撣封塵:瘟疫相伴,2020年「兩會」訕訕來遲

人氣 592

【大紀元2020年04月30日訊】4月29日,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議決定,人大三次會議定於5月22日在北京召開,29日閉幕。全國政協會議於5月21日在北京召開,27日閉幕。今年因為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影響,兩會舉行時間推遲了兩個多月。

中共年年開「兩會」,年年都是「隆重召開、勝利閉幕」,最近幾年更是吹噓「為最廣大中國人民端出了一道道執政為民、立黨為公、永葆先進性的大餐」。黨媒大肆渲染,反覆欺騙人民。其實,這句話裡的三個中心詞「執政為民、立黨為公、永葆先進性」都是站不住腳的。無數事實證明,中共是「執政害民、立黨為私、永葆流氓性」。眼下這場爆發於武漢,因中共隱瞞疫情而傳遍全球的大瘟疫,就是最好的證明。

那麼,今年訕訕來遲、與瘟疫相伴、史上最短命的「兩會」,將給中國最普通的百姓帶來些什麼呢?我們參照往年的「兩會」,大概能猜個八九不離十。

「兩會」是中共的「政治花瓶」

在所有對兩會的置評中,有這樣一種說法:全國「兩會」是中國人的「政治春節」。它的政治考量,大於工作考量,「形式大於內容」。事實上,「兩會」是中共營造虛假繁榮、吹噓黨的偉光正,一騙國人、二騙世界的主要窗口之一,是中共的政治花瓶。所以,中共才樂此不疲。即使大疫當前,也非開不可。其騙人手法,和每年一次的央視「春晚」是一個套路。

有網民形容兩會就是一台戲:中共編戲,政府演戲,人大看戲,政協評戲。「學習和領會兩會精神,使國人的思想和行動與中央保持高度一致」這句話,成為每年兩會上和兩會後中國媒體和各種會議的熱詞中的熱詞。這其實是中共召開兩會的最根本目的。

既然是花瓶,必然有花絮。各路黨媒記者上下其手,借「兩會契機」發掘各色花邊新聞。比如說吧:會場上響起多少次掌聲、最長的一次持續時間多少秒、最響的掌聲高達多少分貝、最大和最小的代表年齡等等,藉此使中國人民膨脹起「世界都很糟糕、中國風景獨好」的「愛國熱情」。

《環球時報》曾發表署名文章指:「國際社會對於兩會的關注度在升溫。兩會正從國內大事向國際大事轉變,是增強中國對外傳播能力的珍貴資源。」中共利用兩會把行騙的禍水引向海外的企圖昭然若揭。例如,中共滲透世界各國的「一帶一路」計劃,自2013年9月提出後,每年都是「兩會」的熱門話題,並使世界多國不幸中招兒。中共病毒爆發肆虐全球後,「一帶一路」的危害性正逐步被各國政要所認識。

曾任第十屆全國人大代表、山東煙台的王全傑教授,算是代表中有正義感、有良知的人。他在個人微博上寫道:「從我當選人大代表那天起我就下定了決心,珍惜這一報國效民的機會,誠惶誠恐地為人民做好汗馬走狗。」

結果怎樣呢?親眼見識、親身經歷了「兩會」後,王全傑乘興而來,敗興而歸。他在《我在人大會上的尷尬時刻》文中寫道:「1. 審議政府工作報告眾口一詞『求真務實,很受鼓舞』;2. 領導在場時爭相發言,匯報地方政府政績或本企業貢獻;3. 當著上級領導的面,頌揚領導;4. 紛紛譴責刁民上訪,並舉出自己見到的刁民無理取鬧的生動例子;5. 選舉前紛紛表態,信誓旦旦。遇此情景,我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更有網友用如此幽默的口吻調侃「兩會」——

今年的總結,我們以一個吃牛肉麵的故事結束:某男子去麵館要了一碗牛肉麵,可是麵端上來後,沒看到一塊牛肉,氣得他把老闆叫來問:牛肉麵怎麼沒有牛肉?

老闆淡淡笑道:「別拿名字當真,難道你還指望從老婆餅裡吃出老婆嗎?你什麼時候看見人民大會堂裡面坐過人民?凡是門口掛『人民』二字招牌的地方,均崗哨林立,充分體現了『人民』的崇高。這些地方一般都是人民無法隨意進出的,像『人民政府』、『人民法院』等等……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人民銀行』,還不辦理儲蓄業務。只有『人民醫院』的門可以隨意進出,卻是人民都不願意進去的地方!!!」

「兩會」燒錢知多少

2011年3月2日,全國政協十一屆四次會議首場新聞發布會上,美國之音記者問新聞發言人趙啟正:「每年開兩會花多少錢?」趙思索了一會說:「花多少錢,我還真沒有數據。」全國每年的兩會到底花了多少錢?這可能屬於國家祕密,財政部從來沒有公開過這一數據。

儘管中共對「兩會」費用諱莫如深,細心的人們還是透過相關信息渠道,扒出了部分真相——

(1)縣級「兩會」費用。2005年3月12日,西司胡同發文指出:「按中國國家統計局2001年底公布的數據,中國共有2861個縣級行政區劃單位。若按湖南華容縣的兩會來計算,2861個縣一年花在兩會上的費用共計28億多元。」

(2)省級「兩會」費用。中國共有33個省級行政單位(22個省,5個自治區,4個直轄市和2個特別行政區)。按地區市兩會的費用疊加,每個省級行政單位花費在兩會上的費用,至少每年在2000萬元以上(保守計算),除去兩個特別行政區,共是31個省級行政單位,每年耗費在兩會上的資金就達6.2億以上。

(3)北京保「兩會」費用。北京每年為全國召開兩會投入的財力、人力無法計算。與會者的吃、住、行都要制定周密的接送計劃,提供跟蹤服務。為了迎接兩會,北京要各部門進行全市各項大檢查,整治市容環境。安保加大警力,會場及代表所經之路都進行了「地毯」防爆搜查多遍,使用「軍犬」、「探曝器」,以及從以色列進口的防曝探測儀器設備等。整個北京從上到下的維穩機器全天候、全方位、全員高速運轉,各種費用難以估算。另外,北京人民大會堂為迎接兩會召開,特高薪招聘500多名年輕體貌端莊的姑娘為大會服務。

(4)廣州市人大會費用。據廣州市財政局網站《廣州市人大辦公廳2009年部門預算編制說明》,廣州市每年一次的人民代表大會會議經費預算為700萬元。按照廣州市500人大代表7天開支700萬,平均每天開支100萬。

2007年3月3日,網友天娛‧俞悅在新浪博客發表《又是兩會召開時,晒晒兩會的會費》。按照這位網友推算:「我國每年要開一次兩會,從地方到中央一起,將全國所花在兩會資金加在一起超過50多億元人民幣,這些支出都由國家財政撥款。相當於中國百姓每年每人需為兩會捐款4元錢。每位兩會代表的在北京會議的個人花銷,相當於兩個中國農民全年的收入的總和。」

要知道,中共的兩會是從最基層的鄉鎮級開起的,會期一般為一天,然後是縣、市、省、中央四級的兩會。從1978年開始兩會同步的四十多年來,年復一年,中共「兩會」到底花了多少錢,只有天知道。

「兩會」是腐敗溫床

2011年1月28日,《南方都市報》載文說:佛山市政協委員報到時,每人領到一個名牌皮包,市值在800到1200元之間。皮包有不同顏色和男女款式任選,裡面除了會議材料,還送上「大禮包」,其中包括會議補貼、電話卡、酒票等。

據一位多次參加地方兩會的人士透露,一般情況下,地方兩會都由地方政府出錢,地方政府對指定的酒店賓館往往採取掛帳式,花錢先欠著。如果日後給不了,就用別的方式變通一下,比如給個優質項目,免些稅等等。於是地方政府的賓館,往往是明虧暗贏的大肥差。

2009年6月24日,中央國家機關政府採購中心公布了《全國人大會議中心主樓一二層3個衛生間裝修改造項目中標公告》,標號為RC-G08041,中標金額為1,491,234元。這3個衛生間花掉將近150萬元。全國人大平時花銷這麼放肆,「兩會」期間的花銷多大可想而知。

「兩會」醜聞頻發

(1)賄選成風。2016年9月17日,遼寧省人大十二屆七次會議籌備組發出公告稱:日前,瀋陽等14個市人大常委會和有關選舉單位決定接受涉及賄選案的丁坤等452人,辭去省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代表職務,另有李峰代表職務被罷免,因涉嫌嚴重違紀被立案調查的吳野松辭去代表職務。以上454名省人大代表資格終止。

中共腐敗透頂,吏治糜爛無度。軍隊層層買官賣官,幹部層層賄選成風。遼寧拉票賄選案是被查處的第一起發生在省級層面的重大案件。涉案人數眾多、性質惡劣、情節嚴重,觸目驚心。此消息一經公布,國內外輿論譁然!然而,對於中國人民來說,這根本就不是新聞了。

(2)人民代表打人民。2013年5月24日,湖南省永州祁陽小燕子幼兒園門口被一輛車堵住,一家長提醒車內人給校車讓道,對方半天不理,打開車門就給了家長一耳光。打人者叫囂道:「我是市人大代表,打了就打了!」「縣委書記來了也沒用!」據了解,這位粵S牌照車車主是祁陽籍老闆王某,時任永州市人大代表。

在中國,大企業老闆在地方政府幹部眼裡是能人,為他們的GDP政績立了功。所以地方官員把企業老闆當成貴賓,和他們稱兄道弟,什麼都好商量。給個「人大代表」這樣的頭銜也不在話下。

(3)「代表人民去睡覺」。《南方日報》曾報導這樣一件事:2013年深圳市人民代表大會五屆五次會議開幕,時任市長許勤做政府工作報告期間,不少代表委員陸續離席,還有的在會上打瞌睡、玩手機。《南方日報》記者拍下了一組照片,廣傳於微博,被網民嘲諷為「代表人民去睡覺」。

「代表」究竟代表誰

每年「兩會」,不僅是圍觀的熱點,也是百姓的熱議。而真正反應百姓心聲的網上留言,大多會被很快刪除的。如果不刪除的話,那一定是海量。但畢竟留言眾多,終究還有漏網保留下來的。

有名為「不知所措」的網民,輯錄了當年兩會的一組特寫鏡頭,有的放矢地指點「兩會」:

鏡頭一:劉翔稱自己是來人大學習的,要虛心學,不知道的東西還很多。

不知所措一:天朝自然有天朝的作風,誰最能吸引眼球,就把誰請到大會上去,不知劉代表是如何選舉為代表的,又如何行使代表權力的,他究竟代表了哪些人?為什麼代表是去會場學習的?要學什麼?難道「代表」不是去代表社會上一個群體的聲音嗎?!

鏡頭二:倪萍說不投反對票,因愛國!

不知所措二:倪大嬸就是不同凡響!若干年前的情景又在我腦中想起,每逢佳節,倪大嬸總要來一行煽情的淚水,搞得全國人民沉浸在悲情之中。現如今,倪代表又露臉了,帶來了新的思潮。「不反對就是愛國!」那麼請問倪大嬸你去大會幹什麼?只是去拍拍手嗎?你又代表了哪些人?

鏡頭三:住建部官員說房價幾乎沒辦法。

不知所措三:這真是讓一介草民誠惶誠恐!大人們住在複式豪宅裡,關起門來舒舒服服,哪裡會想辦法解決老百姓的房子問題。我腦中不時想起一些老話: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如今的官員可能已經不覺得自己有必要去為民做主了,因為自己就是主子,他們大概心理上只把老百姓當成「奴」了!

我不禁要問:人大代表究竟能不能代表人民???!!!

有網友直揭「代表」們家底:

「人大代表的選舉看多了,本來就覺得大家都衝著這虛榮去的,有錢的,地頭蛇的,有權的,爭當代表,本來這代表能代表誰,就帶著個大問號。」

結語

花瓶插罌粟,燒錢大擺譜,掌聲拍「盛世」,滿座少忠良——所謂「兩會」,大致如此。

2020年,在中共病毒引發的強大連鎖衝擊下,中共政權內外交困,岌岌可危。中共的政治花瓶「兩會」,被迫花期延遲,花事盛況難再。對中共而言,這也許是一種與其亡黨危機「底線思維」近相呼應的不祥之兆?

責任編輯:蕭明#

相關新聞
兩會上32中共特警冒充記者監視與會人員
王友群:「中共病毒」肆虐 全球反共大潮起
古玉文:「中共病毒」:一語戳破黨話騙術
【名家專欄】為何這場疫情來自「中共病毒」
最熱視頻
【直播】香港支聯會:遍地燭光悼六四
【直播】6.4疫情追蹤:郝海東嚇壞共產黨
【新聞第一現場】美暴徒講中文 中領館或參與
【有冇搞錯】中央猶豫 港共急切 林鄭北京碰壁
【珍言真語】白兵:國安法攬炒成功 香港才自由
【新聞看點】美英制裁 專家:共產黨如自由落體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