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就疫苗數據起訴衛健委遭拒 誰在怕?

人氣 497

【大紀元2021年12月10日訊近日,北京75歲公民慕盛學因不滿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的行政回復而起訴衛健委遭到法院拒絕立案、且不告知理由一事被其曝光,而衛健委敷衍的回覆和北京中院的態度,讓人們無法不懷疑背後有不為人知的內情。

慕盛學之所以起訴是因為他曾就3至11歲兒童接種新冠疫苗的信息,向中共衛健委遞交了兩份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但衛健委的答覆很敷衍。

根據慕盛學提供的資料,他在今年11月5日第一次向衛健委遞交的申請書中,要求「公布我國從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流行開始到現在,3-11歲兒童確診的病例數、住院的病例數、危重的病例數和死亡的病例數」。他認為,接種疫苗是涉及1億多兒童和3億多家長的大事,全國緊急實行這樣的政策,必然要有充分的法律依據,這些法律根據是應該公開的,也是必須公開的。

然而,衛健委的回覆是其申請的事項是「屬於需要行政機關對現有政府信息進行加工、分析的」,所以不予提供。

同日,他還在線向中共衛健委就此公開信息,衛健委的答覆是「你提出的申請事項系諮詢,屬於以政府信息公開申請的形式進行信訪、投訴、舉報等活動,不作為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處理」。

對於衛健委的答覆,慕盛學表示不滿,他認為要求公開的兒童數據,是疫情中要求對3-11歲兒童緊急接種新冠疫苗的最基本數據,而衛健委以其需要加工、分析為由,不予提供,是缺乏法律依據的,因此他向北京一中院提起訴訟,要求撤銷衛健委的回覆,公開相關數據。

從向中共衛健委遞交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到就此事到法院起訴,慕盛學完全是按照中共憲法所規定的行使公民的權利。不過,中共當局的反應一點也不出乎人們的意料,本來就是一個打著所謂「民主」的旗號實則是極權的政權,哪裡容許老百姓知道黨國的內情?

顯然,中共衛健委的以「加工、分析」的理由推諉背後只可能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其並沒有這樣的數據,一個是這是機密。首先,作為一個在衛生領域的權威部門,衛健委若是為人民負責,是有責任收集疫苗的相關數據的,並且允許公民查詢。其次,衛健委下設的統計信息中心的主要職責之一就是「承擔全國衛生健康綜合統計、國家衛生服務調查、專項調查評估,審核業務統計數據」,其理應收集關係到全民健康的疫苗數據

不過,從筆者獲知的民間傳遞的信息看,中共當局對於任何年齡段在打疫苗後的確診病例數、住院病例數、危重病例數和死亡病例數等數據的收集是相當欠缺的。當有人打疫苗出現不良反應向疾控中心反映時,疾控中心並不進行信息統計,只是敷衍了事。據悉,當局下令對於醫院中的疫苗不良反應者,均不記錄與疫苗有關。加之媒體的封鎖和當局刻意的迴避,這也就可以解釋為何現在很多中國人都不知道疫苗的嚴重副作用,都以為打疫苗後就可以防感染、防重症,以為打疫苗就可以不死人。

然而,民間曝出的因打疫苗而死和受到傷害的國人至少已有幾百例。如3月27日,有網友在推特爆料,北京三一重工車間一位工人3月21日注射科興疫苗,23日死亡;還有網友在自媒體頻道下方留言區爆料稱,天津第一醫院有人打了疫苗,2天後猝死。

3月底,遼寧省大連莊河市桂雲花鄉嶺西村村民、43歲的王大軍,於接種疫苗當天死亡。

帳戶名為「MyBabyBear」的網友4月中旬在豆瓣群組「韓娛武道館」發布《生活&交流|學姐打完疫苗進icu了》貼文。該網友稱,其學姐在接種國產疫苗後昏倒,最後被迫送進ICU,醫院甚至下達了病危通知書,目前仍未脫離危險期。為證實事件屬實,「MyBabyBear」還發出一張帶有「水滴籌」水印的病危確認書,這位學姐22歲,4月12日19時27分送入醫院ICU治療,入院前四肢抽搐2小時。

4月15日,名為「山下花野子」的網友稱,自己28歲的弟弟(武警,沒有病史)在深圳福田濱河大道婦幼社康中心打了第2針國藥集團的北生滅活疫苗後,於3月24號腦出血走了。

4月22日,韓聯社引述旅滬韓僑社區消息稱,一名旅居上海市的韓國僑民,19日在上海的一家醫院,接種國藥集團疫苗後,出現噁心等異常反應。22日上午他在自己家中被發現已經身亡。

8月1日,江蘇省無錫市江陰中學一學生在體育館打疫苗,留觀的時候臉色發白出虛汗,抽筋。120趕來的時候說人已經不行了。包括《自由亞洲》和《南廣早報》等多家媒體曾報道,河南12歲女童李博藝8月在注射中共病毒疫苗的18天後死亡,她的媽媽蔣豔紅維權過程中,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拘捕。

9月,上海航空一名飛行員疑似在接種完國藥疫苗後,在飛行途中在駕駛艙內猝死。經查,其血液中有大面積血塊導致血栓。

…………

不知諸多死亡和傷害案例是否在衛健委的數據庫內,亦或是衛健委高官們裝聾作啞,既然沒有收集,那就故作不知。

而就在成人因疫苗受到傷害未完和沒有明示之際,中共當局又強制3到11歲的兒童接種,各地幼兒園、小學都將其當作是政治任務,強迫家長和孩子們服從,儘管衛健委宣稱要「按照知情同意自願的原則」。為什麼在明知疫苗不能防感染、防傳播、防重症的情況下,明明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稱,兒童和青少年感染新冠病毒的症狀往往較輕,為他們接種疫苗並不是那麼緊迫,除非他們屬於高危人群的情況下,依然如此迫不及待的將手伸向幼童呢?應該是利益使然,不妨查查疫苗公司與衛生高官們的關聯。

據中共新華網報道,截至10月29號,全國3至11歲人群已經接種中共病毒疫苗超過353萬劑次。而抖音上也已經出現了打完疫苗後出現不良反應的孩童的視頻。以中共對於民眾的掌控,統計不良反應難嗎?

因此,慕盛學要求衛健委信息公開被拒和起訴衛健委被拒唯一的原因,包括其曝光文章被封殺的原因,就是中共當局害怕疫苗真相曝光,害怕當人們知道疫苗的副作用超過人們的想像時,中共無法承受來自人民的怒火。只是真相能一直被掩蓋嗎?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中共疫苗真相 學者:為政治不為公益
醫生籲TGA要求輝瑞提供更多兒童疫苗數據
德國疫苗接種近七成 疫情數據比一年前更糟
【內幕】大連衛健委強制基層診所裝攝像頭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斷供EDA軟件 美國再出絕招
【菁英論壇】中共圍台軍演 模擬鎖島打援
【時事軍事】薩基被炸 烏特種部隊身影再現
【舞蹈】美國飛天大學舞蹈系中國古典舞基本功考試:高班男生(2022年7月)
【舞蹈】美國飛天大學舞蹈系中國古典舞基本功考試:高班女生(2022年7月)
【十字路口】習終於敢出國?軍演自毀中共經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