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伍健偉:機會失去將再難追回

人氣 529

【大紀元2020年07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杜夫、梁珍香港報導)近年,香港網上論壇對於素人動員、參政扮演重要角色。今次本報《珍言真語》就邀請到年僅24歲的伍健偉議員接受訪問。

2015年雨傘運動以來的「高登區議會計劃」成就了一班傘兵,例如青年新政、天水圍民生關注平台、長沙灣社區發展力量等等組織;而在去年反送中運動有莫大影響力的「連登討論區」,網民則各自組成了不同組織參政,其中紮根天水圍的「天水連線」四子,在元朗區四區參選區議會選舉,全數擊敗建制對手,成績優秀。最近其中兩位,伍健偉(阿K)與林進宣布合組名單,參選立法會選舉新界西選區。

為支援抗爭成立「天水連線」 賣屋參選不惜血本

對於阿K的印象,大部分都是在街頭一些抗爭運動場合協助市民,他亦坦言,這是天水連線成立初衷。「在去年反送中運動,我們前仆後繼走上街頭抗爭,每次都遇到大大小小的手足受傷、被捕。」

「漸漸我們就在思考,白天抗爭運動完結之後,還可以做一些什麼,例如後勤支援。」於是,他們就與一些地區熱心街坊、人士,在每次出席遊行集會後,均到不同地方支援被捕人士,「就這樣慢慢地由四位年輕人,侯文健、關俊笙、林進及我,組成天水連線。」

其後,他們亦感覺到,天水連線在政治的路上可以做得更多,「自從雨傘運動之後,我們在心目中認為,一直都找不到一個可以代表自己的人,在這個政治環境中發聲。所以我們決定代表自己,也代表一個普通香港市民的聲音,走進議會以建構我們想要的社區。」故此,他亦抱著同樣信念,參選立法會以建構他們心目中的香港。香港人一直在街頭吶喊,如今被「港版國安法」禁止的八個字,其中「光復香港」,大概意思就是如此。

然而參選立法會又談何容易,豈是朝夕之事?伍健偉亦直言,早在去年的一天,這個念頭已經定下。「去年6月15日令我感到非常遺憾,同時令香港人極度傷感,梁凌傑先生因政治事件選擇以死明志。那一晚我在想,如果當初我們可以做多點事,與他一起走上街頭,去改革、去改變這個社會的話,也許他就不會走上這條途徑。」他很希望透過自己的影響力,去促使香港人互相扶持,更不用再以犧牲性命的方式,來令群眾記住所追求的目標,於是他就想成為立法會議員,「甚至我是先去想立法會,繼而反思如何達到這個目標,例如先成為區議員,讓我能夠有個平台宣揚自己理念,宣揚自己幫助人的決心,讓更多人知道,幫助他人,繼續這場時代革命,不只需要舊有高高在上的領導者。」

對於過往那些公眾人物或代議士,並非與抗爭者同行,甚至不在現場支援,沒為香港人的權利、公義、自由發聲,伍健偉曾感到非常失望。「不過在去年運動中,我們看到有少數立法會議員,都會走上街頭,或許不能如抗爭者一般勇武抗爭,但他們至少在抗爭現場清楚自己角色,會去利用自己身分,捍衛屬於香港人的遊行集會自由,會與警方、政府部門理論,監察警察在執法時有否濫權、濫捕。」伍健偉亦開始反思,立法會議員除了在制度裡面影響政府、促進改變政策以外,作為一個公眾人物,更能夠給予群眾安全感與信任度,作用遠高於一個陌生的面孔。

梁凌傑先生離世已超過一年,香港非但沒有變得更好,中共更強推「港版國安法」,變相是「送中條例」加上「廿三條」。香港人或多或少因為害怕而自我噤聲,甚至萌生移民念頭,伍健偉卻把自己的房子賣掉,籌集資金參選,這種犧牲會否太大,萬一遭受 DQ(取消資格)豈非血本無歸?伍健偉對此回應竟頗為淡然,「時間可以將失去了的資產追回來,卻不可以追回我們所珍惜的自由、性命,我們所愛的人。」

矢志打破2047宿命 拯救香港大家庭

他指很久以前開始,香港人已經深知自己的命運,「無論是上一代,或者是這一代,都知道踏入2047年,香港將被中共極權正式完全接管、統治,這是香港人過往認知的宿命,故此很多香港人一直選擇去賺錢、移民,我也曾經是其中一分子。」

但到今時今日,「國安法」實施了,中共都已明示誰說一句「光復香港」,縱使沒有實質行為,亦被視為顛覆國家政權,為何反而有越多人堅定抗爭?他明言「因為我們不想被剝削的,是我們身邊的、心愛的每一個家人和朋友。」

他指抗爭者都十分清楚,出來抗爭或會犧牲、或會受傷、或會坐一輩子牢獄,甚至可能送到大陸被人折磨,「但是我們更不希望,因為我們沒有出來反抗、守護他們,導致我們眼巴巴地看著這一個家的人受傷、送死。」他坦言是由於這一份命運共同體油然而生的愛,令他看得更開,從而不再計較太多自己所擁有的資產、物質、財富。「我成為區議員之前,曾經任職銀行,本身也與朋友做些生意。我會在想,時間可以追回我們曾擁有的財產,但是時間不能追回一個機會。以往,我們就是錯過了很多很多的機會。」

他繼續說道,「廿多年前,在1997年,那時候我們還可以發聲,可以爭取更多權利,在中共與英國談判之間,為香港人爭取更多利益,然而我們沒有積極爭取。」他慨嘆這廿多年來,無論在議政上、在制度上,香港代議士都沒有好好地去爭取,去捍衛本土的利益。「可能會因為大陸的政策,從而有些偏移。」所以當去年反送中運動牽動這麼多香港人走上街頭,撼動這個政權,伍健偉更感到需要把握這個機會。「今時今日,無論中共或是香港政府,立場都是非常強硬、寸步不讓;當我們的政治人物,或者是香港人企圖退讓,政權只會越踩越深。我們不該因為在這個艱難的年代做這些艱難的事情,從而退縮。反之,我們更應繼續為正確的事情堅持。」

他更直言,自己賣了房子,同伴林進亦多次遭拘捕,更被控暴動罪,「我們都覺得無所謂,只因我們希望可以保護到身邊人,希望可以保護到我們的家人,希望可以保護每一位香港人。」他在宣布參選時指,現今香港人的「家庭」定義已不止於一個單位、一棟大樓,「我們身處這個社區,這個香港,香港人就是一家人」。

天水連線矢志打破2047這個宿命,參選綱領亦為「願粹我命,捍衛我城;全民自救,打破宿命」,象徵每一個區議員、每一個香港人,在這個嚴峻難行的路上,都會做盡一切可以做的事情,聯繫不同力量,從宿命中拯救過來。

作為香港人固然可義不容辭,但是作為家中長子,對於走上街頭,甚至參選,家人態度又是如何?他承認每一個角色都會予人刻板印象,「例如我是家中長子,弟弟又是一個嚴重弱智人士,極需要被照顧。家人會把很多希望,寄託在我身上,在我身上投放很多資源來栽培我,希望我能成家立室,更有能力去延續下一代。」他亦坦言,家人並不同意他選擇去走上街頭,甚至走上政治的這條路,「因為他們知道這個風頭位置其實非常危險,很容易掉下來,從而粉身碎骨。以往作為政治人物,頂多在名聲上遺臭萬年,不過當下作為一個反抗政權的人,隨時會『被消失』,家人當然非常擔心。」不過,他亦重申,如果不作反抗的話,失去或死亡的,不僅只有自己,更可能會失去所有家人。「當我希望能保護家人時,希望可以擁有更多權力,得到更多資源,聯繫更多的人。這樣,我才可保護到每一位『香港的家人』。」

立法會議員代表民意 應善用身分於制度外發揮

這個被人視為「末代選舉」的立法會選舉,動輒能夠DQ,議事規則亦被修改得難以作議會抗爭,倘若當選,又能帶來什麼改變?伍健偉亦直言,現今議會已不能再「咬文嚼字」,甚至在制度上找尋漏洞反抗。「這種方式,我們已經試了二十幾年,得到的結果卻是一步一步地退步。」

正正因為在制度內已經無大建樹,他更感到立法會議員重要性在於身分。「我們應該更加運用人民對我們的信任,並運用我們的公權力,在制度外,在社區內,以發揮我們的功能,來做更加多的事情。」他舉例說,天水連線在區內有提供飯券,亦有頻道推廣資訊,「如像以往,我們還是寂寂無名的年輕人,逐家逐戶到不同的黃店叩門,需要花很多的時間説服老闆,令老闆相信我們是一群有心幫忙的人;我們亦要花很多的時間,去說服那些願意幫助購買飯券的家長,我們不會拿這些錢給自己花,我們真的只想利用這些資源,去幫那些因為抗爭而沒辦法上班,解決不了生活問題的年輕人;我們最需要的,是花更多時間去説服需要幫助的手足,使他們明白到他們不是受著施捨,而是我們希望一起打贏這一場仗。」伍健偉強調,倘若成為了議員,一個受公眾認可的人物,這些工作將會更加容易。

他最後指,「當我們的香港時間越來越少,而犧牲的東西越來越多,我們就要用最少的時間,使我們犧牲更少的東西,成就這場革命運動。」@#

責任編輯:陳玟綺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鄭達鴻:保全港人自由意志 黑暗中前行
【珍言真語】鍾劍華:港官染文革作風 打壓初選
【珍言真語】關慧貞:港人需救援 促加國急庇護
【珍言真語】林曉旭:閆麗夢曝中共瞞疫新證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最新中共禁歌《玻璃心》藏玄機
【拍案驚奇】習近平當局談「東漢政變」
【方菲訪談】程曉農:中共拉閘限電給誰看?
【橫河觀點】誰是孫力軍政治團伙 料將被大清洗
【新聞看點】馬雲西班牙度假 林鄭不見「偶像」
【財商天下】最後續命藥 中共房地產稅動真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