三個辦法:一是泄法,二是剋我法,第三個是我剋法。泄法就相當於去大小便,減輕下腸胃的負擔,或去運動、跑步、或做工、消耗體能。由於金能生水,用水就是泄法,泄去太旺的金氣。五行之中,火能剋金,用火就是剋我法,以減少金氣。而金能剋木,用木就是我剋法,因為我去剋木,等於你拿斧頭去劈木,就消耗了自己的多餘的體能。

這樣一來,便可知這個命由於身太強,而喜水、火、木來減肥,以達到身體標準的狀態,所以就喜水、火、木為用神。另一方面,當然忌再吃得太飽,忌土、金的幫助了。

現在看到時干透出一癸水,可泄去強旺的金氣,使自己舒服好過些。而地支見兩巳火,火能剋金,剋去些金氣,也是好事。但日支的巳火見到酉金,會產生一種化學作用,就是巳酉半合金局(因為巳酉丑三合金局,而巳酉就半合金局),火變成金,反而增加了金的力量。結果現在就是只剩下時柱的癸水和巳火來削弱一下這個辛金大肥佬,力量顯然是不夠的,所以從配合上就看出不是一個合格的富貴命,因為兩者的強弱對比太懸殊。八字論命以中和為貴,以格局用神有情有力為富貴貧賤的根據。

而且此命缺木,木是什麼,木是此命的財星、財神,因為財為我享用之物,所以在八字中以我(日主)所剋之五行為財,我(日主)是辛金,金剋木,所以木就是此命的財。命中不見有財星,這個人就不能發大財,不能靠從事生意或投資等事業去掙大錢,只能靠勞力打工或一技之長等薪酬去謀生。

這從八字中也可解讀出來:自己金太旺,有癸水在身邊,金能生水,靠水來泄金氣,這水就是你的發揮,你的才能,你去打工。本來水能生木,上面解釋過木是財星,也就是說一個人發揮了才能,去打工(金生水),就應該由才能或工作賺到錢(水生木),但此命看不到有木(財星),就說明你的才能和工作不能賺到大錢,只能賺回一份餬口薪酬而己,這種配合,在命學中稱為「傷官無財可恃,雖巧必貧。」

那為什麼又能在「乙」運中大發?因為論命講一命二運,命是先天生成,運是後天來彌補命中的不足。又一柱大運主十年,上下兩字各主五年(也有人說上下兩字必須合參)。所以此命走到「乙丑」大運時,前五年是乙木,木是財星,而且是偏財,因為辛金(陰金)剋乙木(陰木)為偏財,偏財是什麼?偏財是指不勞而獲或少勞多獲之財,指股票、生意、中獎、賭博、遺產、贈與等錢財,偏財的特點是多來得快,也去得快。

蔡先生雖然命中無財,但當走到此乙木偏財大運時,因命中喜木,所以這乙木偏財運為好運,便可由命中日主辛金生癸水,癸水生乙木,就在這五年中有機遇賺到大錢了。但又何會在下面五年中破得精光呢?因為下面五年是「丑」土運,前面說過此命中忌土,此丑土運為忌運;更不利的是,此丑土與命中的巳火、酉金會合為三合金局,即「巳酉丑三合金局」,命中又忌金,此金局就加重了忌神的力量,所以此五年的確面臨一個很不好的逆運。

那又為何說是「劫」運呢?因為金能剋木,此命木是財星,所以此剋木的金運可叫作「剋財」運,但常人習慣上不會說剋財,不順口,只有叫「劫財」,所以在此五年的劫財運中,便完全可以將前面乙木運中所賺得的偏財完全劫走,故有破得精光之說。

又因為命中本來沒有的錢財(命中本來沒有財星),僅憑一時大運有利而獲得,但好運一過,接著行逆運,便打回原形,任憑你本人如何絞盡腦汁去防劫,始終人算不如天算,時也、命也、運也。命理之學,其深奧精微之處,亦在此矣。@*#

-點閱【命運天定.撥開迷霧】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