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大洪水北京甩鍋?伊朗2500萬染疫

人氣 23905

【大紀元2020年07月19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7月18日,星期六。今天我們要談的內容比較多,首先是「病毒有眼睛」板塊,然後是疫情情況,全球100小時新增100萬確診病例,伊朗總統說伊朗已經有2500萬人感染。烏魯木齊進入「戰時狀態」,全民進行檢測;南方水災加重,習近平稱早在5月已經部署救災。因下面不動造成大災?又在甩鍋?

染疫者都冤枉 追根尋源

從4月26日推出第一集,一直到今天,我們專門談「病毒有眼睛」的問題,已經是第12集了。我們談到了美國、巴西、德國、澳大利亞、俄羅斯等多個國家,也談到了聯合國、好萊塢和哈佛大學等等。

我們收到了不少反饋,多數是正面的肯定,認為我們分析得比較深入,也比較客觀,點出了問題的實質。也有持不同意見的,比如我們前兩天就收到一位朋友的來信,他就覺得我們的這個板塊「偏激」,是「對全世界感染中共病毒的人幸災樂禍」,認為我們是在說「染病的人『活該』」。

這位朋友寫的信比較長,他還表示希望我們給他解釋,為什麼會說「病毒有眼睛」。

看到他這封信,我們反覆研究,確定這位朋友並不是「五毛」,他沒有破口大罵,而是希望我們能夠解釋清楚。可以看出,他的心裡是有一個癥結的,所以我們決定在今天的板塊中,就他提出的問題,做一個正式的回覆。因為這可能有一定代表性。

首先我要澄清一點,我們從來沒有過幸災樂禍,更沒有覺得那些感染病毒的人是「活該」。

1月17日,中共第一次對外公布病例數字增加。從這一天開始,我們就一直在關注武漢疫情。當病毒擴散到全國和全世界後,我們又關注全國和全世界的疫情。

我沒有統計過、也無法統計到底有多少人看過我們關於中共病毒疫情的節目,但是我們得到過許多的反饋,認為我們的節目很真實地反映了國內外的真實情況。我想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因為我們的宗旨就是,力求嚴謹、深入,為觀眾提供及時、準確的新聞內幕和解析。從觀眾的視角看待問題,以普通人的心態思考問題。為真相護航,為沉默發聲。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不可能對染病的人說「活該」,也不會「幸災樂禍」。相反,我們認為所有感染中共病毒的人都很冤枉、很委屈。

與中共往來密切,病毒傳播機率大增

為什麼這麼說呢?從1月17日開始,一直到4月下旬,我們天天都在報導中共病毒的情況,追蹤著疫情動態。為此我們還改變了節目結構,把原來每天兩集短視頻改變為一集長視頻,而且還要延長時間。

經過3個月的連續追蹤,特別是對病毒傳到海外的路徑進行整理分析,發現一個很明顯的特點。感染中共病毒嚴重的國家、地區、機構、組織,都是與中共關係比較近的。

我們舉例來說,5月23日我們做的是「一帶一路」變「疫路」。大家可以去看一下這一期節目,裡面從亞洲到歐洲,然後也談到了拉丁美洲和非洲。只要是參與了一帶一路的國家或城市,沒有不被中共病毒侵襲的。

台灣戰略學會研究員蘇紫雲經過研究發現,瘟疫在世界各國爆發是有跡可循的。這個病毒在緊跟著一帶一路的線路,穿過了伊朗,經由意大利港口進入了歐洲。

蘇紫雲在3月18日對香港《蘋果日報》表示,因為這些國家與中共關係密切,相信了中共的消息,沒有及時採取邊境措施,對中國的疫情沒有戒備。結果病毒長驅直入,導致發生爆炸性疫情。

就是說,與中國的貿易往來,成了疫情傳播的一個主要因素。特別是與中共政府有著密切經濟往來或者戰略聯繫的國家,受疫情的影響是很大的。《蘋果日報》指出,瘟疫沿著一帶一路的線路進入到了歐亞各個參與國,使一帶一路變成了「一帶疫路」。

我們在兩次節目中都談到了紐約的疫情情況,美國不是一帶一路的參與國,紐約更不是一帶一路的簽署城市,但是美國為什麼疫情這麼重呢,特別是紐約。就是因為紐約與中共走得太近,在經濟上給中共輸血,養肥了中共,所以現在紐約的疫情非常重。

這些我們在以前都談過,大家可以翻看一下我們前邊的節目。那麼紐約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是「活該」嗎?當然不是,紐約人太無辜、太冤枉了,在承受著不該承受的病毒折磨。

大家想一想,我們說「病毒有眼睛,親共疫情重」。是誰親共啊?如果是一個普通百姓,他只代表自己,代表不了整個紐約。能代表紐約的,只有紐約官員。如果他們親共,也就代表著紐約親共。

親共,就意味著與中共的往來密切,貿易往來頻繁,人員流動大。那麼這是不是增加了病毒擴散的機率呢?而病毒傳播到紐約的時候,紐約百姓是不是跟著遭殃呢?也許親共官員沒有染病,但他的親共政策卻給紐約帶來了災難。所以說百姓很冤枉,死去的人很無辜。

這是從科學的角度上來說,這個道理很容易懂,親共疫情重。但是也有一些無法解釋的現象,也不妨跟大家聊聊。

無法解釋現象:居家感染率高

大家知道,5月6日,紐約州長庫莫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紐約州66%新住院的中共病毒患者,都是在家裡感染的。

庫莫當天介紹:「從最新的統計數據來看,18%的新感染者來自療養院,不到1%的人來自監獄,2%是無家可歸者,2%的人來自其它聚集性場所,但是66%的人是在家被感染的,這讓我們很吃驚。」

這個現象不僅讓庫莫吃驚,連科學家都感覺匪夷所思。家裡沒有病毒感染者,也沒有病毒攜帶者,他們也沒有頻繁外出,但是不明不白地被感染了。如果用現在的科學解釋,怎麼解釋呢?

就是說,是不是感染病毒,可能與防疫措施沒有太大的關係?

台灣對中共強硬

比如台灣,與中共的貿易往來也很頻繁,但是台灣的疫情卻不重。這怎麼理解呢?我們大膽猜測一下:貿易往來之外,會不會有政治因素呢?

因為香港反送中的原因,香港民眾的和平抗爭一次次被鎮壓,使台灣朝野都看到了中共的邪惡。所以無論藍綠,都對中共抱有戒慎恐懼的心理。蔡英文當局對中共的威脅恐嚇並不示弱,甚至表現得很強硬。

國安法實施後 香港病例突增

再比如香港,在港版國安法實施之前,雖然中共還沒有徹底統治香港,但是世界各國都採取對中國大陸封關的情況下,林鄭月娥堅持不封關,讓陸港兩地人員自由流動,也沒有採取什麼有效的防疫措施,她甚至不建議人們戴口罩。

林鄭這麼做的目的,有人分析認為,她希望那些上街抗議的民眾感染病毒,用這樣的辦法儘快平息香港民主抗爭。我們這裡不探討林鄭的真實想法,但是她的確是放任陸港兩地的人員往來。但是那個階段,香港的疫情並不很嚴重。

可是在中共醞釀港版國安法開始,香港的疫情突然增加了。而且是隨著港版國安法的實施進程,香港的疫情越來越嚴重。

大家想一想,國安法實施後,現在連普通的抗議都涉嫌違法了,甚至要成了「顛覆國家政權」了。這個時候,香港的抗議、遊行都明顯減少,越來越少,甚至要被絕跡了。

按說人群越來越少,病毒傳播的可能性也就應該相應降低。但是恰恰相反,香港的疫情越來越重了。這個現象用現在的科學又怎麼解釋呢?

約翰遜進重病房 突然好了

再給大家舉個例子。前段時間英國首相約翰遜感染了中共病毒,一度住進了重症監護室,可見病得不輕。當時有不少媒體圍在醫院門口,都等著報導大新聞。

但是隨後傳出消息,約翰遜在染病期間明確表示,要重新考慮華為5G問題,並且要清算中共。

就在約翰遜做出這個表態之後,病情很快出現了好轉,不久就出院了。大家可以認為他是首相,得到了最好的醫療照顧。我也不排除這方面原因,畢竟是一國首相,得到最好的醫護照顧是理所當然的。

但是如果看看約翰遜染疫前後的表現,是不是覺得太巧了呢?他在染病前,曾表示會走親共路線,然後不久就感染了病毒。染病住院後,他說要對中共強硬,然後病情出現了好轉,現在已經完全康復了。

這個現象又怎麼解釋呢?有很多的現象,用現在的科學根本解釋不了。所以我們發現種種現象之後,才說「病毒有眼睛,親共疫情重」。

為何不是中共高官先感染?

另外給我們寫信的這位朋友還提到,病毒感染的都是普通百姓,沒有多少共產高官感染病毒。他的言外之意呢,就是如果病毒有眼睛,應該讓那些中共高官先感染才對。

怎麼說呢,其實我也這麼想。讓那些禍國殃民的壞蛋官員們都染病,然後中共也就垮台了。這才是大快人心的事。

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分析,現在的現象也不難理解。我們看電影電視劇時,基本上都是一個套路,大官或者權力最大的壞蛋,都是在最後一個死掉。前邊有很多無辜的人死去,白白的成了陪葬。這就像打仗一樣,小兵衝在前面的會先死掉。

現在疫情的情況,似乎也在重複這個套路。我們總說現在的天象就是天滅中共,勸人們趕緊認清中共的邪惡,從內心遠離它。就是不希望人們做中共的陪葬,不希望人們無辜地死去。

大家知道,中國有句話: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中共是一個組織,它有9000多萬黨員。這麼大的一個群體當中,不可能所有人都是很壞的、罪大惡極的,真正的壞人只是其中一部分、一少部分。而這些壞人,都是處在9000多萬人的最核心位置,最中心位置,換句話說,都是中共的高官。

要想讓這些核心壞人遭受天譴,就得讓外圍大部分人都離開它們,也就是脫離這個組織。當外圍絕大部分人都離開這個群體之後,處在核心位置的那部分壞人也就暴露出來了。這個時候,很可能就是他們遭受天譴的時候。

三退過程就是滅共過程

昨天還看到一位網友留言,說中共黨員才9000多萬人,但是大紀元退黨網站上三退數字卻是3億6千多萬。他的意思是我們自相矛盾,這個數字不真實。

其實是這位朋友沒有理解。三退,不光是中共黨員,還包括共青團員和少先隊員,也包括團員和少先隊員的前身紅衛兵和紅小兵。

這樣計算下來,聲明三退的人數是3億6千多萬。但是和14億人口比較,這個數字是不是太少了?換一個說法,是不是還有許多人仍然在中共的各級組織裡面?

我們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每一個生命都值得珍惜。怎麼珍惜呢?就是讓那些還在中共各級組織裡面的人趕快離開中共組織,不做它的陪葬。

怎麼才能讓人們離開中共組織呢?就是讓他們看到、意識到中共的邪惡,然後他們就會從內心遠離它,退出它。而要想讓人們看到、意識到中共的邪惡,就需要那些壞人不斷地折騰、幹壞事。從這個角度來看,是不是天意所為,他們表演得越邪惡,人們三退的就越多。只要從內心遠離了中共,是不是就遠離了災難呢?是不是這個道理?

病毒早就攻入中南海?

其實就目前的種種跡象來看,很難說中共最高層都是健康的。現在中共七常委的行蹤詭異,外界早就有猜測,他們當中可能有人感染了中共病毒。

有不同渠道傳出消息,病毒早就攻入了中南海,習近平長期不公開露面,可能就是因為怕感染病毒的原因。

從這個角度來說,這個三退的過程,是不是天滅中共的過程呢?如果病毒已經攻入了中南海,中共最高層開始染病,是不是意味著中共要完呢?所以我們一再催促大家,趕快退出中共,千萬別猶豫,因為誰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先到。

伊朗總統:已有2500萬感染

我們再來說說中共病毒疫情的情況。路透社報導,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今天(18日)語出驚人,稱伊朗境內已經有2500萬人已經感染了中共病毒,還有3500萬人面臨著感染風險,累積有20萬人住院治療。

這個數字已經遠遠超出了伊朗官方通報的數字。伊朗有8000萬人口,如果有2500萬人感染,相當於每16個人中,就有5個人感染,感染比例高達31.25%。

魯哈尼沒有解釋他的數字為什麼與官方通報有差異。如果魯哈尼通報的數字是真實的,那麼中國的真實情況又是什麼樣呢?

截至到今天上午8點,中共通報的數字仍然是8萬3644人感染,死亡4634人。但是這個數字有誰會相信呢?

烏市「戰時狀態」,全市核檢

今天,大陸媒體報導,中共國家衛健委專家組已經去了新疆。因為新疆連續三天都出現了本土感染病例,截至到今天(18日)零點,烏魯木齊確診了22宗病例,其中新增本土病例16宗。

當地媒體報導,當局在今天下午的會議上通報稱,採取「最堅決、最果斷、最嚴格的措施」。烏魯木齊全市進入「戰時狀態」,停辦各類聚集性活動,對社區實行封閉式管理,同時全市展開核酸檢測。

「戰時狀態」,說白了就是封城,嚴格程度相當於當初的武漢。BBC報導,昨天進出烏魯木齊的600多個航班都被取消了,地鐵也被關閉,並且對135名密切接觸者採取集中醫學觀察。

有烏魯木齊網民表示,他們被告知不許離開家門。烏魯木齊有較多病例採取封城措施可以理解,但是新疆喀什網民也在社交媒體表示,他們也被要求禁止離開或進入。

有網友分析,當局在藉著新疆疫情,在實施更加嚴厲的管控,這似乎顯得名正言順了。BBC表示,在新疆,更加敏感的是因為當地設有高度爭議的拘留所,數以百萬計的維族人被當局關押。國際社會稱之為集中營,但是中共官方稱這是「再教育營」。

其實在很多方面,中共的說法都與國際社會有差異。而中共的說法,很多是出自中共外交部發言人。

戰狼「後浪」來了?

昨天(17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出現了新面孔,新聞司副司長汪文斌以發言人的身分正式亮相了。網友笑稱「戰狼後浪來了」。

昨天的初次亮相,汪文斌給人的感覺有一些儒雅讀書人的氣質,顯得文質彬彬。有網友表示,「過剛易折,找個儒雅穩重的,是否為了中和戰狼的銳氣?」

網友的推測是有一定道理的,因為最近兩年,中共外交部掀起了一股戰狼作風。言詞凶狠、態度蠻橫、咄咄逼人,不斷像西方國家、媒體叫戰。

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新派戰狼趙立堅,在推特上被封為「最紅戰狼外交官」。因為他在疫情爆發之初,指責是美軍把病毒帶到了武漢,聲稱美國欠中共「一個解釋」。也正因此,激怒了一直怒而不發的川普,一度將病毒稱為「中國病毒」,以此對中共進行回擊。其實直到現在,川普在生氣的時候還在稱呼「中國病毒」。

現在中共突然換一個「文質彬彬」的人來出任發言人,沒有了趙戰狼的無禮傲慢,莫非真的像網友所說,「關起惡狗,放出一個笑面虎」嗎?我們需要慢慢地觀察。

100小時全球新增100萬確診染疫

我們接著來說疫情情況。截至到美東時間昨晚(17日)8點,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統計的數據顯示,病毒已經擴散到了189個國家和地區。全球確診感染中共病毒總數超過了1400萬,死亡人數超過了60萬。

這個數字(中中國和伊朗的部分)只是按照中共和伊朗通報的數字統計,因為這兩個國家太不透明,所以外界認為他們的數字有很大水分。

有跡象顯示,病毒傳播的速度正在加快,而且達到了驚人的速度。路透社統計,在最近的100個小時當中,全球新增了100萬確診病例。從7月13日的1300萬例到1400萬例,僅僅用了4天的時間。

如果從全球視角來看,第一個100萬病例用了3個月的時間。而第14個100萬,才用了4天。從中可以看出病毒的擴散速度是相當快的。

世界衛生組織昨天(17日)發布報告,過去的24小時當中,全球增加了23萬7743個病例,創下了24小時內的最大增幅。而之前這個紀錄是上週日(7月5日)創下了,那一天全球確診了23萬零370例新增病例。

東京奧運日期已定,巴赫宣布連任競選

中共病毒殺死的人數已經高達60萬,這個數字已經超過了全世界範圍內每年的流感死亡最高數字。到目前為止,疫苗何時問世仍然不確定。有不少國內外專家都指出,第二波疫情正在虎視眈眈,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反撲。

第一波疫情還沒有過去,第二波疫情就在伺機而動。如果一直沒有疫苗,也就意味著群體性活動仍然要受到一定的限制。不過這似乎沒有影響國際奧委會和東京奧組委確定奧運會的舉行時間。

昨天(17日)國際奧委會舉行了有史以來的第一次在線會議。東京奧組委在會上做了報告,公布了明年奧運會的賽程和場館安排。

按照目前的計劃,東京奧運會將於明年7月23日開幕,8月8日閉幕。期間將進行33種競技和339個項目的比賽。場館和賽程都與推遲前基本相同。

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表示,延期的奧運會將以一種和以往都不同的方式運營。「明年夏天的事情,是誰都不知道的」。國際奧委會和東京奧組委都在討論,可能採用比較簡單的形式舉行。不過對於如何應對中共病毒流行,前景並不清楚。

巴赫明年任期屆滿,他在昨天的會議上作出了決定,將要競選連任。今年66歲的巴赫,從2013年開始,已經幹了8年的奧委會主席。如果連任成功,任期將為4年。

重慶江段迎來最大洪水

再把目光轉向中國南方,水災情況仍在擴大。氣象預報顯示,今明兩天,貴州、湖南、湖北和淮河沿線都將有大到暴雨,部分地區有大暴雨。「一江三湖」防汛形勢相當嚴峻。

一江就是指長江,三湖指的是洞庭湖、鄱陽湖和太湖。

重慶市有百餘條河流出現超警以上洪水。7月16日山西陽泉(右)突降暴雨,街道成河。(視頻截圖合成)
重慶市有百餘條河流出現超警以上洪水。7月16日山西陽泉(右)突降暴雨,街道成河。(視頻截圖合成)

今天重慶迎來了暴雨,長江重慶段出現了入汛以來的最大洪水。截至到今天上午10點,三峽水庫入庫量已經達到了每秒6萬1000立方米,而出庫量為每秒3萬2900立方米。

大陸財新網報導,過去10天,三峽水庫水位已經上漲了12米,達到了160.47米。

另外,昨天已經遭遇暴雨襲擊的湖北恩施,今天再次發布暴雨黃色預警。昨天的暴雨已經導致清江幹流水位猛漲,使恩施中心城區幾乎泡在水中,今天的暴雨無疑將加重災情。氣象部門提醒,暴雨可能會帶來山洪、地質災害和中小河流洪水。

江蘇也在今天上午發布了預警信息,上午9點,長江南京段洪水升級為紅色預警。

今年6月以來,中國南方多省市遭遇特大洪災,特別是湘江多處決堤,造成經濟損失慘重。(授權影片截圖)

習5月已部署救災?又是甩鍋?

南方水患嚴重,終於成了中共政治局常委會的討論內容。中共官媒新華社報導,習近平在昨天(17日)的常委會上要求「高度重視」。報導中特別提到,習近平「早在五月份」,就已部署防汛救災。

報導稱,習近平強調,6月份以來,在中共「堅強領導下」,防汛救災工作「有序」,「取得積極成效」。並且稱習近平「5月19日就已要求有關方面高度重視今年汛期長江中下游汛情」等等。

如今全國27個省份都發生了洪澇災害,一江三湖防汛形勢嚴峻,三峽大壩岌岌可危。中共國家文物局副局長宋新潮表示,有七十多座古橋梁在洪災中受損,11個省的五百多處文物受到不同程度損失。全國數以千萬計的民眾受災,數以萬計的房屋倒塌。

對這樣的嚴重災情,中共卻稱「防汛工作有序」,「取得積極成效」。不知道這個成效體現在哪?如果是當局在5月19日就提前「親自部署」了防汛救災,說明當局是很有預見性的。可問題是當時沒有發生洪水,洪水的出現是在6月初,北京是怎麼部署防汛救災的?

而根據中共官媒報導,習對南方水災第一次作出指示是在6月28日,表示一些地區「汛情嚴峻」。到了7月12日再次表示,「防汛形勢十分嚴峻」。為什麼現在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上要強調「5月已部署防汛救災」?

如果這麼早就有了部署,下面為什麼不動?沒有提早做好預防?難道是又重複對武漢疫情的處理模式?

在今年武漢爆發疫情後,習在2月3日的政治局常委會上表示,他早在1月7日就對疫情防控作出了部署。隨後在2月23日縣級以上17萬人視頻大會上,又強調他在1月7日部署了疫情防控。北京當局又要甩鍋嗎?這次的鍋甩給誰呢?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新聞看點】川普警告脫鉤 北京疫情傳習震怒
【新聞看點】洪災肆虐 高層沉寂 習入雲端?
【新聞看點】中共病毒早發現?打疫苗近半發燒
【新聞看點】美領軍世界反共 華人如何自保?
最熱視頻
【橫河直播】反竊選民意沸騰 川普兩路討公道
【重播】亞利桑那聽證會 川普連線講話
【新聞看點】川普連環反擊 習近平稱備戰打仗
【遠見快評】最高院裁決釋信號 喬州再演反轉戲
【西岸觀察】憲法第12修正案為川普勝選路?
【財商天下】深圳萬人瘋搶剛需房 房價秒殺東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