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惠林:勿輕忽致命的「通貨膨脹」

人氣 381

【大紀元2021年01月26日訊】1月18日,《大紀元》報導「陸網民哭訴菜瘋漲」,以「比疫情嚇人的是物價」作為標題,讓人對照多年來一直迴盪不已的「萬物齊漲,只有薪水不漲」。就在同一天,台灣的《自由時報》報導,台綜院創辦人劉泰英認為「惡性通貨膨脹已經來臨,連中央銀行都束手無策,民眾只能自求多福」。這兩則訊息各自反映兩岸的物價上漲已非常可怕,而不僅萬物普遍上漲的「通貨膨脹」,甚至是「惡性」通貨膨脹都已經來到門口了。雖然有人認為這是危言聳聽,物價其實非常平穩,但各國政府多年來的「大撒幣」,難保通貨膨脹和資產膨脹不會發生。

通貨膨脹的危害罄竹難書

說起通貨膨脹的可怕,已故的1976 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自由經濟大師弗利曼(M. Friedman,1912~2006)在《選擇的自由》(Free to Choose)一書第9章中這樣寫著:「通貨膨脹是一種病,一種危險,有時會致命的病。這種病如果不及時治療,將摧毀一個社會。相關的例子俯拾皆是。一次世界大戰後的俄羅斯和德國發生惡性通貨膨脹(hyperinflation)──有時才隔一天,物價就上漲一倍或一倍以上──結果是其中一個國家走上共產主義,另一個國家走向納粹主義。二次世界大戰後中國爆發惡性通貨膨脹,有助於毛澤東擊敗蔣介石。1954年巴西的通貨膨脹率高到一年約100%,導致軍政府上台。更為嚴重的通貨膨脹,使得智利的阿言德(Allende)1973年遭到推翻,阿根廷的依莎貝爾.裴隆(Isabel Perόn)1976年下台,兩國接著都由軍事執政團掌權。」

就二次大戰後的中國來說,1946~48年間蔣介石當權時代的神州大陸,腐敗的官員為搾取人民擁有的黃金和白銀,便不斷地印製鈔票,以致要以千元的鈔票才能買到一瓶汽水,沒人願意接受面值小於百萬圓的鈔票,當時還對囤積、惜售的業者施以嚴刑峻罰、甚至處以當場槍斃的極刑。

通貨膨脹的可怕罄竹難書,為何悲劇一再重演?弗利曼說得好:「沒有一個政府願意接受造成通貨膨脹的責任,即使為害不是那麼大也一樣。……現代世界中,通貨膨脹是印鈔機現象。認清嚴重的通貨膨脹不論何時何地都是一種貨幣現象,只是了解通貨膨脹成因和對策的起步而已。更為基本的問題是:為什麼現代政府會使貨幣數量增加得太快?既然知道通貨膨脹為害的潛力,它們為什麼要製造通貨膨脹?」

弗利曼的《選擇的自由》是1979年出版的,他對通貨膨脹的詮釋,其實早在1960年就由享利.赫茲利特(Henry Hazlitt, 1894~1993)提出,比弗利曼足足早了二十年,而弗利曼只用一章的篇幅,赫茲利特卻用一本書來解說,就是這一本《通膨、美元、貨幣的一課經濟學》(What You Should Know About Inflation,中譯本2009年5月出版)。

赫茲利特被稱為美國20世紀最重要的經濟專欄作家,散播自由經濟和奧國學派經濟學理念給一般大眾,曾任職《華爾街日報》、《紐約郵報》,又為《紐約時報》撰寫經濟社論,1946年到1966年在《新聞週刊》開闢名為「商業浪潮」固定專欄,教育數百萬讀者了解經濟學的入門知識,以及自由經濟的觀念。就在寫專欄期間,時常收到讀者來信詢問,如何獲知有關通貨膨脹的原因及對策的「簡短」說明,也有人希望他提供有關個人應該遵循怎樣的途徑,以防止其儲蓄的購買力受到進一步的侵蝕。為回應讀者們的需求,乃有這本書的出現。

這本書只有不到兩百頁的篇幅,竟然包括了44章之多,可見每章之「言簡意賅」,也顯現出赫茲利特「通俗化、簡化」的苦心,因為通貨膨脹很重要,看似簡單,其實難以說清,更不容易「真懂」。我們耳熟能詳的「太多的錢追逐太少的商品」,以及上文所引述的弗利曼所說「通貨膨脹是貨幣現象」,固然一針見血,但幾乎每個人都希望「錢多多」,也幾乎對政府的各種撒錢政策拍手贊成。2009年初台灣的「消費券」發放,各國政府在金融海嘯、經濟衰退、景氣低迷之際,一而再的「印鈔救市」、進而到QE(量化寬鬆)政策,似乎都被認為是德政,就彰顯出歷史從來沒讓人得到教訓。其關鍵就是通貨膨脹的觀念不被理解,甚至被扭曲,或者被有心人誤導讓某些人獲利、但傷害大多數人。

不要讓通貨膨脹出現

赫茲利特的這本書抽絲剝繭、鉅細靡遺,以生活中的實際例子將通貨膨脹的來龍去脈、循序漸進剖析。告訴人們工資和物價、生產成本的上漲,甚至循環、螺旋式的上漲,都是貨幣過多的結果,也告訴我們通貨膨脹的發生有人得利、有人受害,於是存有「政治操作」空間。更遺憾的是,人往往具「貨幣幻覺」(money illusion),以為貨幣增多後所得、工資果真增加,卻對貨幣增加致物價高漲後知後覺,等到發現時已無法擺脫,必須承受。他也告訴我們,一旦不幸出現通貨膨脹,一定要趕快制止,不可存有「緩慢通貨膨脹是好的」之幻想。

這本書傳達了「預防勝於治療」這一個老觀念,也告訴世人通貨膨脹沒有解決良方,有的話只有一個,就是「不要有通貨膨脹!」當今政府發行貨幣、控制貨幣,本來就不可能「確切」得知該印行多少數量的,何況存在有政治操作!要求政府嚴控貨幣數量,勿讓貨幣濫發、釀禍,戛戛乎何其難哉!

雖然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 1881~1973)和海耶克(F.A. Hayek, 1899~1992)所領導奧國學派學者一直倡導「貨幣非國家化」、「貨幣發行市場自由化」、甚至「中央銀行民營化」,而菲利蒲・巴古斯(Philipp Bagus)和安德烈亞斯・馬夸特(Andreas Marquart)兩位德國經濟學家在2014年出版了《國家偷走我的錢》,控訴國家獨占貨幣發行的不當。不過,我們還是必須接受各國政府負責印製鈔票的現實,而後設法嚴密監督政府破壞信用、濫發鈔票。

如何有效監督政府濫印鈔票?全民具備有關的「通貨膨脹」和「貨幣為何物?」的正確基本觀念是先決條件。那麼,向六十年前出版的這本小書取經是最有效、最便利、最節省的終南捷徑!

作者是中華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吳惠林:瞭解山雨欲來的通貨膨脹
中共央行大撒錢 通脹和資產泡沫膨脹或將加劇
吳惠林:原來「通貨緊縮」是好事
【名家專欄】通貨膨脹不是一項社會政策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馬雲現身兩鬢白 華春瑩曝中共黑幕
【秦鵬直播】暗諷習?王興遭約談 股市暴跌千億
【新聞看點】準備生化戰?中共軍方祕文續發酵
【遠見快評】澳媒爆共軍祕密 胡編狂言轟炸澳洲
【有冇搞錯】嚴防資金外逃 中共嚴打虛擬貨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