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先:記一次「偉大的解放運動」

人氣 77

【大紀元2020年06月29日訊】有十個自由人無緣無故地就被外來闖入者搶光了財產,抓去當奴隸,並給他們從1到10編好號,戴上腳鐐。此奴隸主除了貪得無厭、心狠手辣外,還長於算計、偽裝、欺騙、洗腦等把戲。開頭它與其它奴隸主一樣,對這十個奴隸進行純粹的壓榨式管理、強迫他們勞動,替它幹一些極度危險、有傷害性的工作,但漸漸地它發現這些奴隸都對它心生怨恨、想要擺脫它的束縛,例如有個奴隸覺得太累了,不想做事,於是它就想鞭打他,鞭子落在背上就是血痕,但奴隸的眼神裡充滿了恨和仇;同時其他奴隸也將這一幕也看在眼裡,做事時偷偷地在瞪它。這對奴隸主來說,自然是很危險的事情。怎樣才能讓這些奴隸心甘情願地為它賣命、挨它的鞭子,甚至於放開奴隸們的腳鐐他們也不跑,還對奴隸主充滿了崇拜之情和依附之心?怎樣能夠不用腳鐐就能把他們鎖住,甚至不用奴隸主親自在場,奴隸們都可以老老實實地做事?於是它總結歷來所有奴隸主的失敗和成功的經驗教訓,發明出了一套整人的把戲,非常靈驗。

首先,它將此十個奴隸進行完全封閉,聽不到也接觸不到任何外界的信息。然後告訴這些奴隸其實大家都是一家人(包括奴隸主),它給奴隸們改了一個名字,不叫奴隸,而叫「自由人」(實質上還是奴隸),告訴各位「自由人」其實大家每天勞動所創造的財富都是大家共有的,將來一定會每人有一份豐厚的報酬,奴隸們每天將勞動成果上交,只是由奴隸主代為保管,以避免其他壞人產生竊取之心。同時,奴隸主也改了一個名字,叫「解救者」,這些奴隸都是由它解救為自由人的。他為了解救這些奴隸,保護奴隸們的勞動成果而付出了極大的犧牲,然後眾望所歸,大家擁戴和委託它來替大家保管財產(其實根本沒這回事,這些都是它搶的),然後又「帶領」大家創造出更多的財富。

第二個步驟:它故意在某天對1號奴隸安排了一件完不成的事,讓1號奴隸故意出錯和造成一個小小的損失;然後它將1號奴隸的錯誤放大,在十個奴隸中採用車輪戰式的宣傳,說什麼1號奴隸為大家造成了極大的損失,簡直是可惡至極、人神共憤、其罪可誅!其他九個奴隸中,有三個奴隸頭腦簡單,被宣傳蠱惑得義憤填膺,瞪紅了雙眼,恨不得馬上就生啖其肉。有四個奴隸拿不定主義,不知是對是錯,因為他們知道,犯錯的1號奴隸是他們中的好人,平時生性老實、謹慎,而且與他們的關係很好。還有兩個奴隸明知道1號奴隸所謂的犯錯,是其它原因造成的,而且錯也沒這麼誇張,很可能是「解救者」安排的鬼計。然後批鬥和迫害的把戲就開始了。「解救者」先將「犯錯」的1號奴隸的口糧剝奪,分給那三個被蠱惑了的愚蠢奴隸,並鼓動此三個奴隸一定要認清現實,緊跟「解救者」,對1號奴隸施以無情的打擊——放心,這是在懲罰有罪之人——並向其他奴隸樹立榜樣。然後那四個搖擺不定的奴隸在引誘、鼓動和造勢的情況下也隨波遂流,而剩下的兩個清醒的奴隸被瘋狂的打擊嚇倒了,生怕1號奴隸與他們有什麼牽連,趕忙與1號奴隸劃清界限,並且跟著大家一起對1號奴隸進行口誅筆伐和拳打腳踢——就這樣,九個奴隸都對1號奴隸進行了無情而瘋狂的迫害。無辜的1號奴隸遍體鱗傷、奄奄一息,躺了幾個月都起不來。

時間流逝,1號奴隸的傷疤漸漸好了,又恢復了正常的剝削式勞作。而其他9個奴隸也一樣快樂而又主動地被「解救者」壓迫著創造不屬於自己的財富。與以往不同的是,被慘痛迫害的1號奴隸變更比以前更「老實」,更「安分」了,對「解救者」的任何意見說一不二。同時,因為對他施以迫害的是其他9個奴隸,這是群眾的決策、公論,所謂「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所以他真的以為自己受到的迫害是罪有應得,即便有所不滿也不敢吱聲,因為他知道他這輩子都翻不了案了,因為這是公眾的裁決。而其他9個奴隸看到,決大多數奴隸都動手施暴了,便以為大家都是正確的。即便這件事情做錯了,因為大家都參與了,所以也是安全的,於是他們就放心了。

再過了一段時間,「歷史總是驚人地雷同」,仿佛純屬巧合一樣,1號奴隸的遭遇又發生在了2號奴隸的身上!這次施暴的同樣是其他9個奴隸,其中包括曾經的受害者1號奴隸。瘋狂的迫害過後,2號奴隸身心皆受重創,傷疤好了之後更加安分,其他9個奴隸一樣快樂地施暴、快樂地被剝削著。

如是再三,這樣的事情每隔一段時間發生一次。最後,這十個奴隸每人都至少挨了一次迫害,而每人也當過9次施暴者。每次受虐都剜心透骨地傷痛,而每次施虐都天翻地覆地瘋狂!每個奴隸都是受虐狂,而每個奴隸都是虐待狂!每個奴隸都是受害者,而每個奴隸也是劊子手!每個奴隸都認為每一次迫害都是理所應當的,每個奴隸都自認為自己掌握了真理——這真理是從「解救者」那裡來的。而每一次迫害後,每個奴隸都對「解救者」更加崇拜,對「解救者」的謊言更加相信,甚至到了迷信的程度,到了自覺維護的程度。

最後,這十個奴隸產生了「自覺性」,他們組織起來進行互相監督,不用「解救者」的任何授意或安排,他們每天都虎視眈眈地盯著身邊的同伴,一旦有誰的言行不符合「解救者」的觀點,他馬上就會被其他奴隸抓個正著,然後公開批判和迫害。這樣,每個奴隸天天都虎視眈眈,每個奴隸天天都提心吊膽。沒有誰敢對「解救者」品頭論足,也沒有誰敢在幹活時偷工減料,大家互相監督,互相揭發,輪流挨整,輪流迫害,團結而又緊張,嚴肅而又活潑——這時,「解救者」看到時機到了,於是取下了十個奴隸的腳鐐,十個奴隸歡天喜地,載歌載舞,「我們終於自由啦、我們終於自由啦」。這十個奴隸沒有了腳鐐一樣心甘情願地被「解救者」剝削著勞動,而且比戴著腳鐐的奴隸還要奴隸十倍!「解救者」平常根本不用花費任何心思去鞭打他們,他們自然會把一切事情做得井井有條,並認為這些全都是「解救者」的功勞,他們對「解救者」感恩戴德,甚至奉若神明,認為此「解救者」解放了他們,教會了他們創造財富,指引了他們前進的方向,他們是最幸福的,「解救者」是偉人,是聖人,如果有誰敢對「解救者」不敬,那就等著瞧吧!

以上過程,就是這次「偉大的解放運動」的詳情!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共產主義黑皮書》:游擊隊與解放陣線
現代思潮主導 家庭概念消失?美學者憂心
仲維光:極權主義研究中的政治宗教、世俗宗教問題(4)
何清漣:中美談判桌上的硬核桃:未完成的10%
最熱視頻
【重播】獨立日前夕 川普在總統山演講
【拍案驚奇】酷吏進港掌國安 港現「維權律師」
【十字路口】反制中共黨媒滲透 台灣下驅逐令
【珍言真語】劉銳紹:國安法四任務 借外打內
【直播】川普在「向美國致敬」典禮上演講
【深度報導】隱形之戰 中共的戰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