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衛專家曖昧語彙聯想:「極」不可能的可能

文:駱克仁

人氣 102

黃曆新年將至,儘管尚未看見疫情趨緩或終結的曙光,但無論這個年再難過,華人還是都期待來年能「牛」轉乾坤、否極泰來;南加的華資超市、餐廳也早早上了年貨、端出年菜。不知該說是出乎意料,抑或是預料之中,世界衛生組織(WHO,簡稱世衛)竟也為中共送上了新年賀禮,公布調查結論:「COVID-19(中共病毒)『極』不可能始於武漢實驗室(武漢病毒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簡稱WIV)的洩漏事件。」

2月9日(週二),世衛在武漢召開記者會發布的說明非常有意思,考察組的中方組長梁萬年表示:「能導致全球大流行的病毒,一定具備高度適應人類環境的生存能力。這種能力『可能』是偶然獲得,也『可能』是逐漸演變的,但每個步驟都得益於自然的選擇。」

這就是全球頂尖公共衛生專家們抵達中國,先隔離14天再進行12日調查,走訪白沙洲貿易市場、華南海鮮市場、湖北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湖北省動物疫病預防控制中心、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等機構,最後得出的結論?

筆者無意鑽牛角尖、玩弄文字遊戲,但「極」不可能始於武漢、「可能」是偶然獲得,也「可能」是逐漸演變──這不是說了等於沒說嗎?科學研究素來是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是」與「不是」的區分判斷必需一絲不苟,怎麼這些公共衛生研究專家的修辭變得這麼曖昧、模糊不清呢?

聯合專家考察組國際專家外籍組長安巴瑞克(Peter Ben Embarek)列出了病毒傳到人身上的四種假設,強調「這是理性的分析,是基於所掌握的事實證據所做的判斷」,因為病毒「極不可能」自武漢實驗室外洩,所以將來也不會再對此進行研究。

雖然安巴瑞克強調自己的調查有理有據,但整場記者發布會唯一確定的事情只有一件:世衛不會再調查武漢病毒研究所。至於病毒是否來自武漢?擅於修辭藝術的專家們留下了開放式的答案,「極」不可能,但有可能;病毒是人為或是自然演化?答案也是模棱兩可。專家只知道病毒起先「很可能」通過動物傳播給人類。面對疫情,此番的科學調查沒有確切結論,一切答案都有可能;或換句話說,科學家在面對中共時會出現各種可能,專家都變得不再嚴謹、準確了。

調查最初感染病例,有助於解決疫情如何開始、何時以及為什麼開始等關鍵問題。不僅可協助防範更多人染疫,在結合流行病學研究後,科學家們還能更有效地研製疫苗、消滅傳染源。所以世衛赴中國調查實是肩負重任,但結果卻令人大失所望;大批專員到了中國走馬觀花,最後連「索引病例」(index case,俗稱零號病人)在哪都沒找到。

人們並未看到武漢實驗室中的所有數據與相關文獻,更無從獲得中國醫生、研究人員的真實想法。

在疫情爆發之初,中共第一時間掩蓋了病毒會「人傳人」的真相,並讓試圖拉響警報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噤聲,報導武漢疫情的獨立記者張展以「尋釁滋事罪」遭判刑,另兩名公民記者方斌、陳秋實也相繼失蹤。

試想,在這樣特殊的國情下,在大批官員隨行、官方安排的行程中,世衛專家們有機會調查病毒傳播真相嗎?就算很難私下與醫生交談、採訪,至少也應提供可以確保他們安全,可以匿名提供訊息的管道吧?中共利用輿論、媒體已經散布了大量有關該病毒起源的陰謀論,例如暗示美軍是病毒起源,或病毒是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留下的生物實驗。實際上,唯有去除中共潛在干擾,科學家才有可能找到真相。

1月15日,美國國務院發表一份關於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事實核查,其中列出三項疑點:1. 武漢病毒研究所內部幾名研究人員於2019年秋季發病,症狀與COVID-19和常見季節性疾病一致;2. 從至少2016年開始,武漢病毒所研究人員進行了涉及RaTG13(註:乙型冠狀病毒屬一種感染蝙蝠的病毒,屬於SARS相關冠狀病毒)的實驗,且在COVID-19爆發之前沒有停止的跡象;3. 武漢病毒所的祕密軍事活動。

世衛專家是否有對此三項疑點進行調查人們不得而知,但很明顯的是,世衛專家看到的都是中共想讓他們看的,他們獲得的結論也是中共所樂見。在疫情未消失、結束前,人們也只能在極不可能中尋找自求多福的可能。◇

責任編輯:方平

相關新聞
崔天凱暗示病毒源於美國 被美議員斥撒謊
世衛專家公布調查初步結果 被批替中共甩鍋
旅英作家馬建談《武漢日記》:中共嚴控真相
澳議員批評中共阻礙疫情調查 隱瞞實情
最熱視頻
【大話西油】史上最牛王朝:英國都鐸王朝
車評:藍灰帶出新色彩 2021 Infiniti Q50 Red Sport 400 AWD
【財商天下】腦力賭未來 美團敗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