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疫情點燈

溫嬪容醫師專訪
文/陳柏年
溫嬪容
溫嬪容醫師樂觀且肯定的說:「每個人都有終結疫情的能力。」(圖:博大出版社提供)
  人氣: 181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在全球疫情肆虐的情況下, 各界醫學專家束手無策,芸芸眾生惶惑無主。就在此時,溫嬪容醫師第六本著作《為無明點燈》悄然問世,書中提供許多驅疫良方與保全養生之道,為人們帶來了希望。

六指醫手——為無明點燈
溫嬪容新書《六指醫手——為無明點燈》。(博大出版社提供)

長年堅持發揚光大傳統中醫學說,孜孜矻矻鑽研老祖宗智慧的溫醫師說:「掀開人類歷史,平均每20到40年,就會有一次流感大流行。」回溯人類有文字記載的文明歷史,疫情大流行的歷史斑斑在目:

195年中國,建安大瘟疫,死了1000多萬人。

251年羅馬,賽普勒斯大瘟疫,死了500萬人。

541年地中海,查士丁尼大瘟疫,死了2500萬人。

1347年歐洲,黑死病大瘟疫,死了7500多萬人。

1665年英國,倫敦大瘟疫,死了10多萬人。

1852年俄國,霍亂,死了100萬人。

1855年亞洲,鼠疫,死了1000萬人。

1918年全球,西班牙流感,死了5000萬人。

1957年全球,亞洲流感,死了100萬人。

1968年全球,香港流感,死了75萬人。

而2019年底在全球爆開的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疫情,仍正在進行中。截至成稿日期為止,死亡人數為34萬多人。即使台灣堪稱防疫最佳地區,全球疫情局勢也在減緩中,但是根據多方跡象與預告,是否會在近期內爆發一波更大更嚴重的疫情?尚在未定之天。

一燈能破千年黑

溫醫師觀察到,在醫院、社區或是機關的重要入口,都有守衛人員以額溫槍測體溫,訪客猶如被「舉槍射擊」。她打著有趣的比方:「一天要中槍好幾次」。所謂的「戰役」變「戰疫」,而「戰士」變成了「護士、醫生、警察」;「機關槍」變成「額溫槍、耳溫槍、手溫槍」;「攻城」變「封城」⋯⋯。各地施行的實名制、防疫的審查制度,在在迫使人們回答終極的哲學根本問題:「你是誰?你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災難使最麻木不仁的人們,也開始思考神的存在,並認真祈求神佛的庇佑,因為誰都不知道,明天的陽光和無常的死亡,到底哪一個會先到?

愁雲慘霧中,我們看到台灣朝野一心抗疫、分贈口罩給友邦的光明力量,也看到國際街頭人們猝死倒地、名勝古蹟因封城而棄若廢墟,或者各種生離死別的心碎慘景。顯然災難的發生不是為了讓人冷血漠視,而是提醒人們更加勇敢追求光明的方向。然而在巨大的黑暗籠罩四野之際,能堅持棄暗投明者幾希?正如溫醫師在這本書的序中所言:

「虛空無窮,我願無盡。面對一切無窮無盡,我似乎只能點一盞心燈,『一燈能破千年黑』,我若堅持一分人性光明,世界便少一分黑暗。」

疫情下的省思與良方

溫醫師語重心長地表示,假使認真思索,疫情帶給人們的啟示太多了。例如:人類是否應該重新檢視健康的意義和代價?人類是否濫用藥物與化學製劑,打破了所有生物的生物鏈、將生態環境破壞殆盡,乃至於引火燒身,逼得微觀生物,如細菌、病毒反撲變種,置人類於更加險惡的境地?怎樣健康的身體,才能挺得住這些病毒侵襲,闖過重重關卡、突出重圍?

實際上,從「物以類聚、同氣相求」的原理來看,人會罹患什麼樣的疾病或是能夠倖免於難,皆有跡可循。中醫視人體為小宇宙,身體與社會的變化和大宇宙息息相關。溫醫師說:「庚子年是地球磁場變動的一年,人類每逢庚子年多有重大事故發生。」

她分析:疫情爆發之際,正值寒冬,屬「濕毒疫」,濕極即易化成濕毒,濕毒化熱,熱瘀血分。一旦濕、熱、毒、瘀,集攻人體,病勢快速發展,就會引發多重器官功能障礙,最後魂歸離恨天,因此體質「虛寒」的人較易感染。如果過食寒涼食物,環境太寒濕,過飲飲料,致濕邪加重,出現「冰伏」現象,也是易於引發病毒感染的原因。

溫醫師舉《黃帝內經》所言:「正氣存內,邪不可干,邪之所湊,其氣必虛」、「虛邪賊風,避之有時」,說明針對此種傳染病,身體要注重保暖,尤其是頸部風池穴部位,既是風邪最易入侵處,也是一道關卡,因風池穴可袪風,利水。另外腳底湧泉穴也是一大保養穴道,她叮囑勿讓腎水過寒,影響腎的封藏能力,因為腎能調解水液代謝,也是抵抗疾病的最後基地。腎為「作強之官」,以水生木、木生火,即能增加「衛氣」及機體作戰能力,書中並列舉多種養生辟疫之道,都是解救良方。

亂世中神在選生命

然而天意仍有難測之處。溫嬪容醫師說:「2019年逢庚子年之末,因此病毒來勢洶洶。依『五運六氣』學說,在春天驚蟄過後,疫毒就會漸緩解, 然而變種的病毒,却囂張肆意橫行,不但沒有緩解之象,反而以回馬槍之姿向四面八方掃射,大舉進攻全世界。」她略顯沉重的說:「原本該病毒怕高溫,却在熱帶地區,肆無忌憚的橫掃,掃的是人心嗎?」

我們不由得思索,人的一生都會碰上一次天災、疫情、或流感。老天的旨意是什麼?怎樣的生命,才能獲得上帝的垂顧?冥冥之中,似乎有神意在庇佑與安排生命的去留。

在疫情蔓延下,人類強烈感受到地球村的意涵——天涯若比鄰、四海皆兄弟、四海一家,牽一髮而動全身的真切意義。大家都是地球公民,誰也別想置身事外。人們彷彿在這場災難中獲得洗禮,進而深刻思索疫情中各種課題的意義:生與死、健康與財富、平安與恐懼寧靜與喧嘩、自由與限制、空曠與擁擠、自由與反自然、懺悔與作惡,向外追求刺激與向內尋找靈魂⋯⋯。溫醫師說:「或許最後會發現,平常所追求的東西都不再重要,『活著』就是最大的勝利。」

生命在疫情中褪盡虛矯與多餘的事物,疫情把佛家的「空」高懸於天下,似乎全世界都在領受佛家最高境界—空。大城市,鬧區,百貨公司,一下子變成空蕩蕩。人心也在放空、沉澱心情、尋找內心的平安,找尋脫離苦海的渡船。溫嬪容醫師說:「O這個數字,成為疫情最高價值、最可愛的標記。O感染,O確診。O變成幸福、平安的天使。」

疫情終結在心間

人心的沉潛之外,環境也開始改變。根據衛星數據顯示,疫情反而讓地球得到喘息:中國的污染急劇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20%。印度空污下降44%,30年來第一次在新德里,可以看到200公里以外的喜馬拉雅山。恆河水變清,達到可以直接飲用的標準。威尼斯運河重新清澈,可以見到魚兒在水中游。芬蘭研究發展,發電廠煤炭消耗減少30%。義大利北部二氧化碳的濃度急劇下降。溫醫師引述一位小學生的話:「人會生病,是病毒在攻擊著人體,但說不定地球才是個人,我們只是它身上的病毒,而那些病毒正是地球的抗體。」這樣的觀點值得省思!

最後,面對不可抗的天災,溫嬪容醫師樂觀且肯定的說:「每個人都有終結疫情的能力。」她解釋,人的每一個念頭都是一種物質、一種粒子運動,有如中醫所謂的衛氣,圍繞著個體的外圍。這些念頭如物質般充滿自己的場,也感染周遭的人,甚至藉由粒子波動,傳到更遠的地方,匯聚成一種集體意識。因此常有負面念頭的人會被那些想法污染、干擾,反過來被那些念頭操縱著;而擁有正面念頭如慈祥、善良、寬容、勤奮、助人、樂觀、堅忍、愛運動……等,也會產生正能量的物質,累積成形,就能使免疫系統處在最佳的運作狀能。人的負面念頭產生多了,不但干擾免疫系統運作,更是讓人迷魂奪魄,對與周遭的生命危害至大。溫醫師說:

「而美德是特效藥,追回傳統美德,使正能量物質,充滿自己的場,傳遞他人的場,宇宙的正能量就會天人相應來支助。」

面對疫情的來襲,世人也一一覺醒。溫醫師期盼這一盞盞心燈的正能量,能匯聚成炬火,照亮人間,祈盼人類早日脫離疫毒的浩劫。@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溫嬪容醫案專欄】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接觸中醫20年,針灸達200萬針以上,溫嬪容深嘆中醫奧妙無窮。一路往學術救世的路程邁進,溫嬪容在博士班的交叉口卻突然轉向中醫濟世。接觸中醫20年,針灸達200萬針,溫嬪容深明「萬病由心生」。有病人對她說,持續了一、二年的肩膀疼痛,只因閱讀您所寫的簡易按穴療法,依樣畫葫蘆按穴15分鐘,居然不藥而癒了!…修煉法輪功「真善忍」法理的溫嬪容謙虛的說:「可能是因為我以前就很喜歡練武,對經脈很有興趣,後來學了法輪功,對於經脈的思路又更加開闊。」
  • 萬病由心造,醫人也醫心
  • 溫醫師相信「萬病由心造」,境由心轉,病患的態度關乎到醫療效果,「我有時也感覺是病人個人的德行,或是他前世累積的德,有可能因為他人很好,所以菩薩、佛也會助一臂之力。所以我常常覺得不是我治好的,我只是菩薩借的手而已。」
  • 中醫師溫嬪容(龔安妮/大紀元)
    繼前三本叫好又叫座的中醫書籍出版之後,睽違僅只一年,溫嬪容醫師第的四本新書——《明慧醫道:情理法天》即將問世。融合多年來潛心視病問診、苦心孤詣深研醫理,以及修煉的心得體會。
  • 想要順其「自然」,就必須明瞭宇宙運行之道。溫醫師說:「中醫治療包括情、理、法,可知中醫的『中』,不僅是只指『中國』醫學,他最重要是指『中和』、『中介』的意思。」
  • 每天穿梭忙碌於診所診療、醫理研習的溫嬪容醫師,又出了第五本新書—《明慧針道—運柔成剛》。除了收錄各項食材,方便民眾日常調養身體,以彰顯蒼天厚養眾生、醫食同源的醫道之外;更延續前四本書,收錄多則令人拍案叫絕、精彩有趣的醫案,不僅讓人洞見中醫精妙,更能引人深思病因與病癒的奧妙之理,在濁世中啟迪養生正見。
  • 一位59歲面色暗沉的男士,來治療右手右腳較無力的問題,調理一個月後,大致正常。有一天陪同的老婆突然問:「醫生,我先生有個毛病已40年了,一直治不好,可以請你處理嗎?」哇!40多年的病,那是什麼病?怎麼那麼棘手?我回答:「妳說說看。」
  • 蓮花
    一對恩愛的夫妻,從相愛到結婚,每晚是他們促膝談心的生命分享時光,巴山夜雨時,談的都是愛的樂章。可是自從愛的結晶出世,巴山夜雨的情趣就無法再享受了,因為小寶貝一到夜晚,就有好戲登場,怎麼會這樣?
  • 蓮花
    針灸完,我望著這個渴望被愛的小女孩,但願她能早日重回媽媽溫暖的懷抱。當晚我還特別為小女孩和她的媽媽祈禱,祈求上蒼垂憐這對迷失的羔羊!
  • 蓮花
    一位外表黝黑壯實,瘦而走路輕快的採藥人,外表看去約50歲,實際竟已是68歲,單身無親人。瘦瘦的,體重竟達60公斤,身高163公分。以採藥維生,大都為疑難雜症的病人找藥材,穿梭在高山峻嶺、海邊、沙地,甚至是墳場。風吹日曬雨淋,三餐不正常,常是饅頭野果充飢。被樹草割傷刺傷,只用膠布貼著,腫幾天也不理睬,有礙工作時才隨地找藥草外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