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制裁中共小心暗招 大陸囤糧能吃嗎

人氣 10270

【大紀元2020年07月14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女,莫我肯顧。逝將去女,適彼樂土。樂土樂土,爰得我所。」

這是《詩經·魏風》裡的一首詩。大意是,大老鼠,不要吃我種的糧食,這麼多年對你百依百順,你卻根本不顧及我,我要離開你,去那另外的樂土,在那裡得到我期望的生活。

這首詩中的「碩鼠」,在現今經常用來比喻貪得無厭的腐敗官員。特別是管理糧食的官吏,如果腐敗,用「碩鼠」就再恰當不過了。

【中儲糧醜聞 「轉圈糧」牟利 存變質糧頂新糧】

近些年,中國大陸的「中儲糧」經常爆出醜聞。

「中儲糧」的全稱是中國儲備糧食管理總公司,是國資委直屬的黨國企業。按照大陸的說法,這家公司的職責,是管理好所謂的「大國糧倉」,確保中央儲備的糧食、棉花和油,數量真、質量好,在應急的時候用得上,保老百姓的飯碗。可是,「中儲糧」的碩鼠們,卻把這些糧食當成了自己牟取暴利的資本,關鍵時刻,極可能導致人命關天的事件。

遠的不說,就說最近這幾年的。

2013年8月,河南的中儲糧分公司原總經理李長軒,受賄超過1,400萬,同時牽出的涉案人員一共110人。河南是中國糧食第一大省,占全國糧食總規模四分之一,因此中儲糧河南分公司的規模也很大,直屬糧庫有17個,承儲庫有123個。這些涉案的人,受到不同的非法牟利指控,其中一種就是利用「轉圈糧」牟利。

「轉圈糧」的意思是,因為存庫糧食會年久陳腐,所以要定期更換,出舊納新,比如,玉米是兩年左右要換一次,稻穀一般三年左右,小麥要四年左右,「轉圈糧」就是舊的糧食不動,帳面周轉,在其中賺取差價補貼,好比糧庫先讓企業把庫中存的舊糧食買走,然後糧庫再把實際上的同一批糧食重新買進,但是帳面上撒謊,顯示買進的是新糧,實際上,舊糧食一出一進,等於根本不用動,一直在庫裡放著。這是一種簡單解釋,「轉圈糧」還有其它方式。

2013年的河南中儲糧案是一個大案,涉及「轉圈糧」28億斤,暴露了中國糧食儲存的很多嚴重的人為問題。

2015年4月,中國東北的遼寧、吉林等地,又曝出了中儲糧糧庫,用陳糧當新糧買的醜聞。很多糧食已經發芽、變色或霉變,根本沒法吃。

【中儲糧拖欠儲糧費 陳糧變質仍賣向社會】

2017年5月,中儲糧在河南新野的「金碩糧油公司」儲存一萬六千多噸小麥,2010年6月就已經入庫,當時還是能吃的、正常的二級小麥,到了2017年,7年過去了,這批小麥還在庫中。大陸媒體給出的原因是,中儲糧從2010年9月開始,就拖欠金碩公司倉儲費用,產生糾紛。但是庫中的小麥本身,卻被遺忘,穩穩放了七年,當時媒體報導說,這豬都不能吃了。但對中儲糧來說,麥子放在那裡不會白放,企業還能從政府那裡得到「糧食保管費」的補貼,僅僅這1萬6千多噸小麥,每年就能給中儲糧帶去五六十萬元的相關收益。賠了小麥,賺了銀子。

而類似這種陳年的糧食,變質後應該適當處理掉,人吃了會有害處。但實際是,陳年麥子也能賣錢啊。也是在2017年,3月份曝光了另一個案子,河南鄭州的一個中儲糧倉庫,將在陰暗潮濕處放了多年的變質發紅小麥,已經是高度致癌物了,但還是賣給了當地一家麵粉加工廠,加工廠當然知道這些不能吃,但是以交易已經有「領導簽字」為由,順理成章接手了這批小麥,隨後加工完成流入社會。

類似這樣的醜聞,隔不久就會發生,大陸媒體每每在事件發生後,也會反思,也會鞭撻,但是風波一過,就沒有下文了,然後新的類似問題又出現,如此循環。

以上我們簡單舉的幾個例子,點到的是中國儲備糧食的問題,很突出的就是,糧食因為各種原因,放舊、發霉,無法食用,還有一個衍生問題,就是無良的官員,把這些糧食仍然賣給社會,供人食用。

到了2020年,中儲糧又被人曝光,而這一次的曝光,還不只是糧食放舊的問題。

【黑龍江糧庫 猖狂賣變質米 並摻糟糠】

7月12日,一段視頻在網上流傳,引起廣泛關注。視頻中一女子,是與中儲糧在黑龍江省分公司「肇東直屬庫」有交易的一個糧商,當她從糧庫買了玉米糧之後發現,到手的玉米,全變得異常腐朽,無法食用。

而後她氣憤地親自前往相應糧庫,錄製了視頻,給人們介紹那些都是什麼樣的糧食。

你看一下啊,這邊,給我們摻的是「酒精糧」,這邊給我們摻的是酒精糧,再給大夥看一下,剛才給大夥看過了,就是酒精糧的那個狀態,看,哎呦,這個味,然後,這邊,這邊就是相當神奇,特神奇,摻假,20公分厚的篩落子,剛才直屬庫的王科長說,這叫篩下物,請問,你們當時入庫的時候,這些篩下物是在庫裡過篩的嗎,篩下物不是已經返到車上被拿走了嗎,怎麼會在你糧庫出現,20多公分的篩下物呢?

隨後,這名女士還透露,庫裡工作人員,會把相對比較看得上眼的玉米,蓋在這些篩下物上,這樣僅僅一走一過就看不出來。

更為過分的是,她描述說,自己當初以每噸差不多2千元的價格,購買這裡的大批儲備玉米,過程中還被索要了回扣。但當她發現這些玉米有問題,去質問糧庫的人,對方卻說:「國家(中共)存的就這玩意兒,你有能耐,你能咋地」,完全是一副流氓嘴臉。

中儲糧公司當天就發聲明,說要調查此事。但是,類似的案件不斷出現,如果真的調查,早就解決很多,為什麼還經常出現呢。

儲存腐朽糧食、出售腐朽糧食、在腐朽糧食裡面摻糠摻假,這就是現在中國糧庫中發現的問題。

但是,這些碩鼠的罪不止於此。大家常看新聞的應該知道,中國的糧庫,時不時會發生火災。

【一有檢查就起火?中儲糧庫愛「玩火」】

2013年5月31日,一把大火在中儲糧黑龍江林甸的直屬庫中燃起,多達78個囤積點過火,總共4.7萬噸糧食受影響,夠上百萬人吃上一年。但是官方給出的最終解釋是,電線短路導致起火。不過,民間卻始終有一種觀點,認為是糧庫有人故意縱火,掩蓋虧空等其它罪行,因為在起火前夕,當年的中共第一巡視組,剛好進駐中儲糧公司。

2018年7月,北京當局要清查糧倉,第二天吉林省的一個糧庫,就發生火災。

這都是幾年前的,而就在前些日子,當地時間7月1日晚6點,貴州都勻市的一處中儲糧倉庫,發生火災,燒到約200平米。但是,當地一名農業專家透露,中儲糧的這個倉庫,糧倉四壁和倉頂都是不可燃材料,一般不會起火,糧倉內的糧食,跟外界隔絕,乾燥保存,也很難發生自燃情況,庫內的電力,也主要是通風用途,線路大多設在倉庫外,所以,自然起火的幾率非常小。

另外,據目擊者介紹,當天的糧倉大火,濃煙滾滾,那種煙,目擊者懷疑,很像是汽油燃燒造成的,也就是懷疑有人縱火。截至發稿,這起案件似乎還在調查之中。

前大陸財政部的一位叫「梁惠民」的處長表示,「糧倉起火」是因為「老鼠」太多,要檢查就容易暴露,燒了就死無對證了。這裡的「老鼠」,也是比喻利用糧庫發橫財的官員。

除了貴州都勻地區,7月初,還有上海、河南也傳出糧倉起火。這種糧倉扎堆起火的事件,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

【中共清查全國儲量「真實可靠」 黑龍江事件打臉】

今年以來,瘟疫、洪水、蝗蟲一齊到來,中共近日又出現清查糧食的動向,當局提出的六項危機準備中,包含一項為「糧食危機」做準備。所以外界議論,這些糧倉的起火,可能與銷毀罪證有很大關係。

但是反過來看,中共當局的摸底調查,真的可以起到作用嗎?我們看實效就知道了,中共之前也都做過所謂對全國糧食儲量和質量的摸底,但是問題解決了嗎?

今年5月,中共剛剛結束了一輪全國政策糧的存量和質量的摸底,《新華社》對調查結果報導的大標題現在還醒目地掛在網站上:全國糧食清查結果,口糧安全有保障。新浪的標題是:我國糧食庫存充足,數量真實可靠。

結果到了7月份,黑龍江又出現了這個酒精糧和摻假糧的醜聞,那麼當時中央怎麼沒查出來呢?這調查,當中有多少水分。就像是香港警察自己找來的人,去調查香港反送中期間的警察暴力問題,現在結果出來了,幾乎就是不了了之。

在今年4月還發生了這麼一件事,中共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有兩個副局長被免職,換上了新人,熟悉中共官場的人說啊,這是要換新人去摸底,糧食庫存。為什麼要換人呢?就是這個腐敗,已經從上到下形成關係網,並非單一個體行為。但是,在當前體制下,就真能保證,新換上去的人,就不會出問題,或者玩忽職守嗎。

出了以上提到的人為犯罪因素,今年以來,威脅中國糧食安全的,還有這麼幾件事。

【六事件威脅糧食 阻囤糧 四道防線是「胡扯」】

第一,瘟疫嚴重地區與產糧區高度重合,比如湖北、河南、黑龍江等,這都影響糧食產量;

第二,山東、河南等北方省份,今年年初出現嚴重倒春寒現象,農作物已經生長了,但是還下很大的雪,果農、糧農,都受影響;

第三,初夏以後,中國大陸本地的蟲災,加上最近從東南亞進入中國雲南的蝗蟲,都在威脅糧食產量;

第四,如今肆虐中國多個省份的洪水

第五,世界多個國家,包括中國周邊的譽恩吶、哈薩克、俄羅斯等,紛紛限制本國糧食出口,中國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在去年7月在央視採訪中坦承,中國糧食不夠吃,別國不賣,就麻煩了,特別是大豆缺口很大。

以上五大問題,再加上我們之前說的,在中國糧庫裡那些「老鼠」、那些「蛀蟲」造成的虧空問題,一共六大問題,這會給接下來的中國社會,帶去什麼呢?

今年1月武漢爆發瘟疫之後,中國多省民眾出現搶糧潮,特別是進入4月份之後,這波搶購糧食的行動變得十分普遍。

「黑龍江大豆協會」4月8日發表文章提到:中國糧食安全有四道防線。甚至比袁隆平底氣還足,喊出:不進口也不會缺糧,這句話背後有底氣。

這篇文章引述了一系列官媒報導,勸大家不要囤糧,用詞跟「可防可控」差不多。比如《中國日報》說:真不用囤,北京轄區糧食庫存相當於10個月市場供應量;《上游新聞》說:別搶了,超商表態,大米不漲價、不斷供,管夠!

類似的所謂「正能量」新聞,在中國大陸的各種災害事件中,太普遍了,人們枉死去一批,活著的人,還是有一批,不能吸取教訓。

而這篇文章所謂的四大防線,包括:

1.儲備糧;

2. 把生產乙醇汽油的糧食拿回來,給人吃;

3. 糧食不夠可以吃肉啊,政府現在不僅要讓人民吃得飽,還要吃得好,肉現在產量也上去了;

4. 搬出了袁隆平,說袁隆平的雜交水稻,產量特別高,但是只重數量不重口感,所以不一定好吃,所以在大陸耕種比例不足10%,如果真糧食不夠,那就種袁隆平啊!哦不,種袁隆平的雜交水稻啊!

以上四點,不是啥笑話,但我今天準備文案的時候,真是邊笑邊看的。都什麼時代了,哄老百姓,你也換一換話術啊。這四道防線,第一個是儲備糧,我們今天節目一開始就分析很多,那些「大老鼠」在,不知有多少倉庫糧食腐爛變質、或是虧空,或是產假,儲備糧真的靠得住嗎?撤回乙醇生產糧,回到飯桌,這個實際可行性還有待考查;還有用肉去補糧食的坑,我們知道,在瘟疫期間,因為四處封路,大陸一些養殖場,禽類等肉品供應受很大影響,不少牲畜甚至因為交通問題缺少藥物治療牲畜流行病,而大面積死亡,而豬瘟、口蹄疫等,依然在威脅中國的肉類生產;最後一個,袁隆平的雜交水稻,這根本不是辦法,如果真出現糧食短缺,那糧食種植需要時間、需要自然條件,能來得及嗎?

因此,這篇文章提到的中國糧食四道安全防線,幾乎靠不住。接下來,中國大陸的糧食問題,一些觀察人士已經提出警告,可能最終要逐漸浮現出來。

【習近平指洪水太猛 不提小康提阻「返貧」】

糧食問題我們就說這些,現在中國大陸最突出的問題之一,還有我們一直在關注的洪水。

截至目前,中國大陸至少27個省遭受洪水。7月12日,習近平終於在公開講話中談到這個問題,他承認中國大陸的防汛形勢十分嚴峻,並且說要防止「返貧」的現象。有的人馬上跟了一句,返貧?很多中國人,這輩子富過嗎?說是返貧,其實應該怕的是「更貧」。

習近平的夢,是2020年中國全面脫貧奔小康,注意哦,是「全面」。就在6月上旬他還在寧夏考察時說,要克服疫情不利影響,還要決勝全面小康社會。如今,在重重災難打擊下,從脫貧變成了「防貧」,轉攻為守。似乎變相表態,今年小康目標,恐怕難以實現。

【官媒罕見提三峽「無能」 更罕見談三峽潰壩影響】

7月12日,除了習近平展示出無能為力的無奈,大陸官媒也提到三峽大壩,突然替三峽工程辯護說,面對現在這洪水,太難了,三峽大壩「盡力了」,甚至提到了「三峽潰壩」問題。

比如,7月12日,大陸網站網易發文,標題是:三峽大壩已經盡力了,請不要再指責它了;騰訊也發文,標題是:對不起,三峽大壩已經盡力了!

兩篇文章的報導大同小異,主要內容是:湖北今年很難,疫情後又暴雨,農作物因為被淹也會死掉一多半,水產養殖更受影響,這部分與我們上面提到的糧食安全問題,也能接上。隨後,報導繼續說:前幾週長江上游暴雨,三峽大壩攔住滔滔江水,才保住下游,但近日下游也暴雨,三峽就攔不了了,把下游淹水的責任都怪在下雨上,根本不說洩洪造成的問題。

但報導提到:三峽水庫能蓄水上百億立方米,一旦潰堤,會對下游許多城市造成洪水威脅,如果三峽大壩全面崩潰,大水會以最快每小時100公里的速度衝向下游,5小時舉能淹沒湖北江漢平原的宜昌等地,10個小時可以到武漢,24小時就能淹到南京,後果不堪設想。

有的朋友讀到這可能會想,那南京相對還安全,因為洪峰到南京要一天時間,但您想過嗎?南京的路,能把全市800多萬人,一天內都疏散完畢嗎。多少私家車會堵在路上,多少火車可以過境呢?所以是需要提前應對的。

《希望之聲》採訪一名在江西一線抗洪、化名為金明的先生,金先生說,長江上游可能已經破圍潰堤,消息被官方封鎖。而目前,長江下游的長江支流區域,洪水也很猛,這顯示支流無法替幹流分擔,長江主幹道的洪水,會很可怕。金先生認為更多洪水消息被當局封鎖,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中國民眾安全。

【江西世紀洪水 南昌撤人 新洪峰過武漢向南京】

大陸央視12日報導,長江流域的鄱陽湖水位當天達到水位歷史極值,達到22.52米,已經超過了1998年的記錄。大陸防總將防汛應急響應級別,提升到二級。而鄱陽湖區域,已有多處潰堤。江西省目前遭遇的是至少本世紀以來的最大洪水。

到了7月13日凌晨,江西省防汛指揮部緊急要求,鄱陽湖區所有185座單退圩堤,必須在當天主動蓄洪,實際上,185座此前已經啟用了153座,新增的不過是剩下的32座,蓄洪能力可能比較有限。

江西南昌的「新建區」,部分圩堤水位已經超出限制,意味著可能會漫堤,因此新建區內已經開始大規模轉移人員。

網上一段視頻顯示,在某地,有人拿鑼在社區,通知人們緊急撤離。

同樣在7月13日凌晨,中共水利部指,長江最新一波洪峰會漫過武漢,之後會繼續向下游沖擊,包括江西省、江蘇省,沿岸的水位都將達到或接近歷史高值。

例如,洪峰可能在14日晚間或15日抵達南京,當地水位已經開始上漲。

【歙縣洪災補助 全縣41萬人給120萬塊】

在洪災中,還有一個插曲。我們前兩期節目都提到安徽歙縣,當地政府無預警洩洪,導致人們受到極大損失。終於,歙縣政府發緊急通知,要賠錢了,他們自己不叫賠錢,叫給老百姓的補助。一共多少呢?120萬。是全縣的總數,120萬。有人算了一筆帳,歙縣常住人口大約41萬,如果平均到每個人,每人能拿到兩塊多,人民幣。買幾個饅頭墊墊肚子,肯定是足夠了。

說到這,咱們插一句。還有一個報導,是真實的,也是數字問題。大陸有媒體報導,北京紅十字會的血液中心主任表示,從1月到7月,一共得到4.1萬多人獻血,總計採血量5.1萬噸,平均每個人,過去半年,捐一噸多的血。這人簡直成了造血機器。

這不知道是報導的數字錯誤,還是官方習慣性造假,但是數學不好,沒有做清楚計算,抑或是,一種有點可怕的猜測,就是,會不會有不明的血源。截至發稿,我們還沒看到有相關的解釋。

這是剛才講到歙縣洪水的賠償補助,順便提到的一件事。

【北京保定疫情持續 香港單日新增52例】

另外,最近,病毒疫情的消息好像又多了起來。世界很多地方出現又一輪新的感染,比如中國的北京、河北保定,還有伊朗,美國的一些重新開放的州,等等。這些跡象顯示,可怕的第二輪爆發,正暗潮起伏。

中國的快遞公司顯示,河北保定因為疫情,已經無法繼續寄送快遞;有的旅館也貼出告示,不接待北京和保定等處的客人。

在香港,7月13日又新增了52例確診,其中41例是本土案例,41例中還有20例屬於不明感染源。香港衛生署的官員張竹君說:疫情真的很嚴峻。其中有一個例確診病人,還在確診的一週前,在外獻血,而且已經有一人接受了相關血液的輸入。

【美國現二次感染 驚現1傳71 玩命「病毒party」】

而在美國的新增感染案例中,有一例是三個月前已經康復出院的患者,如今再次確診為陽性。這種二度感染,給人們拉響了警鐘。

另外,7月13日,媒體報導了美國疾控中心的一項可怕案例,是一名無症狀的單身旅行者,她乘坐的電梯,感染了另外同乘這部電梯的一共71個人。

而在目前,仍有一些人顯得情敵,不重視瘟疫中的自我保護。甚至在美國一些年輕人中,為了玩刺激,搞出了一個「病毒party」,就是一旦誰確診了,他會找其他人去家裡聚會,看看別人會不會感染。結果一名30歲的德州男子,在參加party後真的染疫身亡,他原本覺得自己很健壯,不會有事,但在生前他對醫生表示後悔,說自己犯了個錯誤。

閆麗夢影片播前遭中共電話施壓 出逃不止她一人!】

上週福克斯公開報導的,從香港出逃的病毒學家閆麗夢,就在採訪中警告,對這種病毒要十分小心,因為它與他們之前了解的任何病毒,都不同。

閆麗夢的出逃過程很驚險,訂機票時,她的名字少寫了一個字母,幫助她進一步躲過監控,同時她一直保持警惕。而到了美國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後,自媒體「路德社」透露,福克斯播節目前,收到了世衛的三通電話,還有習近平辦公室的四次電話,要求福克斯不要播出該節目。

然而,白宮前首席策略顧問班農透露,實際上出逃的不止閆麗夢,在武漢病毒所和其它病毒所,也有一些中國專家出逃到西方,沒有暴露身分,目前這些人正與美國、歐洲,包括英國的情報機構合作,移交中共的罪證。班農透露了一點,就是武漢病毒所運行很糟糕,嚴重管理不善。

【香港61萬人投票向北京示威 林鄭要定「反賊」】

接下來,我們簡單更新一下香港立法會初選,民主派的選情。

7月11和12日兩天的民主派初選,根據最新數據,儘管週六第一天的初選,因故被推遲半天,但香港仍有61萬人參與了投票,遠超各方預估。有消息說,有的家庭是老中青三代一起出來投票,老者有的高齡80多歲,也出來了。

一名參與投票的銀髮族也許說出大家心聲:投票就是要給北京看。因為北京當局強推國安法,想嚇阻港人民主抗爭意志,但是這場人數眾多的投票,等於是香港追求自由的人們,向北京的一次有力的集體表態。

支持民主抗爭的香港影後葉德嫻,已經71歲,12日也出來鼓勵人們投票,高呼:香港人心未死。

不過對這場初選,香港特首林鄭卻說,大意是:香港沒有初選制度,民主派搞的這場初選,如果是為了對抗政府政策,會構成國安法中「顛覆政權」的罪行。

林鄭一句話,似乎要把所有61萬出來投票的港人,全部定為「反賊」。

不過,已有人透露,林鄭很可能出現在英國的馬格尼茨基人權制裁案上。

~~~新拍互動~~~

現在是新拍互動。

說到人權制裁,上週,美國已經證實制裁了在中國新疆涉嫌人權犯罪的陳全國等四人,但是,有觀眾對制裁的實效,表達質疑。

【中共官員多重身分 防制裁】

大陸觀眾「海倫」說:「最近國際正義力量都對美國制裁中共幾名高官興奮不已,還有很多人認為這是「殺雞給猴看」。而我不這麼認為。

在我看來,中共高官以及那些掌握權力的人權罪犯,多半有另外的祕密身分,他們早已使用這些祕密身分移民海外,轉移資產。所以,他們肆無忌憚地在中國境內犯罪,既不怕中共反腐,也不怕將來可能發生的人權制裁。

他們使用真身分做官,使用假身分註冊公司,收受賄賂。一旦中共倒台,他們就會使用祕密身分逃到海外,安享生活。除了他們自己,幾乎沒有人會知道他們的真實身分。由此可見,單個制裁中共官員,基本沒有效果。

早在90年代末,我就聽在北京市規劃局工作的朋友說,當時規劃局重點處的一位處長,在仕途輝煌的時候突然辭職。此人辭職的真正原因是,檢察院去他辦公室查處另一件受賄案,他的手包因放在同事桌上被檢察院帶走。

雖然那個案件不關他的事,但檢察院卻發現他有兩張不同的身分證。身分證上的照片都是這位處長,而其中一個被認為是假身分證,經核實,的確也是有那個戶口,就是說,這位處長,在中國至少有兩個合法戶口。這位魏處長通過打理關係,並沒有被檢察院立案。

但此事之後不久,他就辭職了,成為北京一家房地產公司重要股東,搖身一變,身價過億。估計那些資產中的大多數,都曾經是在職期間,使用另外一個身分收受的各大房產公司的股份。

這種現象越演越烈,我在2010年時,聽北京師範大學附中的幾位學生說,他們的一位出生於1992年左右的同學,曾向他們炫耀他自己有七本有效護照,三個名字。這位有多重身分的孩子的爸爸是北京市衛生局官員。

由此可見,中共體制內,但凡能夠收到巨額賄賂的人,沒有幾個會傻到只有一個身分的。他們絕大多數都早已取得了幾個中國戶口,他們完全可以使用假身分受賄,開公司,合法以經濟移民身分取得國外身分。我們可以想像一下,林正月娥在效忠中共時,中共極可能早已給她設置了不同的身分,並協助她用假身分取得了國外的身分。所以,她才能夠肆無忌憚地作惡而無後顧之憂。

因此,世界任何國家對中共官員按照他們的法定姓名進行制裁的話,對他們個人的傷害極其微弱。這些滿手沾滿人民鮮血的中共官員,如果中共不倒,他們就堅持在體制內作惡;如果中共倒了,他們就是用他們早已取得國外身分到國外安享餘生。」

謝謝這位觀眾「海倫」的深刻爆料,相關的現象是一定存在的,要真正將這些中共官員繩之以法,國際團結一致的同時,必須得拿出更大的勇氣和智慧。

好,如果您有爆料信息,可以息給我們發郵件,我們的節目電郵是:xwpajq@gmail.com。如果您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訂閱和分享我們的節目。每一期節目更新,如果您點擊了小鈴鐺,但是沒收到更新通知,歡迎您常來我們YouTube頻道首頁,查看更新狀態。也歡迎您加入我們的會員,觀看會員區專屬的特別節目。這期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看,下期再會!

新唐人《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拍案驚奇】酷吏進港掌國安 港現「維權律師」
【拍案驚奇】美國正經歷文革?喝茶制度進港
【拍案驚奇】習政敵謀劃潰壩?中共獵狐打異己
【拍案驚奇】中共公檢法整風 李嘉誠建香港城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傳習令南海避戰 華為芯片將絕代?
【獨家視頻】郭美美爆料人揭紅會倒賣防疫品
【珍言真語】袁弓夷:江家贓款或作疫情賠款
【有冇搞錯】賴小民案和紐時爆料 中共內鬥正酣
【重播】白宮簡報會:以色列與阿聯酋達協議
【薇羽看世間】沒有微笑權利?美國媒體病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