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舟:香港「一國兩制」擊垮中共「制度自信」

人氣 703

【大紀元2020年07月01日訊】中共違背香港人民的意願,不顧世界各國的強烈反對,通過了「港版國安法」。表面上中共很強硬,實際上恰恰表現了這個政權的脆弱。中共等於自己承認,獨裁的共產黨制度與自由民主制度相比,毫無優勢。中共不敢等到「一國兩制」50年後的最終制度對決,現在,中共就宣布敗陣。

中共高層徹底失去了自信

中共的獨裁統治,一直壓迫著14億中國人,中共也一直號稱代表14億中國人。中共擁有數千萬的黨員、幹部,還有數百萬軍隊,卻如此害怕幾百萬香港人的自由制度,中共信誓旦旦的「制度自信」一下子蕩然無存。

從1997年開始,在香港「一國兩制」的較量中,短短的23年,中共的所謂社會主義制度已經甘拜下風。因害怕香港的資本主義自由民主制度蔓延到中國大陸,中共迫不及待地撕毀了「一國兩制」的承諾文件。這與中共害怕台灣的民主制度,如出一轍。

中共的表面強硬,掩蓋不了中共高層的內心虛弱;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也改變不了香港人追求自由民主的意願;中共企圖把香港變成「一國一制」,卻再也阻擋不了共產制度在中國消亡的命運。

面對彈丸之地的香港自由民主抗爭,中共執政的合法性危機再次凸顯。中共所謂的社會主義制度,原來一點也不自信,香港人的幾句自由民主口號,就把中共70年的謊言揭穿了。無比恐懼的中共,生怕中國大陸百姓效仿,如今中共內外交困,面臨的政權危機前所未有。

如果香港人再上街,香港立法會9月份一旦變天,兩種制度的對決可能馬上白熱化,中共空前絕望,除了鋌而走險,已經走投無路。

中共害怕的9月份香港立法會選舉

中共失掉了自信,害怕9月份的香港立法會選舉

去年的香港反送中和區議會選舉,中共的獨裁已經敗給香港人的選票。中共在香港安插、扶植的各式人物仍然是少數,也並不可靠。這些人也被香港的自由制度所同化,儘管表面上不得不對中共表忠,但內心卻倒向了自由民主制度。

2019年11月24日,香港區議會選舉,投票率高達71.23%。民主派獲得了全港479個席位中的389席,首次控制了全部18個區議會中的17個。中共多年來控制香港的手段,徹底失敗。兩種制度的對決,在區議會選舉中已見分曉。

2020年的第七屆香港立法會選舉,投票日已定為2020年9月6日。當選議員的任期將為2020年10月1日至2024年9月30日。本次選舉將重新選出29個功能界別共35位議員。

香港立法會總共70席,一旦民主派在9月6日的選舉中再次大勝,將可能在香港立法會占多數。那將意味著,中共指使林鄭月娥的任何重大動作,都可能被新的立法會抵制。民主派還可能提議、通過反送中的五大訴求,開展獨立調查,還可能彈劾林鄭月娥。

這樣的制度對決,中共只會輸得更慘。中共被迫強推「港版國安法」,企圖以所謂國安的名義,逮捕或阻止民主派候選人參選,以確保中共扶持的建制派繼續壟斷香港立法會。

中共不敢面對這場勝負已分的制度對決,只能在9月份之前,把香港變成「一國一制」。中共想阻止立法會變天,但能否阻止大規模民眾上街,中共心裡卻沒譜,也只能用「港版國安法」為由,實施大肆抓捕、迫害,嚇阻更多人。

「一國兩制」早晚對決

現在,所有人都從「一國兩制」的夢境中清醒了。正是因為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無法調和的根本對立,才產生了「一國兩制」。或者說,就是因為中共的存在,才在香港產生了無法避免的衝突。

當年的鄧小平迫不得已,簽下了《中英聯合聲明》,「一國兩制」50年不變。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在一個國家真能共存50年嗎?即使真能,50年之後,實行哪種制度呢?

今天的中共仍然在灌輸,社會主義比資本主義更先進,社會主義必然取代資本主義。但中國的改革開放,恰恰擁抱了資本主義的資金、技術和企業運作,更需要資本主義國家的龐大市場。香港的樞紐地位,至關重要。當時的鄧小平內心清楚,中共的社會主義已經是死路一條,只能有條件的擁抱資本主義。因為需要香港來發展大陸,「一國兩制」誕生了,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對決,被暫時擱置,這也是「韜光養晦」的一部分。

香港確實帶給中共諸多好處,香港作為亞洲四小龍之一,很快把出口導向型模式傳到了中國,並率先帶進了資金、技術、工廠和訂單。另一個亞洲四小龍的台灣,緊隨其後。中國大陸的出口導向型經濟,隨之進入高速發展階段,中共藉機穩固了政權。

1989年,鄧小平曾直接指揮了天安門廣場的「六四」屠殺,中共拒絕政治轉變,但隨後,東歐和前蘇聯的社會主義陣營,卻轟然倒塌。香港民眾對六四的抗爭,一直持鮮明的支持態度,每年都舉辦大型紀念「六四」活動。這也預示了,「一國兩制」這顆定時炸彈早晚會爆,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在香港早晚要對決。雨傘運動、反送中運動,已經預演。

英國、美國和西方不得不付出代價

中共推「港版國安法」,美國率先強硬回應,取消了香港的特殊地位,英國等西方國家也紛紛表態。中共卻在賭博,認為美國和西方各國不會放棄在香港經濟利益,還要權衡香港人的安危。極端的情況,香港人可能有很多人被中共殺害、消失。當然很多人會選擇逃離,各國可以接納香港難民,可能數百萬之多。

各國在香港的公司,包括香港本地公司,可以變現撤離。選擇留下的公司,當然被迫要與中共合作,甚至直接為中共服務,還可能變成國企。海外資金和本地資金,折價變現逃離,損失無法估計。

西方各國的資金、技術、訂單,通過香港流入大陸,造就了香港的繁榮,培育了一大批香港本地的企業家和專業人才。西方的法制體系和普世價值,同樣惠及了香港人,但香港人卻遲遲得不到民主和真正的港人治港。

如同把供應鏈遷入中國大陸一樣,西方各國的商人忽略或不願意正視中共政權這個最大的風險。一些西方和香港本地商人,還幫助中共權貴從香港大規模洗錢,獲得巨額回報,樂此不疲。

西方各國所作的一切,豢養了中共,在香港的企業,還幻想著躲在中共承諾的「一國兩制」之下,儘量降低經營風險。在過去的23年中,西方各國在香港的大量投入,也註定了今天不得不付出的代價。

全世界的瘟疫,讓各國付出了遠遠更大的代價。各國正在意識到,與中共靠近的代價有多高,全球化正在離中國而去。

各國追責中共隱瞞疫情才剛剛開始,中共還在抵賴,香港的對決又來了,中共又一次發出挑釁。這場危機,早在23年前就已經產生,各國多年來無所顧忌的投入,被中共當作籌碼相威脅,變成了今天不得不付出的代價。

無法迴避的歷史抉擇

各國輕信中共,導致了瘟疫爆發;各國幻想中共會遵守「一國兩制」,帶來了今天代價高昂的對決。美國剛剛痛陳了以往與中共接觸戰略的失敗,西方各國同樣失敗。這不是川普一個人的對決,也不是美國一國的對決,這是整個西方社會,與中共的意識形態和社會制度不可調和的對決。

沒有人可以袖手旁觀,沒有人可以不付出代價,這代價正是各國以往的錯誤選擇。如果任由中共肆虐香港、肆虐全球,各國還準備付出更大的代價嗎?

在這場早晚要來的對決中,美國再次走在了最前沿。美國公布了一系列制裁,包括科技、關稅、資金和對個人的制裁。其它國家同樣沒有選擇,撤出香港,不再給中共輸血,糾正以往對中共的綏靖政策,就是當前最明智的做法。

孱弱的中共,已經在這場制度對決中敗陣,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只是害怕輸得更慘。中共已經認輸,西方各國應該更加自信,只要世界各國堅定的與香港人民站在一起,中共就會徹底輸光、跌入深淵。

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歷史已經不再有中共的位置,香港不但不會成為中共施展的舞台,反而將是中共的滑鐵盧。

香港的經濟奇蹟,是過去的歷史軌跡,今日香港的經濟光環褪去,也是歷史的必然。過去的香港,確實豢養了中共,今天的香港,不會再成為中共的續命之地。相反,今天的香港,應成為共產主義的埋葬之地。果真如此,又將奠定香港明日的輝煌。

香港人可能想不到,他們不僅僅為了自己在勇敢抗爭,也在為全中國人擺脫中共的統治在抗爭,更在為全世界正義的選擇而抗爭。歷史選擇了香港,香港也在創造自己的歷史。

香港人正在又一次喚醒全世界,他們呼喚世界正義的支持,也在為全世界的自由而付出。香港人順應天時,義無反顧地成為了剿滅中共的先行者;香港人正期待人和,期待全中國、全世界的同盟;香港人早已擁有了地利,怎容中共邪靈的侵蝕?

美國、英國、歐洲、全世界正義的國家和人們,都應該順應剿滅中共的天時,與香港人一道形成世界上最強大的人和,利用香港的地利,共同發起剿滅中共的決戰。

「一國兩制」已經等不到50年,歷史又來到了十字路口。各國和香港人一樣,到底還要不要中共,已經無法再迴避,現在就需要做出選擇!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周山:西方在港豢養中共代價高 抉擇時刻到來
項雲:中共的瘋狂促世界覺醒——剿滅共產主義
【珍言真語】吳明德:中共恐立法會失控 丟失香港
田雲: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 四個罪名太荒唐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川普再投震撼彈 李克強談形勢嚴峻
【新聞第一現場】美將取締微信抖音 華人換平台
【拍案驚奇】釋疫情6警訊 閆麗夢:沒太多時間
【重播】蓬佩奧發布會:對華為施行簽證制裁
【重播】蓬佩奥在「國家安全未來」論壇發言
【十字路口】川普簽香港問責法 閆麗夢再受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